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十八章 恨与牵挂都是真的
    陈默带着池清浅冲进养老院,到楼下大门时发现,门被里面反锁着。

    “砰砰砰”一阵狂敲,又高喊着“我们是护卫队的”,好半天,才有工作人员颤颤巍巍的从里间出来。

    看到陈默和池清浅以后,才安下一颗心。

    “小默、浅浅,怎么是你们?”

    “何姐,我们来接奶奶。怎么样,院里没出什么事吧?”

    何姐先是脸上一喜,被问到具体情况,顿时又露出悲容。

    “张叔没啦!被变成怪物的刘叔硬生生咬死的,李姐直接就吓死啦!后来刘叔到处乱蹿,被小武拽着掉出窗户,其余的大叔大姨有的病倒有的吓倒,没剩几个好人啦!”

    墨迹半天不进正题,急得池清浅转身就往楼上冲。

    “哎哎哎,浅浅,你奶奶在一楼,人没事……”

    陈默陡然松下一口大气,赶紧跟着何姐往里走。

    推开活动室的大门,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众人。

    屋里面,两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正在打扑克。

    “三条a带对6!你们要不要?不要是吧?王炸!飞机!哈哈,春天!”

    老太太耳朵有些背,开门的声音并没有打扰到她的兴致,高高兴兴的把牌甩光,开始算账。

    “来吧来吧,春天+一炸,每人四毛!”

    声音洪亮,满头银丝颤个不停。

    对面的老头把牌胡乱一扑棱,瞪眼睛喊:“算什么算!你孙子孙女来啦!快走快走!”

    老太太回头的功夫,池清浅已经猛扑过去,带着哭腔喊:“奶奶!”

    “哎哟,我们家浅浅啊!乖孙女,哭什么啊?”

    池清浅强行控制情绪,哽咽着转移话题。

    “奶奶,您不怕啊?这时候还有闲心打牌!”

    “傻丫头。”

    老太太慈爱的抚摸着清浅,笑道:“祸事要上门,会管你怕不怕么?注定的事,开开心心的等着就好。”

    刚讲完大道理,一抬头,突然看见陈默,立马撒开清浅。

    “咦?大孙子也来啦?小默快过来,你看奶奶给你留着什么!”

    老太太喜笑颜开的冲陈默招手,然后翻宝贝似的在兜里掏来掏去。

    陈默哭笑不得,乖巧的走过去,单膝跪地,献上脑袋,让老太太摆弄。

    张淑琴就是第三个家庭的唯一成员。

    当年,陈默父亲撞翻一辆车,撞飞两个路人。

    路人是池清浅的父母,车里坐着张淑琴的儿子儿媳和大孙子。

    一场车祸涉及八个人,仅有池清浅生还。

    当时的陈默,12周岁不到13,已经明白很多事理,面对着在医院里哭得差点断气的张淑琴,咬着牙跪下,连磕五个响头,嘴里反复重复着一句话。

    “对不起奶奶,以后我养你。”

    张淑琴没用谁养,但陈默仍旧按月送钱过去,时少时多。

    半年多以后,张淑琴彻底原谅陈默,渐渐拿他当亲孙子对待。

    可她终究是积郁太甚,没健康两年,就经常性的开始生病。

    陈默太小,自身都不好解决,张淑琴索性卖掉房子,主动搬来养老院。

    一晃至今。

    池清浅擦掉眼泪,搂着老太太的胳膊开始撒娇:“奶奶,你怎么总是偏心啊?”

    “好好!不偏心,这块给你!”

    老太太笑眯眯的递过去一块德芙。

    巧克力搁在身上太久,已经半融,池清浅却小心翼翼的揣进兜里,视如珍宝。

    至于陈默手上那一大把……

    就当没看到吧。

    老太太特别有趣,不见面的时候天天念叨着浅浅,没事就打电话聊几句,从来不怎么惦记陈默。

    一旦同时见面,浅浅顿时扔到一边,大孙子才是真宝贝,稀罕得不要不要的。

    好多人说她重男轻女太厉害,对孩子们不好,她却只是笑笑,一句分辨都没有。

    所以如非必要,清浅很讨厌和陈默一起出现在张淑琴面前。

    “奶奶,我来是接你去家里的,我们走!”

    陈默没多说什么废话,直接抱起张淑琴,转身向外大步走去。

    张淑琴没拒绝,只是大声喊:“哎哎,我给你织的毛衣还在上面呢!”

    池清浅乖觉的上楼去取,很快带回来一件织到一半的毛衣,和一个装着证件的小包。

    何姐巴巴的一路送陈默出门,直到大门外,才怯怯的出声。

    “小默,你能不能顺路送何姐回家?我老公和儿子……”

    夏时冰毫不客气的打断:“大姐,我们马上要去执行重要任务,陈默的特殊待遇是他用命换来的,不存在继续破例的可能。”

    杨和光则和蔼的道:“大姐,你就安心在这里待着,子弟兵正在努力清理周边,秩序很快就会恢复的。”

    信不信不知道,但何姐很快就嗫喏着退开,满脸失望。

    此时不是圣母的时候,陈默一咬牙,抱着奶奶上车,和清浅一起坐到后排。

    很快,越野车咆哮着杀往总部。

    一路上,清浅的情绪有点不对,张淑琴倒是乐天得很,拉着她问东问西,关心不已。

    回到总部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

    陈默正要送清浅和奶奶进去,却被夏时冰一把拉住。

    “你不用去,真有任务。”

    回头叫来一个文职小年轻。

    “王拓,你去带她们办理租住证明,顺便给那位美女做一个异能测试。一切安排妥当,清楚没有?”

    王拓兴奋的敬个礼:“是!冰姐!”

    不伦不类的……

    陈默心里暗暗嘀咕。

    知道要亲自上战场,他却一点都不慌,反而有种本该如此的坦然。

    不是因为他天生喜欢战斗,而是因为,现在的每一场战斗,都是正义的、有意义的。

    不扯什么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单单讲清浅和奶奶,只为保护她们,陈默就必须让自己变得强大。

    池清浅咬着嘴唇,带着张淑琴离去。

    等到身后响起发动机的咆哮,才蓦然回头,遥望一眼。

    恨是真的,但牵挂亦是真的。

    池清浅,终究也只是一个小女孩。

    ……

    越野车上,夏时冰和杨和光面色肃然。

    “小默,你租住的城中村,连带着周边三公里内,爆发了严重的疫病。”

    “现在已经有大量的患者转化为活尸。”

    “情报初步判定,可能是水源中盘踞着一只特殊怪物……”

    陈默目瞪口呆,脱口失声。

    “我去,难道是自来水管里那些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