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三十八章 那年大雪,花夫人不为人知的一面

第三十八章 那年大雪,花夫人不为人知的一面

    烟雾袅袅,流金岁月化香柱轻燃,像是时钟回走的每一次嘀嗒,亦如沙漏里倒流的每一颗流沙。
    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粒青石,荡起了岁月的涟漪。
    画面像是抖动的湖面,一如安乐此刻起伏的内心。
    随着抖动的扩散,眼前的一切,开始缓缓的变得清晰。
    ……
    暮云霭霭,有白羽般素雪自高空飞洒,落满人间。
    瑞雪兆丰年。
    雪地大坪上,有少女舞剑,少女穿着锦衣,尽管天上飞雪,但体内气血涌动,如龙如虎,驱散寒意,热气腾腾。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花夫人,或者说是年轻的花夫人。
    少女花解冰娇艳容颜上带着气血晕染的通红,眼眸中尽是愁色,手中握着一柄剑,剑身颀长,如一丝春雨落人间。
    剑名春雨,花解冰的佩剑之一。
    “又失败了,这‘崩剑’这么难的吗?”
    此刻尚是少女的花解冰,天真且烂漫,嘟着红唇,下一刻,将剑猛然抛出,春雨剑于飞掠而起,花解冰身上气血运转,如热浪席卷,奔走而出。
    素雪被带飞,花解冰一冲而起,春雨抛起后复落下,坠落瞬间,花解冰握拳打出,砸中剑柄末端,迸发巨力。
    咚!
    一股无形气浪微微炸开,春雨呼啸而出,却歪扭了方向,砸在了雪地中,扯出一阵白雪沟壑。
    花解冰落地,蹙起黛眉。
    又一次失败,让第一次学剑术的花解冰有些气馁。
    坐在雪地里,嘟着嘴似是在赌气,许久,才是抬起头,姣好清艳的面容上,突然浮现几许古灵精怪,眼睛扫视四周,确定雪地四周无人之后。
    少女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屁颠屁颠的抓起了佩剑春雨。
    一口深呼吸,随后春雨于心神加持下,飞掠而出,少女如狡兔奔走,一跃而起。
    临近春雨,少女攥拳,气血如烘炉,霎时,朱唇张的滚圆,呼喊出声。
    “嗨呀!看我崩剑!”
    高呼之声,震碎贴身飞雪。
    霎时,少女一拳打中剑柄,有闷雷炸响,如云后一记响雷,崩起震耳轰鸣!
    春雷剑霎时如一头出渊狂龙,在漫天飞雪中,拉扯出一道米白气流,仿佛空气被割裂开,带着音啸,带着轰鸣,宛如天崩地裂!
    咚!
    雪地大坪之上,突兀的炸起一个直径达五米的坑洞。
    坑洞内,素雪尽数消融成了雪水,一柄纤细的春雨安静的扎入地中一寸三,未漫入地中的剑身在微微摇晃,还散发着灼灼热气。
    远处,雪地上,少女欢呼雀跃,笑的如春日暖阳般灿烂。
    “嗨呀,看我崩剑!”
    少女踩着雪地,蹦蹦跳跳,一边跑来拾剑,一边还做出挥拳动作。
    天真烂漫,似雪地中的精灵。
    ……
    画面至此开始晕染圈散,直至消弭。
    安乐从岁月画面中脱离而出,久久无法平静,嘴角微抽,面色古怪。
    主要是这一次的岁月画面,让安乐看到了花夫人颇为可爱的另一面,不过这也算正常情况。
    一如之前,看到清冷的云柔仙子,攥拳说的那句“冲冲冲”的中二模样。
    窥见岁月,总能得见一些不为人知的一面。
    安乐唇角上挑,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喜感。
    “嗨呀,看我崩剑!”
    安乐握拳,尝试往前一挥,顺带着喊了一句,花夫人曾喊过的话语。
    莫名的喜乐。
    他若是当着花夫人的面,喊出这般话语,不知道花夫人当场会露出何等表情,会不会直接一巴掌将他安乐给拍死?
    安乐越想越乐。
    与此同时,眼前光幕浮现而出。
    【获得岁月道果:崩剑劲0/10缕】
    【注:崩剑劲道果:气血、心神交融独特发力,可加持于剑与手臂,剑术攻伐威力可或提升】
    眼前微微一亮,观花夫人施展崩剑,凝聚出道果【崩剑劲】,通过道果注释可知,这崩剑劲属于发力方式,作用于攻伐。
    安乐如今最缺的是什么?
    《剑瀑图》乃是心神修炼法门,属于观想法,毕竟不是攻伐剑术,而《五禽锻体功》虽然蕴含攻击技巧,但仍旧算是锻体法门。
    正儿八经的攻伐手段,其实没有。
    而崩剑劲的出现,算是稍稍弥补了安乐在攻伐方面的空缺,因为从花夫人的岁月画面可得见,崩剑劲可算一种剑术技巧。
    “就是不知,施展崩剑劲时,喊上一句‘嗨呀,看我崩剑’,是否会有威力上的额外提升?”
    安乐唇角微翘,不由想到。
    夕阳徐徐而落,掩入西山之后,娇俏的释放出余晖,照耀着春日的风韵,给人间勾画一抹姹紫嫣红。
    安乐睁眼,老槐树在春风吹拂下,沙沙作响,带来别样的惬意。
    静候了一会儿,太庙老人尚未来临,安乐便起身,于老槐树下,开始尝试演练崩剑劲。
    尽管凝聚了道果,算是掌握入门,但想要施展娴熟,还是要靠安乐自己去尝试与领悟。
    取下别在腰间的竹剑青山,安乐回想岁月画面中,少女花夫人的运剑方式,那时的花夫人,修为应当未曾超越第五境,安乐还是可窥得些许收获。
    酝酿片刻,心中模拟崩剑数次后。
    安乐吐出一口气,手中竹剑骤然抛起,以崩剑劲操控,胎息心神弥漫而出,掌控青山稍稍凌空,体内攀至开气血圆满的气血,轰然宣泄,下一瞬,握拳砸出,砸在剑柄之上。
    至于那句“嗨呀,看我崩剑”,少年略感羞耻,终究未曾出口。
    咚!
    一股无形气浪自拳与青山剑柄碰撞之间炸开,荡起院中地面洒落的槐树叶片。
    崩剑顿时呼啸而出,速度颇快,势如雷霆,撞在了老槐树上。
    竹剑青山插入了老槐树体内,剑与树干接触的位置,散发着灼热与丝缕纠缠的剑气,被插的老槐树似一阵颤抖,簌簌抖落叶片。
    安乐静立原地,回想刚才的发力方式,心神与气血交融,虽然生涩,但确实有着独特的劲力。
    崩剑劲……很霸道的发力方式。
    安乐思索,若加持手臂,以鸟式或虎式施展,爆发的力量,不容小觑。
    再对上胡金刚,胡金刚可能死的会更加痛快些。
    那份崩剑劲运转的生涩,让安乐颇感不适,心神一动,将从花夫人身上汲取的两缕灰色岁月气,加持到了道果崩剑劲上。
    霎时,灰色香柱点燃,袅袅画面浮现。
    画面之中,皆是花夫人练崩剑劲,小有所成的画面。
    伴随着还有那句魔性十足的“嗨呀,看我崩剑”的鼓劲呼喊。
    安乐唇角挂笑,下一刻陡然睁眼,从老槐树上拔出青山竹剑,准备再来一次。
    院落的门口,夕阳余晖倾洒。
    老人一身素衣沐浴红霞,持竹杖静立,一手抓着一卷画作,未曾打扰正在练功的安乐,甚至饶有兴致的观摩。
    安乐也许没有注意到老人,哪怕注意到此刻心神也不愿分开。
    胎息心神流淌掌控竹剑青山升空,体内气血流淌,似奔流江河,安乐身躯前扑,以虎式运转,崩剑劲蕴藏于拳剑,一拳打出,撞击在青山剑柄之上。
    滚沸的气血与心神攀附在竹剑青山之上,剑如一颗炮弹般急速崩出,快若云后速流电,狠狠插入老槐树树干。
    竹剑无锋,却插的老槐树欲仙欲死。
    老槐树树干上的树皮甚至都被插的炸裂许多,被劲力冲散出一片光洁。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太庙老人站在门口,长眉微垂,满是皱纹的脸上,怔怔的望着那插在老槐树上的那柄破烂竹剑,竹剑剑身轻摇。
    隐约间,老人似是听到了竹剑青山发出了清冽且欢快的剑鸣。
    脑海中不禁又一次想起少年初握竹剑时的那句“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
    老人忽而轻笑,遗憾似漫山白雪,在旭日升起时,笑容殆尽。
    少年与青山,相见恨晚。
    那柄伴他三百载的竹剑,或许找到了他新的主人。
    真好。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