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对不起我是取名废 > 第五章 无尽异象风云起,苏门十三初落地 下

第五章 无尽异象风云起,苏门十三初落地 下

    抬脚迈步进门,淡淡的沉香轻轻的闯进鼻子,入眼是一张红木圆桌,上面放着淡蓝色的桌布,而旁边的四张凳子上则是青绿色的坐垫,在这张圆桌上有着一个茶壶和两只茶杯,想来是平时二人喝茶用的。

    再往里走就是一道八扇的屏风,镂空的架子里嵌着薄薄的布,其上绘有山水,透过屏风隐约能看到后面的床榻上有个人影,而那婴儿的哭声,此时也戛然而止。

    苏云枫轻车熟路的绕过屏风,来到了近前。

    床榻上此时正半坐着一个俏丽的女子,身着深蓝色缠枝宝瓶图样斜襟薄衫,一头青丝披散在肩头,头发紧紧的贴着额头,上面未干的汗渍似乎在讲述着之前的痛苦,双眉如两片弯弯的柳叶轻轻的贴在脸上,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此刻满是柔情的盯着怀里那个正在喝着奶的孩子,带着一丝酡红的俏脸上此刻正挂着淡淡的笑容,身姿被长袍衬托的曼妙有致,当真是一等绝色。

    “云枫,看什么呢?”瞧得自己的丈夫进门之后半晌就盯着自己看,也不说话,女子的语气也是略带嗔怒。

    “额。。咳咳,当然是看我的宝贝夫人和宝贝儿子呀”苏云枫干咳两声赶紧过去,紧皱的眉头立马舒展,一脸堆笑的坐在床边。

    “哼,就你会说话”

    女子虽然语气略带嗔怒,但满脸的笑意和眉眼中的柔情却是将此刻的开心展露无遗,如果有精于书画的人描摹出此情此景,那这幅作品,应该取名为幸福吧?

    看着夫人怀里那个皮肤皱皱的小家伙,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甚是可爱,苏云枫此前的些许郁闷也一扫而空。

    “云枫,你说我们的儿子叫什么呢?”

    苏云枫的妻子这时候脑袋枕在他的肩头,轻轻的问道。

    苏云枫也是沉吟半响,名字对于修道者来说其实也就是一个代号罢了,在修者的世界里,不论你是叫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只要你的实力够强,就能得到别人的尊敬。

    反之,若是你实力低微,哪怕你跟初代灵宫之主同名,也只是臭鱼烂虾罢了,修者的世界,与其说其超然与凡尘俗世,倒不如说其残酷是凌驾于红尘之上的。

    “名字嘛,我看就叫十三好了”

    “哦?十三?倒也顺口,有什么意义吗?”

    “因为,我最爱的人,她的名字加起来,正好是十三个笔画啊”

    这突如其来的甜蜜让女子的幸福指数再次飙升,这个男人啊,总是会给自己这么多的惊喜和心动。

    苏云枫夫妻二人的温存自不多说,陪自己的夫人说了说话之后,他缓缓从房间里退了出来,并吩咐下人好好伺候着,虽说自己的夫人也是实力不俗的修者,但是毕竟还是个女人,这个时候是很需要人照顾的,若不是那白月坊的使者在此,他本是打算亲自照顾的。

    从后院出来,穿过曲折的回廊,将内院的幽静甩在身后,接着是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的两旁是一排石凳,石凳上排列着形态各异的花木盆景,让人赏心悦目。小路往左一拐,是一扇拱门,穿过拱门,就是苏家外院了。苏云枫来到了苏家的议事厅,这议事厅和内院的建筑风格相比,就要张扬和奢华不少了。

    从外看去,这栋建筑四檐横飞,有冲天之势,青砖黛瓦却又不失优雅。

    踏步进去,正中一副巨型的水墨画分外扎眼,其上有山水人文,市井百态不一而足。在那水墨近前,是一把暗红色的椅子,正对着大门,显然那是主位。

    再往下看,左右各四张朱红方椅,每两张椅子之间有一张浅黄色小方桌,上面铺着云蓝色桌布,放着三两盘点心和两只紫檀茶杯。

    而现在只有左右最里面的两个地方坐着有人,分别是一名中年文士和一位皓首老翁,那文士是头戴方巾,手持折扇,一脸的书生气。看两位的样子倒是相谈甚欢,而那有些微胖的苏月半此时却是像个孩子般站在那位老者后面,不时用手去扶自己头顶的小圆帽,还不忘往门口打量着。

    看到苏云枫进来,这里边最开心的莫过于苏月半了,他性子跳脱,不太受约束,这种正式场合让他在这陪客实在时有些为难他了,巴不得苏云枫早点过来才好呢。

    “族长,您来了”

    苏月半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连忙恭敬行礼,虽说他与苏云枫本是自家兄弟,平时见面其实也完全不用这般客气,但是今天毕竟是有外人在,不能失了礼数,这些他苏月半还是知道的。

    苏云枫跨步上前,微微点头示意,而此时,坐在客手的文士和那皓首老者也纷纷起身,朝着苏云枫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不过这礼数跟苏月半行的可不是一种,苏月半那是双手作揖,躬身至膝,一般是向长辈和尊者才会行此大礼,苏云枫是他的族兄,且是苏家族长,这个尊,是地位为尊的意思。

    而那中年文士是白月坊使者,代表的势力并不弱于苏家,那老者更是苏家大长老,苏云枫的族叔,因此二人只是行了个平辈礼,算是打过招呼。

    苏云枫却是急忙回礼,然后走到水墨近前的主座,先是请了使者和大长老入座,然后才是自己落座。

    这时,一番礼数才算走完,若说到虚伪,这修真世界还真是当仁不让,即使仇人见面,该做的表面功夫依旧做的很到位,更别说他们这还是商业洽谈了。

    苏月半一看没自己什么事儿,顿时想要开溜,他可不喜欢这样的气氛,觉得太酸腐,可他前脚还没落地,大长老就开口了:

    “你站那儿,今天的事情你要认真听着,跟你有关”

    “跟我有关?”苏月半忍不住嘟囔:

    “我一个麻瓜长老,又不管族中事务,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他的笑声嘀咕三人是听到了的,不过苏家二人知道他的性子跳脱,也就没人理会他。

    至于那中年文士,他根本就不是苏家之人,这种事情更轮不到他操心,只是一个疑惑却在他心里生出,又不方便开口询问,不由得有些郁闷。

    “这麻瓜。。。是什么意思?”

    当然,这文士的内心独白是没人听见了。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又是何事有劳白月坊亲自登门,还请使者明说”

    坐在主位的苏云枫显然没有绕弯子的心思,便直接开口问道。

    那文士微微起身道:“在下萧山,腆居我白月坊长老一职,此次奉命前来,是有要事相商。据我白月坊斥候回报,云枫城外八百里的赤炎山脉,发现了疑似苏家叛逃多年的四长老苏皓月的踪迹,高层深知此时事关苏家颜面,所以让我此来不可声张。”

    “彭”只听得一声巨响,大长老身旁的方桌直接被一掌震得粉碎,满含怒气得声音在房间回荡:

    “哼,这个孽障居然还有脸出现”

    苏云枫也是面色清冷,家族长老叛逃这种事,不管怎么说都算不得光彩,但他还是问道:

    “萧山兄所言可有证据?”

    萧山对此像是早有准备,一翻手取出一枚玉简,苏月半赶紧上前接过,躬身上前递给苏云枫。

    萧山的声音再次响起:“这玉简里是我白月坊斥候的灵识拓印,并且有我坊主给苏族长的留音,您一看便知,好了,此行任务已了,我也该告辞了”

    说完站起身行了一礼就往外走去,苏云枫赶紧起身回礼,并朗声道:“此番有劳贵坊,待的苏某了解此事,定会派人登门致谢”

    “苏族长客气了,告辞”

    “萧兄慢走,月半,送送萧兄”

    “是”苏月半躬身行礼,引导着萧山出了门去。

    此时的屋内只剩下大长老和苏云枫两个人,却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压抑,大长老几度想开口,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苏云枫似是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安慰道:“大伯,您也不必难过,若真是皓月,我们自当解开他叛逃的真相,当年这件事,疑点太多”

    “哼,有什么疑点,他不过就是个背叛家族的畜生,若是真的抓到他,老夫亲手送他上路”

    这皓首老翁是个暴脾气,可苏云枫知道,这些话不过是说给自己听的罢了,毕竟不管怎么说,那苏皓月可是大长老的儿子啊。。。

    议事厅里发生的事,除了在场之人以外,再没有人知道,而苏月半从此也很少在云枫城露面,因为他,被指派去追查苏皓月的行踪去了,而这一查,竟是十年。。。

    十年后,云枫城外,枫林山脉。

    清晨,薄雾晨曦间,隐隐约约听到有少年的呼喝之声,走到近前,是一片小树林,在这林间空地上,有着一片高矮不一碗口粗细的木桩,细数之后,是九九之数,在这八十一根木桩之上,有着一个小小的声影。

    辗转腾挪间,似灵蛇,似狡兔,小小的声影迅捷的来回奔袭着,并不时的发出呼喝之声。

    “少爷,少爷”

    此时,听到雾气后传来的呼喊,那小小的声影翻身落地,咯咯直笑:

    “福叔,我在这呢”

    循声看去,入目的是一唇红齿白的少年,年龄约莫十岁的样子,四尺左右的身高,穿着一件无袖汗衫,小脸因激烈的运动显得有些泛红,齐肩的黑发有些湿润的搭在胸前,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透着些狡黠,样子倒是说不出的可爱。

    “呼。。呼。。我说少爷,您每次都跑这山上来修炼,可是累坏我了”

    说话的人穿着粗气走到近前,是一个有些瘦弱的男人,年约五十,双鬓有些斑白,穿着一套深蓝色长衫,那长衫被水洗的有些发白,但是却也干净整洁。

    “福叔,不是我说,你就是缺乏锻炼,这么点儿路就把你累成这样,要不然你跟着我一块儿修炼体术得了”

    被称作福叔的这位是大摇起头来

    “我说少爷,我都一把年纪了还修炼什么劲儿啊,再说我只想庸庸碌碌过完这后半辈子就行喽”

    “顺便。。。每天想想那位送你这件长衫的姑娘是吗?哈哈哈哈”

    少年的话让这位福叔是老脸一红,也不知道这小屁孩儿从哪里听来的。

    “咳咳,那个什么,少爷,云枫家主有事找你,让我来接你回去。”

    “啊?爹爹找我?大清早什么事儿啊?”

    “家主没说,让你赶紧回去呢,好像还挺重要的吧”

    福叔呵呵一笑,他其实是知道的,不过小孩子嘛,还是得适当得给予一些惊喜感才对嘛。

    “那好吧,我们回去咯”

    望着蹦蹦跳跳走在前头的苏十三,福叔是轻叹口气

    “也不知道这对十三少爷是好是坏,哎,多好的孩子”

    一声叹息,两片云雾,从此,隐去了少年天真。。。

    <span ss="read-author-name">麻瓜老苏离说

    这是第一次开书,格局有些大,我又是个菜鸟,所以对于情节的把控可能有些拖沓,更新的速度目前也是一天一章,如果各位有什么意见和需要指正的地方,欢迎书评区告诉我。

    另外希望大家能多多收藏和跟进,感谢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