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十七章 秩序的毁灭与重铸
    被强行塞进车里的池清浅哭得肝肠寸断、梨花带雨。

    很可能,不仅仅因为今天这一件事。

    杨和光看得目瞪口呆,然后挠着后脑勺,撇过头去,纠结的目视前方。

    强抢民女这种事……算了,我没看到!

    陈默冷着脸往池清浅身旁一坐,也不去理她。

    表面镇定,实际上,心疼得要命。

    不过现在不能哄,积压的情绪太多,让她哭才是正确的选择。

    正要关车门,夏时冰突然伸手过来,拽着他往车下一拉。

    “小默子,你去坐前面!”

    嘻嘻哈哈的,你跟谁俩呢?

    小默哥下车绕上副驾驶,悄悄松一口大气。

    嗯,还是前面自在。

    “去哪?”

    “春熙路胜豪养老院。”

    杨和光点点头,立即发动车子。

    前面两个男人不吭声,后面夏时冰却一直在逗弄池清浅。

    “妹妹你哭起来真好看!”

    “小默子真是个王八蛋!”

    “放心,以后基本住一块儿,姐罩你!”

    “哇!还哭?水做的啊?”

    池清浅渐渐止住哭声,流出去两斤眼泪,眼睛却不见浮肿,只是红通通像小兔子似的,可爱又可怜。

    “我的东西怎么办?”池清浅沙哑着嗓子问。

    陈默大喜过望,认命就好!

    夏时冰耸耸肩,淡定道:“我帮你锁了门,等秩序恢复,让小默子带你来拿呗。”

    哟?暴龙这会儿这么仗义的?

    池清浅没说行,没说不行,扭过头,望向窗外。

    良久,才闷闷的道:“陈默,我讨厌你。”

    “嗯。”

    小默哥美滋滋的应一声。

    哥管你讨厌不讨厌呢!

    先弄到身边看起来再说!

    两人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早已织在一起,就像命运女神随手丢弃的线团。

    没人解得开。

    而陈默,根本没想过要解,八年的坚持,为的绝对不是有朝一日分道扬镳。

    那种控制欲甚至有点病态,却又不是男女之间的情爱。

    陈默有时候也会想,这样到底算什么?

    只能说,是特殊时期、特殊情景、特殊经历所造就的特殊羁绊,根本不讲道理的,多余去猜。

    听到陈默那声带着高兴的“嗯”,池清浅气得一咬牙,眸子里湖光潋滟,如雨方晴。

    “嗯?”

    车里其余三个人,同时发出一声轻呼,扭头望向池清浅。

    尽管没有任何明确证据,但是他们都隐隐有所感应,似乎有一种莫名波动,轻轻掠过各自精神。

    “小清浅,你觉醒异能了?”

    夏时冰兴奋的问。

    池清浅一愣,茫然道:“你是说楼下那些会放火放电的特异功能?我不知道……”

    “待会回去帮你检测试试!”

    夏时冰开心,杨和光脸上微露笑意,陈默亦是大喜过望。

    世道大乱,觉醒者在未来必然会成为社会核心,有能力,就意味着有价值,有生活得更好的本钱。

    车子继续疾驰,路边的乱象,让池清浅渐渐皱起眉,绞紧手指。

    一直在屋子里躲着,她从来没有想到,熟悉的社会一夜之间,竟然变得混乱如斯。

    死尸、伤者、怪物、片刻不停的轰鸣哭喊……

    叫人打从心底里感到压抑。

    没过多久,转过一个路口,养老院遥遥在望。

    有枪声!

    陈默一颗心高高提起来,紧紧攥住拳头。

    继续前行半里路,刚刚能够看到养老院大门,陈默的呼吸就一滞。

    门前不远处,四个士兵正在集火压制一只野猫!

    那猫浑身漆黑,动作快如鬼魅,一边躲闪,一边锲而不舍的向士兵们接近。

    “嘎吱!”

    越野车一个急刹,夏时冰立即拉着车门,从车窗翻上车顶。

    “我来处理!”

    就在此时,隔壁小区突然冲出来一个青年。

    那人满脸血污,拎着一把菜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狂骂:“你们这群臭傻逼!为什么不救我们?为什么?!”

    “警告!请不要靠近!”

    其中一个士兵扭头大吼一声,火力压制顿时露出一丝缝隙。

    黑猫瞬间化成一道闪电,向缝隙内狂飙突进。

    好凶的怪物!

    即便如此危急,那青年仍然在继续狂奔,挥舞着菜刀,情绪激动无比。

    小区门口,另有一些人在探头探脑,犹犹豫豫的,似乎想要冲出来,又不太敢。

    夏时冰已经准备好爆炎,然而那黑猫的速度太快,一时间根本找不到机会出手。

    如果被那青年干扰到士兵们的火力压制,被黑猫将速度提到最大,谁都不清楚会发生什么!

    陈默的心顿时高高提起来。

    可是,距离至少有二十米,什么都来不及做。

    却在此时,杨和光用左手掏出枪,伸出车窗外,随手扣动扳机。

    “砰!”

    动作快如闪电,陈默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就只见那青年后脑勺蹿出一股血箭。

    推门下车,杨和光冷厉的对小区门口一扬枪口:“特一局办案,滚回家去!”

    一阵尖叫,众人鸟兽四散。

    陈默心脏砰砰砰一阵狂跳,池清浅惊得捂住嘴,一时间,都怔住了。

    没有外部的干扰,四名士兵重新压制住黑猫,终于被夏时冰找到一个机会,两发火焰珠带走。

    杨和光开完枪就站在车前警戒,没有再动一下。

    陈默拉着清浅下车,清浅仍旧有些惊魂未定。

    杨和光没回头,淡声道:“之前小冰没跟你开玩笑,命令就是这样的。”

    陈默默然。

    “现在,你明白什么叫大乱没有?”

    陈默艰涩点头。

    “全国皆乱,兵力捉襟见肘,每死掉一个子弟兵,就意味着有5到8个平民将失去保护。”

    “昨天晚上,死在这种情况下的子弟兵,不少于200人。”

    “而崩盘所导致的混乱,造成的平民伤亡……暂时没有统计数字。”

    陈默终于开口:“我理解……”

    “不仅仅要理解。”

    杨和光回头瞟他一眼,面容冷厉。

    “如果遇到同样的情况,你要照做!”

    和光同尘,名字如此温雅,行事却如此酷烈!

    温和的大叔,杀伐果断的屠夫,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陈默扪心自问,在刚才那种情况下,自己有极大的可能,下不去手。

    然后……

    青年造成巨大干扰,封锁被突破,黑猫杀掉一到两个士兵,扬长而去,流窜在小区之间。

    再然后……

    陈默不敢在想象下去。

    杨和光偶露狰狞,终于让陈默清楚的认识到一件事。

    如今,正是秩序毁灭与重铸之时。

    在这样的时代,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新位置。

    要适应,更要争取……站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