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二十七章 太庙老人亭中炫画,花夫人榻上惊少年

第二十七章 太庙老人亭中炫画,花夫人榻上惊少年

    明月流寒影,低櫩复转廊。
    晚风吹开暮云,月华倾洒,自窗外投下,披盖于窗前伫立的洛轻尘身上。
    车夫身材魁梧,恭敬抱拳应声。
    “少年一切如常,今日刚从客栈搬出,换至太庙巷中居所,每日照旧去林府作画上工。”
    车夫想到什么,道:“对了,这少年还为黑衙作了三幅通缉图,相助捉拿罪犯。”
    倚靠窗台的洛轻尘,听闻车夫之言,不由摇了摇头。
    “这少年真是未受半点影响,日子过的如此舒服……我因他而道心蒙尘,他凭什么过的这么舒坦?”
    “意难平啊。”
    意难平,心中似乎有团火在焚烧。
    蒙尘的道心,让他需要发泄心中的情绪。
    洛轻尘负手行至窗前,望着暮云遮蔽黑夜的天穹,缓缓道:“老罗,你刚说他为黑衙作画相助缉拿罪犯?”
    车夫抱拳恭敬道:“是的,画作逼真,那罪犯躲藏不易,在劫难逃。”
    “有花解冰保他,我若当真再对少年出手,花解冰定然敢杀我。”
    “花解冰看来是要做这少年的护道者……”
    “堂堂玉观音屈尊为一位十八岁才完成修行启蒙,冲开气血,堪堪入定的少年护道……”
    “想来是真的很欣赏这少年。”
    洛轻尘抬起手,似要捻起洒在窗台上的月华,眼眸中却没有太多的情绪。
    “黑衙追捕的都是江湖中的修行者,个个穷凶极恶,这少年为黑衙作画,罪犯因此而杀少年,却也算合理吧?”
    屋内,车夫愣了片刻。
    “去吧,去好好安排,花解冰如此欣赏这少年,或许,我洗去蒙尘道心的关键,在于这个少年。”
    洛轻尘摆了摆手。
    车夫抱拳低头:“喏。”
    ……
    ……
    就在安乐沉浸在巩固刚突破的胎息境界之时,那老人取了画,出了小院,却是兴致冲冲,满脸开怀。
    他并未回太庙,八角重檐尖顶太庙楼阁,灯火通明,其内火光肆意,香火悠悠,可是,他径直路过太庙门口,踏上了清波街。
    “安小友的画,虽然蕴含的心神之力不多,但是珍贵之处却在于,以水墨画竹,足以自成一派,另有这所题字体,亦别有风味,奇诡中又带着端正,非是胡乱涂描。”
    “这样的画竹之作,得给文院那老家伙评一评。”
    老人伫立在清波街上,脸上不由露出一抹笑,随后朝着文院方向行走而去,速度越来越快,脚下地面青石似是被压缩拉扯。
    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文院。
    文院亦称为书院,始建于八千年前,那位四海归一,规整修行的皇帝立文院与武庙之后,便中道崩殂。
    后历代皇朝沿袭文院与武院,无数豪门子弟,无数世家天骄,皆会以各自所长,而择选入文院或武庙修行。
    如今,朝中高官贵胄,大多皆来自文院与武庙。
    老人穿过了文院的白玉石牌楼,轻车熟路的往一处偏僻楼阁而去,行至楼前,却被门前书童告知,楼阁无人。
    “前辈,老师离开文院拜访第六山主已有三日时间。”书童恭敬说道。
    老人闻言,一捋长眉:“老夫就该直接去第六山,白走一趟路。”
    嘀咕一句,老人脚下生烟云,黑夜中似有霞蔚环绕。
    下一瞬,便直接冲天而起,遁入万丈高空,离开了临安府。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第六山。
    圣山麾下排第六,故而名第六山。
    山间有坪,坪上有闲亭,斗转星移下,凉亭似亘古存留,时光与岁月都不能影响分毫。
    老人飘然落于山坪,一身素衣于风中猎猎。
    闲亭之间,有两道身影正在对弈,一位是穿着儒衫的耄耋老者,满头鹤发,岁月在其身上留下沟壑纵横。
    老者此刻执白子,眉头紧蹙。
    另一人,身穿白衣,青年模样,一丝不苟,面色肃然,身后背有一巨大的松木剑匣,端坐闲亭镂空雕花石椅,显得有几分怪异。
    “哈哈哈!老匹夫你果然在此!”
    老人脚刚着地,便立刻大笑,以吸引注意。
    亭中二人却是尽皆连瞥都不曾瞥来。
    “你们二人,休要当做没见到老夫!老夫此次来可不是找你们打架,是有好东西要来分享!”
    老人被二人的无视态度给惹的有些跳脚。
    “赵黄庭,你莫要吵闹,这局棋我马上就要赢下六山主了,你这一吵,我便又要输。”儒衫老人头都不抬,却颇为嫌弃的说道。
    “呸!朱老匹夫,臭棋篓子,休要甩锅给老夫!”
    老人顿时怒怼了回去,他一来,这星月之下本该幽静的山间闲亭,竟是吵闹了许多。
    闲亭中,负松木剑匣的中年人,倒是面色一如既往的淡然,仿佛无何事可掀起他内心波澜。
    老人赵黄庭想了想,踏足闲亭之中,取出了画卷,缓缓张开。
    “你们皆知我赵黄庭画竹乃一绝,可今日,我偶得一幅墨色竹石图,以水墨画竹,你们且一观。”
    老人扬了扬下巴,道。
    画卷摊开。
    微风拂动,似有一片竹海婆娑声传来,伴有铿锵剑意,以及坚韧不拔的君子意性。
    身着儒衫的耄耋老者,手夹白子,落子动作一滞。
    那白衣中年人身后的剑匣,忽然有剑气流溢而出,剑匣轻颤,似有剑吟之声微动。
    老者与白衣中年人,眼底尽皆闪过一抹异色。
    扭头望向了侧方,那摊开的,被星斗与月华照耀的画卷。
    ……
    ……
    翌日。
    春日暖阳普照大地。
    安乐自庭院中缓缓睁眼,老槐树枝繁叶茂,在春风中轻轻摇曳,洒下晨光下的清新味道。
    巩固心神一晚,炼神第二境胎息算是成功稳住。
    原本沸腾的心神之力,也如潺潺流水般舒缓许多。
    站起身,于庭院内演练一番五禽,虎式、熊式、鹿式、猿式与鸟式,尽皆演练,气血滚沸,劲力携风。
    不过,没有引动淬妖宝玉中的妖气来淬炼身体,主要是马上要去林府作画上工,若是淬体又将惹的一身血,颇为麻烦。
    五禽打完,安乐身躯如火炉,热气滚滚。
    吐出一口浊气,胎息境的心神,让安乐整个人的气质愈发出尘。
    手握科举圣贤书,安乐一边阅读,一边出了小院,在太庙巷口吃一碗豆花当做早餐后,便边看书,边往西湖边上走去。
    晨曦下的西湖,波光粼粼,花船荡起的涟漪,熠熠生辉,安乐沿着西湖长堤行走,阅读书籍,竟是别有一番惬意与领悟。
    堤岸边,不少文人墨客已然汇聚,不是在颂念诗词文章,便是在谈花问柳,八卦着临安府中最近发生的趣事。
    安乐壮大的心神,甚至不小心听到了与自己有关的谈论,说的正是林府招画师的事情。
    笑了笑,心神收敛。
    烟花杨柳岸,静观圣贤书。
    片刻,云柔仙子御剑而来,如约而至,安乐手握书籍,视线扫了过去,接连提取岁月气,壮大后的心神,竟是让他今日从云柔仙子身上汲取了三缕岁月气。
    从一日二次郎,提升为一日三次郎!
    安乐唇角上扬,心情大好。
    云柔仙子落在花船,心有所感,便又见到了那位俊俏典雅的少年修行者。
    昨日未见,今日又来,明明是修行者,却只远观,倒是稀奇。
    云柔仙子朝安乐微微颔首,后转身入花船,便有愀然空灵的琴声飘出,悠扬于西湖上,似催天雨。
    每日对云柔仙子一薅结束,安乐便朝着林府方向行去。
    今日自云柔仙子身上汲取三缕岁月气,加上原有十一缕,便是十四缕,家底颇丰,安乐在往林府而去的路上,思考如何分配。
    还是昨日那娇俏的丫鬟开的门,丫鬟见得安乐,俏脸微红。
    安乐柔和一笑:“留香姑娘早上好。”
    “安……安公子好。”丫鬟回礼。
    ……
    ……
    天波水榭。
    大池泛涟漪,一尾尾花鲤自碧绿池中惬意摇摆,荡起波澜。
    正厅中,清晨的穿堂之风,携起阵阵春日的凉爽。
    花夫人着轻衫,褪去了绣花鞋,露出晶莹白皙的脚掌,侧卧在榻上,研读着文院大儒的《礼言》。
    忽而,花夫人楞了一下,黛眉微蹙,心神扩散,便感知到了刚踏足林府,气质沛然,似焕然一新的青衣少年。
    嗯?
    花夫人面色一怔,漂亮的眼眸中甚至有一抹不可置信。
    “前日方入定,今日便立胎息?”
    “这少年莫非是位炼神奇才?!”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