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十六章 我只管一件事
    开车的仍旧是杨和光,副驾驶夏时冰,陈默坐在后面,整俩车上就三个人。

    “第一小队的其他人呢?”陈默好奇问。

    “还在选拔中。”

    杨和光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之前都是单独执行任务,以后可能会是四五人的小团队,用来应付一些特殊风险。”

    “哦。”

    陈默了然的点点头。

    “往哪开?”

    “城西,电力局家属楼。”

    一路穿行,一路沉默。

    此时,天光已然大亮,真实的世界,开始对所有人展现。

    路上到处都是装甲车,以及手持热武器的子弟兵。

    各种各样的奇怪尸体,随处可见。

    绝对数量可能不多,但是足够触目惊心。

    有一些建筑正在燃烧,消防车和消防设施已经明显不够用,直升飞机不得不向大厦里发射干冰弹。

    哭喊声不绝于耳,甚至好多人情绪崩溃,向楼下谩骂、扔杂物。

    更多的居民,则是捂着嘴趴在窗前,颤抖、沉默。

    路过动物园,附近形成一片小小的战场。

    护卫队的组织性极强,建立起层层防线,将三头怪物分割开。

    一头猩猩、一只蛤蟆、一条鳄鱼,在防线里左冲右突。

    周围道路狭窄,重武器开不进来,但机关炮和重型狙击枪已经足以对怪物造成致命伤害。

    越野车疾驰而过的时候,蛤蟆的肚皮刚好被打爆。

    情形似乎没有想象得那么坏。

    “秩序很快就会恢复的,别担心。”

    杨和光亦如此安慰。

    陈默点点头,继续啃压缩饼干。

    但愿,血和火能够洗净污垢。

    如若不能……

    至少我要护住清浅。

    ……

    很快,越野车杀进电力小区。

    直到冲上五楼敲响房门,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才虚脱似的松下一口大气。

    “谁?!”

    “清浅,是我!快开门。”

    大门被猛然拉开,露出一张清雅绝伦的脸。

    “陈默?!你怎么……”

    清浅捂住嘴,浅浅的褐瞳里,满是惊喜。

    “快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没时间多说,我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咱们去接张奶奶!”

    陈默说着话,就要去拉池清浅的手,却被一下挣开。

    “清浅?”

    池清浅表情转淡,微微退后一步。

    “陈默,你要是有能力,就把奶奶接过来和我一起住。这里有军人清理怪物,我们安安静静待着,没什么危险。”

    陈默大急。

    “清浅,谁知道危险会从哪来?电力小区又老又旧,还是开放式的,世道这么乱……”

    “陈默!”

    池清浅仰起头,眼睛里一片决然。

    “我的家、我的梦、我的童年、我的记忆……我父母留给我的一切,都在这小小的三室一厅里。”

    “你爱去哪去哪,我绝不离开。”

    陈默顿时默然。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默哥觉得亏欠,池清浅是其中之一。

    她的人生原本应该很幸福,八年前,陈默父亲的一次酒驾,将一切都撞碎。

    当时,她就在旁边。

    陈默反而没在现场,到医院时,只看到一个哭晕过去的瓷娃娃,瘦小的身体像是随时会碎。

    太内疚太自责,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弥补。

    太心疼太怜惜,所以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八年来,陈默一直努力接近她照顾她,受过伤亦犯过错,期间发生多少事,陈默自己都数不清。

    但反过来,她亦是动力。

    如果没有对于清浅的执念做支撑,陈默真的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进监狱的可能性最大,挂掉其次,唯独不可能拥有希望。

    当坚持已经成为习惯,现在又怎么会放弃?

    陈默静静的凝视着她,良久,故作轻松的一笑。

    “好,我马上就把奶奶接过来。但是我要住进来,就近照顾你们。”

    池清浅猛然抬头,回望陈默的凝视。

    她紧紧咬着下唇,眼神复杂至极。

    浅琉璃般的眸子,就好像清澈池底荡漾的水光。

    良久,她深深吸一口气,手指攥得发白,涩声开口。

    “陈默,你知道么?”

    “有几句话,在我心底整整存着四年,总是想说,但总是说不出口。”

    “今天是你逼我的。”

    陈默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来不及阻止,池清浅突然一股脑倒出来,情绪激烈到……带着哭腔。

    “认识八年,多蒙照顾,你做得很好,像个真正的男子汉。”

    “我对你有感激,有依赖,甚至还有爱慕。”

    “我都承认。”

    “但是!”

    “更多的是恨!是不能忘却的痛苦,是无法释怀的心结,是我父母倒在血泊里那一幕一次次在梦里的闪现!”

    “你究竟明不明白?!”

    “你每一次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而言,都是幸福而痛苦的折磨!”

    “你到底还要和我纠缠到什么时候?!”

    喊到最后,池清浅差点崩溃,两行清泪,滚滚而下。

    夏时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楼梯拐角。

    安静的倚着墙,从怀里掏出一根皱皱巴巴的烟,指尖轻轻一抹便点燃。

    透过烟雾,她出神的凝望着池清浅家大开的防盗门,带着三分缅怀、三分期待,等着陈默的选择。

    陈默沉默良久,缓缓点头。

    “好。”

    “从今以后,我会尽力避免出现在你面前。”

    池清浅心里陡然一松,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

    就好像,一直支撑在意志里的某种东西突然散了架,带来一股空落落的虚脱感。

    她告诉自己,这是好事,却高兴不起来。

    她又告诉自己,这是正常的,只是需要时间习惯。

    然而,没等她转过第三个念头,陈默突然上前一步,蛮横的将她一把扛起,挂到肩上。

    “但是今天,不管你想不想走,都得跟我走!”

    “我可以不出现,但你必须在我的视线里生活!”

    “要爱要恨要纠结,都随你。”

    “我只管一件事……”

    “保护你到世界末日!”

    池清浅被陈默蛮横的行为、霸道的话语,敲得大脑一片空白。

    惊愕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

    双腿一阵乱扑腾,被紧紧箍住。

    双手不断拍打着陈默的后背,砰砰作响,陈默却浑然不觉。

    “你放开我!”

    “呵!”

    “陈默你混蛋!”

    “呵!”

    “陈默!我会恨你一辈子!”

    “那便恨一辈子。”

    陈默扛着玉美人般的池清浅,从夏时冰身前路过。

    眼角都没斜一下。

    夏时冰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直到烟灰掉落在身前深沟里,才气急败坏的开始抖落衣服。

    没过几秒,池清浅突然大哭起来,夏时冰听见,却傻兮兮的咧开嘴,灿烂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