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五章 我从岁月中观神韵

第五章 我从岁月中观神韵

    当第二缕岁月气从追风姑娘身上拔下来的时候,安乐的呼吸不由急促。
    不对劲!
    按照他的经验,这岁月气,针对一个对象,一日只能一次。
    之前在云柔仙子身上就试验过了,可今日为何能拔第二缕?
    是追风姑娘的原因,还是他安乐自身的原因?
    三省自身,安乐顿时想到,他与之前白嫖云柔仙子的时候唯一的不同,便是如今的他踏足了修行之道!
    也许……修为提升,能够让每日抽取岁月气的次数增多?!
    岁月气越多,安乐就越容易变强……
    相辅相成啊。
    心神一动,光幕弹出。
    【姓名:安乐】
    【岁月气:3缕】
    【岁月道果:修行天才(0/10)】
    【掌握功法:引气吐纳诀(1缕)】
    【掌握技能:赵祖长拳(残)(1缕)】
    ……
    光幕之上,岁月气增添到三缕。
    让安乐感到可惜的是,从追风姑娘身上抽取的第二缕岁月气,亦不是金色岁月气,无法凝聚成岁月道果。
    “刚启蒙么?那起步确实晚太多了。”追风姑娘对于安乐在她身上汲取岁月气,一无所知。
    “不碍事,能踏足修行,安某便心满意足。”安乐笑着回道。
    “安公子好心态。”追风姑娘笑的灿烂和直爽:“我辈修士,若是都能持有这般心态,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卡在瓶颈,因为突破不得,而剑走偏锋,误入歧途,堕入魔道,葬送未来与生机。”
    “修行并不是件毫无风险的事。”
    追风姑娘看安乐愈发的顺眼。
    两人顺着林府的青石板路一路往里而走,路过一处又一处院落房屋。
    不少府中下人见得追风姑娘,皆是放下手中的东西,恭敬行礼,这追风姑娘虽是丫鬟,但在林府中地位显然很高。
    追风姑娘带着安乐,来到了会客堂,远远的便能看到堂中有不少人影汇聚。
    “安公子,到了。”
    “你算是最后一位画师,如今林府内聚集画师足有三十位,皆在临安府小有名气。”
    追风姑娘指着前方中堂,对安乐笑道。
    “邀请如此多的画师……不知是要做什么?”安乐好奇一问。
    追风姑娘瞥了安乐那俊俏的侧脸,倒也没有隐瞒:“反正你很快也会知道,与你说也无妨。”
    “这次邀请画师主要是为即将出征的林府公子们作画,命令是老太君下的,你也知道林府的风格,一如老令公那般,忠肝义胆,一旦上了战场,那都是赌上了林府的荣耀去厮杀,眼中只有杀敌,才能换回这八宝重檐滴水天波楼和石碑玉坊。”
    “老令公之前战死,林家七位公子,战死了三位,大公子战死关外,二爷三爷更是尸骨无存,老太君大限临近,愈发怀旧,不忍将来连战死的儿孙们面容都忘记,故邀请画师作画,只为留下念想。”
    追风姑娘说着,声音都低沉了些,情绪低落。
    安乐闻言,亦是沉默。
    作画送行,只为府中老人能观画而忆人,不至于未来连儿郎们的面容都因模糊的记忆而忘却,这份忠义令人动容。
    “安某定然竭尽全力。”安乐认真说道。
    追风姑娘收拾情绪,咧嘴看了安乐一眼:“你先从这诸多画师中脱颖而出再说吧。”
    “你那画法,九妹观之很惊讶,才令黄捕头搜寻你的踪迹,你可莫要让九妹失望啊。”
    安乐拱手作揖,面色肃然。
    随后,在追风姑娘的带领下,踏足中堂。
    一入堂内,诸多目光便如针扎般扫来,堂内人影绰绰,皆是儒生模样,年纪起伏颇大。
    毕竟都是竞争对手,大家都知道,若是所作之画能得林府的于老太君满意,少不了好处。
    因此,安乐这位新来的竞争对手自然没啥好脸色。
    安乐因为来的最晚,所处位置,接近门口。
    追风姑娘安置好安乐后,便进入堂前,于一位娇俏女子身边坐下,安乐视线扫过去,见得这女子一对柳叶眉,温柔如水,面容略施粉黛,尽显惊艳。
    不过,安乐只是瞥了一眼,就转开目光,扫视整个堂内,内心骤起波澜,只剩下一个想法……
    这里是天堂吗?
    岁月气太多了!
    甚至如乱花般迷了他的眼。
    特别是接近高堂的地方,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岁月气交织,最少都是十缕起步……
    多的,便如那位端坐主位,衣着华丽的贵妇人,身上缠绕岁月气,大概上了百缕。
    安乐望向贵妇,心念一动,有几分艰难的汲取了一缕岁月气,然而,刚从贵妇身上抽离岁月气。
    那贵妇却是望来,目光深邃,如瀚海起波涛,让安乐一瞬间有莫大压力临身,如芒刺背。
    端坐主位的贵气妇人黛眉微蹙,略感奇怪,迎着这少年目光,她平静的元神竟是不由一跳。
    不过那少年灵气微弱,修为低不可查,贵妇人绝了探究的念头,轻声开口:“诸位画师,也都知晓我林府邀请大家前来的缘由了吧?”
    “林府公子们即将出征,希望诸位的画,能留下公子们的面容,让我等妇人,于府内可有所留念,闲暇时可睹画思人。”
    “花夫人放心,我等定然竭尽平生画技,其实花夫人请老夫来便可,老夫工笔作画浸淫数十载,深有心得,无需如此大费周章。”一位年老的画师,捋须而道。
    花夫人轻笑:“刘青岩大师是临安有名的画师,可此次为公子们作画,事关重大,自是要认真些。”
    “若是画的好,林府必有重谢。”
    花夫人端坐檀木椅,面容绝美,黛眉弯弯,气质雍容中带着几许深不可测。
    她扫视众画师,温婉笑道:“那诸位便移步天波水榭,我已安排人在那儿摆好桌椅与文房四宝,能留下的画师只有一位,希望诸位尽力而为。”
    话语落毕,花夫人便款款起身,率先与林府之人朝着水榭方向而去。
    众画师跟随,安乐见贵妇未曾追究,稍稍吐气,如小透明般,随大流跟在众人身后。
    水榭位于天波楼后,临着府内大池而建,三面临水,池中游鱼如锦簇花团,在水榭对面,则是八宝重檐滴水天波楼,可尽观天波楼之大气,风景独好。
    水榭平地上收拾的空旷,摆着三十张桌案,桌上文房四宝尽数摆好,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众画师纷纷寻得桌案就位,或是磨墨,或是沉思,或是抚纸。
    花夫人端坐在水榭正厅,这位置,可观得画师们于空地上作画的景象。
    忽然,花夫人眉眼一抬,看到了最末端桌案,有少年抬起了手。
    那正是那让花夫人先前元神微动的少年。
    “有何事,公子请讲。”花夫人轻声道,声音隔着老远,清晰传至安乐耳畔。
    安乐闻言,深吸一口气:“夫人,在下作画工具有些不同,需要木架板一副,厚纸几张,炭块些许,另有小刀一柄,白馒头一个。”
    这是什么奇葩要求?
    花夫人一怔,在场画师亦是面色古怪。
    那位唤作刘青岩的大师捋须嗤笑:“以炭块作画?无理胡闹!年轻人便只懂得个哗众取宠,可笑至极。”
    炭块如何能与毛笔相比?所作之画,岂能入目?
    不少画师亦是轻笑出声,摇头不止,心有不屑。
    安乐倒是面不改色。
    水榭正厅中,九妹林轻音缓缓起身:“大嫂,这位少年画师是我请来的,他的画的确与寻常人不同,但贵在真实,画中人如跃然于纸。”
    “既然是九妹请来的画师,要求自然无妨。”花夫人宠溺看了九妹一眼,随后派人下去准备。
    不一会儿,安乐所需要的东西便皆是备好。
    花夫人等人给安乐备好了工具后,端起桌案上的青瓷杯盏,轻饮一口暖茶,淡淡道:“既然都准备好,诸位便开始作画吧。”
    “我坐于此,诸位画我。”
    花夫人话语落下。
    底下画师们皆是心潮起波澜,面色潮红,握笔都颤抖。
    花夫人何等身份,乃林府大公子之正妻,大公子早已封侯,花夫人更是受皇帝亲封一品诰命,身份无比尊贵。
    给花夫人作画,乃莫大的荣幸,却也让诸画师感到如山压力。
    沉吟半响后,画师们纷纷抓起毛笔,饮饱墨,开始落笔,在熟宣之上,勾画线条。
    画师画人,大多以工笔勾勒,生宣纸吸水容易扩散,适合写意,熟宣不吸水,可适用白描。
    水榭清幽,流水潺潺声清脆悦耳。
    诸画师执笔落纸,笔尖与纸摩挲的声音,如竹海微拂。
    安乐却是依旧立于原地,画人物,除了形重要,神韵更重要,而捕捉这股神韵,便是画作升华的关键。
    深吸一口气,缓缓抬头,目光落在雍容华贵,艳美逼人的贵妇人身上。
    蓦地,微微闭目。
    他或许有一个比其他人更好的观神韵手段。
    心神一动。
    将一缕先前艰难取自花夫人身上的岁月气浮现于眼前。
    我从岁月中观神韵!
    却见那岁月气,竟非普通的灰色岁月气,绽放金色,如一柱焚香燃烧,画面似水波荡漾般缓缓呈现。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