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四十八章 少女破甲二十七,一画惊了半座临安

第四十八章 少女破甲二十七,一画惊了半座临安

    一缕金色香柱袅袅燃烧,烟火茫茫汇聚成画,忆往昔峥嵘岁月。
    如镜湖投石,画面波澜起伏。
    安乐心头倒是有几分好奇,这缕从白给少女身上汲取来的流金岁月气,能观出什么过往,又能聚出何种岁月道果。
    那在山间春雨下,撑伞静立他身后,一路轻描淡写,跟随他走过青山三百阶的少女,叶家叶闻溪……传闻也是小圣令的拥有者,安乐的竞争者。
    故而,安乐才心生好奇。
    薅竞争者之羊毛而壮大己身,合理。
    ……
    ……
    暮云霭霭,有白羽般素雪自高空飞洒。
    携着冰冷,裹着森寒。
    落于苍茫大地,汲取着鲜血,化作血红,比皓月更加夺目,比烈阳更加刺眼。
    “闻溪,怕吗?”
    “不怕。”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身为我叶家子弟,就当以过江为毕生夙愿,跨过那条沧浪江,于故土上驰骋,夺回属于我们的中土。”
    “闻溪知道!”
    “去吧,去杀戮、去战斗、去变强,当你变得足够强,我便为你登临圣山讨一枚小圣令,你去问圣师,我叶家的剑与枪,能否让中原归复。”
    “好!”
    ……
    平静的对话,带着几分澎湃气血,撞碎了天上飞雪。
    一位浑身披甲的男子,手持一杆长枪,斜握静立,垂眸注目着尚且稚嫩的少女,如一尊猛虎,注视幼虎的第一次厮杀。
    少女叶闻溪,稚气未消,拖着一柄青色长剑,目光坚定,踏地上染红的白雪,小小的身躯,高声喊着,一路拖剑小跑,朝着前方杀去。
    孤独而娇小。
    在冲锋。
    那是一支二三十位修行者组成的军中小队,气血交织如幕,步行而来,目光凶戾,杀机滚滚,似要荡开天上暮云,金戈铁马之气,令人窒息。
    少女经历初时的恐惧,气血自皮膜下涌动,心神自泥丸宫中宣泄。
    手中的剑,绽出千万剑华,漫入为首的修行者身躯,飞起一颗头颅,热血泼洒在雪地上,融化了冰冷。
    其余的修行者冲了过来,淹没少女叶闻溪。
    战斗、厮杀、不断的变强。
    少女叶闻溪似是到了一种忘我的境地,眼中愈发无情,眼中只剩下杀戮。
    她要不断变强,强到足以继承叶家的意志,扛起叶家的枪与剑,要让叶家战马的马蹄,踏遍曾经的中原故土!
    浑身披甲的男子安静注视着,他手中的枪,适时点出,有欲要插手的敌军强者,直接被凭空洞穿,惨嚎怒喝之间,血染飞雪与黄沙。
    一刻钟,两刻钟。
    少女叶闻溪,气喘吁吁,拄着剑,伫立在雪中。
    周身,倒下尸体二十七具。
    仰头回首,望向披甲男子,她在尸丛中笑。
    ……
    画面至此,袅袅散去,往昔岁月不可留,时光终不复。
    安乐以岁月气窥得少女在时光中的峥嵘,心神不由为之而震撼。
    这一缕岁月气中的画面,与安乐之前所观摩的画面,俱是不同。
    没了伤离别,没了开怀,多了几分悲壮与责任。
    透过画面,身临杀场,可以感受到少女的倔强,铠甲男子的期盼。
    安乐缓缓睁眼,夜色深沉,寒意料峭,半夜起的春霜,在他的衣袂间,似凝出了晨露。
    心绪久久不能平静,观叶闻溪拔剑杀人,仿佛身临其境,对他心神的影响颇为剧烈。
    但更让安乐惊奇的是,叶闻溪那么软糯的一位姑娘,竟是在两刻钟内,便噶了二十七条人命。
    这种反差,让安乐愈发警惕的感受到了叶闻溪的强大,与傲人的天赋。
    花夫人说叶闻溪是叶家这一代的真正天骄,确实称得上,那种心志绝对豆腐道心洛轻尘可比。
    此女将会是他接下来小圣榜上的对手……
    深夜春寒袭来,安乐顿感几分压力。
    【获得岁月道果:忘我】
    【注:忘我道果:战时激忘我,生死置之,唯有一战,战法、技法、斗志皆可得大提升,战力得大增幅】
    一缕流金岁月气,凝道果忘我一颗。
    与道果【无畏心】有几分类似,都属于无法加持岁月气的道果,但是效果却颇为有效。
    无畏心可让安乐身具无畏,面对威压,面对艰难险阻,无所畏惧,披荆斩棘向前,甚至可得道果反馈。
    而【忘我】道果,则用于战斗厮杀,战时激发忘我,战力得大幅提升。
    很奇妙的状态,安乐回想观岁月气中叶闻溪一人独自冲锋,厮杀陷入忘我,杀尽二十七名敌军的画面。
    算是意外收获,这样的道果,平日用不上,但或许会有奇效。
    夜色深沉,不知不觉已是凌晨,天边泛起鱼肚白。
    安乐未曾再选择修行,起身入屋,取了书籍,点燃灯火,开始读书。
    想要见圣师的另一个条件,需要在科举中一举登状元及第!
    故春闱在即,每日必读书。
    ……
    ……
    秦相府。
    九曲长廊,流觞曲水,夜色虽深沉,但水榭闲亭中,依旧有人端坐对话。
    秦少公子秦千秋,端坐在闲亭中,身前摆的非是茶,而是临安府千金难购的美酒“蓬莱春”,一种以天地灵果所酿造的酒液,饮之可汲灵气于体魄,微壮修为。
    秦千秋的对面,洛轻尘安静端坐,一杯倒满的酒,一滴未曾饮。
    亭中气氛有几分僵硬。
    只因秦千秋在不断的饮酒,态度冷淡,未曾多言。
    原本对洛轻尘入第六山成守山人有着极大的期待,可当这份期待支离破碎,剩下的便是烦闷与失望。
    洛轻尘自然能感受到这股气氛,倒也不多言,他亦是没资格解释什么。
    “洛先生,那安乐……自崇州而来,修行启蒙不过数日,却能力压先生,登第六山,得小圣令,甚至让先生道心再蒙尘。”
    “先生啊,江山代有才人出,你曾经的风华绝代,如今已不复,霜打黄花尽显颓丧。”
    秦千秋感叹道:“遥想当年,先生自青州而来,耀眼如涤去尘埃的黄金,一人一剑,登临安两战皆胜,何等春风得意。”
    “这安乐多像曾经的先生。”
    “可他比先生你更加有未来,他得了小圣令,他的画作甚至在文院内流传称赞,独自开了墨竹一派。”
    “这等人才不入我毂中,着实可惜,可叹。”
    秦千秋似有愁绪,猛地饮了一杯酒。
    洛轻尘扭头观这繁华鼎盛的秦相府水榭,面容倒是平静了许多。
    哪怕秦千秋言语中多有打击,他亦是平静待之,或许是受的打击多了,便习惯了。
    “轻尘愧对秦相多年的栽培与资源。”
    洛轻尘终于举起杯盏,饮了一口,轻声道。
    秦千秋眸光落在洛轻尘身上,瞳孔似映照月华,显得有几分清冷:“洛先生,这位小圣榜新客,与林府牵扯甚深,而秦府与林府不死不休,若能入秦府最好,若不得入……”
    水榭之间,骤然卷起了杀机。
    秦千秋从一开始的不以为意,只当安乐是一位十八岁方启蒙的草包,再到少年崭露头角,夺得小圣令,如今重视非常。
    这等转变不过在几日之内罢了。
    洛轻尘平静饮酒。
    “若不得入秦府,那便请先生杀之。”秦千秋望着洛轻尘,终于再度涌现出热切。
    洛轻尘看着秦千秋。
    杀一位刚得小圣令,花解冰看好,第六山主赠剑的得意之士,这是要让他洛轻尘舍了这条命,与安乐一命换一命么?
    “少公子,轻尘道心蒙尘,需静养涤心,此事,另寻他人吧。”
    洛轻尘起身,摇了摇头,站起身,作揖告辞,转身离开。
    秦千秋端坐闲亭中,盯着洛轻尘的背影:“先生,莫不说那颗东海涤心珠,就单单秦府这些年给先生的荣华富贵与修行资源,先生总该做出些回报的样子吧。”
    洛轻尘背影微微一顿,随后撞碎清寒夜色,离开了秦府。
    饮了盏映照月华的蓬莱春酒,秦千秋忽而轻轻嗤笑一声。
    ……
    ……
    晨曦的暖意驱散了春日的微寒。
    整座临安府,却开始不安的躁动。
    昨日,第六山下,白衣少年一人一剑登山,于桃树下摘下一柄墨池,观摩少年得剑的修行者们,皆是派人去网罗少年的一切消息。
    十八岁修行启蒙,修行至今不过几日时间已然炼神胎息,锻体铸灵骨,大器晚成!
    更是今朝举人,入临安以赴春闱。
    而更让人震撼的,则是少年画作,以奇诡素描图得林府重视,为林府画师,随后文院内又流传出少年水墨竹石图。
    那墨竹图得文院二位夫子欣赏夸赞,更是亲自分享与赏析。
    言曰可开墨竹一派,称大家!
    一画一剑一少年,惊了半座临安。
    这一日,临安之中自文院中流传出所描摹的墨竹图供不应求,传阅甚广,临安的文人墨客俱是惊动。
    这一日,安大家之名如飓风之势席卷!
    这一日,安乐起了个大早,照例边读书边往西湖,蹲那云柔仙子。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