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水圣无支祁 > 第七章 无支祁玄名初相遇
    五洲六府之间,百年来,间隙骤升。表面上看起来相安无事,实际上早已暗流涌动,水火不容。

    北水渊洲与西金尔洲交界,独山下的城镇独山镇就是北水渊洲的门户,各洲交界之间有百里的融合贸易区,洲与洲之间相互贸易的公开区域,异常繁荣,而如今便变成了百里的无人荒漠区。

    百年来,天灾不断,土地也不如以前肥沃。龟裂的大地,无水可以灌溉。即使侥幸找到了水源,大水浇下去,水流也会顺着裂缝迅速渗透下去,不见踪影。

    北水渊洲的耕地粮食产量一年不如一年,直至荒废。耕地的荒废,再加上洲府的无所作为,令洲内产生了众多的流民,他们无所事事,整日吃喝玩乐,丢失了原有的忠厚朴实。

    玄名从怪水河出发一路向东北方向行进,路至北水渊洲独山镇。

    独山镇内人头攒动,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不在乎城外是什么样子,他们一天天虚度着自己的生命,他们的生命在整个三界当中是如此的渺小,如同蝼蚁一般。

    玄名思考着穿过拥挤的人群,正在此时,看到前方喧闹的人群中,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胖子指着他大喊道:

    “就是他!妖怪就是他!就是他!”

    殴打三胖子的众人突然停手,一群人抬头观瞧,只见一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站在那里,众人大的更重了!

    “还是没记性是吧?还开始诬陷别人了!”

    “臭不要脸!”

    “马上滚出独山镇!”

    “对!滚出独山镇!”

    三胖子蹲在地上,以手护头,不时发出痛苦的叫声。

    “哎呦呦~哎呦呦”

    突然间,三胖子找准空档,挣脱出去,直奔玄名而去。

    三胖子张牙舞爪的飞奔过来,玄名则十分镇静。三胖子快到跟前时,由于三胖子块头很大,跑到玄名跟前时,完全挡住众人的视线,根本看不到玄名,于是玄名使了一个暗招,剑指直点三胖子天突穴,三胖子气血上行被阻,应声倒地不起。

    众人见状,四散而走,那一家三口早已不见了踪影。

    天色渐暗,集市也慢慢冷清下来。偶尔的微风出过,卷起沙尘,苍凉感油然而生。

    路边台阶上,三胖子慢慢苏醒过来。他没有大喊大叫,而是平静的看着玄名。

    “我看到你就觉得寒冷和恐惧”

    玄名伸手拿出一件袍子。

    “穿上吧!夜里冷”

    “哦,谢谢!”

    三胖子接过袍子,抬手披上。

    “我这是在哪啊?”

    “你是被恐惧迷了心智”

    “哦,那我是在哪啊?”

    玄名有点不耐烦。

    “你在独山镇”

    三胖子急速的回想着这一年发生的一切。

    “哦!我想起来了!我跟老六一块去洪泽湖捞宝贝,可是,后来···老六淹死了,再后来,我看到一只青躯白首、金目雪牙的怪物站在水面上,一眨眼又不见了!再后来···”

    玄名猛然起立,思考片刻。

    “你在哪看到的?”

    “洪泽湖···龟山下的洪泽湖!可是那···”

    三胖子正说着,玄名已经起身要走。

    “在哪个方向?”

    三胖子用手指着,说道。

    “额,东边···那边还有···”

    三胖子正说着,玄名已经往东而去,不见踪影。

    “那边还有一个神龙的石像眼睛会发光···就··就这么走了啊?”

    三胖子四下观瞧,周围无人。双手击掌,翻腕剑指重击天灵盖,只听喊了一声:“出!”

    方相氏如知了蜕皮破壳一般从三胖子的躯体当中剥离出来。

    三胖子的躯体应声倒下。

    方相氏双手摊开,两道光闪过!丈八鬼月戟和虎威盾牌出现在方相氏手中。

    方相氏以戟击盾。

    “咣当!”

    三胖子的躯体消失于盾牌之中。

    其实三胖子早在老六溺死的当晚就已吓破胆子而殒命,方相氏将三胖子躯体以灵体护于盾牌之中,一直到玄名出现在独山镇,方相氏借用三胖子的躯体,意在指引玄名找到无支祁。

    方相氏用手揉着胸口。

    “哎呦!被这小子打一下是真疼啊!”

    玄名一路小心翼翼的快速疾走。

    赶至龟山下洪泽湖旁,首先看到的就是应龙的神像,虽然凋敝不堪,但威严不失,唯独胸前的大红花让他显得滑稽可笑。

    正当玄名要下湖之时,应龙神像说话了,震耳欲聋,空灵绕耳!

    “你最终还是来了!”

    玄名驻足回头。

    而后不予理会,掐指念咒,右脚跺地大喊一声“着!”

    玄名瞬时头发变为白色,瞳仁显金色,周身发光。

    玄名漂浮于湖心之上,缓缓下降。玄名金身附近五米的湖水退散,随着玄名的不断下降,垂直区域无半点水滴,直至湖底。神奇的是,湖中生物却可任意穿越这个空间,只是毫无水迹,游到中间时,好似漂浮在空中一般。

    玄名来到湖底,立于无支祁跟前,无支祁一动不动,生气的说道:

    “又是谁啊!烦不烦啊,一天天的!”

    玄名:“你得跟我走!”

    无支祁打着哈欠,说道:

    “不走!再见!”

    此时,只听“哐当!”一声。

    无支祁:“又来一个!”

    方相氏出现。

    “如今,三界混乱,你们只有融合在一起,借助河图洛书之势方可打败帝夋!”

    无支祁大跳起来。

    “融合?!跟个孩子?!你太变态了!不要脸!不要脸!”

    方相氏和玄名一脸黑线。

    方相氏:“你还有没有一点神的样子?!”

    无支祁:“谁是神?你认错人了吧?”

    玄名抱着肩膀,指着方相氏说道:

    “你是谁?”

    方相氏无语。

    “你们俩能不能抓住我说话的重点啊!”

    无支祁挠头。

    “你们俩在干嘛啊?我睡觉睡得好好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无支祁指着方相氏说道:

    “首先我不想报仇!我也不是神,我在这挺好!”

    然后又指着玄名说道:

    “其次!我不喜欢孩子,你还未成年吧?”

    玄名:“这个面具人似乎说的有点道理!”

    方相氏自言自语道:“你们俩怎么一碰到一起,性格也一下子就一样了!”

    玄名继续说道:

    “今天你必须要跟我走!”

    玄名说着话,开始击掌施法。

    突然一个声音从上空飘来!应龙真身出现,漂浮于空中。

    “今天谁也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