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妖怪茶话会 > 第三千七百八十六章 自寻烦恼

第三千七百八十六章 自寻烦恼

    已经过去了。
    而且,当年的事情用现在的眼光去看,情绪的起伏是有点的。
    但失控是肯定不会了。
    不过,不失控不代表着释怀。
    老人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
    对他而言,琵琶早在当年就在他这里被判了“死刑”。
    所以,时至今日,老人的这句话仍旧说得笃定。
    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转圜的余地。
    ……
    微微一愣后,萧骁翘了翘嘴角。
    “好的。”
    “我知道了。”
    “抱歉打扰您了。”
    老人的态度再明确不过了。
    而且,从老人的讲述中,包括老人自己也知道,他对琵琶的厌恶深入骨髓。
    算是老人的一个本能反应了。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
    老人对琵琶的厌恶也没有减轻分毫。
    ……
    年轻人这般干脆的态度让老人一愣。
    老人咧了咧嘴角。
    “我还以为你要开导我什么的……”
    毕竟这么不依不饶的要从他这里要一个答桉。
    结果就是听他说了一些陈年旧事就可以了吗?
    ……
    “您需要我开导吗?”
    萧骁笑了。
    ……
    老人眨了眨眼睛。
    然后他眼角的皱纹舒展。
    “不需要。”
    他哪里需要什么开导?
    道理他都明白。
    但他就是讨厌琵琶。
    迁怒也好。
    这是他私人的情绪。
    没有影响到任何人
    唔。
    好像影响到了。
    他对琵琶的厌恶让一位喜欢琵琶的人看不过眼了。
    这才有了他现在在这里跟一个陌生的孩子坐下来说了这么多。
    但那又如何?
    他还没有说那个家伙对琵琶的喜欢刺激到他了呢。
    他们谁也别管谁。
    ……
    所以,他为何要违背自己的本心改变呢?
    再说的难听点,他半只脚都要踏进棺材里了,他还不能有些自己讨厌的东西?
    他还要勉强自己改变?
    他图啥?
    ……
    年轻人的反应让老人觉得心情好些了。
    他可不想要自己的故事讲完了,结果对方上来对他一通“教育。”
    对方也许是好意。
    但他真的不想接受。
    ……
    老人不由得跟这个年轻人又多说了几句。
    “当年我爸一跟我说可以不用学琵琶了,我立马把所有有关琵琶的东西能丢的丢,不能丢的也都收起来。”
    “压箱底了。”
    “也有意不再去想有关琵琶的任何事情。”
    “好像那两个多月的学习就是一场噩梦。”
    “梦醒了,梦里的内容就被遗忘了。”
    “但现在跟你说我这件事……”
    老人苦笑,“我发现我那时候很不懂事。”
    “我应该让我爸很失望吧。”
    爸爸只是想要实现奶奶的一个心愿。
    他却始终都是抗拒的心态。
    连尝试都不愿。
    但谁叫爸爸什么都没有跟他说?
    后来还是妈妈跟他说起了这件事。
    就是那次他在学校跟人打架回来后、妈妈找他谈话的那次……
    ……
    妈妈希望他对学习琵琶不要有这么强烈的抵触心理。
    爸爸也是因为奶奶的缘故才希望他能学习琵琶。
    也没有说希望他成为什么大家,就是当做一个兴趣特长就好……
    ……
    但那时候让他知道这件事却是……已经迟了。
    他对琵琶已经生出了厌恶。
    他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做讨厌的事情。
    面对妈妈的苦口婆心,他唯有沉默。
    ……
    他的脸上还残留着爸爸打的那一巴掌的痛意。
    他的嘴角在隐隐的抽搐。
    心里激荡的情绪让他没有办法理智的对待妈妈的那些话。
    比起懊悔之类的情绪,他当时心里更多的情绪是埋怨。
    埋怨爸爸为什么不自己学习琵琶、反倒把自己对奶奶的孝义强加到他的身上?
    爸爸这样不是太狡猾了吗?
    ……
    “但不知道是不是对我彻底失望了……”
    老人抿了抿嘴唇。
    “我不再学习琵琶后,爸爸也没有再跟我说起关于琵琶的任何话题。”
    “他不提,我也不提。”
    “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他也没有机会……
    没有机会什么呢?
    老人愣了。
    他突然发现,以他那时候的脾气,就算给了他机会,他很有可能只会把情况变得更糟。
    而到了今天,他的爸爸已经走了好几年了。
    也许爸爸早就忘记了这件事。
    也许还记得……
    他不知道……
    也无从得知了。
    ……
    老人双手紧握。
    拇指无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的手背。
    过去那么多年的事情了……
    事到如今,他再来懊悔……真的太迟了。
    也没有必要。
    ……
    老人缓缓吐出一口气。
    之前不说还不觉得……
    现在他既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老人捏了捏自己的指骨。
    “年轻人。”
    他看着这个胆子很大的孩子。
    毕竟,敢直接来找陌生人询问他的隐私,这个孩子是有些胆大的。
    或者说,是有些厚脸皮的。
    “你觉得我是不是做错了?”
    “当时我应该学一下琵琶的……”
    “这样奶奶在天之灵会觉得高兴……爸爸……也会觉得高兴。 ”
    “我也不会跟人打架……”
    老爷子的神色有几分愣怔。
    如今想来,他那时的反抗就是孩子气的叛逆。
    其实根本没有必要。
    ……
    “老爷子。”
    萧骁等老人说完才开口。
    “没有如果。”
    他看着老人。
    “所以你说的这些都没有意义。”
    ……
    老人的童孔有一瞬间的紧缩。
    良久……
    老人的嘴角有些颤抖的翘了翘。
    “你可真是不客气。”
    他以为……
    这个年轻人会安慰他。
    会让他放宽心。
    会说他的奶奶还有爸爸不会怪他
    结果……
    他好像迎来了当头棒击。
    ……
    老人摸摸自己的额头。
    “你可真是……”
    狠心。
    ……
    “我只是希望您不要耿耿于怀自己当时的选择。”
    萧骁微微笑了笑。
    正如他刚才说的,没有如果。
    过去已定,时光不可追。
    无用的缅怀与假设毫无作用。
    “您不需要为难自己。”
    ……
    老人又是一怔。
    不过很快,老人眼睛的焦点重新落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你说得对。”
    “都过去多久的事了……”
    他何必要再次自寻烦恼?
    ……
    “冒昧问一句。”
    萧骁的眉眼微微弯了弯。
    “您跟您父亲的关系好吗?”
    ……
    “当然。”
    老人脱口而出。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