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水圣无支祁 > 第二章 荡魔祖师显真身 恶鬼伏法终难逃
    耶姜山脉连绵不绝,东坡背阴面阳,而西坡则恰恰由于山势的原因,巧妙的避过阳光的照射,自然也就给阴魂的滋生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即便是夏季下午的五、六点钟,耶姜山西坡便一如入夤夜一般,漆黑寂静。

    玄名与吕通二人立于祠堂门口,昏暗的微光和眼前的一切早已让吕通动弹不得,以往胆气过人的吕通早已不复存在。

    玄名身后的降魔刀开始震动,隐隐呼啸,玄名以手按将住降魔刀,径直往里走,吕通则亦步亦趋。

    祠堂空间不大,方方正正,蛛网遍布,烛台供桌更是东倒西歪,加之血渍遍布,阴森恐怖之感更是侵入骨髓。玄名越是深入,光线越弱,直至漆黑一片,玄名立身停住,以右手剑指点左肩,左手剑指点右肩手臂交叉于胸前,而后双手左右手剑指十字交叉,翻腕剑指交叉,然后迅速左右双臂伸展开来,随着左右手剑指“嚓~”的一声,一团火焰旋转着跳窜出来,顿时,火光照亮了祠堂。

    就在火光照亮祠堂的同时,整个祠堂环境却与进来时完全不一样了,整个房间当中,腥臭味更重了,回首来时的门口已不是门口。吕通见状大惊失色,晕厥过去,而玄名镇定自若,左右观瞧。

    突然一个口齿不清的声音传来:

    “你们不该出现在这里!”

    从暗处缓慢的走出一个老婆婆,蓬乱的白发在面前随着蹒跚的步子左右飘动着,而随着老婆婆越走越近,她那蓬乱的头发后面竟然没有脸!说话的时候,面部会有不同的容貌不停的切换。

    玄名从背后拔出降魔刀,降魔刀嗡嗡作响。

    “是你不该出现在这人间!”

    这恶鬼脸上不停切换着不同人的轻蔑的笑,而后突然起势朝玄名怒吼咆哮!刺耳的尖叫声似乎能够刺穿耳膜,恶鬼伸长利爪奔向玄名,玄名横置降魔刀进行防御,鬼爪左手握住降魔刀的一瞬间化为灰烬,恶鬼惨叫,迅速收回利爪,右手掀起身边的巨石朝玄名砸去,玄名正面迎战,手持降魔刀向上抡砍,巨石瞬时被砍作两半,玄名右脚跺地而起,双手持刀由上而下劈砍,恶鬼瞬移至玄名身后躲避攻击,以衣袖缠住玄名,恶鬼露出邪恶的狠笑,头发如毒蛇一般扼住玄名的脖子,看似枯燥的头发此刻却似金刚箍一般越收越紧!就在此时,玄名眉间水波纹的法势印显现,两眼通灵般发光,口念《真武咒》:

    “干元有将,顶戴三台,披发圆象,真武威灵,助吾大道,龟蛇合影···”

    恶鬼听闻《真武咒》,形神恍惚,转念间,愈是发狠,此时,恶鬼突然发现原本从背后遏制住的玄名,此刻正在面对面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恶鬼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玄名已抽刀将其头颅砍掉。被砍掉的头颅仍然在说着什么。

    恶鬼摄取的魂魄从被切开的颈子里飞窜出来,惊慌不定。

    玄名继续念动咒语:“身如山岳,四气朗清,金光赫赫,努目光明,牙如剑树,手执七星,天魔外道,鬼魅妖精,见吾为血,化为紫尘,魁罡正气,是吾本身,天符通现,大保乾坤。”

    游魂逐渐安定下来,消失于无形。玄名收刀于背后,场景又回到了山上的祠堂里,唯一没有改变的是,祠堂仍然是一片狼藉。此时有一丝夕阳的微光从祠堂屋顶的破洞照射下来,晕倒在门口的吕通此刻苏醒,起身拍打着身上的焦土,玄名路过吕通身边说道: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以前有一个小孩,父亲去世的早,一直跟母亲一起生活。有一天,同镇的大人们诓骗他说耶姜山西坡有一颗参天大树,爬上树顶,在那里就能看到自己的父亲。小孩信以为真,爬上大树,但是他并没有看到自己的父亲,树下的人们大喊:“你只有跳下来才能看到!”

    而此时小孩犹豫了,他无所适从,但是这个时候树下已经围观了很多人,他们都在喊着:“快跳啊!等什么呢!”

    有的人嘲笑,有的人做壁上观,有的人煽风点火,最终,小孩跳了下来!结果你也能想象到,没多久,小孩的母亲也从这棵树跳了下来!

    吕通听完之后陷入沉思,而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是我害了那个孩子,是我害死了自己的儿子!”

    吕通痛哭流涕,而此时玄名已经走出祠堂,下山而去。

    夕阳的余晖将耶姜山照耀的如此美丽,和煦的微风也开始肆无忌惮的吹着,道路两旁被风吹得哗啦啦作响的树叶,似乎是在送别,又似乎是在嘲笑。

    玄名下山的路上,脑海中一直重复着恶鬼临终时说的话:

    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就去做你想做的事。

    玄名突然停下脚步,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好!”

    玄名转身往回跑,猛然抬头,发现西坡祠堂方向大火熊熊!

    这时,玄名才后知后觉,诓骗小孩的始作俑者就是吕通,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事情的发展已经不是吕通所能控制的了,最终,小孩及其母亲的惨死让吕通懊悔不已,原来和善的面孔下你永远不知道都藏着什么!

    恶鬼一步步让玄名将吕通引致西坡祠堂,最后又借玄名之口讲了一个吕通不愿意再提起的故事,最终,吕通引火自焚,恶鬼的目的达到了,恶鬼虽可摄人魂魄,但仍可转世投胎,重修来世,而引火自焚却是要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杀人容易,诛心难!

    栈上镇虽然重回了平静,但是也已是半座空城,城里的人永远不知道城外发生了什么,似乎他们也不会太关心,因为,生活总是要继续。

    玄名眼看着大火与夕阳相映成辉,转身欲下山,突然有异物从身后飞速掠过,空气中留下淡淡的桃花香。

    突然玄名愕然道:

    “不对!是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