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二十章 你问过我么?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谁都说不清楚。

    但可以肯定的是,权力的格局里,必然要加上一个新阶级——进化者。

    泛指那些在灵气复苏过程里得到超凡力量的人。

    在从前,绝顶武者或许存在,但是对于人类的社会形态几乎很难构成影响。

    一个两个的大师,肉体扛不住一发子弹,速度跑不赢炮弹洗地,有什么意义?

    此时,情况已经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百分之一乃至十分之一的人类会拥有更强、更玄幻的力量,不可能取代科技,但足以对社会构成造成巨大的影响。

    身为其中一员,必然会获得种种好处、种种特权。

    而仍旧平凡的普通人,则有可能在混乱期里,失去自身赖以骄傲的一切价值。

    陈默深知池清浅有多骄傲,所以特别担心她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清浅,不能进化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

    刚要说出自己同样没有进化出能力,突然意识到时机不对、场合不对,又吞回去,紧急改口。

    “……我会保护你到最后。而且天无绝人之路,未必没有别的办法。”

    心里默问傻斗皇:“星空神武我可以外传么?”

    【对此无限制】

    陈默顿时放下心,斗志满满。

    然而,场面仍旧很怪异。

    仔细看清浅的表情,却又不像是绝望,反而……有点挣扎?

    张蹈海没开口,反而看一眼中年道姑。

    那中年道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打量陈默,闻言,突然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张局长,这就是局里的后备力量?”

    张蹈海表情未动,淡然处之。

    道姑亦不觉尴尬,自顾自的继续:“恕我直言,略弱。”

    你是个什么玩意?

    陈默皱眉抬头,道姑却转头对清浅道:“池丫头,心愿既了,便随我去罢!”

    陈默心里陡然升起极度不妙的感觉,转头面向池清浅。

    “清浅?你要去哪里?!”

    池清浅看一眼陈默,蓦然回首,望向楼上,嘴唇咬得泛青。

    道姑对陈默打个稽首,不咸不淡开口。

    “陈小施主,清浅虽无法觉醒,却是修道的奇才美玉,贫道将带她上山修行。”

    居然是这样!

    陈默没理会她,上前一步,轻轻握住清浅肩头。

    用最诚恳、最柔和的眼神,看着她。

    “清浅,你不需要去任何地方!相信我,不能觉醒异能,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还有别的路,更好、更有未来的路。”

    清浅任由陈默抓着,眼泪唰一下,在脸上冲出两道清溪。

    道姑轻嗤一声:“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失去的恐惧让陈默变得暴躁无比,转头怒斥:“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带走我的清浅?!”

    道姑勃然大怒,握住腰间长剑,连剑带鞘抽向陈默后背。

    “小子狂悖!讨打!”

    平拍的剑鞘,居然带出烈烈风声,这道姑是个少见的高手!

    陈默正要动,张蹈海却一步跨出,拦在前面,横臂硬接一击。

    薄怒冷哼:“玉华仙姑,在特一局的底盘上,轮不到你替我教育下属!”

    砰!

    一声炸响,张蹈海的衣袖被抽得粉碎,蝴蝶般乱飞。

    白嫩嫩的胳膊上,留下一道红印,转瞬即逝。

    玉华冷笑收剑,微微扬起下巴。

    “张局长,玉庭接受特一局领导不假,但应承诸位的典籍和客卿,我九华派均已倾囊相授,可不欠你们什么!”

    “按照协议,九华将封山十年,为我华夏培养道修种子。”

    “如今良才美玉在前,于特一局又无用,你难道敢阻我收徒?”

    张蹈海点点头,浓眉拧紧,不怒自威。

    “收徒要看小池的个人意愿,我是阻不得。但你动我手下,是想打上一场么?”

    “哈哈哈!”

    玉华仰天长笑,猖獗至极。

    “切磋一场也好,总要叫你们这些一朝得势的鼠辈知道,华夏大地,永远轮不到你们这些外道猖獗!”

    明明是最猖獗的,却指责他人猖獗,陈默只觉得荒谬至极。

    更荒谬的是,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两人居然就这样换过一招。

    张蹈海变身大黑柱,一拳捣在玉华肩膀。

    拳锋及身之时,玉华的道袍突然一鼓,主动顶上去。

    海碗大的拳头,砸上玉华肩膀,就仿佛砸上一汪深潭,徒劳到无力。

    玉华再一拧身,游鱼一般从张蹈海身旁掠过。

    锵!

    长剑出鞘,斩出一声重重的爆鸣。

    位置交换,玉华毫发无伤,悠然自得。

    张蹈海的脖子上,却被斩出一道清晰的白印。

    看上去是不分胜负,然而所有人都知道,照这么打下去,张蹈海必死无疑。

    “哈哈哈!”

    玉华仰天大笑,随后摇摇头。

    “进化者?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蠢夫莽牛尔!”

    挟着余威,突然转头呵斥清浅。

    “痴儿!还不随为师去?如此歪邪蠢笨的力量,便是得来又有何用?!”

    张蹈海气得黑脸一白:“玉华,你不过区区一个高玄,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说话间,身躯再次暴涨一截,显然已经动了真怒。

    玉华将手指横到剑刃上,不屑嗤笑。

    “旁门就是旁门,我虽然只是一介高玄,可是刚才却也没有动用道法,小小地方局长,安敢如此放肆?!”

    真正的大战一触即发时,池清浅突然挣脱陈默,狂奔到两人中间。

    “师傅!别打了,清浅愿和你走!”

    陈默如遭雷殛。

    玉华立即收剑,畅快大笑:“好!好!乖徒儿,你是千年一出的绝世之资,待到十年封山结束,你必可筑基洞神!”

    “到那时,再看今日种种,只如笑话。”

    “区区儿女情长,怎及我大道长生万一?”

    “小小一个外道,于你与草芥何异?!”

    陈默已然怒极。

    八年来,相依为命,清浅近乎是我唯一的依靠,什么困难都没有让我服输,你居然想把她夺走?!

    “贱女人!你问过我么?!”

    陈默暴喝一声,左手张盾,右手亮爪,一往无前的冲上去。

    紫光莹莹,面目狰狞。

    “老子……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