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水圣无支祁 > 第十二章 吴大胆重回勃亝山 福寿村献祭黑影人
    洲府执事率府兵五千历时半月到达勃亝山福寿村,吴大胆一路跟行,途中休息之时还不忘静坐“修法”,做的倒还像模像样。

    勃亝山上山之路仅有一条,前半程的山路窄小且蜿蜒崎岖,石阶之上碎石颇多,十分难走。

    上山之时只能两人一排,缓缓而行。五千府兵个个都是甲胄在身,武器在握。上山必须小心谨慎,一旦前面发生事故,后方人群也会遭殃。

    吴大胆一个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领路,洲府执事紧随其后。

    执事边走边喘气,实在走不动了,就一屁股坐在石阶之上,谁知石阶上满是碎石,硌得执事跳了起来。

    “哎呦···”

    执事一边揉屁股一边向走在前面的吴大胆招手。

    “吴先生,还得多久能到啊?”

    吴大胆紧走两步,踮着脚往前观瞧,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山神庙。

    “再坚持一下,咱们在前面的山神庙歇脚。”

    执事听罢,也踮脚伸长了脖子往前看,什么也没看到,转身朝大军喊话。

    “好!大家再坚持一下,咱们在前面的···额,山···山神庙歇脚!”

    府兵们早已东倒西歪,有的甚至原地歇着,早已没有了出发前的纪律严明。

    又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全军到达山神庙。

    山神庙自从吴大胆防火烧毁之后,早已被村民连夜翻修,重整香火,庙里更是整洁有序,香案上尙有未烧完的请愿香,显然请愿之人刚走。

    吴大胆立于山神像前,一语不发,死死盯着神像,来到山神庙的那一刻,吴大胆整个人仿佛被拉回了那个雨夜,吴大胆的脑海里不断闪现着当时的画面,满眼悔恨和怒火!

    “欸!你干嘛呢?这山神像有什么好看的?”

    执事拍了吴大胆一下,然后上下观瞧着山神像。

    吴大胆回过神来,不屑的说道:

    “神有什么用?从未见其显灵,徒受香火!不拜也罢!”

    执事回身说道:

    “那是,那是,拜他有什么用,他又不会下雨!”

    吴大胆说完迈步往外就走。

    “出发吧!越早到达,就越早开坛求雨!”

    执事诧异。

    “咱们刚歇了一小会儿,这就走啊?”

    吴大胆继续往前走,大声回答道:

    “耽误了时辰,我可不负责!”

    大队人马再次整军出发,傍晚时分,终于到达福寿村。

    执事遂命府兵分成五队,挨家挨户敲门,集村民于村口空地。

    执事清清嗓子,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村民都是一脸茫然,私下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这么多兵啊!这是干嘛啊?”

    “不知道啊!等下看看那位官老爷怎么说?”

    吴大胆担心被同村认出来,独自站在一众府兵身后,默不作声。

    执事看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大声说道:

    “如今大旱天灾已经数月!我洲百姓苦不堪言,如若长此以往下去,北水渊洲必将遭受灭顶之灾!幸之我洲得遇奇才,能求得甘霖!造福百姓!”

    福寿村民一众哗然。

    “太好了!终于能下雨了!”

    “是啊!我今天还去求山神保佑,山神终于显灵了!”

    “是啊是啊!”

    执事接着说道:

    “好了!大家不要议论,先听我说!要想求得甘霖,还需咱们福寿村多多出力!没有咱们福寿村的帮助,这雨是求不来滴!”

    村民听完继续议论,有胆大的小伙子大声喊道:

    “只要能下雨,我们福寿村一定配合大人!要我们做什么都行啊!”

    其他村民附和。

    “是啊,只要下雨,让我们坐什么都行啊!”

    执事微笑:“那就好,在此,我先谢过各位了!”

    “执事大人,需要我们福寿村做什么呢?”

    执事表情转而严肃。

    “是这样,如果要求雨,就必须用333个孩子的精魂来祭神,只有这样才能感动神明,降得雨来啊!”

    村民们听完之后骇然!

    “什么!要用孩子献祭?!”

    “那怎么行啊!这是什么妖法啊!?要用孩子献祭!”

    “我们就是渴死,饿死!也不能把我们自己的孩子献出去!”

    有带孩子的村民,开始护着自己的孩子往后退,企图逃走,可是府兵早已将人群团团围住。

    此时,吴大胆再也按捺不住,推开府兵,走了出来。

    “要想求得甘霖,必须有人献祭!”

    众人回头看向吴大胆。

    “这个人不是吴大胆吗?”

    “是啊,就是他!可是,他不是死了吗?”

    “他没死啊?”

    “欸!吴大胆!你怎么能昧着良心残害自己的乡邻呢!?”

    执事看向吴大胆,说道:

    “先生,这是···”

    吴大胆赶紧解释道:

    “执事大人,此事一刻不能再等,今夜正是献祭的最佳时刻,我今夜就在此开坛求雨!”

    执事迟疑:“可是这···”

    吴大胆急切的再三催促执事。

    “执事大人!过了今夜,可就求雨不得了啊!”

    此时,已经开始有大批村民想要闯过关卡,四散逃走。

    吴大胆见状,直接大声喊道:

    “执事大人有令!十岁以下孩童全部羁押!违抗军令者格杀勿论!”

    府兵听令,开始四下追捕,有孩童者被羁押在囚笼之中,拘捕反抗者惨遭屠杀!

    这一夜,福寿村灯火通明,却永无安宁!霎时间,火光四起,杀伐之声不绝于耳,哭闹求饶更是撕心裂肺!

    原本的羁押孩童,已经失控到屠村的地步,府兵们俨然是杀红了眼,此时,任由谁说也没用!整个杀伐持续了整个漫长的黑夜!

    次日天明,福寿村一片狼藉,横尸街头者不计其数。

    山神庙前,府兵们东倒西歪地躺在一边睡着,满身鲜血。牢笼之中的孩童哭了一晚,也哭累了。

    此时的洲府执事已经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

    吴大胆站在临时设的法坛香案前,眼睛里布满血丝!

    突然吴大胆耳边有人说话。

    “报仇的滋味怎么样啊!?是时候兑现你的承诺了!把这些孩子的精魂给我,我帮你求得一场大雨,要是求不来雨,这些人会生吞活剥了你!”

    吴大胆听完,一个没站住,差点倒在地上,吴大胆赶紧双手撑住香案。

    “执··执事大人,时辰到了,我们可以开···”

    执事依然目光呆滞,摆手命令府兵,示意府兵开始屠杀孩童进行献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