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水圣无支祁 > 第九章 本心本体误入勃亝山
    玄名一路跟随“心音”感应和方相氏的指引来到龟山洪泽湖,找到无支祁的本体。玄名欲帮无支祁解开封印,此时却遭到了应龙真神的阻挠。

    两人经过一场恶战之后,玄名败下阵来,正当应龙真神向玄名最后一击之时,无支祁突然出现,挡住应龙真神的最后一击。

    二人僵持不下之际,玄名苏醒,施法念咒,御水成冰大败应龙真神!

    无支祁、玄名和方相氏三人闲聊之际,身后草丛出现异动。

    草丛中那一双蓝色的眼睛闪着冷光!

    伴随着喉内的低吼“呜~呜~呜~···”

    无支祁有一种不想的预感。

    果然不出所料。

    “喵呜~”

    一直黑猫从草丛中跳了出来!

    无支祁在一旁惊慌失措!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入湖中。

    只听“扑通”一声。

    此时,方相氏早已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哈~你竟然怕猫!”

    玄名听到笑声,坐了起来。

    转头看向草丛边的黑猫,而黑猫则一脸无辜的四下张望着,喉咙发出“呼呼”的低吼。

    玄名站起身来,看到湖中只有头露在湖面上的无支祁,一脸嫌弃。

    “你除了怕猫和火之外,还怕什么?”

    玄名说着,弯腰将黑猫抱在怀里,来回抚摸着。

    这只黑猫通身黢黑,唯有两边的胡须雪白,两只眼睛深邃的蓝色摄人心魂,黑猫卷曲之态黑软喜人。

    黑猫似乎跟玄名很有缘,服帖地依偎在玄名怀中。

    方相氏向湖中的无支祁喊道:

    “猴子,上来吧,给,把这套衣服换上!”

    次日天明,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龟山脚下被应龙真火燃烧过的地方仍然如焦土一般,可能不经过一场泽雨的降临,是很难长出新嫩的植物了。洪泽湖边,战斗过的痕迹依稀可见,应龙的石像粉碎在一边,大战过后,已经首尾不识了。

    无支祁一人在湖边思考着,玄名走了过来。

    “你想好了吗?”

    无支祁没有回头。

    “想好什么?这五百多年我都一直在这湖底,永远都不缺少思考的时间。”

    玄名接着问:“那你悟到了什么?”

    无支祁伸出食指御气划拨湖面。

    “什么也没有?如同这水一样,有形,也无形”

    玄名抬头看天说道:

    “道,并不是让我们什么也不做!而是尽力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这时,方相氏走了过来。

    “玄名说得对,你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这些事只能你们去做!”

    无支祁站了起来。

    “该出发了!”

    无支祁转向玄名继续说道:

    “商量个事,让我帮你也行,但是那只黑猫要扔掉!”

    玄名瞥了无支祁一眼,转身走了两步,停住。

    “你不是帮我,你是帮你自己!还有!黑猫是我的,我要带着!”

    方相氏在后面偷偷跟无支祁说:

    “毕竟肉体还是小孩子啊,喜欢养个宠物什么的,你就担待一下吧!欸!对了,还有一个重要的事,你别忘了!锁着你的那个定海神针铁你要随身带着,因为你跟本心还没有融合,那根神铁是帮定心智的,离开它,你懂的!”

    方相氏说着,以戟击盾。

    “哐当”一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支祁斜眼看着方相氏消失的地方。

    “多管闲事!”

    无支祁说罢,看向平静的湖面,伸手以手心向湖水,闭目沉思。

    没过一会儿,平静的湖水中央出现一个漩涡,神铁从漩涡中缓缓升起,数丈高的神铁在湖面上空悬浮,甚是壮观!

    无支祁回身将自己身后的披风撕下一截儿,掷向空中。

    布条上下翻飞,屈伸灵动!御风而行。

    布条飞到神铁下方,如绕指柔一般向上旋转缠绕,神铁逐渐变小,约摸着五尺六寸长,棉麻色的布条紧紧地缠绕着神铁。

    无支祁伸手于空中,神铁迅速飞向玄名!

    无支祁吃惊,张大嘴巴,向飞去的神铁招手,大声喊道:

    “在这呢!”

    神铁顿时在空中停住。

    玄名看到飞来的神铁,吓了一跳,肩膀上的黑猫“喵呜”一声钻入玄名怀中!

    神铁调转方向,向无支祁飞去。

    “唰!”

    无支祁伸手抓住神铁!顺势翻了几个棍花!

    “还算顺手!”

    玄名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

    无支祁在身后紧撵了几步。

    “嘿!等等我啊!”

    玄名:“咱们现在在北水渊洲,要先去洲府找到北水渊洲的纹耀!”

    无支祁停顿片刻。

    “去洲府啊?嗯!行”

    无支祁与玄名一路向北而行,路过勃亝山脉。

    在勃亝山中竟然无任何的草木生长,也没有水源,远远望去如一个巨大的坟茔一般,夜里更是阴森恐怖。

    去往洲府,勃亝山是必经之路,穿过此山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过,二人借着月色缓行。

    羊肠小道毫无规律可循,再加上夜里山上周围没有任何的参照物,玄名与无支祁走来走去,竟然一直在原地打转。

    玄名发觉事情不对,翻手印取阳火与手中,而后轻推于空中,顿时火光照亮周围。玄名四下观察,羊肠小道竟一眼望不到头!身后的走过的道路也遥不可及。

    勃亝山的羊肠小道,如果人不走动的情况,羊肠小道静止不动,一旦人在上面走动,羊肠小道就如同蛇行一般,蜿蜒曲连。

    玄名立住。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永远也走不出去!”

    无支祁看着脚下小道,似乎自己会动一样。

    抬头看天,天空中有无数的漩涡在顺时针的旋转着,有大有小。

    玄名大声喊道:

    “不要一直盯着看,这是摄魂阵!”

    无支祁则不以为然,双手掐腰,仰头继续盯着看。

    “我还哪儿有魂可摄?切!”

    无支祁看了不一会儿,双手赶紧拄着神铁。

    “哎呦,不行,头有点晕,抬头时间长了,对颈椎不好!”

    无支祁弯腰歇了一会,抬头看着玄名。

    “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啊?”

    玄名四周观察,胸前的阴阳法扣不停地逆时针旋转着。

    “勃亝山如坟茔一般,上摄魂,下乱形,常人入山必死!”

    “那你的意思是···有办法出去咯?”

    “还没想到”

    突然,玄名肩膀的黑猫发出惊恐低吟。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