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四十六章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第四十六章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春泥得雨滑于镜,晓树带云淡似图。
    第六山。
    半山闲亭。
    一身青衣的第六山主,手掌抚在侧畔的松木剑匣上,眼帘低垂,看透朦胧烟雨,看尽山下风光。
    花夫人亦袅袅立于亭中,素衣在春风中吹拂,眼眸中有着惊喜与满意。
    “我曾见安乐三刻入定,三日开气血圆满,便预料过他的天赋定然不凡,属于大器晚成的璞玉,加上不低眉折腰的脊梁傲骨,未来定然有所成就。”
    “却不曾想,今日能给我如此大的惊喜。”
    花夫人声音如珠玉落盘,清脆回响。
    亭中的第六山主僵硬的面容上,亦是挑起一抹笑:“小圣令的考验,从来不看修为之高低,更看天赋,心性及机缘。”
    “小圣令虽为我等山主发放,但每一枚中都蕴含着圣师留下的机缘,既是机缘自然看的便是缘分。”
    “种舜朝与叶宠天赋不错,但他们二人更多是在战场上培养出的杀伐脾性,在剑的感悟上与我不契合,故而在山道拾阶甚至不如洛轻尘,可他们若是去三师兄的第三山,也许能走的更远。”
    花夫人微微颔首,认可山主的话。
    “洛轻尘有天赋,但唯一缺陷便是当初被李幼安破了道心,这些年道心未曾坚韧,反而越来越脆弱了,这也是令人想不到。”
    第六山主再道,点评了洛轻尘。
    “安乐以第六山的剑气淬体铸灵骨,又观想你所授《剑瀑图》,泥丸宫中聚剑池,二者双管齐下。”
    “天赋……好的让我有些意外。”
    “我匣中的剑都在兴奋的颤抖,他是个很好的传人,可惜,他不会成为我的守山人了。”
    第六山主面色冷酷,但冷酷之下,蕴藏着可惜。
    花夫人轻笑,目光透过烟雨,看到了手握墨池的安乐,似是呢喃:“这天赋……确实让人意外。”
    “天赋,心性外加对剑的吸引力,三者俱是占据,小圣令他得的实至名归。”
    第六山主面容肃穆。
    伸手一拍松木剑匣,巨大的剑匣落在他的背上,他迈出步伐,走出了闲亭,朝着山下而去。
    花夫人亦是翩然跟上。
    ……
    ……
    天地间的骤雨,随着少年的拔剑,像是被抽走了脾性,突兀变得柔和,如纤纤牛毛,飘飘洒洒,温和润物。
    山道上,驻足止步的诸多修行者,抬头望着三百阶处桃花树下握剑的少年,神色俱是复杂。
    他们每个人心头心存的侥幸,皆在安乐轻描淡写越过他们时,烟消云散。
    搏小圣令,考验的是天赋、心性以及与小圣令的契合度。
    安乐一开始的举步维艰给了他们希望,后来才是明白,安乐只是在借第六山的剑气,在磨砺自身气血,在突破之后,便展示出了天赋上的卓绝。
    一骑绝尘破开了束缚,轻易的拔剑。
    种舜朝与叶宠虽然惊讶,但却不失落,本来他们便是来碰运气,得失皆安天命。
    他们亦清楚,第六山的剑气与他们并不契合,本身得第六山小圣令的可能性就极小。
    洛轻尘目光怔然,收回了落不下去的脚掌,道心上的尘埃倒是没有扩大,或许……是麻木了。
    亦是因为洛轻尘本身就对夺小圣令没有太大的自信,道心上的蒙尘,让他很清楚,他不配。
    面色苦霁,洛轻尘深深看了一眼那桃花树下握剑的俊朗少年。
    随后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着山下行去。
    这伤心地,他是一刻也不想呆。
    他得回去好好想想,如何洗去道心上的尘埃,他未来的路,该如何走。
    其他修行者多看了两眼,在春风里、细雨中、在桃花下,握剑绽光彩的少年。
    随后尽数转身下山,他们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少年的所有消息。
    今日之后,临安府……此子必将名扬!
    ……
    ……
    安乐握着墨池,感受墨池宝剑欢快的颤栗与剑吟,身沐春风春雨,心情也不禁愉悦。
    锻体突破第二境,炼神胎息亦凝聚剑池,大有跨越,距离第三境脱俗,越发临近。
    更是收获这柄墨池兼小圣令。
    可以说赚的盆满钵满,此次第六山,不虚此行。
    握着墨池,可以感受到宝剑之中有一缕剑气蕴藏,只要他心神探查,便可细细感知。
    那应该便是小圣令,对话圣师的条件之一。
    安乐扬起唇角,轻抚着墨池宝剑,脸上笑意明媚,心情大好。
    此刻若是有一壶燕春里酒铺的老黄酒就好了。
    饮酒、品剑、高歌,后下山。
    烟雨微微,一片笙歌醉里归!
    痛快!
    山路上,只剩一位撑伞的娉婷少女,安静站立观那在春雨中光芒璀璨的少年。
    背负松木剑匣的第六山主以及花夫人,顺着石阶而下,来到安乐侧畔。
    少女撑伞得见,欠身颔首:“叶家叶闻溪,见过第六山主,见过花夫人。”
    第六山主木着一张脸,点头:“你已有小圣令,更已入小圣榜,何故登梯?”
    少女叶闻溪眺望了安乐一眼,轻笑:“小圣榜上再添新人,自是要提前了解下对手,观其是否实至名归。”
    “小女子告辞。”
    少女叶闻溪话毕,笑的洒脱,撑伞转身离去。
    安乐看着少女背影,他亦是知道少女一路跟在他身后,直至三百阶,少女其实也有资格取这小圣令。
    在安乐眼中,少女身上的岁月气,如海草般摇摆着,若是可以……
    嗯?
    安乐忽然一喜,他气血入锻体二境,炼神胎息聚剑池,贤者时间的【岁月气】一栏,竟是可以再度使用。
    毫不犹豫,安乐心神一动,汲取少女身上岁月气!
    撑着油纸伞,转身下山的少女毫无察觉,根本不知自己已然白给了一波。
    连续三缕岁月气萦绕指尖,随后漫入体内,安乐心满意足,不过,花夫人与第六山主在侧,他未选择观察岁月气。
    第六山主看着安乐,眼中满是欣赏与惋惜:“可惜,你不入我第六山……你的墨竹,你的剑道天赋,都让我很满意,但让你做守山人确实屈才。”
    “我这第六山向你敞开,你若有新的画作,俱可拿来与我分享,登山间隙,可借山间剑气洗礼淬体,比你腰间那块妖气玉佩要好些。”
    山主说道。
    安乐闻言,诚挚拱手作揖:“多谢山主。”
    第六山主点了点头,多说了些话:“小圣令入手,只是开始,你的修为着实低了些,在小圣榜上只能是最末。”
    “你若要获得对话圣师的机会,至少得入小圣榜前三。”
    “你现在太弱,珍惜天赋,莫要蹉跎。”
    “再说最后一句。”
    第六山主冷酷转身:“看好你。”
    未等安乐有所反应,便已背着巨大的松木剑匣上山。
    望着这颇有性格的第六山主,安乐面容不禁柔和,本以为拒绝对方守山人邀请,会得罪对方,现在看来,是他想的狭隘了。
    花夫人轻笑:“山主所言俱是事实,得小圣令只是开始,你莫要骄纵。”
    安乐作揖称是。
    “你下山去吧,与追风与九妹先行回临安,我还有事,就此告别。”
    花夫人伫立春风里,眸目中欣赏的望着少年。
    随后剑光萦绕周身而起,跃入山间雾端,消弭无踪,遁入云海深处。
    春雨停歇,云后似有斜阳倾照。
    行至山下,安乐转身观山中石径,初登山是的狼狈,阻遏与彷徨,让他不禁会心一笑。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安乐白衣翩然,脊如傲竹,腰间别青山,执剑墨池。
    踩着落花泥泞,伴着雨后新草。
    潇洒走向停在远处的林府车辇。
    ……
    ……
    雨停沙溜浅,风定野蝉鸣。
    文院白墙黑瓦的建筑群,一番春雨洗礼,雾气朦胧。
    平凡草庐静落其中,檐下碳炉中的水仍旧在滚沸,热气蒙蒙起。
    下棋的两位老人,却是已然欲散场。
    品完最后一口西湖龙井。
    太庙老人赵黄庭起身伸懒腰:“今日的棋便下到这里吧,你我不分胜负,改日再手谈。”
    三夫子对于赵黄庭的不要脸习以为常,轻笑捻棋子归盒。
    “如你愿了?”三夫子道。
    “表现挺好,青山赠他或许真不会被辜负。”
    赵黄庭心情不错,捋长眉一笑。
    “今日之后,安小友定将名传临安,他的画、他的诗、他的剑俱会被人拿出称道,临安府真正的繁华将会向他敞开,蚀骨销魂的富贵,如洪水猛兽般袭来,望他能坚守本心。”
    “唯一美中不足,老六山主硬是耗了我的人情,贼坏!”
    赵黄庭双手负在身后,迈步出了草庐,踩着泥泞路径。
    未回首的摆了摆手。
    “走喽,打一壶燕春里的老黄酒,切上两斤丁衙巷的卤牛肉。”
    “归去太庙巷,给安小友庆贺去。”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