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十六章 心剑玉观音,少年胸中有猛虎

第十六章 心剑玉观音,少年胸中有猛虎

    马车从停下后便一直安静的伫立在春雨中,没有任何的动静,那车辕上的车夫,似乎连呼吸都变得静止,不叨扰车内的男子分毫。
    哪怕车内那高高在上的男子,以强大的修为,无双的心神,压迫着这个满怀着憧憬,初踏修行世界的少年郎,车夫亦是无动于衷,毫无动容。
    可是,当掀起的马车一角帘布,突兀被斩去一角,那一角薄帘,飘落在马车上,被疏雨给拍打至地面,被缝隙中水流给卷的打转的时候,车夫的眼眸陡然一缩。
    一股寒意,让这个明明身躯气血滚烫如烘炉的车夫,如堕冰窟,哪怕强盛气血,都无法抵御这股寒意分毫。
    随后,车夫猛地抬起头,斗笠下的面容被春雨无情拍打,瞳孔中的震撼,倒映着那自静街深处而来,采摘三千粒春雨,所化的剑气。
    入眼宛若飞流直下的银色瀑布。
    车夫动都不敢动,每一寸经脉中孕育的强大气血,在这一刻尽数凝固,连流淌都做不到。
    每一粒春雨所化的剑气,都蕴含着足以将他洞穿的锋锐与强大!
    这是一位足以遨游九霄,手持春雷,劈开暮雨黑云的炼神大能,心神展露出的无双手段!
    啪!
    一缕春雨化剑气,自他上扬的面庞轻飘飘掠过。
    斗笠顿时一分为二,炸裂向两侧,隐约可见,车夫的身躯在微幅不可察的颤栗着,每一寸肌肤都泛起鸡皮疙瘩,寒意纠缠。
    ……
    远处。
    竭力抵挡着车厢内男子威势压迫的安乐,在第一粒春雨裹挟剑气而来的时候,便感觉到身躯的压迫与束缚,烟消云散。
    如山岳挪移,被雨水浸湿的胸膛微微起伏,但是,安乐的目光却越发的精亮,精亮中带着几许不甘与厉色。
    今年十八,站着如喽啰。
    在真正的修行强者面前,他实在太过弱小,踏足修行的沾沾自喜,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今日的压迫,道心险些蒙尘,却唤起了安乐内心中一股隐藏的愤怒与斗志。
    他要一步一步,在修行路上走的更高更远。
    ……
    马车内。
    洛先生第一次动容,看着那如飞瀑席卷来的三千春雨所化的剑气,心头无形笼罩上一阵阴霾,收敛身上气势,心神尽数归于车厢之内。
    一缕剑气劈开了车夫的斗笠,绞碎了马车帘布,朝着车厢飘来。
    马车内,男子端坐,身前一柄悬浮的尚且染着血的小剑,小剑不住轻吟,自静街中响彻,炸碎马车周围粒粒春雨!
    男子抿起了纤薄的嘴唇,终于是手掌前递,将悬浮的小剑与那缕剑气碰撞在一起。
    剑气消散,而那男子的小剑也散失了神光,跌落回男子的怀中。
    男子竭尽全力,却也不过抵消对方拂手而来的一缕剑气罢了!
    而这样的剑气,还有一整片!
    巷弄的天被遮蔽,三千粒春雨化剑瀑!
    “林家花解冰,心剑玉观音……”
    男子呢喃。
    下一刻,终于忍不住,面对遮蔽了静街上空的剑瀑,他无法气定神闲,无法无动于衷。
    华贵车厢的顶棚,骤然炸裂,男子的身形从中漂浮而起,然而,三千春雨瓢泼而来,似是化作电尾烧黑云,雨脚飞银线的惊天暴雨!
    男子骤起的身躯,跌坐回了车厢内,动容的面色,如土色。
    三千粒春雨落下。
    每一粒雨便如剑刃从天降,白雨如搏棋,落在了车厢壁,厢壁寸寸破碎,落在厢内桌案上,桌案化作齑粉。
    但是,这如刀般的春雨,落在男子的脸上,却真似那如油春雨,毫无锋锐,甚至带着种滋润万物的温柔。
    可早已经化作粉碎的车厢,以及端坐在雨水混杂着近乎粉碎车厢残骸地面的洛先生,却是明白,对方没杀他,却在他心头种下了一粒恐惧的种子。
    三千粒春雨,浇灌着这恐惧种子,慢慢生根发芽。
    车夫仍旧坐在车辕上,可身后的车厢零落成粉碎,只剩下狼狈无比的洛先生端坐地上,混杂着泥泞。
    洛先生缓缓抬起头,看向了安乐。
    他没有想到,林府花解冰……竟然会为这个少年,这般大张旗鼓的出手。
    他压迫少年,欲要让少年折腰。
    而花解冰便以春雨化剑,在他心头种下恐惧的种子。
    这少年不过是为你花解冰画了一幅画罢了,至于如此……宠溺与护短吗?!
    洛先生身躯微微颤栗,喉头哽咽,有种想哭的冲动,不过,他很快调整心神,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满是复杂神色,看向了安乐。
    随后,望向了林府方向,抱拳作揖,深深鞠躬,如学生拜老师般:“夫人息怒,此事是在洛某过分了。”
    “你为秦千秋做事,试探林府都可以理解,但欺压一位刚踏入修行的少年,你洛轻尘这些年修行可就都修了个笑话,书院就是教你这些不要脸之举的?”
    “滚吧。”
    缥缈的声音,突兀的传来,萦绕在街巷之间。
    洛先生抱拳,带着和煦春风般笑容,望向了安乐:“小兄弟,多有得罪,本想试试小兄弟的极限,却不曾想,惹得夫人不喜,希望小兄弟莫要放在心上,今日狼藉,改日洛某定亲自登门道歉。”
    安乐冷眼看着这露出和煦笑容的道歉男子,仿佛刚才逼他折腰的一切只是一场玩笑。
    这道歉言不由衷。
    安乐深吸一口气,脸上亦是挂起了笑容,朝着洛先生抱拳作揖回礼。
    “洛兄是吧?无妨,今日洛兄倒是让安某见识了真正的修行者交锋,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在下一定认真修行,向花夫人学习,希望他日向洛兄讨教,也能让洛兄如今日般……尽兴。”
    洛先生和煦笑容一愣,好一位无畏无惧满腹意气的少年郎。
    “好,在下随时恭候。”
    两人满面笑容,笑靥如花,像是知交好友。
    但彼此笑容之下,皆隐藏着浮动的心思。
    安乐笑的灿烂,顺便对着洛先生接连薅取了两缕岁月气。
    洛先生修为虽然很强,但安乐并未有像对花夫人那般,汲取了岁月气后就虚到无法再继续汲取的感觉。
    两缕岁月气入账,安乐笑容敛了几分,扭头望向了远处的车夫,亦是点头致意,顺便接连汲取两缕岁月气,一个都不放过。
    啪啪啪!
    有踩水的声音响起,远处的静街入口处,有穿着吏服的捕快们,腰间挎刀,列队而来。
    “洛先生。”
    捕快们到来后,朝着洛先生抱拳。
    “将那两位袭击当朝举人的打手捉拿起来,好好质问下幕后指使,给我安小兄弟出口恶气。”
    洛先生淡淡道。
    “遵命!”
    为首的捕头高声道,随后捕快们抽刀而出,蜂拥而上,将那三位早已经被神乎其技的修行强者交锋威势给吓傻的江湖打手给羁押起来。
    安乐平静的看着这些早有准备的捕快们,没有说什么。
    朝着洛先生点了点头,拾起油纸伞,甩去其上血渍,撑开伞,挡下飘洒春雨,转身朝着林府方向行去。
    洛先生静立在雨中,身上的雨水早已蒸干,白衣回归无尘,他看着安乐撑伞离去的背影,微微眯起了眼。
    他能感受到,少年胸中藏有猛虎,心中意气如烘炉。
    可那又如何?
    他怒,他恨,他满心不甘又如何?
    他洛轻尘与少年之间差距,好比天上星辰与地上尘石,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况且少年启蒙如此之晚,根骨早已定型,错失筑基良机,未来必将举步维艰,故而胸有猛虎,可少年却没有释放猛虎的资本。
    淡淡一笑,洛先生转身朝着静街之外另一方向走去。
    “洛先生,这打手当如何?”
    衙门捕快恭敬对着洛先生的背景询问。
    然而,洛先生根本没有回应的兴致。
    那车夫牵着马走来,面无表情,声音沙哑:“袭击举人,袭击修行者,死罪。”
    捕头瞬间明悟。
    ……
    ……
    穿过令权贵敬畏的石碑玉坊,行至林府门前,安乐平复了心绪,合起油纸伞,甩干水渍,叩响了挂铜门环。
    这一次,花夫人出手相助,安乐非常感激,自当亲自上门向花夫人道谢。
    朱红大门打开了,林追风英气十足的面孔映入眼帘。
    当林追风看到门口,如落汤鸡一般的安乐,眼底亦是闪过一抹厉色,那些试探林府的人,手段越来越过分了。
    安乐的情况,她也知道了,花夫人一出手,林追风就感应到,也从花夫人口中得知了些许实情,因此林追风眼中带着几分愤懑,看着被连累的安乐,也有几分歉意。
    “安公子里边请,大夫人在水榭中等你。”
    ps:周一,求追读,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