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一章 我看见女子剑仙安坐闺房

第一章 我看见女子剑仙安坐闺房

    大赵,临安府。
    西湖畔,白玉栏杆连绵无际,刚下过一场春雨,空气略显微凉,带上些许甜馨味道。
    碧绿湖水荡漾,拨动水上莲叶轻晃,湖中央,片片点缀的红灯花船已经开始酝酿春夜的躁动,隐有窈窕女子,轻靠船楼窗台,秋波流转。
    文人墨客踩着雨后的青石,闲散长堤岸边,吟诗作对,时不时踮脚眺望花船,希冀于岸边不上船便能窥见花船中妩媚倩影,行白嫖之举。
    “唉,太远了,看不清啊。”
    “不然去买一艘画舫船,靠近点,没准得见花魁,能省不少银子呢。”
    长堤上,一位青衣少年提着一壶酒,轻抿一口,嘟囔着。
    “可我若不去见花魁就可以不花银子。”
    少年蹙眉反驳了自己一句:“文人墨客,就好一口风流。”
    “算了,没银子,风流不起来,客栈的房钱都快交不上了。”
    少年叹了口气,无法享受白嫖的快乐,让他很是惆怅。
    扬起酒壶,就着西湖美景,饮下一口。
    微风拂面,杨柳依依。
    看着热闹的西湖,少年眼眸中逐渐的有几许涟漪扬起轻波。
    他从未想到,有朝一日竟是会碰上如此离谱的事,穿越到了隔着渺渺时空,进京师赶考的书生身上。
    书生本身不穷,出自崇州的家族,甚至可以说家境富裕,只不过不懂得财不外露的道理,快到京师的时候被人给抢了,护卫撂担子逃跑,书生被打了个一顿,导致有客穿越而来。
    少年书生前世今生皆叫安乐,在名字上倒是挺好接受,前世的身份是考上美院的美术生,在画画上颇有点造诣。
    抵达京师后,幸而凭着藏在裤兜中的一两银子,买了些画纸,寻了些碳块,以风格迥异的素描写实画作卖出几幅画,赚了些银两,勉强立足。
    在安乐的记忆中,前世可没有一个叫做大赵的朝代,不过,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后,安乐对于整个世界,有了朦胧的了解。
    这个世界并不平凡,有修士,有神魔,乱局如麻。
    安乐一路来京师,入眼所见,人命如草芥,路有冻死骨。
    外有异族强国,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南下,平灭大赵国土,彻底侵占中土。
    大赵京师本在北方,与蛮夷异族对峙八百年,最终异族势大,大赵皇帝下令整个朝廷迁至南方,立都临安,暂避锋芒。
    而大赵南迁已过五百载,都城临安繁华至极,夜夜笙歌,北上夺回中土失地的心思,也早已埋葬于繁华之下。
    在大赵,万般皆下品,唯有修行高。
    哪怕读书人,也比不得修行者。
    科举甚至分甲乙进士,哪怕你文采斐然,有旷世之才,可成治世能臣,但非修行者,也只能登乙榜进士,唯有修行者方可登科甲榜,问鼎状元。
    安乐没能修行,但是想要在这时代活的体面点,登乙榜进士,也算是一条出路。
    这也是为什么,安乐选择继续进京,准备科举的原因。
    甚至,安乐还有个野望,那便是冲一冲这甲榜进士之位。
    若能成甲榜进士,才是真正的登科,一飞冲天。
    虽然他如今尚未修行,但他仍存希望,因为他有着身为穿越者的倚仗。
    望着微微起波澜的西湖湖面,安乐的瞳孔涣散,眼前竟是有半透明的光幕浮现而出。
    ……
    【姓名:安乐】
    【岁月气:2缕】
    【岁月道果:无】
    ……
    很简单的光幕,这是安乐三日前踏足到临安府中才跳出来的。
    几番尝试后,安乐发现通过光幕,能够汲取一种叫做岁月气的灰色气流。
    尽管,安乐尚未弄清楚灰色气流的功用。
    但毫无疑问的是,安乐想要踏足修行,唯有寄希望于此。
    在大赵,修行者身份尊贵,只要踏足修行,官府登记在册,甚至每月都能得到俸禄,据说最低级的修行者都能得三十两银子。
    三十两银子啊,够安乐在临安活的滋润。
    略带几分艳羡,安乐散去了眼前的光幕,侧方的几位文人骚客,不由骚动,却见湖中心云雾缭绕之间,有一艘花船点亮起红灯,船楼中,帘布掀开,穿着鹅黄衣裙的娉婷婢女们缓缓从中走出,分立两侧。
    虽然相隔甚远,但这些婢女身姿婀娜,美艳不输寻常花船中魁位,让不少文人骚客心头激荡。
    这排场很特殊,根据原主记忆,安乐对于花船的尊贵也有所了解,这西湖上的花船亦是分等级,越是湖中心的花船,便等级越高,其中花魁的身份越尊贵。
    甚至传言说,湖中心那艘头牌花船的花魁,甚至是修为不俗的修行者!
    修行女子做花魁,文人墨客们岂能不激动,那是职业魅力的额外加成。
    若是能一亲芳泽,那怕是作诗一百首都不够吹的。
    蓦地,有哗然声在长堤边上的文人堆中响起。
    “云柔仙子来了!”
    “好美啊,女子剑仙,风华绝代!”
    “我若能得入云柔仙子的花船,这辈子都值了,哪怕让我此次春闱名落孙山都在所不惜!!”
    ……
    文人墨客们喋语不休,骚话连篇。
    安乐伫立长提,提起酒壶,轻抿一口,酒液在微微翘起的唇角扩散浓香,眼眸微眯,带着一抹兴奋。
    “终于来了。”
    只见百米穹天之上,有一抹剑光璀璨,一柄长剑贯空而来。
    长剑之上,却有一白裙女子,身姿修长立其上,青丝三千飘荡,湖上雾气萦绕,似被剑气卷动而起,出尘绝世。
    御剑女子落入花船,两侧婢女欠身作揖,却见白衣女子,回眸一笑,面纱遮住口鼻,只露出的眉眼,便如有电流窜动。
    电的堤上文人,心头激动,心痒难耐。
    虽不是第一次所见,可安乐依旧被惊艳到,主要还是亲眼见到御剑飞行,冲击感太强烈。
    女剑仙的角色扮演,这个时代就玩这种,哪个文人经得起如此考验?
    在安乐微微眯起的眼中,出尘绝世的白衣花魁,落在花船之上,身上竟是有一缕缕灰色的气流,如蛟蛇般缠绕而起。
    细细数来,灰色气流足足有十几缕。
    灰色气流与满湖的白色雾气格格不入,虽然相隔甚远,但在安乐眼中却无比清晰,甚至隐约间,还对安乐产生一股极其强烈的吸引。
    安乐这几日一直泡在西湖堤岸边,也正是为了这位修行者花魁,光幕中那两缕岁月气,便是前两日从这云柔仙子身上薅来的。
    第一次在长堤见得云柔仙子,安乐便勘探到对方身上的岁月气,十几缕岁月气,安乐一日只能薅一缕。
    所以,安乐接下来的日子,便一直来西湖边上蹲守。
    一日一缕,慢慢的薅。
    尽管暂时还不知岁月气的功用,但本着不薅白不薅的原则,多薅点总没错。
    眼前,淡金色的光幕浮现。
    光幕中,【岁月气】一栏,微微闪烁不定。
    随后,安乐便见得一缕灰色气流,自西湖中心的那艘头牌花船中,脱离而出,如无拘无束飘荡世间的一缕蒲公英。
    灰色气流横跨西湖数百米,最后于安乐指尖萦绕。
    然而,奇怪的是,这抹本呈灰色的气流,萦绕安乐指尖,竟是化作了金色,如泥沙中迸出的一缕金光,难掩光华,漫入安乐体内。
    光幕中,岁月气再多一缕。
    至于为何化作金色,安乐却也搞不懂。
    既然搞不懂便不去理会。
    大功告成,安乐开怀饮一大白。
    安乐带着侥幸心思,想尝试再度从头牌花魁身上白嫖一缕岁月气丝,不过,光幕【岁月气】一栏不再跳动,汲取不了,显然是陷入了贤者时间。
    所以,稍感遗憾的安乐拔丝无情,不再留恋,转身挤开身后兴奋的面红耳赤的一群文人骚客,拎着酒壶,晃身离去。
    然而,刚出人群,走了两步。
    安乐却是一楞。
    因为,他的眼前,那抹刚刚汲取的金色气流,犹如一柱金香,袅袅焚燃。
    随后,安乐便发现眼前,有画卷展开,画卷之中,画面如光影般拨动。
    像是电影一般,徐徐播放。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女子闺房。
    纱帐轻垂,胭脂浓香。
    闺房床榻上,竟是若隐若现有一曼妙婀娜人影。
    仔细一看,安乐顿时大吃一惊。
    因为这婀娜身影……
    正是那御剑过西湖,登临花舫船的修行花魁,女子剑仙!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