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四十三章 少年有壮志,花夫人剑气花开问圣令

第四十三章 少年有壮志,花夫人剑气花开问圣令

    一道剑光平地起,恰似大鹏扶摇直上,荡开春雨暮云,于其后倾泻下的阳光中,如速电流光。
    无比璀璨,无比夺目,绚烂剑气渐欲迷人眼。
    山麓之下,无数人吃惊的望着一飞冲天的剑光,心头如钟磐重重敲响。
    少年握剑,虽非如绝世剑仙般御剑凌天,可那握住墨色青锋,剑气便宣泄而出,如扯碎夜空的流星,携起少年,晃过芒尾,直入云霄,亦别有一番夺目气质。
    “那是谁?”
    有人震撼开口,随后如飞瀑般的疑惑弥漫心头。
    对于这位跟随林府车辇而来的少年,大多数修行者皆不认识。
    一个看不出修为深浅,佩一把破烂竹剑,故作剑客的少年,先前根本不为任何人所看重,只当是跟着林府车辇来见见世面。
    林府中真正有威名的,还得是林追风,可那剑并非携起林追风,而是携起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少年。
    当安乐被剑器裹挟起,扶摇直上的时候。
    林追风和林轻音亦是震撼无比,二女仰着头,青丝被剑器裹挟起的飓风吹的凌乱舞动,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与……熠熠光辉。
    观少年得剑冲天,她们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那种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般如馅饼,砸在了少年头上。
    安公子……竟是对上了那位伫立青山之上的第六山主的眼缘!
    缘之一字,妙不可言!
    林追风抓着烧火棍,咧嘴而笑:“那山主的眼缘,莫不是与我一般纯粹,因安公子生的好看吧?”
    林轻音听了林追风话语,不禁掩嘴轻笑。
    周围的达官显贵,各方勋贵们,一个个都面色复杂。
    许多人坐不住了,从马车中撩开了帘布,仰头迎着阳光,望着那直入云霄的登天少年,好奇观望,并且吩咐手下人,去打听少年的消息。
    少年本籍籍无名,可得山主之剑,自然是如登天。
    而且,少年与林府有关,这更让不少与林府关系颇有间隙的势力心生警兆,欲要弄清楚这样一位少年来历与身份。
    山林间,雾气自两侧被斩开,有剑气萦绕,让烟雨雾气再难愈合。
    洛轻尘伫立在山间,手上的刺痛让他整个人有些迷茫。
    他感觉自己被割裂开的不是手掌,而是心境。
    自信非凡的心境。
    第六山主……竟然未曾选他?!
    他的剑术天赋,虽不及传奇状元李幼安,不及玉观音花解冰,但……也算值得称道,在场谁人能与他相比,为何会被第六山主所忽视?
    那种眼瞅着要登临绝巅,却又被打落凡尘的落差感,让洛轻尘郁郁到近乎要咳血。
    忽而,山脚下惊呼如炸雷。
    一道剑光凛凛起,直入穹天荡云流!
    洛轻尘手掌滴着鲜血,顾不得止血,举目望去,便见得一位少年手握剑器,在剑光缠绕下,扶摇直上,撞入半山云海。
    此间少年……洛轻尘岂能忘记?!
    他何等修为,却比不得一位刚炼神胎息,连剑法都未会几招的少年!
    眼前,少年欲春雨中,扛着他的威压,腰杆笔直,不低眉折腰的画面,再度浮现,萦绕不断,与少年此刻于剑器裹挟下一飞冲天的画面近乎重叠。
    宛若两记重锤,狠狠敲砸于他的心口。
    山林间春风吹拂,吹洒抖落山道两旁桃树上的桃花瓣,虽是清秋,却宛若秋之肃杀,让洛轻尘顿感料峭寒意,身躯不由自主的摇晃。
    他感觉,这一次……他的道心,可能真的被这少年给蒙上了尘埃。
    “为何?凭甚?!”
    洛轻尘不服,周身银色剑气凌空,自山林间登天起,然而,行至一半,他便窥得云海之中,那以白云为生宣,剑气为水墨,绘制而出的熟悉的墨竹图……
    在这一刻,洛轻尘脑海似雷公凿锤,惊起怒电咆哮!
    他懂了。
    第六山主为何突然开山,原来……
    守山人早就有了人选。
    所谓择选,不过就是给少年搭起的轿子,可堂而皇之入圣山的轿子!
    洛轻尘望着自己被割裂出口子的手掌。
    忽而落寞的苦笑起来。
    ……
    ……
    谁凭当道势,抬举上青云。
    安乐只觉眼前一晃,便得入云海,于云海一番畅快遨游,无拘无束,似鱼跃无边海,观见那天地墨竹图,顿时惊叹吸气,以云海为宣,剑气为墨作画,着实豪气干云!
    不过,这墨竹图隐约间也拨动安乐脑海中的轻弦,他似是明白了什么。
    难怪这剑器径直向他来,原来,他属于走后门,只因他上面有人。
    联想到太庙老人曾言三日后带他去个地方,现在一切串联一起,不由恍然。
    第六山主知他墨竹图,兴许……是太庙老人与其打过招呼?
    安乐握着剑,身形凭空而浮,眺望远处,便见峥嵘剑峰半山一处闲亭。
    一席青衣的中年男子,伫立在亭中,身侧立一松木剑匣,遥望向他。
    安乐的目光与其对上。
    手中的墨色剑器轻轻颤动,安乐立刻明白男子便是传闻中一口剑匣藏尽天下剑的第六山主!
    安乐执剑抱拳,长揖及云海。
    中年男子唇角僵硬一挑,微微颔首,眼眸之中异彩连连,他的手掌按在剑匣上,可感匣中剑器铿锵激荡,仿佛皆被那云海上少年所吸引般。
    那少年……天生便对剑有极大的呼应,似为剑而生。
    乃一块天然未曾去雕琢的剑胚宝玉!
    如果说,观少年之墨竹画,感少年脊梁与剑气,中年男子动了心,收其为守山人,那此刻得见少年,匣中老伙计们的颤栗与欢呼,让中年男子明白,他也许要拾到宝了!
    “甚好!”
    中年男子僵硬的笑都柔和几分,开口道。
    仅仅两个字,却能听得他对安乐的喜爱。
    守山人于山主而言,更类似与弟子与师父的关系,因此中年男子罕见动容,表露出情绪。
    “你可愿入我第六山?”
    云海翻涌,墨竹喧嚣。
    男子立于半山闲亭,迎着漫天春雨,望着那执剑少年,真诚问道。
    少年剑气引渡立在云端,面对着中年男子的邀请,脸上笑意收敛,却并未立刻答应,而是陷入了郑重的思索当中。
    守山人,这个临安府无数修行者,为之而疯狂的身份,如今就摆在安乐面前,唾手可得。
    只要他颔首,他便可得入圣山,成为守山人,一飞冲天。
    可成为守山人,亦是意味着失去成山主的资格。
    少年如今虽然修行刚起步,今日观第六山主只道一句开山,便引得天下动。
    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这等气魄,这等影响力,让他心生向往。
    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
    心中藏猛虎,壮志可凌云,安乐有一念想,他的未来,定不会止步守山人。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安乐有些不识相,但他的确不愿止步于此。
    沉思许久。
    安乐吐出一口气,双手执起墨色青锋,作长揖状,徐徐前递向半山闲亭。
    “山主,小生志不在此,多有抱歉,山主当可拥有更好的守山人。”
    天地倏静,只剩春风春雨轻拂声。
    半响。
    半山闲亭一抹青衣,忽而大笑,望向少年明白其志,眸中尽是欣赏。
    ……
    ……
    山麓之下。
    喧嚣涌动许久,大多数修行者似乎都已经得知了第六山主对守山人的人选。
    林家出了一位守山人,不管那少年是否是林府人,可自林府车辇中走出,众目睽睽做不得假,自然便打上林府的标签。
    不少人目光扫过林府车辇,有艳羡、有复杂、有意外,种种情绪如风雨骤来。
    忽然,目光落在车辇处的众人,呼吸一滞。
    因为那车辇帘布中伸出一只素白的手掌,白如翡玉。
    一道曼妙婀娜且雍容的身姿款款而出。
    琼瑶肌肤绝纤瑕,绣裙锦袂蒸云霞。
    心剑玉观音,林府花解冰!
    女子一出车辇,娥眉轻展,似听到了什么乐事,朱唇挂笑。
    下一刻,一股磅礴的心神,如山岳倾覆,压的在场修行者,心头沉重。
    女子素手屈指一弹,一抹剑光掠出,携起她的娇躯,直入青云,漫入云海,踩着莲步,出现在了那长揖的少年侧畔。
    清香拂面露华浓,少年稍显错愕,扭头望去,便见得了花夫人。
    花夫人望着少年,眼波流转欣赏之色。
    “不错。”
    “安公子可还记得我曾答应你的赠画之礼?”
    “今日便与你。”
    话语落毕。
    花夫人满脸春风笑意,望向了半山闲亭的第六山主。
    手捻莲花,背后剑气花开。
    “第六山主,解冰但以安乐护道之名,求一枚小圣令。”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