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五十二章 傲慢与偏见,提刀的魁梧车夫

第五十二章 傲慢与偏见,提刀的魁梧车夫

    断虹收雨彩霞飘,渺渺清波入望遥。
    燕春里巷口。
    华贵马车安静停泊,车轮不再碾青石,斜阳拉扯出映照于地上、墙上狭长且曲折的影子。
    秦千秋在车内。
    安乐在车外。
    秦千秋掀起帘布,观望着那自巷里走出的白衣少年,自从他开始关注安乐,自然知晓少年每日皆会来燕春里购一壶老黄酒,故而早早便在此等候着。
    居高临下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强大的心神在弥漫着,交织在车内与车外。
    一股无形的压迫,宛如山岳一般,砸落在安乐的肩头,一如当初洛轻尘在车辇内,要让安乐低眉折腰。
    不过,秦千秋在地位上远超洛轻尘,但修为却不如。
    故而,这份压迫,于如今身具无畏心的安乐而言,根本不算什么,犹如一阵清风徐面,安乐淡定自若。
    压力来的快,去的也快。
    秦千秋瞬息收起了心神压迫,面容上浮现出一抹赞赏。
    “不愧是能得小圣令的安大家,这份山崩于面而色不改的气魄,确实不凡。”
    秦千秋抚掌道。
    安乐确实摇了摇头:“贵人说笑了,倒不至此,只不过,贵人的心神威压,称之为山崩,还差了些。”
    气氛倏地一冷,哪怕是夕阳洒下的暖流,都无法驱散这份寒意。
    秦千秋于车辇内眯起眼:“你识得我?”
    “不识。”安乐摇头:“但能在临安府内乘坐此等车辇,身份自然尊贵。”
    “我名秦千秋,在醉龙阁设宴,不知安大家可愿赏脸?”
    秦千秋脸上冷意消散,翩翩儒雅,笑意盎然说道。
    安乐听闻秦千秋之名,面色倒是没有太大变化。
    尽管,对方是洛轻尘背后的倚仗,与林府不死不休的秦府贵人。
    “在下安乐,见过秦少公子。”安乐提酒微微作揖,礼数到位。
    “不是在下不赏脸,而是家中尚有好友等我这壶老酒,秦少公子若有事,便可现在说,正好莫要破费,醉龙阁的酒菜可不便宜。”
    秦千秋没想到他报出了身份,安乐依旧是拒绝了他。
    整个临安,敢拒绝他的邀请者,颇为少见。
    他秦千秋作为秦相最喜爱的儿子,自然见贯了阿谀奉承,见贯了趋炎附势。
    少年这般简单直接的拒绝,还的确让他意外。
    心头稍感不顺,但秦千秋只是笑笑,道:“我秦府与林府的确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与你无关,你不过刚刚成为林府画师,也只是为林府作画罢了,对于人才,我秦府从来都会更加宽容。”
    “安大家的墨竹,我曾于文院中赏析过,颇具匠心,我十分喜欢画中傲骨,另外,安大家得小圣令入小圣榜,那便是有志于冲击本次春闱,欲要位列甲榜进士列。”
    “我秦府可以给安大家在春闱前请些名师大儒进行的指导,让安大家在春闱中轻松一些。”
    “另,我秦府可为安大家提供三颗‘无瑕妖灵丹’,取五百年妖精妖气提炼而成,颇为珍贵,可加速淬体,快速且无瑕的凝聚内丹,让安大家在殿前会试上更有竞争力些。”
    “这是如今的林府所给不得的。”
    “至于另外的好处,那就更多了。”
    秦千秋笑着说道。
    安乐提着老黄酒,沐浴着暖色斜阳,懂了秦千秋的意思,这是开条件要挖墙脚,打算将他从林府挖走。
    “抱歉,秦少公子,我承诺为林府的公子们作画,如今画未作完,自然没有一走了之的道理,况且林府在我微末之时给予很大帮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今我虽称不上崛起,但扭头便走,着实忘恩负义了些。”
    安乐认真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长街上,裹在斜阳下的寒风,吹着那腰杆笔直的少年,平添了几分肃穆与寂静。
    秦千秋面色冷霁了下来:“安公子这是一点面子皆不给?”
    “非是不给,确实家中有约。”
    安乐一笑抱拳,提起老黄酒示意了番,不再与秦千秋交谈,腰间佩青山与墨池,徒行漫步,朝清波街而去。
    望着离去的白衣少年,秦千秋面无表情的垂下了帘布。
    车辇内,却不止他一人。
    在秦千秋的对面,有一位身材修长,穿着蓝色华服,袖口有龙鱼纹的男子,几分不羁的端坐其中,脸上挂着似笑非笑,拎着酒壶在饮酒,酒液中灵气浓郁,显然非凡酒。
    “少见少见,在这偌大临安府内,竟是还有人敢不给秦兄面子呐。”
    男子咧嘴,打趣一笑。
    秦千秋面色淡漠:“从崇州这种乡野而来的毛头小子罢了,未曾见过世面,林家给点小利,就让他死心塌地,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都不懂,或许有些傲骨,有些天赋,但在这权贵遍地的临安,乡野少年,不低眉折腰,难有未来。”
    “崇州小家族而出,于族中并不被看重,连赴临安赶考时的护卫都是临时招雇,得如此机会竟不知争取,死抱着已经日暮西山的林府,愚不可及。”
    秦千秋倒了杯酒,自顾自饮下,言语中充斥着傲慢与偏见,多有些瞧不上。
    洛轻尘自青州走出,可其背后的家族乃青州第一世家,秦千秋自然给足牌面,可这安乐算什么?
    “得了小圣令便自觉一飞冲天了?可笑。”
    “古往今来,多少得小圣令者,行路不过半,便折戟沉沙。”
    秦千秋摇了摇头。
    “王兄,你乃小圣榜第十八,此子若是要在小圣榜行前行,注定会来挑战你,你看此子如何?”
    饮酒男子一笑:“锻体炼神皆是二境,虽然脊梁很挺,傲骨冲天,但真打起来,那傲骨……又能扛我几刀?”
    “短时间内,他应当是不敢来挑战我。”
    “我倒是希望他来,可惜,如今的他太弱了,在锻体未破四境未通玄之前来挑战,胜算几近于无,他不至于如此蠢笨。”
    男子正是小圣榜第十八的王勤河,王家老爷子乃大赵国公,同样是临安勋贵,秦相正妻,便是王国公嫡女,故而王家与秦家算是同气连枝。
    “王兄一旦炼神入四境生元神,便有把握在小圣榜上再进几名。”秦千秋轻笑。
    王勤河点了点头,道:“当然,我亦不可轻敌,此子据说启蒙不过数日,便已然跨足双二境,天赋不比当年的洛轻尘弱。”
    “兴许科举之后,他便会有挑战我的资格,这等威胁若能除之,尽早除掉。”
    “少年如今有花解冰护道,更是持有圣山小圣令,若是要动他,寻常办法自然不可行。”
    “刚刚我那柄龙脊刀,感应到了妖气,那小子身上有与妖族有关之物,倒是可借此做一做文章。”
    王勤河的话语落下,秦千秋唇角一挑:“此子身具妖气么?这倒是不知,我得好好查查。”
    “至于天赋,据调查所示,他还真是几日内完成连破二境壮举,天赋不俗,是个小威胁,不过,这个威胁今日也许就不复存在……他先前若不拒绝还好。”
    “可既然拒绝了,他便会知,我的邀请岂是那么好拒绝?”
    “如今花解冰不在临安,他若真遭遇危机,要快速护持他,却也不易,至于第六山主……此子拒绝成第六山主的守山人,以山主脾性,定是恼怒,自然不会出手。”
    “圣山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王勤河提醒道。
    “规矩内,我还是懂得的。”秦千秋闻言,不置可否的一笑。
    王勤河与秦千秋干了杯酒,道:“那便且去看一看好戏,让我见识一下未来的对手,有什么底牌。”
    长街之上,停驻许久的车辇轮毂,终于再度开始转动。
    碾着平整青石,缓缓徐行。
    ……
    ……
    拒绝了秦千秋,安乐心头不以为意。
    林府与秦府注定站在对立面,正如他所言,林府花夫人于他有授业传道之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安乐自是不可能翻脸投秦府。
    若真如此,所谓的墨竹君子傲骨,便是个笑话。
    趋炎附势,争名逐利,又算个什么君子傲骨?
    残阳如血,苍山如故。
    当最后一抹余晖,被青山所遮蔽,天地倏地就昏暗了下来,春夜的寒风轻拂人间,给新生的新花嫩草带来料峭考验。
    安乐顺着燕春里前往丁衙巷,购了一斤牛肉,穿过皮市巷与在雨日会别有韵味的大小塔儿巷,踏足到清波街。
    头顶之上,月入钩,星如雨。
    少年着白衣,腰间别竹剑与墨剑,手提黄酒与牛肉,止步静立,平视前方。
    距离太庙巷尚有两三里地的清波街口处。
    清冷月华与漫天星斗映照着一辆安乐颇为熟悉的车辇。
    车辕上,一位魁梧如山的车夫,戴着斗笠,拄着长刀,安静望着自月华星光下丰神如玉的白衣少年。
    两人视线对视。
    一如当初少年一身染血,自太庙巷中提着头颅而出时那般,似时光交错,岁月复叠。
    拉车骏马不安嘶鸣,蹄踏青石。
    头戴斗笠沐浴星光的魁梧车夫缓缓起身,伫立车辕,提刀抱江湖拳礼,神色郑重、恭敬且肃穆。
    “洛先生之马车夫,青州铸山,恳请公子一死。”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