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外星遗迹 > 第二章 但问本心
    反复测试,陈默终于确认,眼前的奇物绝对不是什么紫水晶。

    遇火不热,刀斧难伤。

    用它磕铁板,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

    金刚石的硬度,钨合金的脆性,防火棉的隔热……

    地球上,绝对不存在这种材料,无论天然或者是人工合成,否则,早就炒得沸沸扬扬。

    外星高科技产物?

    法宝?

    史前文明的遗留?

    陈默不缺想象力,但是很明显,想象力没法解决水晶带来的疑问。

    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玩意,怕是很值钱。

    滴血验尿统统都尝试过,半点反应都没有,陈默并不打算对着它来一发,只好随手压在枕头下。

    简单抹一把脸,倒头就睡。

    这一夜睡得不怎么踏实。

    在梦里,他变成一道紫光,在天空中自由翱翔。

    然而天幕似乎加了盖,漆黑的虚空,不见一颗星,像罩子似的罩在头顶,憋闷至极。

    任凭他左冲右突,却始终无处可去、无路可逃。

    不知从何时起,虚空里又传来一阵“喀嚓喀嚓”的怪响,就好像有一张大嘴,正趴在哪里啃噬着什么。

    陈默额头上隐现汗迹,水晶再次幽幽亮起。

    ……

    早餐起床,陈默饿得饥肠辘辘,胃里火烧似的痛。

    但精神反倒特别健旺,双眼明亮而有神,照镜子时,自己都吓一跳。

    到村口早餐摊,一口气吃下十根油条、四碗豆浆、五个大肉包子,终于吃饱。

    发一上午传单,中午和小伙伴们凑到一块,吃着商家免费提供的盒饭,吭哧吭哧连灭五盒。

    午休结束,继续干活。

    一整天时间,商家管一顿午饭,另外给150元现金,效率很低,又苦又累。

    但陈默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理由就是不远处那个干净清雅的少女。

    站在树荫中,目送少女踏上公交车,陈默正要撤,黑瘦的小远突然嘿嘿一笑。

    “哥,你那么喜欢池女神,为什么不追一下试试啊?”

    陈默哑然失笑:“别瞎说,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小远却不肯信,撇嘴道:“哥,池清浅可是云大女神,喜欢她的人能从这里排到学校门口,暗恋她又不丢人!”

    “再说,如果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要来发传单?你在酒吧兼职,赚得不比这多?”

    咦?逻辑居然无懈可击……

    陈默不想解释,情况太复杂,于是摆摆手,转身向城中村走去。

    小远要坐的公交是同一个方向,快步跟上去,仍然在嘀嘀咕咕。

    “不过你不表白是对的,那种女神,距离咱们太遥远,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而且你发现没有?她从来不正眼看你……哥你没戏。”

    “但是我真是搞不懂女神的想法,学习又好,长得又漂亮,就算不想去做太复杂的兼职,当个家教总可以吧?何苦要来发传单呢……”

    家教?

    陈默微垂眼睑,遮住眼底那一抹悲伤。

    为什么不做家教?

    因为,学生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实在太虐心。

    有些家长不懂教育,对孩子动辄叱骂,但在孤儿眼中……那仍是幸福。

    是的,陈默和池清浅,都是孤儿。

    八年前,陈默的父亲酒驾出车祸,撞碎三个家庭,只留下一位孤寡老人和两个娃娃。

    其中一个,就是池清浅。

    陈默拼尽力气保护她、照顾她,但在能够独立的第一时间,她就划下一条线,再没有允许陈默跨过半步。

    陈默不怨。

    在成长为男子汉的过程中,陈默学会一点:不问结果,但问本心。

    有担当,才能走得更远。

    父亲欠下的债,我来还。

    ……

    在昨天的同一时间,陈默拎着五份大碗刀削面,踏进城中村。

    与昨天不同的是,今天居然没有半点疲累的感觉,精力仍旧充沛。

    只是……这个饭量该怎么办呢?!

    陈默有点犯愁。

    短时间内当然吃得起,但是长此以往,经济一定会很拮据。

    再说,谁知道饭量还会不会继续增长?

    就算不再增长,照这么吃下去,到底是会进化,亦或者是兽化?!

    前所未有的大变,搅得陈默心里一团乱麻。

    潜意识里,他笃信这种变化是好事,一定会唤醒一个辉煌灿烂的未来。

    但是,变化所导致的三观破碎,却让人很混乱。

    “想那么多干嘛?”陈默哑然失笑,“时间自然能解决一切……先吃饱再说!”

    随手掰开一次性筷子,正要开动,却发现筷子上毛刺特别多,于是找出自己的餐具来到厨房,打算简单洗洗。

    打开水龙头,“噗呲”、“噗呲”两声之后,前列腺炎似的挤出一股带着锈味的自来水。

    “水很快就会停,这里不知道还能住几天……”

    漫不经心的想着心事,陈默突然闻到一股掺在锈味里的恶臭。

    “什么鬼?!难道自来水不是全市通用的么?”

    陈默懵逼的闻闻手掌,终于确认恶臭是水里传出来的,恶心得差点吐出来。

    厌恶的扔掉唯一一双筷子,在厨房里找一圈,干干净净连个碗都没有。

    无奈的叹口气,转身走向大娟的房间。

    笃、笃、笃。

    “娟姐,你在么?”

    半晌无人应声。

    “咦?大娟这个时间从来不会出门的,奇怪……”

    陈默有点纳闷,但也没有多想,转身打算回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在离开大娟门前的时候,房间里似乎传来一声压抑的喘息。

    呼……

    “嗯?!”

    陈默猛然回头,半是疑惑半是警惕的望向房间,窗口里面挂着黑色的窗帘,静静的垂下,散发出幽深的不详气息。

    大娟曾经说过,她睡眠很轻,特别怕光,所以窗帘特意买的那种双层布料,外黑里红,遮光一流。

    陈默趴在窗上,勉力从一点缝隙,向里面望去。

    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双手聚拢,盖在玻璃上遮光,向里面张望3、5秒钟,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一股若隐若现的腥臭味道直冲鼻间,顶得他连退好几步。

    “晦气!”

    他厌恶的甩着手,急匆匆奔回房间找纸。

    用肥皂和卫生纸擦干净手,简单刮刮一次性筷子上的毛刺,一边扒拉面条,一边登上本地论坛。

    果然,附近一大片区域的住户都在反映水有问题。

    主要就是浑浊、恶臭、像下水道接进水塔一样,是从今天下午6点多钟突然开始的。

    有不少人都在控诉中招惨案,大部分都是洗手、洗水果,只有一个特别倒霉的孩子是直接对着水龙头灌了一口。

    陈默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打字回复:“看这里看这里!给你们增加一个受害案例,分摊一点痛苦!”

    乐观一点挺好的,尤其是在没有人可以依靠的情况下,生活的苦闷就全靠自己调节。

    笑着笑着,陈默莫名的觉得有哪里不太对,突然紧紧皱起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