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三十章 料峭春寒,最是杀人

第三十章 料峭春寒,最是杀人

    临安府的春夜,并不是最为怡人,相较于夏夜,春日晚风多了几分寒意,身子骨单薄些,容易因此而染风寒。
    清波街,随着晚霞隐入黑暗,整条街就变得安静下来。
    尽管大赵无宵禁,夜市也颇为繁荣,灯光糜烂,绚丽锦簇,但那是限于御街和主干长街,那儿才是摊贩们愿意忍着夜色寒风摆摊的地方。
    清波街终究是偏了些,在这儿摆夜摊,只能苦吞一夜寒风而赚不得几粒钱子。
    故而,一入夜,整条街就静谧下来。
    马车停泊,骏马微微嘶鸣,喷吐着热气,车夫端坐车辕上,魁梧的他,戴着斗笠。
    旧斗笠被花夫人一粒春雨给斩为两半,他不得不换一副新斗笠。
    他坐在车辕,身上的气血宛若翻滚的烘炉,隐而不发,他释放出自己不算精通的心神,朝着太庙巷弄中,那即将爆发的一场杀戮场,探究而去。
    他需要“亲眼”观得那少年被杀,唯有如此,他向先生汇报的时候,才不会出错。
    不过,他相信这一次的事,应该十拿九稳。
    少年前几日方才完成修行启蒙,刚开气血,堪堪入定,这样的修行新人,面对胡金刚这样双手沾染满鲜血的狠角色,自然毫无压制力可言。
    胡金刚一身气血,已然开至圆满,距离以气血为烘炉,于体内锻造灵骨,相差不远,对上那堪堪修行的少年,应该不会有意外。
    车夫抬头,望着黝黑的太庙巷,脑海中不禁想起了那一日,淅沥春雨下,少年迎着先生的威压,却依然挺拔而立,如青松孑立,又如挺霜傲梅。
    少年的韧性很让人佩服。
    刚修行者,面对洛先生的威压,低眉折腰很是普遍。
    胸中有猛虎,心中有傲意,能挡住威压者才是少见。
    但韧性再强,实力不济,死还是会死的。
    忽然,车夫斗笠下的眼睛微微一凝,有一阵急风自巷弄中飘出,带着些许灼热的气血。
    “开始了。”
    ……
    ……
    院落之内。
    安乐早已经结束了《五禽锻体功》的修行,正在进行《剑瀑图》的观想,十五缕岁月气加持在了五禽上,剩余四缕,安乐选择加持《剑瀑图》。
    岁月气的加持,让安乐对《剑瀑图》的观想越发的深刻,原本他只能观想剑瀑图第一页,随着炼神踏足胎息,可以观想第二页。
    剑瀑图第二页,描绘着两柄交织之剑,图中剑初看无奇,但以心神观想,却有无穷锋锐喷吐!
    他毕竟刚踏足胎息,还需要多番巩固,若是轻易观想,容易被剑瀑图中剑意所伤。
    而在加持岁月气后,便没了这个烦恼,观想第二页毫无压力。
    银月如盘,星光万丈。
    披洒在院子中的白衣少年身上,使得那少年俊逸面容,越发出尘。
    蓦地,正在观想剑瀑图,胎息心神于周身沸腾的安乐睁开了眼,平静的看向了院门之外。
    像是黑暗中隐藏着什么择人而噬的怪物般。
    草鞋与巷弄青石板摩擦踩踏的声音,缓缓的临近。
    一股灼热的气血,在安乐心神感知下,逐渐迸发。
    月华洒下,照出了人影,那是一位戴着斗笠的男子,身材消瘦,并不壮硕,扛把厚背大刀,显得颇为古怪。
    安乐看了来者一眼,倒也不慌,依旧端坐小椅,给自己倒了一杯被春日晚风吹寒的老黄酒。
    一杯黄酒下肚,酒香满唇间。
    “料峭春寒最杀人,阁下不在家中温热酒,却扛把大刀入我家门,想必……是来要我命的。”
    安乐淡淡道,夹了一块猪头肉,慢慢咀嚼。
    扛着刀的人影,摘下了斗笠,随意的抛在地上,扬起那张看上去并不穷凶极恶的脸,戏谑的望着月华下吃酒食肉的少年。
    “你可认得我?”
    胡金刚笑道。
    安乐再饮一口老黄酒,瞥了那胡金刚一眼,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作为画出胡金刚真实相貌的他,如何能不认得,诧异是因为,这胡金刚居然跑来杀他。
    因为他作通缉图的原因?
    “你给黑衙作的那图,着实让我吃了苦头,我险些就被抓了,我心中恨你至极,便来杀你。”
    “你可认?”
    胡金刚放下了扛着的刀,身上的气血开始涌动与壮大,开气血圆满的气息,让料峭春寒都泛起了热流。
    安乐品着老黄酒:“你因画来杀我?”
    “怕是有人专门指使你来的,想要借你手中刀来杀我,否则,你一个被黑衙追的抱头鼠窜的鼠辈,如何如此准确的寻得我的新住处,光明正大的来杀我?”
    胡金刚眯起眼,被戳中了事实,却没有太大反应,在他看来,安乐已然是个死人。
    刚开气血,刚入定不久,虽然也算修行者,可对他毫无威胁。
    胡金刚刀尖抵达,刺入地三分:“你这少年,既然知道,为何不逃?”
    安乐放下了酒盏,两根手指夹住一支筷子。
    平静看着胡金刚,道:“这是我家,我为何要逃?”
    “好胆魄,可惜,我更喜欢你临死前流露惊恐与绝望,这样杀起来,更有成就感。”胡金刚大笑,下一刻,怒目圆睁,气血如波浪拍来!
    刺入院中地面的大刀,悍然往前倒拔而起。
    被厚背大刀搅裂的碎石如利箭迸射,胡金刚裹挟着气血,紧随其后,朝着安乐挥砍而来,势大力沉的厚背刀,携起劲风呜咽如鬼哭!
    安乐端坐椅子上,面色逐渐凝重,这是他迄今为止,遭遇的修行第一战。
    之前在静街口,对上两位只是普通人的江湖打手,自然不算,他们非修行者,给不了安乐任何压迫。
    不过,安乐没有畏惧,没有胆怯,有的只有兴奋与激荡。
    胸膛内的猛虎仿佛要窜跳而出。
    唯一有威胁的,便是胡金刚手持兵刃,而他未曾掌兵器,对拼之下,自有劣势。
    可安乐在炼神境界上,却是压过了胡金刚,实际上,这便足够了。
    面对胡金刚劈来的厚背大刀,安乐两指夹住的筷子,以剑指姿态,轻轻一推。
    那一支筷子,便以极快的速度,自桌上弹起,沾染着猪头肉的油渍,化作乌暗的光迹,撕开料峭春夜的黑暗,直刺胡金刚的脖颈而去。
    胎息境的心神,裹挟筷子,如剑光驰骋。
    胡金刚汗毛倒竖,立刻收刀,挡于喉前,筷子如飞剑刺来,溢散的胎息心神,让胡金刚心神颤栗!
    “炼神第二境……胎息?!”
    “不对,炼神前两境,入定、胎息杀伐孱弱,脱俗之后,心神之力外放,炼神才变得可怕,这少年不过胎息,为何给我压力如此大?!”
    胡金刚冷汗瞬间泌出,他刚刚若是未挡住,那筷子就穿了他的喉。
    心头有几分恼怒,那贵人……什么鬼情报!
    这叫刚入定?
    不过,胡金刚毕竟凶残且身经百战,他毕竟是开气血圆满,若是近身一位炼神胎息修行者,还有机会!
    一念及此。
    胡金刚毫不犹豫,将手中的厚背大刀当暗器般甩出,他的身形亦贴在大刀后窜出,逼近安乐身边。
    安乐望着甩出大刀,飞扑来的胡金刚,眼眸中闪过一抹战意。
    “来!”
    身躯瞬间从椅子上站起,侧身躲开了大刀。
    随后,身如猛虎出山,飞扑而出,乃五禽锻体之虎式!
    壮哉于菟豪且雄,猛气不与凡兽同!
    安乐周身圆满气血亦随之如山洪迸发!
    刚飞扑而来的胡金刚,只感觉少年瞬间化作了斑斓猛虎,澎湃且不弱于他的气血铺面而来,他那一颗心骤然沉入了谷底。
    下一刻,恐怖的巨力砸在了胡金刚身上,他只感觉一疼。
    整个人便于春夜中带着血光、带着茫然,在小院上空划起了映照星斗的优雅抛物线。
    ps:周一,求推荐票支持哇~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