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四十五章 剑雨中锻五禽,胎息间聚剑池

第四十五章 剑雨中锻五禽,胎息间聚剑池

    山岳的雾气散开一半,春雨细密落下,雨势越来越大,每一粒春雨中,似都夹杂着从这座峥嵘山岳中蒸腾而起的剑气!
    明明是一座死物山岳,却因为剑气的弥散,宛若活过来般,如一尊伽作的浩大天神,俯瞰着在祇躯体上攀登的凡间生灵。
    圣山第六山,似一柄坠入凡间的仙剑所化的山岳。
    半山之上浓雾遮掩,但半山往下,桃花盛开,石径清晰,一位白衣身影,孤独且艰难的拾阶而上。
    山麓脚下,阳光大道早已消散,暮云重合,像在恼怒先前被人切开的屈辱,降下磅礴大雨。
    但汇聚在山麓脚下的修行者们,却浑然不在意,尽数瞪大眼眸,盯着山麓石径上,那宛若一朵白梅般的身影。
    “此人竟是放弃了成为守山人的机会,选择登山搏小圣令?!”
    “狂生一个,竟敢如此拂逆山主吗?”
    “也许……是刚刚登天的林府花解冰的意思呢?花解冰觉得这少年配得上小圣令?”
    ……
    各种各般的声音,嘈杂不休,哪怕滂沱雨势都无法洗刷他们的热情。
    种舜朝、叶宠和洛轻尘三人与安乐错身之后,没有选择下山,三人心头有几分热切。
    安乐登山,为的是小圣令。
    小圣令唯有山主方有资格分发,想要小圣令,有两种办法,一种乃家族长辈出手,为他们付出足够多的代价,从山主手中取来小圣令。
    另一种,得山主眼缘,且自身通过山主考验才能获得。
    两种办法都不甚容易,第一种山主的脾性琢磨不定,未必愿意置换,第二种虚无缥缈的眼缘,就更莫要说了。
    故而,在得知安乐竟是有机会,且有胆魄去取小圣令时,种舜朝和叶宠才满是敬佩。
    他们心头热切,不曾选择下山,而是跟随在安乐身后,与他一同登山。
    洛轻尘经历安乐无形中造成的打击后,面色苦霁,本想下山,思前想后,却也跟着种舜朝与叶宠一同登山。
    他们登山仅是争那一丝渺茫的机会,万一他们表现的比登山少年更优异,或许……可以得山主青睐,获得小圣令呢?
    大雨磅礴,洗过的石径上,流水如短瀑,潺潺不止。
    白衣少年之后,三人复登山。
    山麓脚下,汇聚的诸多修行者看到洛轻尘三人跟随登山,未曾被山主驱逐,心头却也蠢蠢欲动。
    登一登这山阶,似乎并无不可,万一……锋芒盖过了那少年,也许可创一段佳话。
    一时间,在暴雨中停驻的车辇中,一位又一位修行者飘然而出,撑着油纸伞,如一朵朵天地间盛放的花朵,如百舸争流登那青山石径。
    ……
    ……
    安乐此刻顾不上身后那些跟随上来,打算蹭这波机缘的诸多修行者。
    但哪怕顾上了,也并不在意,山主未曾阻止,那便是应允。
    机缘就在那里,与缘牵上了线,该属于你的,谁也夺不去,若被夺走,那便说明无缘。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石径流淌下的水流,蕴藏着剑气,宛若一条奔腾江流,阻碍前路。
    踏出第一步的安乐,便感觉到了山中有剑气蒸腾,无形压迫却往下垂落,双肩似扛着山岳而行,步履维艰。
    体内锻体第一境圆满的气血,于此刻奔涌,却根本压不住水流中的剑气,身躯摇摇晃晃,隐有要被冲走的风险。
    艰难跨越了十阶左右,便感觉十分吃力,速度极其缓慢。
    但是安乐不着急,视线坚定的望穿雨幕,盯着下一石阶,感受着剑气与威压,调动着腿部肌肉,踏足下一阶。
    种舜朝和叶宠跟在安乐身后,面色古怪。
    “为何这么慢?”
    “山脚下的剑气威压不过刚涌,起步就如此艰难,这样也来争小圣令?”
    二者对视,彼此眼中尽是不解,倒是没有瞧不起,只是有几分错愕。
    窥一斑而见全豹,见一叶而知深秋。
    虽然他们看不透,可由此亦能猜测出登山少年修为也许并不高。
    “锻体第一境,炼神初立胎息,仅此而已。”
    洛轻尘背负着手开口,儒衫飞扬,周身有剑气萦绕,风雨不沾身。
    种舜朝与叶宠顿时愕然,周围跟上的,撑伞的诸多修行者亦是满目震惊。
    修为如此低……得成守山竟不愿,还欲要搏一搏小圣令,疯了吗?
    是否有些自不量力?
    诸多修行人透过雨幕,观少年倔强且踉跄登山的背影,一时间无言。
    倒是无人耻笑,毕竟,少年得山主眼缘,本可入圣山,但其不愿。
    这种欲搏小圣令,于修行道上的求索勇气,他们并无资格耻笑。
    但诸多修行者却心头热切,因为这说明,他们蹭一波机缘,得小圣令的几率愈发的大了。
    雨水轰鸣冲刷,修行者们默然无言,默默登山。
    洛轻尘盯着安乐的背影,被打击的多了,面容上已经不见自信笑容,盯看许久,他吐出一口气,略显谨慎的迈步超过了安乐。
    并无异变。
    随后,洛轻尘负手破开风雨,飘飘渺渺登梯直上。
    一旁的种舜朝与叶宠则亦未选择跟在安乐身后缓慢蹒跚,越过了那一抹雨中白衣,登阶而上。
    大雨磅礴,天不待人。
    一位又一位修行者纷纷超过了安乐,逆流雨阶登青山。
    安乐不知不觉落在了后面。
    但他并不是最后一位,在他身后,还有一道身影,身影曼妙撑着一把油纸伞,素衣霓裳,戴着面纱,看不清面容。
    少女跟在安乐身后,静静看着,看到安乐腰间竹剑,眸光微凝,随后观少年蹒跚。
    要看这少年,凭什么要搏这小圣令。
    ……
    ……
    安乐一步一步登梯,压力愈发的大了,每一粒雨水中,都蕴含着剑气,要将他钉在山梯之上。
    顾不得别人,念头只剩登梯,体内气血被夹杂料峭春寒的雨水所冲击的无法运转,如枷锁覆盖身体,他举步维艰,进退维谷。
    这样的局面,是他自己的选择,他并不后悔。
    心神观想《剑瀑图》,从天空坠下的亿万滴春雨,似化作了亿万道剑气,如飞瀑、如银河。
    在这一刻,竟与《剑瀑图》的画面不谋而合。
    安乐毫不犹豫,将今日汲取的全部岁月气,加持自《剑瀑图》,使得岁月气从四缕,达十一缕。
    一念入胎息,心神于周身探索,呼吸平缓如细流。
    【天生剑客】道果,在这一刻,像是复苏过来,宛若贪婪的海绵,汲取着料峭春雨中夹杂的剑气。
    【千古之才】道果,轻轻颤栗。
    安乐心神在观想中壮大,泥丸宫中,一口剑安静悬浮,周身一缕又一缕剑气滋生,似交织成一汪剑池。
    眼前有曾经观看过的岁月画面浮现而出。
    有少年于飞瀑之下锻五禽。
    安乐眸光放光彩,仰头往天穹,暴雨如瀑,他欲以如瀑暴雨锻体。
    身后少女忽而瞪大了面纱下的明媚眼眸。
    只因那少年伫立石阶,竟是开始演练五禽。
    虎式,熊式,猿式,鹿式,鸟式……方寸石阶间,演五禽锻体!
    一直封锁少年身躯的枷锁,轰然被冲散,气血滚沸于皮膜下奔走,天地灵气忽如一夜春风来,夹杂着雨水中的剑气,一点一点混合着气血,漫入四肢百骸,渗入骨骼!
    安乐于此刻,入锻体第二境,铸剑气灵骨!
    炼神锻体同时进行,胎息凝剑池,铸剑气灵骨!
    这是什么天赋?!
    安乐身后的撑伞少女,目光惊异。
    若是换了寻常一境锻体修行者,怕要山间嫩花,被这份青山剑雨打折腰杆。
    可少年竟逆流而上,引剑气铸灵骨,观剑雨聚剑池!
    好气魄!
    难怪有底气搏一搏这小圣令。
    山道之上,天地忽静。
    安乐睁眼,唇角挂笑,踏足锻体第二境,打破枷锁,那山梯中漫出的剑气都变得温柔,凭空的压力都宛若春风。
    他抬起脚,踏足下一阶石。
    随后,一步一步,行云流水,再无阻隔。
    ……
    ……
    洛轻尘登梯二百八,再也无法维持优雅,雨水浸湿他的面容与儒衫。
    他的脚抬起,可却如何都无法落在下一阶梯上。
    剑气喷薄,压力如岳,
    三百阶上,那插在桃花树上的墨色青锋,发出清冽剑吟,在欢呼,在雀跃。
    可是,洛轻尘却只能遥望不可及。
    雨水顺着他的眼角滑落,带着不甘。
    种舜朝与叶宠亦是如此,他们叹息,知这小圣令与他们无缘。
    山道上,油纸伞凌乱抛洒,一位位修行者没了轻松写意,各自遇到了难以打破的枷锁与阻碍。
    他们有的面容扭曲,有的放弃挣扎,有的喟然叹息……
    果然,蹭机缘亦不是那么好蹭的。
    忽而。
    有清晰的脚步声,踩的雨水迸裂,有节奏且平缓。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却见那原本落在最后的白衣少年,腰间别一破烂竹剑,从容登梯而来。
    再无半点艰难与阻塞。
    他超过了一位又一位驻足石径的修行者。
    超过了种舜朝与叶宠。
    超过了举步而不得落的洛轻尘。
    登梯三百阶,来到桃花树下,青山似都因此而妩媚。
    安乐伸出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握住了墨池。
    顺理成章的拔出。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