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二十三章 秘辛
    张蹈海的办公室,与常见的老板办公室截然不同。

    会客区旁边摆着武器陈列架,上面摆着各式军刀匕首,墙上挂着一把步枪,屋子里没有任何多余修饰,一进门,就有一股肃杀之气袭来。

    关上门,张蹈海的笑容顿时一敛,瞥一眼陈默,眼神犀利。

    “是不是精神力耗尽了?”

    夏时冰一惊,骇然望向陈默。

    张蹈海这一句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十分惊人。

    所有人都以为陈默是顾全大局,所以才没有伤害玉华道姑。

    张蹈海却一语道破,陈默是有杀心,无杀力。

    小默哥心绪已然平复许多,闻言点点头。

    “嗯,最后一击,已然用尽能量。”

    含含糊糊的一个“能量”,没让张蹈海多想。

    其实,进化者催动能力的核心是精神力,而陈默的不同之处在于,斗皇的武器形态只需要消耗能量。

    能量充足,他就可以一直战斗下去,直到体力耗尽。

    能量如果不够充足,就比如今天,储备只有60点,那就必须争分夺秒。

    可惜的是,仍旧功亏一篑。

    张蹈海没有丝毫怀疑。

    “道修的罡气确实不好对付,他们压缩灵气的方式,远胜我们进化者的原始调用。”

    “同样的灵气,我们只能发挥三分威力,他们却可以发挥七分,差距何止一倍。”

    谈到差距,就连脾气火爆的夏时冰,都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我这手压缩火焰珠的功夫,就是跟道修门派学来的,要追上他们,难如登天。”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

    “不过短默你的异能真的很特殊,凝聚度极高,又有破魔特效,居然能那么轻松的破开玉华贱人的罡气。”

    “轻松什么。”

    陈默微带黯然的摇摇头。

    “最后还不是拼能量总量。”

    这是真理。

    能量做功,必有损耗。

    尽管斗皇的能量级别更高,但是不可能做到不消耗自身。

    召唤一次1点,抓透钢板不到1点,硬扛夏时冰两记火焰10点……

    接玉华剑鞘一击不到5点,撕开玉华的护体罡气,一次差不多就要用12点。

    最后一击,陈默甚至都没有完全破开玉华的罡气。

    并不是说玉华的罡气比1厘米钢板强那么多,钢板是死物,对拼却是灵气之间的彼此抵消,两码事。

    夏时冰的火焰用来击破钢板,其实还不如陈默的爪子得力,但是论及大范围伤害,却又强出何止一筹。

    这就是异能作用机制不同,所导致的标准混乱。

    最终能够证明强大的,永远是实战结果。

    张蹈海深深明白这一点,所以对陈默的异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小默,玉华已经潜修三年,还有道修功法,你才觉醒几天?”

    “你的能力大有前途,破防特效,局里你是第一例,要好好锻炼,争取早日晋升为c级。”

    陈默一愣。

    “三年?难道她是第一批觉醒者?”

    张蹈海叹口气,缓缓揭开一段秘辛。

    “事实上,灵气觉醒已经整三年,但国家并不是第一时间察觉的。”

    “第一波感应到灵气的,正是我华夏大地上那些持之以恒孜孜求取的修行者。”

    “三个月后,国家高能物理研究中心才确认异常。”

    “报告、讨论、再次确认,又三个月过去,特一局开始组建。”

    “直到那个时候,国家虽然高度重视灵气复苏的情况,但是一国要动,与单独一人行动,难度何止天壤之别!”

    “特一局最开始立项的时候,就只是一个局级的机构。”

    “直到小冰等第二批进化者觉醒,并展现出强大的破坏力和进化潜力,才让国家真正把这件事放到第一位。”

    “在此以前,经济、民生、贸易摩擦之类的工作才是主题,你应该能理解。”

    陈默点点头。

    张蹈海又继续道:“重视之后,特一局地位拔高,立即去向国内所有教派发函,在宗教委的配合下,各大教派表态,愿意接受国家的指派,服从特一局的领导。”

    “但是实际上,骤然得到力量,从无人问津变成炙手可热,谁又会安心听命于人呢?”

    夏时冰补上一句:“尤其是,要听命于远不如自己的人。”

    张蹈海龇牙,露出一个凛冽的冷笑。

    “这是权利和地位之争,谁都避不过。”

    “那些天赋绝伦的修行者,早在灵气没有复苏的时候就修出一些神异,实力堪称恐怖。”

    “纵然其中的大部分都淡薄名利,但此时争的是一个正统,更是国家的资源倾斜、徒子徒孙的未来,容不得他们置身事外。”

    “于是,道修一脉很快就分裂成两大派系,修神道的华夏祖庭,修仙道的仙宫玉庭。”

    “没过多久,武修趁着上层混乱的机会,异军突起,正式建立武术爱好者联盟,成为特一局下面第三个听宣不听调的阵营。”

    “相比之下,进化者之前要么是遵纪守法普通人,要么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公务人员,反倒紧密团结在特一局的领导下,成为暂时的正朔。”

    陈默听得直咋舌。

    特一局名义上统领一切超凡,旗下却有四大势力,简直乱得像一团粥。

    “像那些民间组织,难道不能取缔么?”

    张蹈海摇摇头,叹口气。

    “怎么可能!真正的民间组织尚且控制不住,又谈何控制双庭一盟?”

    “毕竟还是复苏时间太短,我们既缺人员,又缺经验,现在这点家底,还有很多是祖庭和玉庭支援的。”

    夏时冰插口道:“你别看国家一声令下,谁都不敢不从。可是典籍和修行经验之类的玩意,人家藏一手,难道咱们还能治罪?”

    “只要大体上听话,上层自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一局代表的利益那么大,想分的人多着去。”

    原来如此!

    陈默终于明白玉华为何如此嚣张了。

    一方面,她自认是道修,远远强于进化者,心态高高在上。

    另一方面,她亦代表着玉庭,在上层的默许下,与特一局在小节上不断碰撞,打击特一局的威信和凝聚力。

    往深里说,这不是一个个别现象,而是更高层次的碰撞之下,普遍存在于底层的日常冲突。

    “所以说,我根本不可能逼迫九华派放弃清浅?”

    此时的陈默,已然非常冷静。

    大乱之时,让清浅去潜修,避过初期,未必不是好事。

    只是,多少还是有一点点不甘心。

    张蹈海却一咧嘴,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

    “放弃当然不可能,但是,想从我这里带人走……总得付出点代价吧?!”

    夏时冰走到窗前,遥望远方,突然轻笑起来。

    “杨哥应该快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