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诸天万界圆梦之旅 > 第四十一章:观战(第三更!)

第四十一章:观战(第三更!)

    萧傲见他们摆了半天姿势,就是不动手,不由心痒难耐,催促道:“你们倒是快打啊!放心吧,你们以后的事,我都帮你们安排好了,放心地打吧!”
    胡、苗二人将他的话听成了“你们的后事,我都安排好了”,顿时脸色一黑,同时转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萧傲一无所觉,还在继续说着:“你们也不必担心我偷学你们的功夫,我就在这里光明正大地看!等你们打完,我们再慢慢交流,我也会把我的功夫演示给你们看的。功夫嘛,想要进步当然得多交流,取长补短、吸取百家精华,方能推陈出新,走出自己的路……”
    “你、闭嘴!”苗人凤怒吼一声。连他这样寡言少语、面冷心热的汉子,都吼出了声,可知确实是忍无可忍了。
    “咯咯咯……”胡夫人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狠狠瞪了萧傲一眼。
    萧傲露出无辜的神情,终于安静地在椅子上坐好。
    胡一刀从腰间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刀,叫道:“好朋友,你先请!”苗人凤长剑一厅,说声:“领教!”虚走了两招。
    胡一刀叫道:“小心,我进招了!”欺进一步,挥刀当头猛劈下去!
    萧傲见他们终于动上了手,连忙坐直身子,眼睛眨也不眨仔细地盯着。大脑高速运转,将自己代入战局,模拟起自己的应对之法。
    很快就过了十来招,两人的兵器倏地相交,呛啷一声,苗人凤的长剑被削为两截。他丝毫不惧,抛下断剑,要以空手与敌人相搏。胡一刀却跳出圈子,叫道:“你换柄剑吧!”
    萧傲直到他们肯定不会在兵器上占对方的便宜,于是喊道:“胡大哥的宝刀太过锋利,不如换一把普通的刀,这样你们才好显出真功夫啊!”
    “好!”胡一刀喊了一声,转头看了过来。萧傲连忙摇头道:“我的刀比你的更好,你还是找他们要吧。”说这脑袋一扬,示意门外众人。
    门口的田归农大喜,连忙从随从手中夺过一柄刀递过去。胡一刀接过来掂了一掂,苗人凤说道:“太轻了吧?”说完横过长剑,右手拇指与食指捏住剑尖,啪的一声,将剑尖折下来一截!
    胡一刀笑道:“苗人凤,你不肯占人半点便宜,果然称得上一个‘侠’字!”
    “岂敢!”苗人凤说道,“有一事须得跟你明言,我在江湖上到处宣扬‘打遍天下无敌手’七字,并非苗人凤狂妄无耻……”
    胡一刀左手一摆,拦住了他的话头,说道:“我知道,你不过是想激我入关罢了……今日你若能打败我,这七字外号当名副其实,尽可用得。进招吧!”
    萧傲撇了撇嘴,心想:“你们的功夫确实厉害,但我也不差!想得那七字外号,问过我没有?”但现在并非计较这些的时候,连忙集中精神继续观看。
    只见刀光剑影,这一次兵刃上扯平,二人各显平生绝技,超过两百余招,竟然没有分出半点高下!
    “好!好!好!”萧傲暗自赞叹,看得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下场,跟他们其中一人痛痛快快大战一成!
    只见那刀,如猛虎下山,勇不可挡;那剑,似凤凰飞舞,灵动飘逸。果然如拳谱中所言:“刀如猛虎,剑如飞凤,枪如游龙。”这一刚一柔,各有特色,谁也奈何不得谁,只把萧傲看了个饱。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萧傲怒喝一声:“混账!”腾地一声站起来,只是见到苗人凤抢先了一步,这次止步,重新坐下。
    原来是田归农见苗人凤久不能胜,用弹弓偷袭胡一刀!
    胡一刀哈哈大笑,将单刀往地上一摔。苗人凤脸色难看,长剑挥动,将弹子一一拨开,纵到田归农面前,一把抢过弹弓,啪的一声折成两截,远远抛在门外,沉声道:“出去!”田归农面皮涨得紫红,怒瞪苗人凤一眼,走出门去。
    苗人凤拾起单刀,向胡一刀抛去,说道:“咱们再来!”胡一刀接住刀,顺势一刀砍去,铛的一响,二人又斗到了一起。
    这一阵相斗时间就长了,直到中午,二人依旧部分胜负。萧傲招呼了一声掌柜的,转头对二人喊道:“都中午了,你们肚子不饿吗?吃饱饭再打吧。”
    二人同时收手,相互行了个礼,在小二们重新摆放好的餐桌边坐下。
    “来来来,喝口酒润润嗓子,你们你斗就是一上午,肯定口渴了吧?”萧傲赶走小二,亲自拿起酒坛,给他们各自倒上一大碗。
    胡一刀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端起碗,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放下酒碗,吐出一口酒气道:“舒坦!”
    “哈哈哈……”萧傲大笑着又给他满上。一连干了三碗,胡一刀这才放下酒碗,开始对着馒头、鸡肉、羊肉狼吞虎咽起来。
    苗人凤却吃得不多,喝了一碗酒,吃了两只鸡腿。最后在胡一刀的劝说下,又吃了一大块羊肉。
    刚吃过饭,他们就要开打,萧傲连忙劝住他们:“不急不急,时间多的是,先喝杯热茶,歇息歇息。”
    二人对视一眼,就从小二手中接过了茶杯。
    “这就对嘛,不养足精神,怎么能发挥出最强的实力呢?”萧傲非常高兴。
    在他们喝茶时,萧傲捡起一根筷子,模仿着他们的招式慢慢挥舞,还一边向他们请教。刚开始,二人都没理他。
    但没过一会,胡一刀见他模仿自己的刀招越来越高深,忍不住出言指点了几句。萧傲立刻打蛇随棍上,几句马匹拍得他眉开眼笑,开口讨论起来。后来苗人凤见他们所言皆是武学精义,忍不住也加入了进来。
    直到一壶茶喝完,实在忍不住的范帮主发声了,他们这才醒悟过来,开始下午的比斗。
    经过了上午的拼杀,他们对彼此的功夫有了更多的了解,下午战斗时更加的激烈,各种妙招绝技层出不穷。
    只是二人心中早已惺惺相惜,将对方引为平生知己。二人招式虽然精妙,却并无杀意,不像是在生死搏杀,反而更像是在相互切磋。
    让萧傲看得眉飞色舞,结合上午他们用过了的招式,他已经基本上将《胡家刀法》记全,只有《苗家剑法》因他不曾学过剑,只记下了一小部分。
    傍晚,苗人凤告辞而去,约定明日继续。
    萧傲吃过晚饭后,就把自己关在房内,仔细疏理今日所得。没过多久,他便听到了马蹄飞奔的声音。知道这是胡一刀要连夜飞奔三百里,跑死了五匹马,去给苗人凤报仇!
    四年前,苗人凤两个兄弟、一个弟妹、一个妹妹,被商剑鸣无辜杀死,苗人凤因记挂与胡家的死仇,不敢去找他报仇。此仇就是他托付给胡一刀的后事!而此刻,胡一刀正是要去杀死商剑鸣,而且还是用的苗家剑法!
    待胡一刀走后,萧傲眼珠一转,悄悄去找平阿四。
    “萧大爷!”平阿四在胡一刀身边见过此人,并不陌生,虽然依旧恭敬,却并不害怕抗拒。
    “平兄弟!”萧傲抱了抱拳,满脸郑重地说道:“我有一事要拜托你,事关我兄长胡一刀的生死,请你一定要答应!”
    “胡大爷?”平阿四立刻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拉住萧傲的衣袖,急得眼眶发红,颤声道:“您快说,胡大爷怎么啦?”
    “你先别急。”萧傲安慰性拍了拍他的肩膀,左右看了看,确定四周无人,这才轻声在他耳边说道:“有人要害我大哥,我需要你帮我暗中盯住跌打医生阎基!”
    “他要害胡大爷?”平阿四一脸震惊,随即又咬牙切齿道:“我去跟他拼了!”
    萧傲一把拉住他,既欣慰又好笑,解释道:“他不过是个臭虫,不值一提。是有人要利用他来害大哥,所以我需要你帮我盯着他,免得我一时疏忽出了大错!”
    “您放心,我一定死死地盯着他!”平阿四一挺胸膛,咬牙说道,稚嫩的脸上满是坚毅。
    “很好。”萧傲满意地点点头。
    将这件事交给他办,萧傲完全放心。虽然他年纪幼小,但极重情义,胡一刀救过他一家三口,他必定会以死相报!而且他虽然外貌丑陋笨拙,但实际上却不乏机灵。
    萧傲最后叮嘱道:“你要悄悄盯住他在客店的一举一动,他但凡有什么行动,你就来告诉我,千万不要擅自行动,明白吗?你年纪小,又毫不起眼,谁也不会特意关注你的。”
    “明白了,您放心吧!”平阿四重重地点点头。
    比武的第二日,胡一刀在天还没亮时赶了回来,胡夫人也已经起床等候。
    “嫂子要多多保重身体才好!”萧傲先向胡夫人行了一礼,这才看向胡一刀。只见他大冷天竟然出一身臭汗,满身狼狈,手中提着个不包。萧傲眼神在不包上停留了片刻,微微叹了口气,对他说:“大哥你快去洗个澡吧,你以这样的状态应对苗大侠,小心马失前蹄啊!”
    胡一刀拍了拍胸口,尘土与汗水交织的黑脸上写满了开心,无所谓说道:“嘿嘿,不怕,我身强体壮,一两天不睡没什么影响。”
    萧傲明白他为何开心,也知道就算他状态不佳,苗人凤也不一定会对他下狠手,所以摇摇头,转身安排吃食去了。
    “大哥,你说这个萧兄弟到底是什么人呢?”胡夫人看着远去的萧傲,忍不住在胡一刀耳边轻声道,“他总给我一种无所不知的感觉,而且我能看出,他的武功极高!”说到这里声音分外的低沉。
    胡一刀眉头微皱,但马上便爽朗一笑,说道:“我能感觉到,他对我们夫妻是真情实意的!至于他有何目的,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我们首先要度过眼前的难关,何必还要自寻烦恼呢?”
    胡夫人略一思索,微笑着点点头:“大哥所言在理。”
    天色渐明,早饭很快准备好,萧傲并胡氏夫妇一同吃完饭。苗人凤到来后没有什么言语,与胡一刀喝了三碗酒,抄起家伙就开打。
    这一整天,胡、苗二人尽情施展平生所学,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实在是久未感受过。要知道以他们如今的武功,在江湖上可称绝顶,想要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实在是难之又难!如今这场战斗,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让二人心中直呼过瘾。
    一旁观战的萧傲收获也不小,将他们的《胡家刀法》和《苗家剑法》完整地记忆下来!
    眼见太阳落山,胡、苗二人默契地收兵行礼。苗人凤道:“胡兄,你今日气力差了,明日只怕要输。”胡一刀摇头道:“那也未必。昨夜我没睡觉,今晚安睡一霄,气力就长了。”
    苗人凤大感惊奇,胡一刀笑道:“苗兄,我送你一件物事。”从房间提出一个布包,掷了过去。苗人凤解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头颅与七枚金镖,顿时惊叫道:“是八卦刀商剑鸣!”
    一番叙述之后,苗人凤对胡一刀的敬佩之情愈曾,但他向来不善言辞,只是将自己包袱里的那块,绣着“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黄布抖开,伸手将胡夫人手中的孩子抱过来,将黄布包在他的身上,对胡一刀说:“胡兄,若是你有甚三长两短,别担心这孩子有人敢欺侮他。”胡一刀大喜,连连称谢。
    萧傲在旁欣喜不已,这两人之间的情义又深厚了几分,离成为生死与共的知己不过半步之遥。至于范、田二人难看的脸色,他是毫不理会,但他心中明白,田归农的毒计很快就要开始了!
    当晚半夜,客店外来了一大群人,喊叫着:“胡一刀,快滚出来领死!”胡一刀并未惊醒,仍是鼾声大作。
    萧傲冷笑一声,对田归农的下作越发不齿。不等胡夫人动手,他退开窗户,飕的一下蹿了出去。
    对这群走狗奴才,萧傲向来没有好感。双刀挥舞之间,不但如同原著中胡夫人那样,将他们的兵器全部收缴,更是让他们每人都留下了一点零碎,或是一只眼,或是一只耳,或是几根手指……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