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五十四章 你我本是小人物,身于此世如蜉蝣

第五十四章 你我本是小人物,身于此世如蜉蝣

    安乐手中那柄墨池,自第六山上取来,乃第六山主亲自所赠,虽品秩不高,但却让人不敢小觑。
    至于另一柄被少年别在腰间的破烂竹剑,就不那么引人注目了,破烂老竹剑,又能有什么威胁?
    兴许只是少年幼时家中老者为其削出的把玩物件,带有非比寻常意义,故而被少年随身佩戴,是少年幼时仗剑走天涯梦想的象征。
    铸山自然不知竹剑来历,哪怕是远处车辇中的秦千秋与王勤河,亦是对此破竹剑,毫无印象。
    他们根本无法将少年腰间破竹剑,与大赵皇朝那位传奇人物的数百年佩剑联系在一起。
    因此,铸山在释放熔炼成丹的澎湃气血时,一门心神尽是锁定在安乐手中的墨池上,观察与预判着安乐下一刻的出手技法。
    可一直锁定墨池的铸山,忽然就发现墨池不见了,如一团浓墨,融入漆黑夜色,消弭无踪,凭空于眼前、心神下消失!
    一股令其汗毛倒竖的威胁感,瞬间涌上心头!
    剑在何处?!
    一阵风吹来,锋锐凭空而生!
    星斗自万丈洒下,泼洒于铸山眼前,一道剑光伴随着星光,从黑暗中呈现。
    剑尖、剑身、剑珥、剑柄……完整的剑,凭空乍现,掠空而来!
    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自无尽黑夜中横亘!
    太近了!
    剑器临近,铸山方才发觉,一瞬而已,死亡的威胁就蔓延他心神每一处!
    肌肉都仿佛在死亡恐怖下,变得僵硬!
    但铸山并未就此放弃,他想要让先生安然离开临安,岂能一出手就落败?
    那他此来为先生而战的意义在何处?
    反而会限先生于两难之境!
    一声低吼,仿佛野兽穷途末路时候的发泄,铸山丹田之中,熔铸一体的浑圆气血内丹,高速旋转,压榨与推送出磅礴气血劲力自躯体的每一个角落!
    魁梧的身躯,虬结的肌肉,在此刻陡然膨胀鼓起,皮膜、肌肉、灵骨三者炸裂出气力,强行扭动身躯,虬结肌肉扭动如麻花!
    噗!!!
    出其不意的墨池,穿过铸山的肩头,带起一蓬鲜血,切开铸山的皮膜与血肉,复伴随剑吟以及切碎血珠的剑吟,将铸山头上的斗笠给切落一角!
    铸山气血如火焰般焚烧,双腿猛地扎入青石,将地面踩的龟裂,身躯旋转后止住。
    墨池则是伴随一阵剑光,回到白衣少年身边,安静悬浮着。
    铸山剧烈喘息,汗珠自额头上滚落,眼眸布满血丝。
    他乃锻体三境,气血熔铸成内丹的武夫,可是他气血优势完全发挥不出,一交锋,便被压制住了。
    一柄墨池,如黑夜中的毒蛇。
    “御剑?炼神脱俗?!”
    铸山不可思议的望向少年。
    然而,安乐并未回应他,既然铸山做出了决定,那便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安乐抬起手,屈指轻叩墨池剑身,霎时,一阵风吹拂而过,墨池再度隐入黑夜。
    像是一位顶尖刺客,时刻等待捕捉一击必杀的时机。
    “不,你的心神并未入脱俗,与我一样是胎息,这不是御剑!”
    铸山深吸一口气,身躯再度开始动了。
    皮膜之下,每一个毛孔皆是渗出迷蒙气血,化作一条交织的血蟒,高速环伺,以心神操控,时刻防备着从黑暗中刺出的墨池。
    铸山明白,他必须要靠近安乐,以高一大境的锻体修为压迫,方有机会!
    安乐的锻体修为才在第六山下破二境,一旦近身,他便有硬生生打死安乐的把握!
    气血攀附上阔面大刀,铸山的精神被隐藏在黑暗中的墨池给刺激的宛若绷紧的弦。
    砰!!!
    铸山动了,脚下青石炸裂,身形拉扯起血雾,朝着安乐狂冲而来。
    安乐白衣翩然,抬起手轻轻一压,心神如丝如缕。
    清风徐来,剑气已临近!
    霎时,星辉铺洒,墨池再现!
    似画师在白纸上点下一滴墨。
    刁钻至极,从铸山的脖颈侧方浮现,锋锐剑气吞吐,瞬息便破开了铸山的气血。
    安乐的心神之强,已经无限接近炼神三境,这是铸山所未曾预料到,这份压迫,让他遍体生寒。
    可是,他不愿放弃,他有不得不成功的理由,唯有成功,方能让先生安然的离开临安府,哪怕他需要为此付出性命的代价!
    一声怒吼,铸山依旧在狂奔。
    他交织于体表的熔铸内丹气血,轰然压榨,化作蛟蟒咆哮撞向那墨池。
    欲将墨池冲开!
    然而,安乐心神涌动,天地之间似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如丝剑气,如操控墨池的提线。
    安乐手掌往下一压。
    墨池颤栗,刺下的速度陡然加快!
    一声清冽剑吟迸发!
    剑吟在这一刻,宛若草原野马的嘶鸣!
    马蹄踏落,炸裂虚空!
    铸山眼眸一缩,只感觉一匹漆黑如墨的野马,桀骜且不羁的朝着他撞来!
    速度快到超出他心神感应。
    墨池乃书画之剑,安乐作《奔马图》,养墨池剑气,蕴奔马之意!
    剑气与书画交融,竟是生出前所未有的异象!
    铸山汗毛颤栗,这一剑以他气血内丹修为亦是躲不开。
    气血蛟蟒被斩!
    皮膜被破开,鲜血喷涌!
    但铸山赤红着眼,不管不顾,如火的眸光中只剩黑夜中沐浴星光的少年!
    “杀!!!”
    脖颈被墨池贯穿,血管被斩,血如柱涌!
    但,安乐眼眸微微一凝。
    却见铸山脖颈上的血肉如千煅精铁,卡住了墨池!
    无边的力气轰然炸开,铸山脖颈上插着墨池,几个大踏步,步步碎青石,如林中猛罴,终于逼近安乐面前,气血内丹境的压迫如山岳砸下!
    手中的阔面刀狠厉劈出。
    这是他融入所有信念、气血、斗志与希望的一刀!
    然而,一柄破烂竹剑,带着一蓬鲜血,自铸山后背透出剑尖,随后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崩开一圈劲气涟漪,欲上青天炸云霞!
    崩剑劲!
    竹剑透体,粉碎了铸山气血熔铸的内丹,亦是裹走铸山所有的气劲与力量。
    大刀无力的斩下,被安乐轻轻拍开。
    伴随一声闷响,大刀贴砍在了安乐身侧,在青石上留下一道刀痕,撩起一阵清风。
    铸山魁梧的身躯透了一个大窟窿,拄着大刀,口鼻溢血,眼中血泪淌下,满是复杂与愧疚的望着面前少年。
    “安公子……请……请原谅铸山的冒犯。”
    安乐看着铸山,眼中亦是浮现一抹慨然与释然。
    “你我本是小人物,身于此世如蜉蝣,一切不由己。”
    “可这世上,终有一个值得你愿为之拼命的人。”
    安乐这样说道。
    “安公子……对不住,我只是想要先生活。”
    “先生曾救我于水火,如今我便想竭尽能力……让先生回他梦开始的地方。”
    “我……我只能做这些了。”
    铸山边咳血便说,他不怨安乐,他要杀安乐,被杀死又有何怨?
    他怨的是那秦千秋,高高在上逼先生送死的秦府少公子,狡兔死,走狗烹,先生没了价值,便如敝履弃之。
    安乐未曾再言语,这一切都是铸山的抉择,可实际上,铸山没有抉择,秦千秋让他来杀安乐,这等贵人一言,这样的小人物如何能有抉择余地。
    竹剑归,墨池缓缓抽出,亦归悬浮安乐身侧,两剑皆不染血。
    铸山浑身沐血,意志开始模糊。
    拄着刀,伫立原地,星光灿烂,月华如霜。
    铸山抬起头,望向长街尽头。
    夜色中,灰雾蒙蒙,像是看不到希望的前路。
    眼前,似有往昔岁月如画般浮现。
    他见到他曾经持刀快意斩仇敌被堕黑衙大狱,渺无希望时,先生如沐星光而来,笑着相救。
    他见到他曾驱车带着先生,驰骋青州挑战各方俊才,十战十胜,观先生楼起,天才意气如惊鸿。
    他见到车辇出青州赴临安,行过天地山川,先生弹剑高歌,他扬鞭附唱。
    他见到车中先生在笑,他坐辕上亦在笑。
    他见到……
    他再也见不到了。
    远路应悲春晼晚,残宵犹得梦依稀。
    一声遗憾叹息自那魁梧车夫口中发出。
    “先生,铸山无法驾车送您回青州了。”
    ……
    ……
    流觞曲水,小榭人家。
    洛轻尘身前悬浮一柄银色小剑,心神如沧海,剑气如霜,洗涤着道心上的尘埃。
    忽而,他心头一颤。
    似有一声叹息,裹在料峭春寒的夜风中,飘荡而来。
    猛地睁开眼,眼底有一抹悲意,如墨色晕染。
    他倏地起身,望向长街方向,拳头猛地攥紧。
    银色小剑如游蛇般缠绕他的周身。
    他冲天而起,发了疯似朝着远处长街弛掠而去。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