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九章 打谁都是打儿子!
    “咦?!”

    就在同一个瞬间,已经离开一段距离的鬼使突然低呼一声,停下脚步。

    下属不知所措的问道:“大人?有什么不对么?”

    “我的,往生花,失去,感应……张尹,去看看。”

    张尹顿时心头一凛。

    作为直属下级,他太清楚鬼使异能的威力了。

    被命名为往生花的毒系异能,无声无息,霸道无比,杀人只需要十秒,即便是同为进化者,亦无从抵抗。

    从鬼使以往仅有的两次出手来看,哪怕对手是体质进化者,只要被往生花缠上,照样会受到大幅削弱和标记,逃无可逃,最终被生生磨死。

    往生花种上以后却失去感应,如此蹊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鬼使大人请稍候,属下这就去查探!”

    张尹很干脆的应下任务,鬼使没有回应,缓缓的、如同迟暮老人般,转过身。

    张尹一咬牙,大步走向陈默家小院。

    随着距离的接近,这人眼底浮现出一丝紧张、一丝畏惧,回手从后腰抽出一把长约20厘米的匕首,紧紧握在手中。

    虽然早已觉醒,并且加入组织一年时间,但是此前都是小打小闹,按部就班的锻炼异能、适应杀戮。

    谁都不清楚灵气爆发之后,世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更没有人知道,今夜,又会涌现出什么样的怪物。

    这是鬼使没有以身犯险的原因,亦是张尹惴惴不安的源泉。

    小心翼翼的推开院门,正屋里仍旧一片死寂。

    张尹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房间里,陈默气若游丝,急得满脑门是汗。

    身体仍旧处于脱力状态,虚弱无比,外面却摸进来一个想要斩草除根的恶客,怎么办?

    陈默毫不怀疑,对方想灭口,并且敢于杀人。

    刚才,如果不是斗皇又激活一样能力,自己应该已经挂掉。

    恨!

    陈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被人当做一只蚂蚁似的随意碾死。

    但更多的是急!

    只要今天不死,凭借着一个世界的资源,早晚有找回场子的一天。

    可是,究竟要怎么化解这场杀劫?

    躲进魅歌位面么?

    可是,假如对方守尸怎么办?

    一打二,仍旧拼不过!

    哪怕对方离去,仍然是个大麻烦,因为,有可能暴露魅歌位面的存在!

    来人越来越近,陈默来不及思考更多,脸上浮现出一抹狠劲,深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张尹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身体却瞬间暴退一步。

    等到眼睛开始习惯屋里的黑暗,确认门后并没有埋伏,他才猫着腰跨进房门。

    很快,就看到躺在床上的陈默。

    此刻的陈默,额头上密布汗珠,胸膛的起伏极其微弱,身体时不时抽动一下,看上去如同大病久卧,离死不远。

    张尹缓缓站直身体,咧嘴一笑。

    “原来是只将死的蟑螂……看来应该是刚刚开启进化?怪不得……”

    慢悠悠往前走出一步,他紧紧盯着陈默,嘴里不停的喷着垃圾话。

    “居然能够化解掉鬼使大人的往生花,看来你的异能很有潜力,只可惜……你不该生活在这里!”

    陈默呼吸一促,突然咳嗽两声,嘴角涌出一缕血沫。

    那是刚才受的伤,淤血一直没有吐掉,但是看在张尹眼中,分明就是将死之人。

    张尹见过血,但是在今晚以前,社会安定,有些事只能在暗地里做,所以他的经验并不丰富。

    亲手处决一个进化者,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黑暗中,张尹的身体微微颤粟着,眼里闪烁着残忍的光——那是亢奋到极致的体现。

    “小蟑螂,来吧,我这就送你去见天巫大神!”

    话音刚落,一刀扎向陈默胸膛!

    空气被割裂,风声嘶啸。

    打不赢!

    陈默心里立即浮现这个念头,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受激炸起。

    张尹的实力,绝非普通混混可比,一刀下来,常打烂架的陈默顿时明悟,哪怕是在自己的全盛时期,都未必能赢下对方。

    但是,那又如何?!

    张尹并没有选择心脏作为目标,而是扎向胸膛正中央。

    锐利的匕首将在03秒之后刺进去至少8厘米深,然后顺势向下一拉,整个胸腹间都会被剖开。

    这样的方式,让他感觉很刺激,很有趣。

    就在匕首即将落下的时候,陈默动了。

    动作很简单,左手格向匕首,伸出右手握向张尹的手腕。

    动作慢悠悠的,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

    张尹咧嘴一笑,那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轻蔑,刀花一转,轻飘飘的割向陈默的手腕。

    “也好,先把你削成没腿的蟑螂,看你命有多硬!”

    话音未落尽,只听“刺啦”一声蜂鸣,匕首擦着一面凭空出现的紫盾,扎在床板上。

    下一秒,张尹的手腕被一只虚弱的手掌握住。

    “咦?”

    张尹有些惊讶,但更多的仍旧是好笑。

    就凭你,一个将死的废物,能奈我何?!

    陈默猛然睁开眼睛,瞳孔深处燃烧着熊熊火焰,用虚弱但饱含快意的声音,轻声道:““傻逼!在权限狗的威严中颤抖吧!””

    懵!

    张尹一个字都没听错,但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失心疯了吧?

    智障!

    下一个刹那,张尹眼前一亮,环境由昏暗狭小的室内,变成明亮宽敞的草原。

    突如其来的光明,闪得张尹差点流出眼泪。

    第一时间,第一想法,就是抽身暴退。

    “臭虫!我会将你……”

    一句话都没能说完,两人分开的瞬间,二级屏障上,陡然蹿出一道紫色电光。

    张尹才刚刚准备睁眼,就只觉得眼前扑来一片紫霞,紧接着,世界一黑。

    什么……情……况?

    愕然张大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努力睁大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

    对疼痛失去感应,因此以为仍有希望,却茫然不知,自己正在一道紫色电光中化灰。

    挣扎,至少能够分散绝望,张尹却连挣扎的资格都没有,就那样坠入永暗。

    陈默看着电光肆虐,大笑着竖起中指:“对不起!审核未通过,您已被404!”

    微风吹过,一点灰尘都没留下。

    这就是魅歌位面,拒绝一切非法访问,没有钥匙又抗不住审核,请去死。

    觉醒更早又有什么用?

    在自家主场上,陈默打谁都是打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