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诡异复苏,我神明的身份瞒不住了 > 第七十六章 起乩

第七十六章 起乩

    邬王庙旁。
    南澜村的青壮们早已敲锣打鼓多时。
    这边习俗就是,什么大庆典都好,锣鼓必须响起来,早早预热,隔壁村都听得一清二楚那种。
    村民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
    “时间过得好快,感觉上一次看真童出世,好像也没过去多久。”
    “是啊,一眨眼就十年了。”
    “十年才选一次真童,太不过瘾了,要我说一年选一次才好。”
    “你可以去跟邬王神说啊。”
    “算了算了。”
    “呵呵,怕什么?”
    “我就说说,你想找死别拉上我。”
    “诶,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被选中当真童?”
    “吃屎啦,真童条件很严的,不是想当就能当。你那歪瓜裂枣样,邬王神看得上才怪。”
    “吗的,我看你是找打!”
    “行啊,选完真童先别走,留下来练练。”
    “其实不是没有过年纪大的人当真童,但是老大人精力没有年轻人好,请神落身很伤的,怕出意外,后面就尽量选年轻人了。”
    “年轻人挺好的,年轻胆大不怕事,像我这种老东西就不成了,在旁边看看就好。”
    “别吵别吵,开始了开始了!”
    “……”
    锣鼓一停,各种交谈声音也渐渐消失。
    鸡鸭猪烧酒米饭等祭品摆上。
    先由负责仪式的村老出来唱诵,主要内容是用本地方言描述的一系列赞美歌颂神明、祈求神明祝福的话。
    “神前参拜~跪!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起~再跪,三参恭诚九叩首~一进明香,二进明香,三进宝香~香插香炉奉嘱请,接请众神回庙堂~公啊,您低头饮酒高头保佑,保佑子子孙孙恭喜发财身体健康……”
    咳嗯,大概就是这样。
    椹川地区多以姓氏宗族聚居,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每条村子有每天村子独特的祝词。
    不过纵观大夏民间俗神,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本地神只听本地话,口诀祝词这些,用另一种方言念就没效果了。
    大概是老祖宗们有语言隔阂?
    ╮(╯▽╰)╭
    村老念了半天,都口干舌燥了,终于停下来喝口水,使个眼色,让等候在一旁的人开始放鞭炮。
    鞭炮不停,放足半小时,为地球环境保护做出了相当重要的反贡献。
    ……
    鞭炮放完后,便是正式开始选真童。
    南澜村的邬王真童,是由乌蛇大王从众多候选者中随机指定的。
    参与候选的,多是一些15岁到25岁的年轻小伙。他们气血旺盛,即便被上身,做出各种不符合科学常理的操作,过后也只会感到疲惫,休息两天就没事了。换作年纪大的来,怕是会一病不起。
    请神上身,又叫做起乩,而整个仪式过程,则叫做扶乩。
    通常被选中上身的乩童,本身是被占据了意识的,自己并不知道本身在做什么,一直到退乩,神明离身,乩童才似初醒,且会感身心疲惫。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被夺舍?
    林南赶到南澜村,正是鞭炮放完,准备选出真童时。
    他把车停在村外,站在人群后面,暗暗观察。
    手上的终端泛起红光,提示他,目标就在这附近。
    但他并不急。
    突然有人动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表情有些扭曲,呜哇呜哇地叫喊着,冲出人群,跑到场上,一跃跃上轿顶。
    在场众人先是一静,随即爆发出巨大欢呼声。其他没被选中的年轻人虽然有些失望,但也跟着欢呼。
    可能有人问,会不会有人冒充真童?
    这个不用担心,作为真童,待会可是要穿令箭的。
    就是用银制的长签,从两腮穿过去,扎个对穿。若是没有参与扶乩,身上不带特殊力量,这长签扎进去必定血流成河,作为乩童才不会受伤。等长签拔出来,也只会留下浅浅的印记,过段时间自会消失。
    正因为神秘,才会吸引人围观。
    人群后的林南眼睛微眯:“哼!”
    他清楚附身操纵少年的大概不是什么正神,而是此行的目标,那只有着b级实力的诡异。
    不过对方本地还未出现。
    作为海康本地人,他自然知道穿令箭是怎么回事。扶乩嘛,一般不危害到群众生命安全,安分守己,组织都懒得搭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那些害人的诡异上。
    但是这次,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容忽视,不处理不行了。
    为避免冤假错案,林南决定先看看。
    若只是胡闹一场还好,要是敢胡作非为,说不准要做过一场。
    ……
    场上已经开始穿令箭。
    少年盘坐在神轿顶上,面无表情接过村老递过来的令箭,眉头都不皱一下,将其慢慢穿过自己两腮。
    周围的人群顿时发出各种惊呼声。
    有胆小的女生不敢看下去,吓得捂住眼睛,又忍不住撇开手指留下一道缝隙,品尝这触犯禁忌般的兴奋感觉。
    穿完令箭,乩童从轿顶上站起来,怒目而视,惹得众人再度爆发巨大欢呼声。
    看现场氛围就知道,为什么正统道门这么反感扶乩了。
    尽管不少道门先师,比如东晋时期的许谧、杨曦等,也曾假托神明之名,撰写出各种道经,更不用说后世各大门派,借神降之名,作出各种指示。
    然而扶乩这种行为,其本身携带的神秘色彩,能带给观众极大的视觉震撼,极其容易虚张声势,蛊惑愚民,造成的影响和危害是巨大的。
    比如造反常客白莲教。
    林南躲在人群里,冷眼旁观的同时神经紧绷。
    一旦出现某些不好的倾向,他会立刻出手制止。
    ……
    另一边,死人湾。
    “艾玛,终于搞定了。”
    陈景乐伸个懒腰。
    眼前的河湾已经一片清澈,不复先前的幽深渗人,等与南渡河连通,就再也不用担心会有浮尸堆积在这里,也不会再形成死人湾。
    此时已经傍晚,太阳快要下山。
    许东的家人早过来领走遗体,工地变得冷冷清清,大概是受事情影响,工人们今天都没心情喝酒打牌,洗完澡早早睡觉。
    陈景乐看向工地另一侧的南渡河。
    这条全场88公里的河流,贯穿整个半岛腹地,是海康境内最大的流域。等跟青年运河正式连通,以后都不用担心旱季会干涸了。
    “来都来了,随便看看吧。”
    再往南几百米,过了葛谭小学,就是海康管辖范围。
    按照原计划,在占据遂城全境境主庙后,接下来该轮到海康的。
    (还有~)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