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水圣无支祁 > 第十章 勃亝山恶战山神 无支祁神铁破阵
    勃亝山位于北水渊洲的西南边界,相较其他四洲而言,北水渊洲的降水还算丰富,但勃亝山却很奇怪,非但没有储存住任何水源,甚至山上都没有什么山草树木。

    玄名与无支祁二人迷失在勃亝山中的羊肠小道,显然是故意设下此迷阵。

    玄名抓起脚下的泥土,攥在手中仔细观看。泥土在手中的前一刻还没有任何异样,一眨眼的功夫,手中的泥土化为纸灰,粉碎绵浮。

    “怪不得这山上寸草不生!”

    无支祁凑到玄名跟前仔细观瞧。

    “这是什么啊?”

    玄名思考着,扬手将如纸灰一般的泥土洒向一边。

    “即使是坟茔之上,也有些许的灵气,可供草木生长。这勃亝山上竟然被死灰覆盖,真是奇怪!”

    无支祁手持神铁,在地上使劲戳了两下。

    “这可···”

    突然!耳边响起婴儿的哭叫声,此起彼伏。

    二人惊骇,玄名肩膀的黑猫防备姿态,嘶吼低吟着。

    “呜!!!!!”

    “小黑!”

    玄名刚要伸手去摸小黑,小黑“哇呜!”一声跳在地上,半卧着身子,不住的后退,边后退边改变着方向,似乎四面八方都有敌人靠近一样。

    婴儿的哭叫声越来越近,玄名已经做好了备战姿态,身边的无支祁双手拄着神铁,一动不动,不以为然。

    不一会儿,从羊肠小道的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一个打扮怪异的“妇人”。随着这个“妇人”越走越近,玄名二人这才看清来人面貌。

    这个“妇人”竟是一个男人,只是穿着打扮与一般农妇无异。只见他发髻轻挽,隐约有几缕散发飘于面颊,鬓角处别着一朵拳头大的素花,几近凋零。

    “妇人”整张脸被白色的脂粉覆盖,零星几处有些许的剥落,额头的几道抬头纹颇为明显,因为是脂粉剥落留下的痕迹。

    面颊两边晕开的胭脂红很不规则,几乎占据了面部的三分之一。完全没有按照唇线涂抹唇红的嘴唇,看起来,有几分的滑稽,也有几分的恐怖!

    “妇人”怀里抱着一个襁褓,襁褓之中的婴儿却只是一副白骨!

    他一边走一边哄着怀中的“婴儿”,眉眼之间脉脉含情。

    “不怕~不怕啊~”

    听得声音,分明就是一个男人在捏着嗓子说话。

    无支祁痞里痞气上前搭话。

    “唉!你这个丑八怪,你搞什么···”

    无支祁话还没说完,脚底的灰土已将他的两脚牢牢困住。

    “大猴子!”

    无支祁在双脚被困的惊恐中猛然回头!望着玄名。

    “大猴子?!我什么时候变成大猴子了?!”

    “我是叫你小心啊!”

    突然玄名听到身后“喵呜”一声!小黑已经在灰土之中挣扎,之后,慢慢消失在灰土之中。

    “宝宝~看看这是什么?哈哈,一只小喵咪!”

    玄名和无支祁猛然回头,只见这个“妇人”拿着小黑在哄怀中的“婴儿”,可怕的是,此时“妇人”怀中的婴儿竟然发出了笑声。

    “哈哈哈,是不是很喜欢?”

    小黑在“妇人”手中痛苦不已,不时发出惊恐的嘶叫声。

    “快把小黑还给我!”玄名厉声喝道。

    此时的无支祁正在用神铁敲打着脚上的灰土,试图将双脚从灰土中抽出来。

    “妇人”全神贯注的在哄“婴儿”开心,听到玄名说话,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我原本是这勃亝山的山神,那个时候,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山神闭上眼睛,深呼吸。

    “嗯~连空气都是湿润的···”

    突然!山神睁开眼睛,用正常男人的语调,恶狠狠的说道:

    “自从十年前的那一场灾难开始!身边的所有东西都变了!眼前看到的都是尸体,鲜血!耳朵里听到的都是惨叫和痛苦!鼻子里闻到的都是血腥和仇恨!”

    山神怀抱里的婴儿开始哭闹,他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又开始细声细气的扭捏姿态。

    “呼~所以,现在这样也挺好!对不对啊?宝宝”

    玄名沉思片刻,说道:

    “那···”

    山神打断玄名,厉声说道:

    “你们今天谁也走不了!”

    说罢,山神抬手带起数米灰土,灰土随风落下,山神消失。

    无支祁终于将脚从灰土中拔出来,抬头看着玄名说道:

    “那个··就··就这么走了?”

    玄名原地踱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突然身后一股旋风吹过,旋转着卷起灰土,另一头连接着天空中摄魂阵的旋窝,就这样,摄魂阵的每个漩涡都与地面上的旋风一一对应,进行连接。

    一旦被卷入旋风当中,形,将落入地下化为灰土;魂,将被吸入摄魂阵,永远迷失在另一个空间,不生不灭,但也永远找不到回来的路。

    玄名大喊:“大猴子!小心这些旋风,不要被卷进去!”

    无支祁四下张望。

    “这就开打了?”

    随后使了一个棍花,准备迎战。

    此时,勃亝山已是黄沙弥漫,旋风四起,玄名与无支祁二人随时留意着身边呼啸而过的旋风。这些旋风连接天地,旋转摇摆,并且毫无规则的在地面飞速移动。

    突然,山神从不远处飞奔而来,他在这灰土之中上下窜飞,这灰土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是海洋湖泊一样,一会钻入地下,一会又从另一个地方窜了出来。

    不一会儿功夫,山神已经到了玄名跟前,玄名抡刀便砍,山神霎时被砍为两半落在地上,化为灰土。

    另一边旋风吹起灰土化为山神,一掌打了过来,玄明来不及闪躲,只得以左臂来防守,硬生生吃了山神一掌,被弹出数丈。

    无支祁见状,旋转躲避旋风之时,甩出棍花,上下翻飞!到达山神身后持棍横劈,山神顿时被腰斩化为灰土。

    此时,山神的另一个分身在无支祁身后化形,无支祁突然下腰一个回马枪!直插山神胸口!无支祁翻身使力直接将其过顶甩出,重重的砸在地上!

    山神的化形落地后依然化为灰土!

    玄名持刀与无支祁背对而立,以待再战。

    山神毫不退缩,施法使旋风密集的包围玄名二人!漫天如沙尘暴一般,视线受阻,根本无法看清周围的状况,二人只有靠直觉和声音来判断旋风的远近。

    “呼~~呼~!”

    风声越来越大!玄名抡刀便砍,几股旋转摇摆的旋风顿时化为两截,可一眨眼,上下两段又重新接到了一起,显然利器砍刺是没用的,两人只能暂时以躲避为主。

    风沙越来越大!玄名躲过面前飞速而来的旋风,但身后的旋风突然的转向让玄名始料未及,被迫翻身之时,却被另一边的旋风吞噬!

    无支祁旋转跳跃来躲避旋风,回眸间瞥见玄名被旋风吞噬,说时迟那时快!无支祁将神铁猛插在地上,只听得“咚”的一声!而后身体腾空,双脚蹬踏神铁的另一端,借助神铁的弹性将自己飞速弹向玄名。

    而此时的玄名已经陷入昏迷,漂浮于旋风风眼之中,虽然玄名为神魂附体,但身体毕竟是常人。

    陷入摄魂阵中,莫说是常人,即使是也难以逃脱!

    玄名的神魂与肉体开始慢慢剥离,胸前的阴阳法扣艰难的逆时针旋转,以守其魂,奈何摄魂阵太过强大,玄名肉体开始下降,神魂逐渐上升。

    霎那间,无支祁迅速飞过,伸手抓住玄名左手手腕,紧紧掐住玄名命门,顺带将其拽出旋风,玄名神魂迅速归位。

    “啊!!!”

    玄名在剧烈的疼痛中苏醒过来,无支祁这才松开紧握玄名命门的手,而后伸手于空中,神铁迅速从远处飞来。

    无支祁朝玄名喊道:

    “咱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一直躲避,我倒是没什么,你早晚要累死的!”

    玄名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呼唤降魔刀,降魔刀呼啸着飞至玄名手中!

    无支祁紧握神铁,突然心生一智。

    “我有一个办法,姑且一试!你闪开!”

    无支祁说完旋转后甩了一个棍花,下蹲蓄力,迅速将神铁掷向空中!神铁呼啸而上,穿过摄魂阵的云层,消失不见!

    过了不一会儿,神铁从天而降!神铁下降的同时开始变大,而后直插入勃亝山的大地之上,霎时之间,如同地震一般!

    “轰隆隆!轰隆···”

    神铁带来的巨震,无支祁抢先用身体护住玄名,荡起灰土将无支祁和玄名淹没!

    摄魂阵中电闪雷鸣,不时有发出电击的声音!地上余震不断,几乎所有的旋风迅速朝神铁聚集!合为一处,将神铁包围!

    旋风在地上卷起的灰土旋转着向天空中飞去!夹杂着电闪和火花!巨大的轰鸣声和震动,惊天地泣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