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十四章 修行者与江湖人间的差距

第十四章 修行者与江湖人间的差距

    壮哉于菟豪且雄,猛气不与凡兽同!
    那少年郎乍起的气势变化,从温顺书生,化作斑斓猛虎,引得漫天春雨似是凝滞崩裂!
    口捂红巾的大汉,顿时心口有种窒息感!
    他仿佛聆听到一声虎啸,百兽之王伫立于林巅,横眉睥睨,咆哮如惊雷,大汉头晕目眩。
    少年动作如虎扑,一巴掌拍开他挥出的拳头,随后一掌接来,砸在他的胸口,一股巨力让大汉瞳孔紧缩,胸口瞬间凹陷了下去,肋骨断裂声如连珠爆裂。
    他整个身躯,骤然以比奔跑而出更快的速度,倒射了回去,砸落于地,背脊与地面摩擦,荡开了春雨积攒的水流。
    一招而已,便将那凶猛至极的大汉,给击溃在地,无力动弹!
    巷弄之中,剩余的两位大汉,脸上的狞笑消失了。
    “修行者?!”
    他们的唇口嗫嚅,惊怒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在如帘春雨之间炸开!
    “刘青岩老匹夫坑我等!不是说只是普通的少年画师吗?怎的变成了修行者?!”
    “让我们等普通打手来杀修行者,这是要让我们送死?!”
    两位大汉惊怒交加,更有绝望的寒意在心头笼罩。
    街巷之间,红巾大汉的哀嚎声在萦绕,十分凄惨,安乐刚才那一招虎式,气血运转,气力自生,力量爆发足足是原本普通人时的五倍以上!
    险些将红巾大汉一巴掌给拍断心脉而亡!
    修行者为什么地位尊崇,便是因为一旦踏足修行,乃是质的蜕变,体质、反应速度都极大提升,开气血境界的锻体武夫,力量足以吊打任何一位普通壮年大汉!
    这些帮派打手,自然不会是修行者,若是修行者,也不可能沦落为打手,先不说朝廷所给的补贴,就单单修行者的赚钱能力,也不屑于沦为廉价的帮派打手。
    安乐撑着油纸伞,春雨逐渐变得急促,如珠玉般砸落,于伞面蹦跳,他眉头微蹙,盯着眼前这些忽然惊慌起来的大汉。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要打断一位举人的双手?”
    心头有所诧异,有所恼怒,更有几分心寒。
    他亦是第一次感觉到这光鲜亮丽的临安府下,竟是埋藏着如此龌蹉。
    他自问没有得罪谁,来到临安府后,除了去西湖边上,观看女子剑仙花魁,飘渺临尘之外,做事皆规规矩矩,遵纪守法。
    可为何还是招惹来了歹意袭身?
    有人花钱请这些人来打断他的双手?
    打断他双手,等于断了他的未来,科举没机会,作画也无能,他的未来将一片黑暗!
    会是谁?
    无数的疑惑,如潮水般淹没而来。
    压下心头疑惑,安乐想了想,撑着伞缓缓迈步而出,朝着巷中两位大汉行去。
    巷弄中的两人,虽然胆寒,但是此刻亦是没了退路。
    在得知安乐不仅仅是修行者,还是一位当朝举人的时候,他们连杀死刘青岩的心思都有了,这样的人,也是他们能惹的?
    就算侥幸打断了安乐的手,接下来的朝廷怒火他们如何应对?
    不过,这些刀尖上舔血的帮派打手,此刻却是没了和安乐拼杀的心思,安乐是修行者,他们就算拼死一搏想要胜出的机会极其渺茫,还不如跑路来的实在。
    两位大汉分散逃窜,谁能逃走,各安天命。
    安乐却是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位,步履加快,以五禽锻体之虎步前冲,贴近一位大汉,撑着的油纸伞,骤然聚拢,轻轻递出如刺剑,观想剑瀑图的心神附着,纸伞如剑。
    一伞抵在大汉胸口,气力传递,冲的大汉瞪目喋血,后背隆起,有气劲成圆环炸开,身形倒飞落地,掀起满地狼藉。
    甩了甩水渍,春雨披肩,安乐身上气血运转,热流蒸干雨水,迷蒙起微白水雾。
    面对另一位逃窜者,甩出了手中的油纸伞。
    霎时!
    呼啸而出的油纸伞,宛若化作一柄横跨的飞剑,剑舞者道果加持下,这一油纸伞裹挟气血劲力,直接击中那逃窜的打手,伞尖戳开对方皮肉,将其击溃在地。
    三声哀嚎,此起彼伏。
    这一日,安乐终于是明白,修行者与普通江湖人之间的差距……如翱翔九天的苍鹰,与方寸为天地之蚂蚁间的距离。
    安乐身上被春雨淋透,缓缓转身,看向了三位大汉,再度开口询问。
    “是谁派你们来的?”
    ……
    ……
    醉龙阁上。
    刘青岩呆若木鸡,手中的青瓷杯盏,未曾捏稳,掉落在桌上,杯中昂贵的醉流霞洒了满桌皆是。
    “修行者……这安乐是修行者?!”
    刘青岩汗毛倒竖。
    洛先生所给的情报有误啊!
    安乐是修行者,如此重要的信息,为何情报上不曾提及?!
    若是知道安乐是修行者,他绝然不敢派打手去行凶,那不是找死么?!
    亦或者……这一切都是洛先生的算计?
    “完了,洛先生害我!”
    刘青岩悲怆至极,他看着满桌好菜好酒,却是一点都吃喝不下,眼前尽是绝路。
    仓皇的结了几十两的酒菜钱,匆匆下楼,打算离开醉龙阁,回去收拾行囊跑路,虽然舍不得临安府打拼了这么多岁月,能让他过的尚算滋润的基业,可还是性命要紧!
    然而,刚出醉龙阁,一辆熟悉又华贵的马车便停在了门口。
    帘布掀开,马车窗口上,男子清冷的面容,高高在上的呈现。
    “洛先生,你给的情报为何不提及这安乐是位修行者?!”
    见到洛先生,刘青岩心头憋闷,脱口而出,似是质问。
    马车上,洛先生清冷的面容,忽于春雨中绽放出一抹笑意。
    “你又办砸了。”
    “两件事,你都没成。”
    洛先生笑意如和煦春日,可是,刘青岩却感觉如堕入冰井般寒冷。
    他回想起自己的质问,恨不得抽上一巴掌。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质问洛先生?!
    “你派人袭杀有功名在身的举人,还是一位修行者,朝廷一旦问罪,你逃不掉,主动去投案自首吧,还能从轻发落,你毕竟是为秦少公子办事,会保你的。”
    洛先生淡淡道,随后松手,帘布垂落。
    他的情报有误吗?
    其实并未有错,先前他与安乐见过一面,察觉到了安乐炼神成功,踏足入定,但……
    仅仅只是入定罢了,并未锻体,仅以刚入定的心神之力,江湖打手们若是孤注一掷的血拼,安乐的结果依旧是被打断手。
    可洛先生也未曾想到,这少年……一夜时间,从零开始,毫无征兆的开辟气血,跨足锻体武夫第一境。
    一夜开气血,颇为少见,天赋亦是不同凡响。
    他失误了,但问题不大,甚至,洛先生还对这少年举人,愈发的感兴趣了。
    马车外的刘青岩闻言,却是流露出一抹喜色,洛先生说秦少公子会保他?
    那稳了,在临安府,秦少公子的权势保他一个画舫画师还不是轻而易举?哪怕他之前手中沾了不少命案,可秦少公子要保他,也仅是一句话的事。
    “多谢洛先生指点,那老朽这就去衙门投案自首。”
    刘青岩面色明晦不定,思考片刻,朝着马车深深作揖。
    华贵的马车静默无声,不再理会刘青岩。
    刘青岩抬起头,雨水沾湿了须发,他唇角嗫嚅,随后,转身朝着衙门方向缓步而行,走了数步后,开始急速奔跑,速度越来越快,方向也偏了些。
    秦少公子会保他?
    骗鬼呢?!
    这话你洛先生会信?
    刘青岩不信,他得逃!逃出临安府,隐姓埋名就能活!
    长街上,狼藉的老画师疯狂奔跑,脚掌踩踏积水的声音,不断的飞溅。
    啪!
    突兀的一声闷响。
    那老画师的身躯,骤然身首分离,一颗头颅高抛而起,伴随喷洒的血液,与春雨交织,如一场山水泼墨。
    春雨细密而下。
    醉龙阁前。
    马车静立,裹挟雨意的微风吹起帘布微卷,有人影端坐其中,掌中漂浮一携血而归的小剑。
    许久。
    车轮毂碾碎青砖缝隙中的积水,缓缓驶动,朝着静街方向而去。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