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水圣无支祁 > 第十三章 吴大胆屠杀无辜献祭 勃亝山山神黑化成魔
    数百府兵,强忍着疲劳,端着武器,晃晃悠悠的走到牢笼前。

    此时,牢笼中的孩童开始大哭大闹,撕心裂肺的哭声使府兵握着武器的双手开始颤抖!

    吴大胆战战兢兢起势做法,一通瞎鼓弄之后,示意府兵执行献祭。

    府兵们犹豫不决,没有一个人敢下手!正在这时,执事缓慢的站了起来,夺过一个府兵手中的矛,毫不眨眼的刺向牢笼中的一个孩子!顿时鲜血喷溅!牢笼之中更是炸开了锅,其他孩子在牢笼之中四散避开,甚至踢打牢笼,哭喊之声更甚!

    执事用力将矛拔了出来,交给身边的府兵,冰冷的眼神盯着府兵,这个府兵接过矛,看着执事的眼神,身上不住的打冷颤!

    府兵紧握住手中的武器,横下心,奋力刺了下去!其他府兵接二连三的跟随,笼中孩童无一幸免!

    此时,山神庙外刮起了大风阵阵,大风时而卷起落叶,吹起灰尘,时而轻抚死去的孩童的面颊!之后开始狂风大作,呼啸的飓风将施法的香案掀翻!将牢笼打散!将府兵全部吹倒在地!

    吴大胆以为是雨来了!勉强的立住,继续大声的朝天空大喊:

    “雨来!雨来!雨···”

    吴大胆画好没说完,突然之间,风停了。天空的炎炎红日依然晒着勃亝山的每一寸土地!

    执事收拾好被风出乱的头发,整理行装,抬头看向吴大胆。

    “吴先生!雨呢?!”

    吴大胆点头哈腰。

    “马上!马···马上雨就来”

    执事迈着步子缓慢地向吴大胆靠近,眼神中充满杀气!府兵调转枪头,面向吴大胆!其余坐在地上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府兵,也都站了起来,拿着武器。

    吴大胆继续手舞足蹈,假装施法,双手上举,对天大喊。

    “雨···雨来!雨来···”

    吴大胆越喊越没有底气,眼看着执事走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抱着执事的腿哭喊道。

    “执事大人!执事老爷!我被骗了!我被他骗了!”

    执事冷声答道:

    “你被骗了?你其实不会求雨是吗?”

    执事突然愤恨难平,一脚将吴大胆踢倒在地。

    “你不会求雨是吗?!!!!”

    周围的府兵,个个手里紧握着武器,蓄势待发!

    执事愤怒!

    “给我杀了他!!!”

    周围的府兵手持长矛,迅速包围吴大胆,几乎同时刺向吴大胆!瞬间,吴大胆暴毙当场!

    执事看着吴大胆的尸体,沉思片刻!

    “今后此事,谁都不准再提!违令者杀!!”

    执事说完,挥手示意全军丢下武器迅速开拔,五千府兵在执事的带领下,逃出勃亝山,从此以后,无人敢再提起勃亝山的惨案!

    一众府兵走后,不一会儿,从山神庙中走出一人,衣着锦绣,气宇不凡!他就是勃亝山的山神亝钺。

    自从帝夋下令取缔摧毁太衍府,天界便不允许天神在凡人面前显露真身,更禁止干预人间之事,违反天条者便会遭到天雷加身。

    亝钺看着眼前这一幕,浑身上下也止不住的颤抖。看着这些孩子,亝钺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泪珠在眼眶内打转儿。

    此时,突然从山神庙后零星跑出十几个妇女,跑到牢笼前四下寻找,找到并确认是自己的孩子后,嚎啕大哭!

    “我的儿啊!呜呜呜”

    亝钺有些措手不及,赶紧擦拭眼泪,而这些妇女却丝毫没留意亝钺的存在。

    亝钺看着这些母亲抱着孩子,痛彻心扉的哭喊着,轻声说道:

    “万事皆有因果,要是在一年前的雨夜,我就施法救了吴大胆的妻儿,勃亝山就不会有此一劫;要是那夜在这山神庙中,我出手杀了吴大胆,勃亝山也应能避过此劫;要是刚才在那些人行凶之前,我能阻止他们,那这些孩子也不会落此下场!”

    瘫坐在一边的农妇,缓慢放下怀中的孩子,站立起来面对亝钺。

    “你是着勃亝山的山神?”

    “是”

    农妇听完亝钺的回答,顿时啐了亝钺一脸唾沫!

    “我们日日香火侍奉,尊之、敬之!可你呢?!我们受难时你在哪啊!?”

    农妇说着双手抓起亝钺的衣领开始推搡,亝钺一言不发。

    农妇推搡两三下之后,跪在地上扣头痛苦。

    “你在哪啊!?”

    其余的农妇更是哭作一团。

    “我男人被他们杀了!孩子也没了,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农妇说完捡起刀来,自刎身亡。

    其他农妇也都捡起身边的刀,自刎而死,刚才跟山神亝钺说话的农妇也捡起一把刀,缓慢的起身,立于亝钺面前。

    “山神老爷,这或许是我们在这勃亝山最好的下场!”

    农妇说完,挥刀自尽而亡。

    亝钺看着面前自刎而死的农妇,几近崩溃。强忍着心中的悲痛,看到不远处吴大胆的尸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施法,吴大胆身上顿时大火熊熊!不久便烧成焦炭!

    “吴大胆,你本来就应该是这个下场!如今你却害死了那么多人!”

    亝钺紧握拳头目光转向山下还在仓皇逃跑的府兵。

    “你们也别想逃走!”

    亝钺说罢,起势施法。可正在此时,天雷滚滚!一记闪电直击亝钺天灵盖!亝钺应声倒地,周身焦黑!

    而后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北水渊洲祈求已久的雨水终于来了!

    雨水打在孩子们的尸体上,雨声悲悯;落在农妇们的尸体上,雨声无奈;

    在这大雨淅沥之时,突然,从亝钺焦黑的身体里发出一个讥笑声音。

    “哈哈哈,老天啊,你这个时候下雨有什么用呢?!”

    亝钺从地上缓慢的爬了起来,看着地上的死去的农妇,捏着嗓子发出女人的音调。

    “姐姐,你放心,我来照顾你们的孩子,他们也是我的孩子!”

    亝钺说完,发出怒吼,随后将双手猛插入地!整个勃亝山开始震动!亝钺双手开始奋力往外拔着什么东西。

    “啊!!!”

    亝钺双手从地里拔出三寸,山上的绿色全无,树叶飘落!

    亝钺双手再拔出三寸,大树树干光秃,花草枯萎!

    亝钺双手再拔出三寸,山上所有植物瞬间粉碎,向下飘落!

    亝钺双手拔出,手捧勃亝山大地之灵,吞入腹中!勃亝山的土壤顿时腐败,化为纸灰一般的灰土!勃亝山远远观去,如同一座座的坟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