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抹去腕边浅痕 > 第二十一章
    不曾想到你给我最后的疼爱竟是把手放开。

    刘译正在忙着自己公司的业务,心里惦记的却是即将出世的女儿,她会长什么样子啊,希望像妈妈吧,毕竟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女儿像自己的话以后会不会嫁得出去。想着已经两天没有杨凝的消息,刘译有些不安,试着拨打杨璐的手机同样是关机,刘译不知道为什么,该不会又是杨成军又有什么意见了吧。

    一个快递封皮递到刘译眼前,刘译吓了一跳,快递小哥打趣道:“合计啥呢刘哥,我进来都不知道。”由于经常来送快递,这小哥跟刘译很是熟悉,刘译无奈,自己的公司一楼大门常开,根本没有门卫,因为雇不起。二楼几个房间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当初由于这地方要拆迁而且偏僻,刘译为了省钱才能把公司注册在这里。“你下回到大门口就喊我,省得往楼上跑”刘译客气的说,顺手递过去一瓶饮料,接过快递打开,竟是上美的授权:授权鞍山步悦经贸有限公司处理深圳港口货物的通关的字样,让刘译纳闷杨璐忙什么去了?虽然代理公司有义务配合,但是这么重要的事处理的主动权应该是上美啊,又试着拨杨璐的电话,仍旧关机。打电话给沈阳分公司,只是听说杨璐似乎回了深圳也没人知道具体消息。联系不上杨璐,刘译只好订飞往深圳机票,反正到了深圳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机场新闻正报道着两日前的车祸:“沈海高速发生交通事故,一辆马自达轿车超速行驶与一辆旅游客车追尾相撞,轿车司机当场……”不等新闻报完,刘译转身向机场的书报亭走去,这样的事故刘译也经历过:阴历大年三十早上,零星的小雪花铺满了路面,天气预报今天将有暴雪,刘译想着离家还有2百多公里,不觉加快了车速想赶着在雪下大前到家,结果没注意道路前方施工的警示,直接飞跃了土堆冲了出去,好在土堆不高车没翻,人没事,看着从底盘掉出来的变速箱也知道车已经报废,事故就是超速引起。所以人的心,不能急,急则生乱,但愿世间少一点人为的灾难吧,刘译心想,随手挑选一本书,安静的坐在候机楼里。突然手机响起,电话簿自动显示: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接听时刘译心不禁一震,“你是叫刘译?杨凝是你爱人吧?她早产,紧急联系人里要通知你,虽然他父亲在身边,仍是要告知你。”听着电话那边的语音刘译脑袋一片空白,他恨不得现在马上就能飞到杨凝的身边,可是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只有女儿,刘诗语。

    从护士手里接过女儿,“大人没保住”这一句话烙在刘译心里,刘译的心情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不相信杨凝留给他这样的一种牵挂就离开了他,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杨成军居然不肯让他再看杨凝一眼,医院走廊里的人,每一个愤恨的眼神都在无形的驱赶着刘译,刘译也顾不得许多,他只想亲眼再看看杨凝,可是仍旧是被杨成军叫人无情的推赶出大门,看着伤心欲绝的杨凝母亲,那失去女儿的悲伤不像是假的,刘译不敢去多问,更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想着求助唯一能帮自己说话的人可是却看不到杨璐的身影,刘译只能抱着这个才刚出生的女儿孤零零的离开。

    每次在刘译束手无策的时候,支撑他的都是母亲,刘译将女儿转院的第二天,母亲就来到了深圳。女儿的出现给年迈的母亲添了更多的麻烦,当初负债累累,要不是父母一直苦苦的替刘译支撑也许刘译都活不到今天,如今却又带回来一个小累赘。在最难的时候能包容你的永远都只有母亲,深圳一个月,母亲对小诗语的细心照顾,终于让孩子有了正常的体重。

    再次回到鞍山的家里,看着头发已经斑白的妈妈疼爱的抱着小诗语的那一刻,刘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一瞬间委屈、心痛、还有女儿带来的喜悦,说不清楚多少心思一下子全都用上刘译的脑海,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母亲却心疼的一把拉住刘译的手,她不知道在小诗语出生的医院发生了什么,但并没有急着多问孩子妈妈的事,反正来日方长,刘译简单的跟母亲说起杨凝,母亲没有责怪,只是默默的接过孩子,看着孙女,没有什么比把孩子养大更重要的了。想到当初刘译坦白百万负债时候,母亲毫不犹豫的卖掉自己的房子,当房款攥在刘译手中的时候,母亲只是简单的说:“你永远是我的儿子,我的宝贝儿子,无论你怎么样,我都不能不管”。如今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