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水圣无支祁 > 第十一章 山神庙签订卖身契 吴大胆复仇福寿村
    十一年前的一个雨夜,勃亝山下,有一家三口急匆匆的赶路。

    男的叫吴大胆,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裹,手里还拎着一个。一脚深一脚浅的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

    女的叫王氏,身披着蓑笠,摘下帽子为怀里两岁大的儿子遮雨。

    “哎呀!你别再骂了,还不都是怪你!你要是手脚干净一点,咱们就不会被赶出来!”

    “你让我跟你说多少遍!我真的没有偷东西!那天,我是捡到的东西打算还回去,不知怎地,我最后被当成贼了!我真的不是偷!”

    “你总是这么说!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王氏说着说着开始流泪。

    吴大胆见状赶紧回头去搀王氏。

    “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咱们赶紧走,前面有个山神庙,咱们先去避避雨”

    王氏抹了抹眼泪。

    “嗯!”

    吴大胆搀着王氏正走着,此时,天色越来越黑,雨也越来越大了。

    吴大胆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原本的搀着变成了拉着。

    “咱们走快点,前面就到了!”

    “欸!你小心孩子!”

    王氏刚说完,一脚踩空,滑倒在地,连同两岁的孩子一同滚下山坡,山坡上碎石较多,再加上雨下的越来越大,待吴大胆找到王氏和孩子时,二人已经双双毙命!

    吴大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王氏及孩子拖着山神庙,吴大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夫人!你醒醒啊!不要吓唬我!”

    吴大胆一边晃着王氏的肩膀,一边呼喊王氏的名字。

    “孩子!孩子,你醒醒,爹爹给你找到了很多好吃的!”

    吴大胆说着,赶紧站起来,来到山神的神案上,将桌子上的贡品的全呼啦下来!抱着一堆的贡品,来到孩子身边。

    “孩子,孩子,你快看!爹爹给你拿了好多好吃的!有香蕉,有苹果···”

    吴大胆一边哭一边拿着怀里的贡品一样样的给孩子看。

    “还有桃子!还···还有···还有香蕉!”

    深夜,大雨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哗啦啦”的雨声和吴大胆的哭声掺杂着,让人心碎!

    吴大胆厉声喊道:

    “福寿村,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啊!!!”

    勃亝山往年每到出暖花开之时,漫山遍野,郁郁葱葱。山脚下有一条清江河绕山而过,直通大海。

    勃亝山山麓有一个村落,名叫福寿村。

    那里的人们勤恳质朴。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福寿村靠着勃亝山,伐木砍柴、耕种猎捕,生活倒也过得衣食无忧,山上的山神庙自然香火鼎盛。

    不管五洲大地怎么纷争不断,福寿村始终像一个世外桃源一样,远离烦扰,自给自足。

    这一年,五洲大旱,黄河断流,清江河也停止了流淌。

    以往各洲遇到天灾,都由各洲府上呈太衍府,再经太衍府上达天听,以祈圣泽。

    但五百年前,帝夋控制天庭,摧毁太衍府,隔绝了与五洲之间的联系。当天灾再次降临时,五洲各府只有自求多福,或者另辟蹊径,走一些歪门邪道。

    洲府发榜悬赏,只要能为本洲求得甘霖,可获万金!

    一时间,各地的乡野术士纷纷聚于北水渊洲府的首府成山,各自施展手脚,开坛做法,结果可想而知,无一人成功。

    突然有一天,有一个自称吴大胆的游荡术士揭了榜文,但洲府已经对术士求雨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洲府执事在求雨的法坛之上,点名吴大胆上坛求雨。

    “吴大胆!吴大胆是谁啊?”

    不一会从人群中一瘸一拐的走出一个人,满身泥泞,蓬头垢面。

    吴大胆站于法坛之上,默不作声。

    执事看到吴大胆蓬头垢面,满是嫌弃,以手帕捂着鼻子说道:

    “那个···你赶紧施法吧!若能求得甘霖,洲府必有万金酬谢!”

    吴大胆头也不回的低声说道:

    “我不要什么万金!我只要···”

    执事赶紧说道:

    “你要什么都行!只要能求得来雨!赶紧吧!赶紧吧!那么多废话!”

    执事说完下了法坛,坛边就坐,坛上的吴大胆一语不发。

    突然,吴大胆双手上举向天,从喉咙中发出低吼。

    “呜······”

    那个雨夜,吴大胆伤心欲裂,一人不愿苟活于世,于是便火烧山神庙,自己和妻儿一同在这火海之中共赴黄泉。

    在大火烧到吴大胆身上的那一刻,吴大胆突然觉得时间静止了,自己则身处于另一个空间。

    昏暗之中有一个声音说道:

    “你就心甘情愿这么去死?你的仇还没报!!”

    吴大胆无所适从,以为已经身处地狱之中。

    “死都死了,还报什么仇?”

    “谁说你死了?”

    吴大胆诧异。

    “我还没死?怎么会?”

    黑影人继续说道:“我能帮你复仇!你还有复仇之心吗?”

    吴大胆沉思片刻,厉声说道。

    “只要能报仇!让我做什么都行!”

    “好!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此仇必报!”

    第二天,吴大胆醒来时,已经躺在山神庙外,山神庙已经付之一炬,而吴大胆却只有腿部烧伤。

    求雨的法坛之上,吴大胆双手举过头,从喉咙中发出低吟,这是与黑影人的暗号。

    不一会儿,法坛之上乌云密布,天山雷鸣!

    执事在法坛之下,顿时跳了起来。

    “好啊!好啊!你可真是个能人啊!当真让你求来雨了!”

    坛下围观的人群各个手舞足蹈,庆祝祈求已久的甘霖的到来。

    可是,坛上的乌云电闪雷鸣之后,慢慢散开了,天气放晴。

    坛下人群议论纷纷。

    “欸,怎么回事儿?雨呢?”

    “就是啊,雨呢?”

    “这个术士也不行啊!”

    “唉!天要亡我们啊”

    执事见状跑上台去,拉住吴大胆小声说道:

    “那个谁!雨呢?我看刚刚都要下了,怎么··怎么又突然没了?!”

    “执事大人,我刚才说过,我不要万金,我是真心想为北水渊洲求得甘霖!奈何功力受限,未能下得雨来,还请赎罪!”

    执事思考片刻。

    “那就没有其他法子了吗?”

    吴大胆赶紧接话道:

    “有办法,但是执事大人未必做的了主”

    执事:“嗯,你刚才说不要万金,那你想要什么?”

    吴大胆压低声音说道:“我要万金无用,我只要333个婴儿的精魂来提高功力,这样我才能求得甘霖,解救万民!”

    执事惊骇,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这个···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啊,我得上禀洲府大人,得上禀”

    吴大胆继续说道:“执事大人,你要想清楚,这333个婴儿的性命可以拯救北水渊洲数百万的黎民,孰轻孰重,您可要好好掂量!”

    执事后退几步,看着吴大胆。

    “这个···我想想···”

    执事思来想去,作出决定。

    “来人!备马!”

    转身向吴大胆说道:“先生稍后,我去禀过洲府大人,去去便回!”

    执事说完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法坛下的围观群众三三两两的散去,只留下法坛之上的吴大胆一人。

    火热毒辣的太阳逐渐西下,在夕阳的映照下,吴大胆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突然,一阵快马蹄声由远而近。

    “吁···”

    执事快马赶到,翻身下马,快步爬上法坛时有些犹疑。

    “先生!洲府大人同意了!不过!此事不能声张···你我还得从长计议”

    吴大胆转身说道:

    “执事大人,我早已做好打算,勃亝山上有一村落,名福寿村,足有千户,素不与外界往来!可选此村作为献祭!我就在勃亝山设坛求雨!”

    执事听罢,思考片刻。

    “就依先生!”

    执事清点府兵五千,浩浩荡荡朝勃亝山福寿村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