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二十一章 凉凉
    陈默只会一点王八拳,是以前打街头烂架时练出来的本事。

    而玉华道姑,一看就是学过真正剑术的高手。

    “陈默!”

    池清浅当即惊叫一声,想来拉架,却又哪里来得及。

    张蹈海离得更远,动作又迟缓,只能高喊一声,努力回援。

    “陈默,你不是她的对手!别冲动!”

    此时,楼前楼后探出不少脑袋,卫兵们更是早已就位,只待局长一声令下,便会动手。

    张蹈海却不能下达就地击毙的命令,只来得及补上一声招呼。

    “玉华!”

    两个字,带着浓浓的警告。

    玉华眼里闪过一丝煞气,握着剑柄的手紧了一紧。

    修道并非一概都要绝情灭性,但教派总有不同,个人理解也有差异,玉华所学,就让她极不耐烦儿女情长。

    此时,她心中想着:不若就将这小子一剑斩杀,以绝后患!

    被张蹈海一喊,又觉得不妥。

    ‘清浅与我认识时间尚短,并未归心,此刻倒是不便孟浪……’

    ‘特一局也是个麻烦,虽然玉庭上下对所谓的进化者颇不耐烦,但终究是国家所属,不好彻底撕破脸皮。’

    ‘罢罢罢!便留你一命,来日叫你做我其余徒儿的试剑石!’

    杀心一放即收,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唯有陈默例外。

    玉华此时已转过头,陈默是唯一正面面对她的人,看到她眼里那一闪而逝的厉色杀机,心头愈发狂怒。

    妖婆安敢如此欺人!

    五指对她脑门狠狠抓下。

    “呵!”

    玉华冷笑一声,手腕一番,长剑带着剑鞘一同化作一道黑影,在空气中留下一声鞭子般的尖啸。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送你去医院清醒清……”

    最后一个“醒”字,被淹没在一声如同放屁般的闷响中。

    “噗!”

    剑鞘抽上光盾,九牛之力如同沉入大海,只溅起一朵小小水花。

    陈默一把格开长剑,五指顺势抓向玉华面门。

    “怎会如此?!”

    玉华内心的骇然简直如同狂涛一般。

    她知道异能种类繁多,效果诡异。

    但究其根本,不外乎是灵气+精神力量的应用。

    相比于进化者的粗糙手段,道修们对超凡力量的掌控显然胜过不止一筹。

    比如玉华,她刚才那一剑,看似随意,其实附带着将近一成真气,专门干扰排斥灵气,破坏异能稳定。

    在她的想象中,陈默应该是被重重的抽飞出去,手骨尽断,倒地哀嚎才对。

    怎会如此游刃有余?!

    陈默的表现,同时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看上去极其凶悍的一击,却被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简直叫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就在他们茫然震惊的时候,陈默的反击亦已到位。

    紫莹莹的指甲,两厘米来长,末端尖尖,略微回扣,看起来精致得如同艺术品。

    玉华之前以为定能将眼前这个狂悖小子抽飞,因此躲都没躲,毕竟,剑长,手短。

    然而此时,意识到不太对劲,却已然来不及再躲。

    只好微微侧开头,鼓动道袍,用肩膀去迎接。

    虽然是无可奈何的选择,但玉华仍旧信心十足。

    这道袍鼓起来的功夫看着不怎么显眼,实际上却是正宗的道家罡气。

    初级阶段,可以通过特制的衣物来外放,配合上身法,化解重击、偏转利器,滑不溜手如游鱼。

    准备好硬抗以后,她右手鼓荡真气,抽剑出鞘。

    厉喝一声:“小子找……”

    最后一个“死”字又没出来,被淹没在一阵裂帛般的“撕拉”脆响里。

    玉华的道袍,应声而碎,被抓开一大片。

    “卧槽!”

    张蹈海事态至极的发出一声惊呼,人眼睛瞪成牛眼睛。

    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玉华的防御有多难缠。

    他的能力虽然只是单纯的肉体力量,但是打桩机一般的重拳,砸上去却被偏转到一旁,这是何等的柔韧致密?

    偏偏就被陈默抓个稀碎!

    玉华又惊又怒,杀机毕露。

    “小子,今天谁都……”

    话音未落,抢进中门的小默哥,左手光盾瞬间化为利爪,当胸又是一掏。

    “撕拉!”

    玉华好不容易才闪开胸腹要害,吓得亡魂直冒,气得眼眶充血,咬紧牙关。

    “混账!你必死无……”

    “撕拉!”

    “小畜……”

    “撕拉!”

    “啊啊……”

    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怒气直接化形,变成袅袅白烟,然而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脚踩高履,大袖飘飘,看上去是挺仙的。

    但是在战斗中,根本就是累赘。

    尤其是,因为一时大意,被陈默近身一顿乱掏,那叫一个憋屈!

    想躲,身体躲得开,衣服躲不开。

    想反击,却又不得不把大半真气用于防御,用道袍来争取那微妙的01秒迟滞,来避开伤害。

    短短几秒时间,就被陈默一顿王八爪子,给抓得衣衫凌乱。

    旁边的小楼里,一到四层的窗前,密密麻麻的挤着人头。

    看到这一幕,一个小混混似的黄毛惊呼出声:“卧槽!娘炮,这哥们有点凶啊!”

    一言激起千重浪。

    “贼凶!”

    “那可是高玄级别的道修,有护体真气的!”

    “之前韩哥跟那娘们打过一场,被教训得好惨!”

    “说的是什么啊!第三高手上去都被吊打,我以为那个新人要废废……”

    “第二高手,张局也没讨到什么好啊!”

    被称呼为娘炮的,正是陈默见过一面的秀美男子,翠绿的瞳孔微微一眯。

    “这哥们确实很强,就我所知,能破开道修罡气的手段,几乎只有精神系异能。”

    “爪哥一击,怕不是有狙击枪的威力?”

    娘炮摇摇头:“性质不同。再看吧。”

    没什么再看的。

    只在下一秒,陈默就一爪子抓上玉华咽喉,五指微微用力,掐得死死。

    玉华眼前一黑。

    小子,锁我喉,掐我脖儿?!

    老娘与你不共戴天!

    想是如此想的,她却丝毫不敢乱动。

    此刻,陈默手上已经没有那恐怖的指甲,然而玉华却深知,自己的生死,就在眼前这个少年的一念之间。

    直至此时,她才终于感到后悔。

    我直接带清浅走就是,为什么要和这些外道蛮子争执?

    道修虽然强,但在前期并非占尽优势,何苦拿自己一身金贵去与蛤蟆碰!

    想到“一身金贵”,玉华才陡然意识到不对。

    身前,为什么这么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