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诸天万界圆梦之旅 > 第七章:骑马

第七章:骑马

    “师傅、师弟,我回来了!”
    萧傲大喊一声,推门进入院中。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太极练功服,千层底灰色布鞋,一头短发格外精神。
    “师兄!”孩哥激动的跑过来。
    “哈哈,给你糖果。”萧傲开心地从口袋重掏出一把糖果递过去。
    接着走到正门前,放下手中的皮箱,恭敬地向孩哥爹行礼:“师傅!”
    孩哥爹将他上下打量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不错,没有偷懒。来,陪我活动活动筋骨!”
    萧傲一愣,心想我这正门都没进,你就要打我,太过分了吧?可是形式不由人,面对师傅的攻击,他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仔细应对。
    孩哥爹渐渐加力,出手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心中却愈发满意。
    直到半个小时后,萧傲鼻青脸肿、体力耗尽,孩哥爹这才放过他。
    萧傲一边让孩哥帮着涂抹药酒,一边听完师傅对自己的点评与指点。之后便小心地关紧房门,这才将皮箱中的几小袋珠宝拿出来。
    “哇!”孩哥惊呼一声。
    破木桌上一堆珠宝反射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让人头晕目眩。
    孩哥爹也是腾的一下站起来,脸色巨变,眼光再珠宝与萧傲之间转了几圈,沉声问道:“这么多的财宝,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萧傲眯着眼睛看着珠宝的光芒,一脸平静地回答:“即是一世无忧的宝物,也是身死族灭的祸根!”
    随即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诚恳道:“所以我把这些全部交给师傅处理,只要给我几件有价值的古董就行了。”
    孩哥爹摸着白花花的胡须,眼中的赞赏和感激毫不掩饰。
    “对了,还有这个。”萧傲从箱中拿出两包颜色不同药材,递过去,“师傅帮我看看,这两副药配制得如何?”
    孩哥爹又闻又尝,仔细检查了一遍,点头道:“不错,都是上好的药材。”说完看了看满满一箱子的药包,不由微微咋舌。
    “看来,为了练功,你也确实是拼了!那好吧,这些药材孩哥会帮你处理,我也会尽全力助你!”
    “叮,系统提示,愿力值突破一千,请宿主合理使用。”
    突如其来的系统提示,让萧傲吓了一跳。说实话,这大半个月中,他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系统!
    “师傅,我先去练功了,这些东西您自个儿看着办吧。”应付了一句之后,萧傲便匆匆出门。
    他在院中一边进行着体能训练,一边在心中和系统交流。
    “系统,怎么突然就冒出了一千愿力?”
    “并非突然,而是一点一滴慢慢积累起来的。你在有意无意之间助人完成心愿,系统都能吸收愿力,只是以前愿力太少,没有达到最低使用标准,系统没有提示。”
    “好吧,我现在的愿力,可以使用什么功能?”
    “跨位面传送阵充能,每提前一天,消耗愿力一千。
    时间流速调整,一千愿力改动一点,例如,将1:1改成1:2或是2:1;
    修改传送坐标,一千愿力一次;
    增加传送坐标,一千愿力一个;
    万用能量输入,按照能量品质的高低不同、以及能量流速的不同,收费不同。请自行摸索。”
    萧傲一眼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前面四种现在是不用想了,一是没必要,二是囊中羞涩。但最后一种却是他心心念念、期待良久的外挂!
    等到晚上十一点,萧傲如同往常一样打坐练气。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先在心底喊了一句:“系统,开启万用能量输入!”
    顿时,一股细微的热流凭空出现,灌入他的丹田之中。
    萧傲浑身一震,差点热泪盈眶!他深知这机遇来之不易,连忙压下心中的杂念,小心地引导着丹田中的热流,按照功法流入经脉之中。
    开始时很顺利,但走过半数的穴位后,这股热流明显后劲不足,不能支撑他运转完整个线路。于是萧傲开始收功,引导内力回到丹田。
    “呼……”
    萧傲吐出一口浊气,毫不气馁,开始第二次运功,同时在心中下令:“加大能量输入!”
    不知过了多久,萧傲终于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小周天。感受着全身上下暖融融,如同刚做完桑拿一般舒爽,他的嘴角不自觉翘了起来。
    “停止能量输入。显示剩余愿力值。”
    一连下了两道命令,萧傲感觉到注入丹田的热流关上了开关,并且眼前出现了一行字:“愿力值:850。”
    揉了揉热烘烘的小腹,萧傲思索道:“第一档的流速不够,要第二档才能支撑我行完一周天,应该要消耗愿力两百。不够用啊!”
    这一刻,他疯狂渴望着愿力。已经体会过外挂的甜头,再让他舍弃,恐怕比砍他一刀还痛苦!
    “不管了,再来一次!”
    受不住诱惑的萧傲,第二次在外挂的帮助下运功。这一次,他有了经验,有意识的加快内力的流速,冲刷着经脉穴位中狭窄、拥堵的地方,将其中的“杂质”冲开,拓宽经脉。
    一阵阵如同钢针入体般的疼痛,让萧傲冷汗直流,但他依然紧咬牙关,集中精神运气冲穴。
    不知过了多久,萧傲大脑出现一阵阵轻微的刺痛,他明白这是精神有些消耗过度。于是果断停止冲穴,并关闭外挂,运起真气在既定的经脉之中缓慢前进。
    “呕……”
    收功之后,萧傲头晕欲呕,心中知道这是耗神过度并无大碍,睡一觉就能恢复。临睡之前,他再次看了一眼愿力值,650。
    第二天晨练时,萧傲享受着拉筋开骨的酸爽。
    是的,经过了近二十天的苦练,他现在已经很好的适应了越来越轻微的痛苦,并视其为享受!有时候他也会忍不住骂自己一声:“犯贱!”但事实就是这样,随着自己的身体在肉眼可见的变强,这种程度的代价,完全可以被他称之为“享受”。
    所以他还可以在晨练时开小差,琢磨着自己获取愿力的计划。
    “师傅。”吃早饭时,萧傲开口问道:“您知道附近有什么人需要帮助吗?不能太难,我现在就可以办到的那种。”
    “嗯?”孩哥爹一头雾水,“你想干嘛?”
    “做好事啊,满足别人的愿望,就当是我的修心之旅吧。”萧傲自己都有些心虚,但也只能这样强行解释了。
    孩哥爹上下打量着他,特别在他的一头短发上停留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问道:“你信佛?”
    萧傲一愣,无言以对,只能傻笑一声。
    好在孩哥爹也没有多问,他思索了片刻,说道:“我再去一趟西安,这次花的时间会长一点。”
    萧傲发懵,这怎么又扯到西安上去了?但他没有插嘴,静静地等着师傅解说。
    “除了卖珠宝、买古董,我还会多买一些粮食与牲口回来。到时候,你就可以用这些粮食和牲口去行善积德了。”
    萧傲恍然大悟,还没等他开口感谢,就听师傅继续说道:“这几天就让孩哥带着你,在周围的村庄转转,做些力所能及的好事吧。”
    孩哥爹将“力所能及”四字咬得很重,萧傲了然,点头道:“师傅放心,我有自知之明,绝不冒险。”
    于是吃完饭后,孩哥爹出门借了一匹马,连同家里的两匹,三人都有了坐骑。
    萧傲看着师傅潇洒地骑马飞奔而去,却只能牵着马缰发呆。
    “师兄,走啊。”孩哥骑在马上催促。
    萧傲与高头大马大眼瞪小眼,最后只能无奈地说道:“我不会啊……”
    出城门往北,是一片荒漠,越往北越荒凉。孩哥骑马带着萧傲往北边慢跑,空着的马儿也乖乖跟在后面。
    如此这般……
    孩哥手持缰绳在前面示范讲解,萧傲紧挨着坐在身后认真倾听。毕竟是有功夫底子,萧傲很快就掌握的其中的诀窍。
    “不错,师兄学得很快啊。”孩哥夸了一句,接着嘿嘿坏笑一声,“坐稳了,我们加速!”
    萧傲脸色发白,随着速度的提升,他的身体越来越僵硬,最后只能一把紧紧抱住孩哥。呼啸的狂风迎面吹得他睁不开眼睛,剧烈颠簸的马背让他的心无处安放,只能一阵狂跳,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啊!啊……”
    萧傲最终还是大声惊叫,什么脸面之类的想法都被他抛之脑后,只有疯狂大叫才能发泄他此时的情绪。
    “哈哈……呜呼……”
    孩哥却越来越兴奋,大笑、怪叫起来。
    不知跑了多久,马匹疲倦速度慢慢降了下来。萧傲浑身关节像是生锈的螺丝,全都僵硬不听使唤。好不容易在孩哥的帮助下爬下马背,一双脚仿佛踩在云端,软绵绵毫不受力。
    “呕……”
    一阵干呕之后,萧傲脑中的眩晕慢慢离去,身体各部分也渐渐回到了掌控之中。
    “喝水。”精神奕奕的孩哥递上水壶。
    咕咚咕咚灌下几大口之后,萧傲长长打了个饱嗝,不断活动着手脚,这才感觉是从云端回到了地面。
    “你……”
    萧傲指着孩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夸他吧?不可能;骂他吧?好像又太过了。最终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孩哥嘿嘿一笑,打了个呼哨,响亮的哨音在蓝蓝的天空回荡。嘚嘚嘚,一阵轻快的马蹄声在苍凉的大漠中响起,带着一路烟尘,另一匹马儿也慢跑了过来。
    那马儿在孩哥面前“咴咴”打着响鼻,不住摇头晃脑,前蹄嘚嘚敲打着地面,激起阵阵烟尘,仿佛在催促他赶快上马,它要飞奔千里!
    孩哥拍拍它的鼻梁,又抚摸它的脖子,慢慢安抚着它。
    这时萧傲走到那匹带他过来,喘着粗气的马儿面前,学着孩哥的样,试探着抚摸它的脖子。
    马儿扭头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响鼻,喷出一大口唾沫,仿佛在耻笑他的无能。接着便不再理会他,转过头去,安静的啃食着地上稀少的草根。
    “试试?很好玩啊!”
    孩哥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挤眉弄眼怂恿他上马。
    萧傲摸了摸被颠得生疼的屁股,有些胆怯,又有些向往。试问江湖儿女,又怎么能少得了骏马呢?
    “马踏江湖,试刀天下!”
    没有来脑海中蹦出这个词,萧傲顿觉精神一振,热血开始沸腾起来。
    “试试!”
    萧傲把缰绳挽在左手心,双手抓住马鞍,左脚踏上马镫。一用力,扬身而起,右腿跨过马背,一屁股稳稳坐在了马背上。
    马儿略有不适地乱踏了几步。萧傲连忙弯下腰,轻轻拍了拍它的颈脖。
    待它适应安静下来之后,萧傲轻轻抖了抖缰绳,马儿立刻迈步向前走去。
    “嘿嘿。”
    萧傲咧嘴一笑。随即用脚轻轻一夹马腹,马儿便开始慢跑起来。
    “身体放松,顺着它的起伏,配合它的节奏。”孩哥策马陪在萧傲身边,仔细传授经验,“要相信它,它会感受到你的信任!”
    慢慢的,马儿越跑越快,萧傲的身体随之上下波动,足够柔韧且有力的身体,让他能时时掌控住自己的重心。
    “哈哈哈……”
    萧傲眯着眼睛,迎着扑面而来的风,畅快大笑。这一刻,他胸怀张开,仿佛能包容天地!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