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万界地主 > 第8章 想要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要真正的活着吗?(祭祖补更,求推荐票)
    看着那滩白色液体,吕布的胃部一阵翻滚,差点没当场吐出来,没办法,实在太恶心了。虽然自己也经常射出这种白色液体,但那不一样,自己是自己的,怎么看也不会感到恶心,而别人的,怎么看怎么恶心,更何况是一匹马了。

    强忍心中的不适感,吕布抬手继续撸起来,刘轩可是说过,要把赤兔马撸到腿软无力力力为止,虽是不情愿,但吕布不得不照做,旁边可是有几名城管正虎视视眈眈呢!

    就这样吕布一直撸个不停,赤兔马也一直叫不停,同样赤兔马也射个不停,地上的白色液体已经覆盖赤兔马周围一米区域,刘轩等一帮城管早已退的远远的,独留吕布一人正在奋力的工作,没办法,实在太恶心了。

    赤兔马也从刚开始的舒爽变成痛苦的嘶吼,更是几次用马蹄踢向吕布,第一次由于吕布的大意,直接被赤兔马踢中胸口,摔了个四脚朝天。随后的几次吕布有了经验,在马蹄抬起那一刻迅速避开。

    就这样一直持续撸了一个时辰,吕布都感到手臂一阵发麻的时候,赤兔马终于承受不了了,嘶吼一声,直接瘫倒在地,马眼翻白,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看上去像是虚脱一样,实际上确实已经虚脱了,任谁这样撸上一个时辰,不死也得脱层皮,就算是马也一样,毕竟肾不是铁打的。

    “好了地主,您的任务我已经办好了,我可以离开了吗?”

    见赤兔马已经躺倒在地,吕布赶紧起身来到刘轩身前问道。现在的吕布只想快点离开这鬼地方,一刻也不想再停留。

    “没问题,哦对了,你要不要留下来尝一口马肉?”

    刘轩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开口向吕布发出邀请。

    “不了不了,还是地主你们吃吧,莫让奉先打扰了地主的雅兴。”

    听到要他吃马肉,吕布急忙摇头拒绝道,别说吃马肉了,他这辈子都不想看到马匹了,今天吕布算是被那赤兔马射出来的白色液体给恶心到了,现在他的身上还有一股腥臭之味,一心只想回去洗个澡。

    摆摆手示意吕布可以离去,邀请吕布吃马肉,也只是看在赤兔马是他坐骑的面子上,既然吕布不吃,刘轩也没必要多此一举。

    吕布在得到示意后,赶紧逃也似的朝外奔去,这个带给他耻辱的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停留。

    没有多管吕布的情况,刘轩转身大手一挥,说道:“兄弟们,开工干活了。”

    “是老板!”

    一帮城管立即应道,随即开工干活,宰马的去宰马,烧火的烧火,一番下来场面热闹至极。

    篝火晚会一直持续到凌晨才散去,刘轩径直回到刘辩给自己安排的休息处,房间不是很大,但很奢华,还有几名长相不错的侍女站立在一旁。

    刘轩刚一进来,几名侍女便躬身行礼,娇声说道:“地主,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这就为您宽衣解带。”

    几名侍女说完便要上前服侍,然而刘轩却是大手一摆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身为屌丝出身的刘轩,虽然现在已经逆袭,但还是有些转变不过来。

    挥退几名侍女后,刘轩便独自躺在澡盆当中,折腾了一天,刘轩也是有些累了,不过好在任务算是完成了吧!只要明天好好处理一下后续事宜,刘辩的生命安全就不成问题了。

    “滴滴……恭喜宿主完成菜鸟任务,一级权限下放。”

    就在刘轩这想着明天如何处理董卓的时候,脑海便想起一道电子声,正是很久没有露面的系统了。

    对于系统提示音,刘轩并没有感到意外,反而对“菜鸟”二字感到深深的无力,不过想想也是,这样的世界根本没有挑战性,连历练都算不上,最多只能算是让他出来见见世面。

    不过刘轩也没有再去深究,反而对系统说的权限下放提起了兴趣,于是对系统问道:“系统,能具体和我说下权限下放的事吗?”

    “好的宿主,权限下放,顾名思义就是将系统现有的权限下放给宿主,目前系统等级是一级,现有的业务并不是很多,宿主以后若要获得更多权限,必须完成一些特定任务。”

    听完系统的解释,刘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那么系统,这次下放的权限是什么?”

    “宿主,请看投影。”

    系统话落,刘轩眼前一道光屏展开,定眼一観,一行行数据浮现其上。

    宿主:刘轩

    年龄:21

    修为:0阶

    功法:无

    系统等级:一级

    涉及业务:滴滴打人

    所拥权限:任务列表全面开放(宿主可将列表投放到滴滴城,以供打手自由接取,酬金四六分)

    ……

    数据比较简单直接,刘轩也不在乎其它的数据,他在乎的是那个四六分成,于是开口问道:“系统,酬金的分成应该是我四成吧?”

    “是的宿主,不过打手也是分等级的,每个等级的打手所拿酬金都是不同的,这些宿主以后慢慢了解就行。”

    刘轩点头表示明白,也没去追问打手等级之类的,就像系统说的那样,这些以后自会知晓。于是不再多想,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次日清晨,刘轩早早便起床召集城管准备处理后续事宜,他还指望着回去呢。

    刘轩先是带一帮城管去了关押董卓地方,一番恐吓加威胁,然后留下十名城管监视董卓的一举一动,刘轩还特别强调监视这两个字,让十名城管不管董卓干嘛都要时时刻刻跟随,就算是董卓爱爱也要盯着。陈浩相信,只要控制住董卓一干将领,这煌煌汉土便不会沦丧,也不会出现所谓的三国鼎力的局面,若他刘辩不傻便可借助这股力量巩固皇权,再加上李儒这个谋士,何愁天下不平。

    “唉,我真是个劳碌命啊!”

    从董卓那里出来后,刘轩又径直来到吕布的看押处,站在房门口不禁兀自感叹,相比于自己,那帮子城管可是悠哉多了。

    “看来自己这个大哥大当的有点不到位啊,以后得改改,好歹自己也是上千号人的老板,可别啥事都让自己来做,那多掉价。”

    刘轩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让帮城管多多活动一下筋骨,免得让他们的骨头生了锈。随即不再多想,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嘎吱……”

    房间内,吕布正在闭目养神,门板发出的摩擦声将他惊醒,转头一看,见刘轩推门而入,脸色顿时变了,变得跟锅底一样黑,同时脑海之中又浮现出昨晚的一幕幕,那恶心的白色液体仿佛又出现在眼前,以及自己的手到现在还有点酸痛,更可恶的是,昨晚自己准备休息时,来了几个城管,说是请自己去撸串的,虽然吕布不知道撸串是什么意思,但听到“撸”这个字的时候,胃部一阵翻滚,直接当场吐了出来,一念及此,吕布又羞又怒,心中暗骂:“该死,怎么是这瘟神?”

    虽然心中暗骂刘轩这瘟神怎么来自己这了,但吕布又不得不起身笑脸相迎:“奉先见过地主,不知地主前来有何要事?”

    对于刘轩,吕布现在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生怕自己一个疏忽又被垃去做“电疗”,亦或者去撸串。而刘轩一进房门便看到吕布那有些勉强的笑容,好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不过刘轩也没有在意,毕竟昨晚换谁去干那事都不会有好脸色。何况一向高傲自大的吕布吕奉先呢?

    径直来到吕布身前坐下,眼睛直直盯着吕布周身打量,一边看还一边点头称赞,这模样让吕布看的浑身发毛,以为这货是不是又要自己去撸串。就在吕布胡思乱想的时候,刘轩则是笑咪咪的说道:“老驴啊!不必紧张,今儿个我来呢是想和你谈谈人生的。”

    “呃!”

    刘轩的话让吕布瞬间懵逼,本以为刘轩来此肯定又是来找茬的,没想到却是来谈人生的,这谈人生又是什么东西,自己的人生还需要和别人来谈吗?还有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老驴”这个外号了,不过刘轩那笑咪咪的样子,倒是让吕布想起昨晚叫自己去撸串时,好像也是这幅笑容,一想到这,吕布心中生出一丝警惕:“地主有何要事尽管直说,奉先必定全力以赴。”

    吕布的语气不是很好,但刘轩不在意,反而一脸神神秘秘的问道:“老驴啊,你……想要明白生命的意义吗?你想要……真正的活着吗?

    ”

    刘轩的这话一说完吕布整个人顿时斯巴达了,他不明白刘轩话里是啥意思,生命的意义?真正的活着?不不不,这些吕布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刘轩会不会杀他,以后还能不能好好活着。

    “地主这……”

    吕布刚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没等他说完,刘轩竖起食指摇了摇:“yes或者no?”

    吕布现在简直要崩溃了,眼前这人总说一些奇怪的话语,刚刚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现在又蹦出个听不懂的词汇,这到底要闹哪样啊!

    “yes?no?二选一。”

    还不等吕布回过神,刘轩似笑非笑的话语再次响起,这简直让吕布欲仙欲死,恨不得过去抽刘轩几巴掌,可他又不敢,只能选一个容易念的词汇大声吼道:“闹闹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