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之初一 > 中秋番外之二 云谪
    东域,长生城,这里是整个东域的帝都,青帝陛下的居住之所。

    能在这里,甚至是周边的数座城池居住的,都是非富即贵。因为在这里,能获得最好的修武资源,还有最好的人脉。

    每一个少年能梦想着能在这里拜入某一派的门下。

    每一对夫妇都渴望将自己的孩子送入皇室门派,就算不能成为大能者,也要和某一家的贵公子或者小姐结为连理,好让一人得道,全家升天。

    最近,长生城内的十大门派正在广招弟子,东域各方都在涌来人马,甚至其他三域也在有人前来。

    毕竟,东域是大家默认的四域中最强的。这一点,没有人出来解释原因,大家却都一致的承认。

    不仅如此,十大门派借此机会,在广生城内开展问道大会,凡是年龄在九岁到十六岁的都可以来问道,没有任门槛,这对于贫苦人家来说可是天大的恩赐。

    “儿子,你要好好表现!”

    “女儿,记住我跟你说的了吗?一定要把那个公子给迷住啊!”

    整个城内涌入了很多贫苦人家,都奔着自己的孩子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念头去的。

    当然,也有少数的少年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选择勇敢的尝试,而他们的父母也在最艰苦的时候选择了支持他们。

    “小谪,为父这次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你身上了!”一个穿着较为华丽的矮胖男子笑着说道,“这次,家里把所有的财产都当给长生堡了,你可一定得成功啊!只要你成功问道,罗一门就答应收你为内门弟子了!你要是不成功,咱家可就彻底败了啊!“

    十岁的云谪个子不算太高,面容里透着腼腆,现在听到自己父亲说的,似乎有些不乐意。

    “老云,能不能别给儿子这么大的压力,本来儿子就不愿意来,现在勉强答应你了,你就不应该……”一旁的年轻妇人说道,神色有一丝不悦。

    “闭嘴!”矮胖男子直接瞪了夫人一眼,“你懂什么?只要小谪这次能问道成功,可就是罗一门的内门弟子了啊!罗一门,可是长生城的十大门派之一啊!”

    妇人有些无奈,有些敢怒不敢言,只能闭上了嘴巴。

    云氏是长生城旁边城池中小有名气的一户人家,据说矮胖男子叫做云霸天,听说这个名字是他自己后来改的。

    云霸天年轻的时候,曾立志要成为十大门派中的强者,但是无奈,问道失败,是一个劣子。

    后来改为从商,几十年来,积累了一笔小小的财富,为了脸面,花了大代价从彭空城住到了长生城旁边。有了儿子之后,为了儿子能实现自己小时候的,梦想,拼命鞭策他。

    现在听说长生城十大门派竟然要广收弟子,直接和罗一门内部联系上,对方看在云谪年纪尚小,有些潜力,而且云霸天付出了不小的钱财,就答应他,只要云谪能问道成功,就可以让他直接进入内门。

    那云谪呢?有人问他的意见了吗?

    或许这个世界上最体谅他的就是他的母亲了吧!但是他的母亲根本阻止不了坚定无比的云霸天。

    云谪从小就被父亲逼着训练,他喜欢锻炼自己的体力,修炼自己肉体,他喜欢自己力气不断变大的过程。

    “臭小子,你光练这个有什么用?”云霸天上来就是一阵呵斥,“这只是作为辅助,不问道,你永远成不了强者。还不给我好好体悟天道!”

    云谪很委屈,但是他没办法。

    他不知道自己对什么道有感觉,他只是喜欢修炼肉体。

    直到这次来广生城之前,云霸天问他,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对什么道有感觉。没有办法,他就骗自己的父亲说,自己对木之道有了感悟。

    听到这个,云霸天简直开心的不能所以。

    木之道,在广生城非常受尊崇。

    甚至传说,青帝陛下就是修炼木之道的。

    云霸天带着莫名的自信,对云谪抱着非常大的希望,不顾妻子的阻止,将家产全部变卖,给了罗一门很多钱财。

    云谪这次来这里,内心还是非常的紧张,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如果问道失败,自己的父亲会怎样,自己应该怎样面对他。

    广生城到处都是人,问道大会如期而至,云谪怀着忐忑的心情加入了其中。

    这次问道,为期二十四个时辰,整整两天的时间。

    一个个富贵子弟走出来,带着喜悦的笑容,他们从小被名师教导,早就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就等这个契机。

    一个个贫苦少年也走了出来,很多也是欣喜若狂,他们终于为自己的家做了些什么。

    云霸天在外面一脸的期待,他已经默认自己的儿子做到了。

    问道的时间已经彻底结束,无论是好是坏都要面对了。

    “老云,儿子呢?”一旁的妻子焦急问道。

    “这个臭小子,跑到哪了?”云霸天在旁边也是有着怒意。他们急忙分头去找。

    长生城,作为帝都,夜晚同样无比的繁华。

    皇宫后面,有一条古河已经默默流淌了无尽岁月,这条河,叫做长生河。听说在天地初开之时,这条河,拥有着起死回生的能力,凡人喝了河水,就可以修为大增。

    但是现在,也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河。

    河的两边,到处都是参天古树,树的高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常人的想象。

    此时,太阴高悬,月光洒下,带了的是长生城内少有的静谧。

    一个少年靠在一条古树旁,望着天空,没有一丝表情。

    云谪猜得没错,他在问道时,根本没有一丝灵光,没有任何感悟。

    刚开始是焦急,后来是无奈,再后来是平静。

    他本就不想来,都是父亲的逼迫,现在失败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他确实觉得自己很没用,但这本来就不怪他。

    “我是不是天生就应该做一个劣子?问道失败,又喜欢炼体,这种废物,就是我了吧……”云谪苦笑。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和母亲,但是他终究还是回去了,要不然呢?

    回来了确实没有发生什么,他的母亲对他只是安慰。但是他的父亲,似乎是变了一个人,变得沉默寡言,经常一个人默默发呆,不理会妻儿,经商也不再用心。

    本来家产就已经全部花光,现在彻底败落。

    无奈之下,他们决定离开长生城一带,回到彭空城。

    第二天就要走,夜晚,云谪又一个人去了长生河旁边静坐。

    “这一切,都怪我吗?”这个时候的云谪,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再那么华丽,只是普通的粗布衫。

    苦笑,他现在只能苦笑,他才十岁,他不懂到底该怎么做,只是静静看着古河的流淌。

    突然,水面产生了巨大的波动,没有任何声音,但是水面开始翻滚,中间产生了巨大的漩涡,吓得他一大跳。

    云谪怕是水中有什么巨大妖兽,急忙向林中跑去,一不小心,摔倒了地上。

    缓了一会才爬起来,后面已经没有了声音。

    但是一抬头,一个赤着上身的高大身影就在他面前站着,身上滴着水。

    他”啊“了一声,急忙跳起来,又往后退,做到了地上。

    高大身影“哈哈”一笑,身上冒出了白气,水完全被蒸干了。

    云谪抬头,仔细看着面前的人:高大魁梧,肌肉如同猛龙扎据在身上,很是骇人。胸前,还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似乎是什么东西的爪子留下来的。

    对方弯腰,向云谪伸手,想拉他起来。

    这时,云谪就看清楚了他的脸,不算很英俊,但绝对够刚毅,嘴角还带着洒脱的笑,一双眼眸很是坚毅,同时透着隐隐的狂野。

    “你干嘛?偷看我洗澡吗?小不点!”这是云谪听到自己未来师尊说的第一句话。

    高大男子正是整个东域除了青帝陛下之外最受欢迎的人,精神领袖——第一将军”长洪“。

    后来云谪知道,长洪只是借助长生河的特有环境,进行肉体的修炼。

    云谪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长洪收了自己为徒,但是从那天起,自己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他喜欢炼体,而且身为劣子,他成为了长洪的亲传弟子,他很是骄傲。

    论年纪,长洪不知道年长他多少,但却收了云谪为亲传弟子,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对他。

    云霸天知道了这件事,很欣慰的笑了笑,他可能真的改变了。而云谪的母亲,笑得像个孩子一样,她真的替自己儿子感到开心和骄傲。

    比较长的时间过去了,云谪也确实没有让长洪失望,他修炼速度很快,为人也很正。

    长大的云谪和自己的师尊一样,潇洒不羁,从来不计较自己的外表穿着,自由自在,秉持着内心的正义。

    不修天道,却体悟自然。

    不明境界,却内心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