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三十四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一伞一剑一白衣

第三十四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一伞一剑一白衣

    看着这把破烂的竹剑,安乐的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若非老人身上岁月气如海草般妖娆摆动,密密麻麻,乃绝世强者,安乐真会以为对方在消遣自己。
    春雨淅淅沥沥,让小院静默无声。
    安乐接过了老人递来的竹剑,入手轻飘,比起金属剑自然是轻太多,剑柄、剑珥与剑刃,皆是竹子打造,像是爷爷用柴刀削出的,用来哄孙儿的玩具竹剑。
    “怎么?是不是很失望?”
    老人似乎看出了安乐的错愕,有些顽皮的笑了起来。
    “长者赐,少者不敢辞。”安乐握着剑,道:“况且,竹剑亦是剑,前辈既然赠剑,那便是礼,小生岂能有因对礼物不满,而表露失望的道理。”
    老人看着安乐,似乎一眼看穿安乐的心思:“我知你想要一柄好剑,这竹剑品相确实不好,但是陪伴过老夫漫长岁月,是老伙计,想着给它寻个好的下家。”
    “你那一纸水墨竹石图,让老夫颇对老夫胃口,画中可见傲挺的君子脾性,或许,你会是位不错的执剑者,算是这柄竹剑的好去处。”
    “你若真适合,自然会发现竹剑的好。”
    老人收回了被雨水沾湿的素衣宽袖,眼眸一直盯着竹剑,瞳孔深处有些许不舍,甚至还有些不甘。
    安乐视线落在了竹剑上,怎么看都平平无奇。
    竹剑长二尺七,不算长剑,但却也有剑的姿态,竹剑无鞘,甚至无锋,不知道挥砍出去,能否割破修行者的皮膜。
    但老人的话语,却让安乐重视了起来,这不是一柄简单的剑,是老人的托付。
    “小生会好好保护这柄剑的。”
    安乐郑重道,像是在立誓。
    老人闻言,顿时捋须大笑起来:“你这小子,好生有趣,虽是竹剑,但它并不娇贵,无需保护,该拿出挥砍便挥砍,该碰撞就碰撞,莫要怕坏了剑。”
    “天下第一人都未能折了这把破竹剑,你又怕什么呢?”
    “剑便是剑,是拿来厮杀的武器,护剑之举,是在侮辱剑。”
    老人看向安乐,教诲道。
    安乐闻言,立刻会悟,点了点头,眼眸也微变,老人都这般说了,此剑定然有其未曾发觉的不俗。
    “此剑本无名,乃偶得一青竹所制,取名‘青山’,倒与你竹石图中所作诗句有所联系,便也算是缘分,青山伴我多年岁,但于小友而言算是新的开始,要为剑改名可随意。”老人很洒脱。
    “青山见我多妩媚,我见青山应如是。”安乐忽而想到,轻笑言语:“剑名,挺好。”
    老人一怔,眼波流光,捋须大笑。
    随后,不再谈剑,送出的剑便不会再选择收回。
    望着安乐,老人笑道:“你还要去林府上工吧?记得三日后请个假,老朽带你去个地方。”
    安乐闻言,未问需要去何处,点了点头。
    “走喽,晚间再来与小友谈那水墨竹画,记得备好酒菜,燕春里酒家的老黄酒够滋味,不过肉就一般,还是得丁衙巷里那家牛肉店,够味。”
    老人摆了摆手,撑伞离开了小院,口中轻笑萦绕巷弄:“我见青山多妩媚……”
    刚出小院,太庙巷中,便有急促脚步声快速响起。
    黑衙捕头黄显穿着吏服,身上被雨水打湿,赶到了小院前,见到往巷外走的素衣老人,倒是没太在意,毕竟老人身上毫无灵气波动,只是个普通人。
    “安公……”
    黄显见院门大开,便快速踏入,呼喊安乐。
    一进院内,入眼就是地上的无头尸体,喊出口的话语,顿时僵硬哽于喉间。
    “黄捕头,来的正好,正准备去寻你呢。”
    安乐手执泛黄竹剑,见黄捕头,顿时一笑。
    黄捕头却笑不出来,面色凝重:“胡金刚?”
    安乐沐浴春雨,脸上挂着柔和笑意,似出尘谪仙,微微颔首。
    “你杀的?”黄捕头吸了口气,语气中以夹杂上不可置信。
    安乐朝着屋内走去,取了毛巾擦拭头发,道:“这胡金刚昨夜来袭,说是因我所作通缉画像,让他遭受追捕不胜其烦,便要杀我。”
    “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只能自卫反击杀了他。”
    黄显缓缓平复心头震撼,早上衙门接到更夫的报案,说清波街上有颗无名头颅,确认身份后竟是那江洋大盗胡金刚,故而此案便转交给了黑衙。
    黄显带队前来,发觉这位置在太庙巷入口,便不由想到了安乐,立刻赶来,结果胡金刚竟当真是安乐所杀。
    “安公子,你没事就好,胡金刚罪大恶极,你杀他算是惩恶扬善,黑衙不会追究,甚至会与你赏金。”黄显知安乐第一次杀人,故而安慰安乐。
    安乐在林府为公子们画了几幅素描图,所获身家并不少,倒也没太在意赏金,屋内,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衣,腰间别上破烂竹剑,取了油纸伞,便欲要去林府上工。
    “黄捕头,胡金刚是黑衙嫌犯,这尸体你派人处理下吧。”
    安乐撑开伞,雨珠纷落,砸在伞面发出闷声。
    戴着斗笠的黄显笑道:“放心,一切交给我。”
    不一会儿,便招呼了人来处理了胡金刚的尸体,黄显未曾多说什么,只是朝着安乐抱拳,心头愈发高看安乐。
    此子虽然十八岁方完成修行启蒙,但便如那出渊潜龙,将绽放异彩!
    “改日再来与安公子饮酒吃肉,亲自感谢安公子击杀这恶贯满盈的胡金刚。”
    黄显认真抱拳执礼,安乐亦是回了一礼。
    待得黄显和捕快们的身形消失在了巷弄中。
    安乐锁了院门,一伞一剑一白衣,出了雨巷,直往西湖方西而去。
    遥峰隐见黛眉攒,怪底春来无此寒。
    西湖烟雨,圈圈点点的涟漪点缀,别具一番风味。
    于文人墨客堆中等候片刻,竟是未曾等到云柔仙子的御剑出现,颇感遗憾。
    今日的第一缕岁月气羊毛未能薅到。
    不得见云柔仙子,西湖的烟雨景色都显得无趣了几分,未在西湖堤岸边久留,安乐转身去了林府。
    照例每日上工,开门的依旧是丫鬟留香,望着春雨中白衣胜雪的安乐,少女眼波似怀春。
    “留香姑娘,麻烦通报一下花夫人,我有事求见。”
    安乐柔和笑道。
    留香丫鬟俏脸一红:“安公子,花夫人说过,你若要寻她,自可前往天波水榭。”
    安乐点头,与留香告辞后,撑伞前往天波水榭,腰间一竹剑,白衣袂蹁跹,愈发显得潇洒。
    天波水榭,春雨自高空洒下,如亿万晶莹冰珠,坠落人间。
    打在四角飞檐黑瓦楼阁上,发出连声脆响。
    正厅中,穿堂春风夹带几粒春雨迸裂的水汽,迷蒙吹荡,撩起侧卧在榻上的花夫人锦绣衣裳下的薄纱裙摆。
    花夫人每日清晨皆会在水榭正厅中煮茶读书,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
    安乐收伞入了水榭正厅,伞尖在地面拖出一条渐渐细淡的雨痕。
    花夫人压下书籍,精致雕琢般的眉眼,望向了来访的少年画师。
    嗯?
    这一看,花夫人顿时怔住,因为她的元神中,竟是无法感知到安乐的锻体气血与炼神心神。
    仿佛有一层模糊的纱,遮蔽了安乐的修为境界,让她无法探查。
    这种情况着实罕见。
    花夫人长长睫毛轻颤,视线横移,自安乐俊雅面容往下,落至腰间,便见得了一柄破烂泛黄的竹剑。
    初看,花夫人以为只是普通的烂竹剑。
    但,仔细观摩之后,元神一颤,似想到了什么。
    花夫人精致淡雅的面容上,顿时浮现一抹骇色。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