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十五章 夫人摘春雨三千粒,为少年一口意气

第十五章 夫人摘春雨三千粒,为少年一口意气

    安乐没有学过打架,但打架是人的本能。
    五禽锻体功让他成功开气血,踏足武道第一境,再加上剑舞者道果的加持,以伞为剑,轻易的击溃了经验老道的帮派打手。
    安乐第一次见识到了普通人与修行者之间的差距。
    也真正明白为何天下会有万般皆下品,唯有修行高的说法。
    三位哀嚎的江湖帮派打手,面对安乐的询问,并未继续坚持。
    他们不是什么硬汉,不会坚持帮刘青岩守口如瓶,刘青岩让他们来打断修行者的双手,跟让他们送死何异?他们还有什么保密的义务?
    安乐拾起了染血的油纸伞,淡淡的看着其中一位江湖壮汉。
    壮汉望着安乐,忍着疼痛,说道:“是刘青岩,画师刘青岩!”
    “他嫉妒你的画技,痛恨你夺了他入林府作画的机会,所以让我们打断你的双手!”
    “真的,我们说的都是真的!大人饶命啊!”
    三位壮汉,满心胆寒。
    修行者皆高高在上,与他们这些不得修行的普通人,如云泥之别,他们此刻只剩下了敬畏。
    画师刘青岩?
    安乐怔住,他不由想起了昨日在天波水榭中作画的画面,那位画作被追风姑娘说成是屎的年老画师?
    安乐是怎么都不曾想,那画师竟然如此歹毒。
    “就因为我的画比他的好,夺了他入林府作画的机会,他便要打断我的手?”
    安乐深吸一口气。
    春雨细密落下,洒在他的面容肌肤,让他感到几分人心的冰冷。
    刘青岩是主谋,那这些打手也罪无可恕。
    安乐倒是没想过杀他们,毕竟,他骨子里还是遵纪守法,不过,他与黄捕头熟识,可让黄捕头将他们擒拿。
    当街袭击举人,这罪名足够他们蹲大狱的了。
    忽然。
    安乐看向了静街入口,垂垂春雨密,黯黯暮云低。
    一场及时春雨,让天色昏沉,白昼如暮。
    静街的入口,有架熟悉的马车缓缓驶来,微风吹拂,马车的帘布起伏不定,马车一如既往的华贵,雨水顺着马车檐边滴落,如交织的珠帘。
    这马车……
    安乐记得,当日他从林府离去,便见得这马车,马车中还坐着一位男子,岁月气缠绕极多,足有数十缕,乃十足的大肥羊。
    那时安乐只以为对方是边上府邸中的贵人,并未在意。
    可现在,这马车的出现,却就有些意味深长。
    马车于安乐十丈远处停下,车辕上,一位披蓑衣戴斗笠的魁梧车夫端坐,手持缰绳,那极俊的马匹在他手中,乖巧至极。
    安乐的视线落在了马车车夫上,魁梧车夫身如小山,隐晦的气血,极度压抑,漫天落下的春雨丝,临近车夫之时,都扭曲了线路。
    显然,这车夫的武道锻体修为定然极高。
    在安乐眼中,这车夫身上,岁月气不多不少,正好十缕,不及追风姑娘,亦不及云柔仙子,可在安乐看来,也算的是强者。
    最主要还是马车内,那位华贵的男子,手掌轻掀起帘布一角,玩味且深邃的目光,如春雨中升起的骄阳,灼照着安乐。
    在那瞬间,安乐感觉天地仿佛失去了颜色,体内的刚刚入定蕴养的心神之力,凝滞不动,气血更是北方冰冻的江河,难以运转一丝。
    只是对上那马车中男子的目光,就感觉心脏被一只手掌攥住,开始剧烈跳动,开始不断的擂动,声如洪钟,传遍躯体每一个角落,仿佛那般继续擂动下去,心脏会如被槌爆的战鼓般开出大洞!
    春雨顺着安乐的脸颊滑过,自下巴尖凝聚如丝。
    闭目,强行隔断目光,但那男子目光,依旧如烈阳灼照。
    安乐观想剑瀑图,有剑自九天垂落,斩开炽烈的灼照光辉,心神恢复自如。
    可是,心脏的跳动依旧难以遏制,依旧在不停的暴跳,像是要炸开胸膛而出。
    安乐调动心神之力,想要控制身体的情况,可却万般艰难。
    双腿开始微微颤抖,像是要忍不住,跪在春雨浸湿的巷弄地面,弯下象征着尊严的脊梁。
    可是安乐明白,他不能跪,一旦跪下,他的修行之心,也许将如蒙尘珍宝,扫去那尘埃,将万般艰难。
    这一日,安乐明白了两种差距。
    一种是普通人与初入修行者之间的差距。
    另一种,是强大修行者与弱小修行者之间的差距,后者间的距离……
    甚至比前者更要难以跨越。
    ……
    ……
    漫漫平湖接远天,蒙蒙细雨湿轻烟。
    天波水榭。
    一场春雨,让水榭的景色愈发的娇艳。
    大池上,涟漪圈圈圆圆,诗情画意的意境,犹如画师笔下泼墨后的留白。
    水榭正厅,花夫人侧躺于榻上,丰腴雍容的身姿,像是熟透的水蜜桃,尽显风韵,炉子上,红炭烧水,滚沸的水,在迷蒙热气。
    花夫人在安静的阅读着书院大儒所著的《知行》,桌上还摆着一幅画,正是安乐位花夫人所绘的美人素描图。
    酥白的手指,翻过泛黄的书页,忽而,花夫人指尖一顿,眼睑低垂。
    “大赵中立的势力不多,林家,种家,叶家三大将门世家,可在圣上眼中,中立代表着未知,三大世家所形成的筹码太重……足以搅动庙堂风云之势。”
    “如今圣上大限将至,若未能走出那绝世一步,嫡龙储君之位便要做出抉择,为皇朝的延续展望,因此,中立于圣上而言,反而……充满了未知的不安,以及不可控。”
    如今中立,不代表往后中立,林家,种家与叶家,三家于庙堂之间便如山岳,足以打破任何一方的平衡。
    “而有圣上意思在前,那各方贵人,便开始动了心思,欲要探出三家态度。”
    “如今……更是什么阿猫阿狗皆敢在我林府门前逞威了。”
    花夫人轻轻叹息。
    轻轻合上手中的《知行》,花夫人坐起身,晶莹的小脚自榻上放下,踩着地面。
    静街上所发生的事情,以花夫人的修为,自然都感应到了。
    一开始她没打算出手,因为她惊异的发现,安乐竟是成功开气血,踏足武道锻体第一境。
    而安乐面对的不过是两位江湖大手,不是修行者,对安乐没有什么威胁。
    故而,花夫人没有出手,只是观望。
    可当马车出现,车中修行者,以势压迫安乐,欲要压弯安乐的脊梁,摧毁安乐的心气……
    花夫人看不下去了。
    抛开画作不谈,花夫人还是挺欣赏这少年郎,虽然修行启蒙太晚,但是并未自怨自艾,心态极好,更是三刻入定,一夜开气血。
    这天赋,花夫人真起了爱才之心,她自然不能看着欣赏的少年,就这样刚踏上了修行路,便被抹去了心气,道心蒙尘。
    另外,她亦是知道,安乐是因为林府才被殃及,故而,她有出手的理由。
    最主要一点,她看不惯马车中那人恃强凌弱。
    花夫人从席榻上起身,晶莹的脚掌踩着地面,行至了正厅栏杆,曼妙身形倚栏杆,观天上春雨。
    春雨如油,飘飘洒洒。
    卷起的穿堂之风吹拂不断,吹得锅中滚沸热水的热气倾斜溢散。
    望着漫天春雨。
    花夫人伸出了晶莹且洁白的手掌。
    迎着暮霭天空,如探手摘花。
    霎时!
    整个天波水榭上空的春雨戛然而止,似如花朵被片片采择。
    “过五境的大修行者,欺负一个刚踏足修行的少年,很有成就感?那我也欺你,看可否有成就?”
    花夫人淡淡呢喃。
    之后,摊手一撒。
    摘采春雨三千粒,泼洒剑气碎青云。
    只为少年一口意气。
    凝固如冰粒的雨珠,于半空尽数被拉扯如薄剑,呼啸着,越过天波水榭,越过重檐天波楼,越过了石碑玉坊。
    朝着那静街口,正以无边威势逼压少年弯腰的马车泼洒而去。
    马车掀起的帘布一角,突兀的飘了起来,像是被锋锐斩断,无力的落在了积水的地面,如浮萍飘于其上。
    那车厢内,高高在上,面色如常的男子。
    终于动容。
    ps:求追读,求推荐票和月票支持哇!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