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二十二章 我不能死!
    “啊!”

    玉华道姑突然尖叫一声,横手捂住保守的肉色防寒罩。

    随着她的动作,身上的道袍片片碎裂,只剩下丝丝缕缕挂在胸前背后。

    楼上楼下,所有围观群众,爆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哄笑。

    “小阿姨,挺保守哈?”

    “没什么料,不保守怎么办?!”

    “玉华大姐,你要火!视频已拍,记得有时间逛逛特一局内网!”

    “咦?你胆子真大,人家可是有道高玄,你一个小小进化者也敢放肆?”

    “高玄又如何?还不如发廊小姐姐的身材好呢,毫无性致!”

    阵阵污言秽语传来,就好像一把把刀子扎在心头。

    玉华简直羞愤欲死。

    她前半生际遇坎坷,灵气复苏之后,却在修行上一路顺遂。

    前后反差极大,便养成一股骄娇之气,一颗睚眦之心。

    ‘想我以三年之期,踏足高玄,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如今却遭受如此奇耻大辱……’

    ‘邪魔!今日我若不死,必将你粉身碎骨、挫骨扬灰!’

    心里发着狠,眼神怨毒到有若实质,玉华却不敢叫骂,甚至拼命垂下眼帘,不敢泄露半分心思。

    在看到陈默那双压抑着疯狂的眼睛之后,她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稍有异动,面前的这个少年就会狠下杀手。

    只要他将异变指甲轻轻一弹……

    ‘不!我不能死!’

    ‘我有天赋有资源有未来,怎能死在此刻?!’

    ‘诸法重开,笑到最后的一定是道修,我可得长生,一时之辱,暂忍便是!’

    得志时猖獗膨胀,落魄时怕死贪生,便是她这种人身上的共性。

    如果谁能够掌控她的生命,她便会跪在那人脚下,摇尾乞怜。

    现在,陈默就是那个人。

    而她虽然没有摇尾巴求饶,暴露在外的身体却显而易见的在瑟瑟发抖。

    然而,想在此刻杀她,却不是一件易事。

    张蹈海几步冲过来,面色惶急:“陈默!别冲动!”

    池清浅亦扑过来,惊中带泪。

    “陈默,不要伤我师傅!”

    小默哥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怒焰,根本不为所动。

    “贼婆娘,现在你怎么说?”

    玉华面皮早就红透,再被这么一问,简直红到发紫。

    “要杀便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仗着有张蹈海和池清浅在场,她心里活泛开,又找回两分底气。

    却仍旧色厉内荏,不敢过分刺激陈默。

    在她想来,说一句硬话应该不打紧的,江湖规矩,有人拉架就要给面子。

    谁知道,陈默冷笑一声,嘴角一咧。

    “好!我就成全你!”

    说话间,手指用力一扣。

    玉华只觉得脖子上一紧,吓得亡魂直冒。

    立即就想服软求饶,结果一句“饶命”卡在嗓子眼里,怎么都挤不出来。

    ‘我命休矣!’

    心颤胆寒,浑身一软,啪叽一下摔倒在地上。

    小默哥厌恶的松开手,退后一步,对池清浅极为勉强的笑笑。

    “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伤她。”

    张蹈海松下一口大气,轻轻一拍陈默肩膀:“好小子,有分寸!你比小冰有出息!”

    有你妹的分寸!

    陈默表面上沉静,心里早已经骂开花。

    哥要是还有能量,你们现在就应该给她拼尸!

    看着面板上鲜红刺眼的【能量0】,小默哥气不打一处来。

    最后一击时,其实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都没有完全破开玉华的罡气。

    锁住她的脖子以后,她自己放弃抵抗,才让陈默如此顺利的钳制住。

    但是,要杀她,力不从心。

    而非是因为张蹈海和池清浅的求情。

    厌恶的看一眼惊魂未定、丑态毕露的玉华,陈默转身面向池清浅。

    “清浅,你看到没有?进化之路未必不如道修,我也有能力保护你,留下吧!”

    池清浅脱下外衫,裹在玉华身上,将她搀扶起来。

    然后才回应。

    深深凝视着陈默的双眼,极是认真。

    “陈默,你还是不懂。”

    “我要走,不是因为你强不强、能保护我多久。”

    “恰恰相反,我是真的真的,不想再生活在你的保护下。”

    “你说你能保护我一辈子,好,我相信!”

    “但是,我池清浅为什么要一辈子都接受你的安排?!”

    “为什么我要做一个附庸、一个花瓶、一个永远只能瑟瑟发抖的弱者?!”

    “如果早有力量,你说,我会不会看着母亲死在我怀里?”

    说到这里,池清浅眼眶含泪,樱唇轻颤,柔弱得仿佛随时都会晕倒。

    但是,一双浅琉璃般的眸子,满是一往无前。

    “进化之路已绝,仅剩道修之门,陈默,若你还要阻我,你我便恩断义绝,永为死仇!”

    最后一个“仇”字出口,池清浅就扶着玉华,慢慢走向院外。

    两人擦肩而过,陈默微微垂着头,死死攥着拳头,攥得骨节惨白。

    再无对视,亦无交流,池清浅就这样决然而去。

    没几步路功夫,玉华恢复行动能力,反手揽住清浅肩头。

    “乖徒儿,你做得好!修道之人,最贵一颗道心……”

    声音渐渐远去,直至微不可闻。

    陈默沉郁的喘息一声,慢慢回头,目送清浅转过拐角。

    从始至终,清浅都没有回头。

    反而是在拐角处,玉华蓦然回望,表情看不大清,但那眼神,直若冷箭刀锋。

    张蹈海摇摇头,叹口气,转身走向办公楼。

    “跟我来吧!有些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但是应该叫你知道了。”

    陈默默默跟在张蹈海身后,心中块垒,压得脚步落地有声。

    才进办公楼,四周陡然响起一片欢呼。

    “陈默兄弟,好样的!”

    “小默哥,真给力!太解气了!”

    “哇!小默哥你真帅!我是医疗队的,小默哥你在几队?晚上开个联谊会好不好?”

    “宝宝你边去!小默哥哪有时间联谊?当然是要开庆功宴!”

    欢呼、掌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大厅走廊里到处都是人头。

    大部分人脸上的喜悦崇拜都毫不作伪。

    少数皮笑肉不笑的,眼睛里亦闪烁着浓重的羡慕和嫉妒。

    陈默被弄一愣。

    没等反应过来,身旁挤过来一团“火焰”。

    “哟,短默,很凶嘛!”

    夏时冰大大咧咧的搂住陈默的肩膀,笑靥如花。

    “那个臭婆娘很难搞的,近身我都搞不过她,你果然够硬!”

    胳膊旁边一片温软,身体像是要被点燃,陈默心中那股子郁郁不平,竟然就这样被冲淡。

    时间还长。

    什么都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