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诸天万界圆梦之旅 > 第八章:马贼

第八章:马贼

    自从学会了骑马,萧傲便如同小孩子刚得到心念已久的玩具,巴不得一天到晚抱在怀里,他也是心痒难忍,每天都要纵马跑上几圈。
    这样一来,萧傲的骑术进步飞快,而且活动范围越来越大,附近的几个小村庄都在孩哥的带领下逛了个遍。也顺手做了不少好事,多是帮人耕地、挑水、劈材之类的体力活,勉强保持住了愿力的收支平衡,现在的愿力还剩下四百多,被他留作备用。
    这天上午,刚吃过早饭,萧傲就拉着孩哥去遛马。
    “师弟,你看看我这套马上刀术怎么样?可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
    说完,萧傲松开缰绳,拔出后背上师傅备用的双刀,一边策马飞奔,一边挥舞双手左劈右砍。
    只见他的上半身如同一根稻草,随着马儿的节奏左右摇摆不定,一道道寒光从他双手发出,如同羚羊挂角般难以琢磨;而他的下半身却仿佛长在了马鞍上,无论他的腰身扭曲成什么模样,都牢牢的将他整个人固定在马背上。
    “套路技巧已经成了,没什么要改动的。”
    孩哥一路陪伴左右,此时指点道:“但用我爹的话来说,还是‘花架子’。看倒是好看,但真要与人拼命,恐怕也就是一刀的事儿。”
    “一刀的事儿?”萧傲眉头紧皱,颇有些不服气,心想我的进步如此之大,招式熟练流畅,怎么可能会没用呢?
    孩哥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翻身下马,对着萧傲招了招手。
    “我出一刀,师兄仔细看看。”说完估算了一下距离,面对萧傲后退几步。
    萧傲连忙集中精神,瞪着眼睛眨也不眨。
    只见孩哥凝神静立,也不见他有何动作,突然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刀鸣,一道匹练从天而降,闪电般直扑面门!
    萧傲手脚冰凉,全身僵硬,冷汗从额头滚落。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余下那道白光,铺天盖地,将自己淹没。这一刻,他再次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过了好一会儿,萧傲才回过神来。
    “与前世不同,那次我是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而这次……”
    他捧着砰砰乱跳的胸口,由衷的问自己:“面对这样一刀,自己可能逃脱?”
    “教我,师弟教我!”萧傲神情有些癫狂,前跨一步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热切地问道:“怎样才能使出那一刀?师弟教我啊!”
    “师兄别急。”孩哥拍拍他的手背,神情有些纠结,最终轻声道:“这一刀叫做‘以气运刀’,关键就在一个‘气’字上。”
    “具体要怎么运气呢?”萧傲眉头一挑,心中愈发激动。
    “要内功有了一定的火候才能练,师兄你……”
    萧傲微微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这些天开挂练内功的事,还没透露过。于是收回手掌,微微一笑。
    “师弟放心,我的《子时净身功》已经入门了,相信很快就能积累足够的真气。师弟先把以气运刀的法门教给我吧!”
    “真的!”孩哥大喜,一点都没有怀疑他的话,连声说道:“师兄你果然是习武天才!老爹说普通人别说是十八岁,就是从小开始练内功,也很难有所成就。
    而我不但是从五岁就开始练内功,还耗费了无数的珍贵药材,我爹以前积累的家当都填进我的肚子里了,这才内功小成。比起师兄真是差远了啊!”
    “咳咳。”萧傲老脸一红,跳过这个话题,认真请教起运气的法门。
    从这天开始,萧傲的修行中就多出了“以气运刀”这一项。不过确实如同孩哥所说,这一招没什么难度,关键全在真气的数量以及经脉的强度上。
    以他现在的修为,全力发出一刀,不但要运气良久,而且对相应的经脉也会造成巨大的负担,一刀之后经脉会疼上老半天。
    “所以,关键还是在愿力上。”萧傲思索了半天,最终得出结论。
    “身体的强度,经过不断的修炼,以及每天一次的药浴、每天一大碗的汤药,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只要有足够的真气,我就能更快的打通并温养经脉。”
    就在萧傲心心念念苦盼愿力之际,机会终于来了!
    这天上午,萧傲和孩哥如同往常一样,骑马来到离镇上最远的一个小村庄。刚到村口,就发现了问题。
    “师兄,有马贼!”
    孩哥匆忙滚下马,一把拉住萧傲的马缰,神情紧张。
    萧傲脸色一变,毕竟是从太平盛世过来的人,从未经历过这种动乱,直到孩哥的提醒这才反应过来。
    他们师兄弟将马匹赶到一边,拿起武器悄悄摸了过去。
    只见平日里安静祥和的村庄,已经是鸡飞狗跳乱成一团,男女老少的哭喊求饶声,马贼的狂笑、叫嚣、怒骂声,夹杂在一起响成一片。
    萧傲双眼冒火,血压急剧上升。看了一眼激愤与胆怯交织与一脸的孩哥,萧傲咬咬牙,下定决心。
    “师弟!”萧傲压低声音,快速而清晰地说道:“我要去杀光这些该死的马贼!你帮我!”
    说完不给他反应的时间,一手抓住他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道:“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不是你的对手!我先冲,你在我后面掩护,并且把他们的马都砍伤、赶走。跟我来!”
    说完便不再理会他,猫着腰,快速而隐蔽地冲了过去。
    “马贼,该死!”一边前进,一边在心中反复念叨。萧傲的心越来越冷静,眼神越来越坚定。
    终于摸到了最近的一个正在哦打村民的马贼身后,萧傲二话不说,直接挥刀,砍向他的脖子!
    “噗呲”一声,狂飙的鲜血喷了他一脸。
    “呸呸!”
    抹了一把满脸的鲜血,萧傲强忍着热辣腥臭的味道,用力拔出卡在颈骨中的短刀。
    “不要用力砍,‘抹脖子’要用‘抹’,一带一拖。”他在心中总结反省,也是在将注意力从鲜血和死尸上移开。
    “再来!”
    他紧握双刀,展开如双翅,紧盯目标飞奔而去。
    “啊!”马贼惊呼一声,慌忙举起手中的大砍刀。
    萧傲精神高度集中,双眼盯住他的双手,默默估算距离。
    突然,他一个加速前冲,打乱马贼的节奏。左手一转,短刀反握上扬,一把架住马贼从右上方砍下来的大砍刀,之后屈膝、转身卸去刀上的力量;同时右手瞬间挥出,轻巧、快捷地抹过马贼的左边脖子。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旁人只看到萧傲飞速冲向马贼,停顿不到一秒就一闪而过,向着下一个目标而去。
    这个马贼在萧傲跑出很远,这才双手捂着脖子缓缓倒下。
    “就这样,很好!”萧傲信心大增,脚步越发的坚定。
    “敌人,大家小心!”终于有马贼惊呼起来。
    萧傲不为所动,脚下生风直奔目标,速度更快了三分。
    “杀!”这个马贼高大冷静,一扬手中的弯刀,大喝一声,对冲过来!
    “高手!”萧傲瞬间判断,脚下一顿,左手一晃,短刀旋转几圈又变成了正握。
    萧傲双眼闪烁着冰冷的寒光,面对飞扑而来的马贼,他不退反进,迎着从天而降的刀光对冲上去!
    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响成一片,火花四溅中萧傲咬紧牙关,双刀舞成了大风车。一阵阵刀风刮向他的面皮,但他连眼皮都没动一下,精神极度凝聚不敢有分毫放松。
    就在这拼命的时刻,他体内的真气开始自然流转起来,让他陡然精神一振!而对手的速度却仿佛瞬间慢了一拍。萧傲双眼一亮,本来达到顶点的刀速又突破了一个极限!
    嗖嗖几声轻响之后,萧傲慢步绕过呆若木桩的马贼,一边调整呼吸引导真气,一边坚定不移地走向聚集起来的马贼。
    “砰”的一声,萧傲背后的马贼扑到在地,激起了一地的烟尘。
    没有任何话语,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距离一到,双方便如同火星撞地球般冲杀到了一起。
    “师兄,我来帮你!”
    正在艰难抵抗马贼群攻的萧傲,终于等到了希望中的声音,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在对面的马贼看来,却如同死神的狞笑。
    “杀啊!”压力大减的萧傲大喊一声,鼓动幸存下来的村民:“乡亲们报仇啊,杀光他们!否则后患无穷!”
    ……
    拼杀结束之后,萧傲吩咐村中青壮去救助村民、打扫战场、收拢马匹等杂事,自己则带着孩哥和几个老人,压着唯一的活口去僻静处审讯。
    萧傲脱掉被鲜血染红的上衣,坐在村口的石头上,任由孩哥帮忙处理伤口。
    “说吧,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马贼?总共有多少人?”
    萧傲眉头紧皱强忍疼痛,脸上的肌肉随着孩哥的上药包扎而不断抽搐,问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变形了。
    见伤痕累累的马贼紧闭双唇,萧傲心火大盛,一股残忍暴虐的情绪涌上心头,双眼顿时通红一片。
    咬牙说道:“最后一次机会,说了,给你一个痛快;不说,我将你剥皮、拆骨!老子有的是手段收拾你,到时候,恐怕你就是求死都不能了!”
    马贼听出萧傲语气中刻骨的寒意,不由浑身一震,抬头看了看他血红的双眼,惨然一笑。
    “好吧,从入行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死就死吧!”
    “废话少说!”萧傲心中的暴虐快要压制不住了,再次问道:“你们一共有多少人?从哪里来?”
    “没有了,都死光了。”马贼双眼空洞,面如死灰,“我们从西边来,被飞龙追杀……”
    说道“飞龙”二字时,他面皮剧烈抽搐,显出极度恐惧的神情。
    “飞龙?”萧傲精神一振,脑海顿时恢复清醒,连忙问道:“怎么过去?告诉我路线!”
    马贼诧异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傻子、一个死人。
    萧傲眉头一皱,起身拔刀出鞘,架在他的脖子上,寒声道:“告诉我路线,送你上路!”
    “好好!”马贼挺了挺脖子,疯狂大笑道:“不管是你杀了飞龙,还是死在他的手里,我都高兴啊!”说完吐出一连串地名。
    萧傲用心记下,复述一遍后,手一用力,结果了他。
    傍晚时分,师兄弟二人一路沉默,骑着两匹马,还带着两匹马贼的好马回到家中。
    将马匹安顿好之后,孩哥看着前面的萧傲,终于忍不住,面露惶恐,带着哭腔喊道:“师兄,我杀人了!”
    萧傲驻足片刻,转身走回去,一把抱住微微颤抖的孩哥,在他的后背轻轻拍打,柔声说道:“没事的,师兄杀的更多啊。他们都是罪孽深重的马贼,杀了他们是行善。难道你认为他们不该杀吗?”
    “嗯,该杀!”孩哥平静下来。
    萧傲松开他,揉了揉他乱糟糟的脑袋,笑道:“像我们这种人,迟早都是要杀人的,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只要记住一条,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千万不要杀错人就好。
    ”
    萧傲这段话,不止是说给孩哥听的,更是说给他自己听的。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