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道亦有道儿 > 第六章 我是你上级

第六章 我是你上级

    砰的一下,王减肥的头撞在了车前座上,饶是王减肥的头部被警服包着,长发也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王减肥仍是被撞得今天第二次眼冒金星了。头部剧烈的疼痛,头皮刺骨的疼痛,脑核内本来就已经如同炸裂了,里外夹击下,王减肥几乎又一次晕过去,继续去做他刚才未做完的梦。头痛让他根本听不清下车以后他们再说什么,走了多远,接下来干了什么,一概不知。

    他处于一种有意识,但是没有自我意识的状态,就好像是鬼压床,知道自己处于什么状况下,也知道自己在做梦,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但就是醒不来,睁不开眼。鬼压床之所以这么可怕,就是因为,它完美的模仿出了人在将死之时,就差一口气儿时的状态。意识到自己周围的状况,亲友的哭喊,挪动物品的嘈杂声,门外的狗叫声,身下的冰冷感,甚至是爬过自己手边苍蝇的刺痒,心里都一清二楚。可是,就是眼睛已经睁不开了,意识已经留不住了。

    如果一个人想要体验一下死亡,那除了自杀后真死,为艺术献身,那是战士,死得其所。就只有两个办法。去医院打全麻,还有就是“祈祷”鬼压床降临了。

    王减肥就这么被拖下了车,再进公安局屋里的路上,他几乎是被那两个人“提”进去的。他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本来走路就靠着残存的意识和本能在走,能走就不错,走快了就别想了。警察给你盖衣服,那是尊重你的人权,可是人家没有尊重你身体的意思。两个警察见他走的慢,以为他在拖延时间或者已经吓破了胆,极其鄙视和厌烦。两个人互相瞅了一眼,心领神会,一人用手掐紧王减肥右大腿外侧上端的肉,类似买猪肉的猪后鞧儿这个部位。另一个警察用脚不停地狠狠踢着王减肥左脚的跟腱。两人节奏一致,他掐一下,他踢一下,间隔正是两个人走路迈步的间隔。奇异的是,王减肥竟然能开始跟着警察走路的速度了。

    我国古代乃至现代一些百姓仍在用的一种磨米磨面,也有豆腐坊磨黄豆用的方法,驴拉磨。牲畜也有懒惰的时候,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有想吃点好的,听会小曲儿的时候。也是,天天加班,还不给提薪,不给福利,不给补助,谁都会闹意见,谁都想跳槽。可是驴没有办法,它能做的表达不满的反抗就是不出力,平时一天的活,一天半才干完。

    可是老百姓指着这驴干活吃饭呢,也不舍得杀了吃。所以就想招,软招不行,就来硬的。也就是这两个警察用在王减肥身上的招,在大腿最敏感的,最吃力的,连接的整个大腿力量的两个部位,大腿最上端外侧肌肉和脚踝处的跟腱上,加以刺激,人或者驴就会不受自己精神意志控制的加速运动。

    这个方法被后来的人类琢磨的更加有效果。老百姓研究了一种鞭子,和一般的鞭子不一样,略厚略宽。因为脚踝这个部位,太过脆弱,总用细鞭子抽,就是牲畜也熬不住,容易腿软。所以做的厚一点,宽一点,这样承受面积大。打起来,不是pia pia的,而是pa pa的,听声儿就知道哪个舒服点。这个鞭子,在冬天的时候,恰巧被小孩儿拿去抽冰嘎儿,就是陀螺,意外的好用。所以现在你去大街上,别再夏天看,夏天那种一甩的声音和二营长放炮一样震耳的,不是那种鞭子。冬天那种带很多穗儿的,就是那种鞭子的升级版。

    就这样连掐带踢的,王减肥可下对付到了警局门口,他也渐渐恢复过来了,他都不知道,自己留下的汗,是否都掺杂着血了。门口一个人正在叼着烟,插着兜看着他们过来。

    还没到他面前,那个人就嚷了起来:“你们怎么回事儿,这么热天,怎么还捂着他的头?不怕把他捂死了?”随后他看着踢王减肥跟腱的那个警察,不自觉叹口气:“喜子,你也是在岗七八年了,为啥连基本的传讯规则都整不明白呢?他不是嫌疑人,我们只是传讯他,根本不需要带手铐和盖头。你们这样搞,我们会被起诉的。一会儿去局长那里认个错,态度诚恳点。”

    那个叫喜子的人听到这话大吃一惊,疑惑的问到:“勇哥,我们是和上级一起办事儿的啊。上级来的人说,这个人已经确定是犯罪嫌疑人,让我们做好逮捕移交检察院的准备,所以我们才这么抓他啊!”

    上级的人?勇哥心里犯嘀咕,虽然新叶市县一年也出不了几回恶意伤人造成死亡的事件,可是这也不算什么重大事件,需要上级派人过来啊。况且他早上来,没有收到任何有关文件和消息说上级要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立马心神一定,立下心思,对着喜子说:“这样吧,架着他的,你两一人把他带到休息室休息,一人去给他买点早餐。哦,对了,给他要点牛奶还有鸡蛋,几个肉包子,补充一下体力,折腾够呛。买十个菜包子,压五盒粥,等我问完他们具体情况,咱们也吃点,你们也起大早了。”随后他递出五十块钱,又嘱咐了几句,带着喜子和另一个警察急忙走到了公安局后面的林荫地。这里大清早的很少有人,视野也开阔,来人能很快知道,不怕被发现。

    勇哥给他两一人一只烟,自己也点了一只抽了起来。

    喜子看着沉默的勇哥,十分感激的对勇哥说:“谢了,勇哥。”

    勇哥仍然在看着公安局大门的方向,吐了一口烟:“咋了,小子,我这烟好吧?一盒十七呢”

    喜子这时抽了一下鼻子,不知是抽烟抽猛了,呛着了,还是怎么了,说道:“好,这烟稿好抽,总抽七块钱的红塔山,嘴苦的和喝汤药似的。”

    “是吧。”勇哥仍然没有回头。

    “其实勇哥,今早就这么一会儿,你就帮我这么多忙,没有你,兄弟可能丢了饭碗了。”

    勇哥这时才回头,笑了,眼里既有惊奇,更有欣慰。

    “一开始,我们对那个男孩采取了错误的方式,没有文件,没有签字,就直接以嫌疑人的方式抓捕。你是副局长,完全可以当场让我们直接停职接受发落。可是你让我们找局长,这样你好有方法,也方便运作一下保住我们。”

    勇哥还是没说话,依然笑着看着眼前好像被家长训斥时,现在护着他的爷爷奶奶的小孩的样子。

    “还有就是本来是我们四个人的过错,你让那两个年轻的买早餐,实际上就是帮着他们开脱,这样至少他们两个不会担上责任,至少保住了他两。”

    “其实你可以只让我一个人过来的,这样只处置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可是你怕我说的话,我的记忆出现什么纰漏,漏到了关键性的东西,所以你特意让我们两个来,两个人核实着重要的细节,依靠这些细节,你想极力帮我们开脱。”

    说完这一大段话,喜子低着头,手里掐的烟实际上他一口都没抽,他确被“呛”的眼泪直留,鼻涕直淌,旁边那个警察也眼圈通红。

    “喜子,烁烁三年级了吧?上回去你家吃大闸蟹的时候,连蟹腿都咬不动呢,哈哈!”

    “没记错你叫李涛吧?一会你回家,有对象就和对象浪漫一天,没对象就自己快活一天哈。年轻人,不趁着现在浪,拖家带口就没功夫了”

    随后勇哥狠劲的将抽完的烟甩到地上,用力一踩,力气之大,几乎烟头儿陷进土里看不见了。他正过身,说道:

    “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警察也是,犯罪人也是,每个人都有着每个人的理由犯着错,这本就很正常的。帮你们,本来就是错。可是呢?”

    “我只是不想失去兄弟,失去战友而已。”

    接下来,喜子和李涛两个人,详细的描述了今早的事情。

    早上五点四十五分,局里接到电话,一个小姑娘,说是网吧里发生斗殴事件了,很混乱,请求援助。联想到昨晚在城西网吧发生的命案,他们不敢怠慢,喜子,李涛,还有另两个正在值班的实习警察立马出动,赶往新叶网咖。

    到了网咖,他们先整合武器,两个实习警察没有配枪,一人一根警棍,腰上别一个电棍。喜子和李涛拔掉配枪保险,确认枪械的状态后,准备进入门口时,一个身着警察的人突然从门口面冒出来。

    喜子他们很诧异,这人儿从哪冒出来的,就好像从地里钻出来了。但是毕竟看着像同事,他也不好意思直接问什么,向他点了下头。

    谁知那人非常有意思的敬了个礼,左右都弄反了,加上他脸上严肃的样子,别有一种无名的搞笑。喜子忍着笑意,心想这是哪个分局新来的,也太拘谨了。他上前,刚要说话,谁知那人先开口了:“同志你是接到报案后来的吗?你们还有其他人来了吗?”

    喜子愣了一下,有点惊讶于他的话语,透漏着某些高高在上的意味。他不由的回答:“对,我们刚才接到网咖吧台的报案电话,说是有斗殴事件。我们警力有限,就来了我们四个。兄弟,咱们稍后再沟通,我们玩要抓紧进去,里面可能已经发生伤亡了。”说着他就势就要进去入口。

    谁知那个人又挡在门口,喜子来火了,他在执行任务,万分紧急,这人明显就是要捣乱的。他示意后面那两个新警察,把这个人绑了,拉回局子里收拾他,定他个妨碍公务罪。

    那人不急不忙的说到:“没有斗殴事件,那是我让那个吧台故意这么说的。为了增加你们的危机感,赶快到这儿来。楼上有一个昨晚那场命案的直接参与者。这是我的证件,我是从省里来的,特意来监察昨晚的命案。

    喜子们看了一下他举起的证件,这个证件很奇怪,虽然确实是警察证,可是背景是黄色的,上面也有很多认不清的文字环绕在证件的边缘,阳光晃动下,犹如在转动一般。

    喜子们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个证有问题,可是不知怎么,他们心底不断冒出一个想法,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你们到底看清没有,是真的是假的?”勇哥听到这里,沉思了一下问到。

    喜子急忙说:“假的,但也是真的。”

    “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又是真的,又是假的?”

    “就是我们都觉得是假的,不,一定是假的。可是我们心里总是在涌出,那是真的,那是真的。”喜子边说,一旁的警察也点头迎合。

    “然后呢?接下来的事情呢?”

    “不记得,我们好像突然就抓了个人回来,而且我们好像心里就觉得这人是嫌疑犯,得抓回来。至于他怎么到我们手里的,你要是不问,我就觉得他就在那,就是我们在那个网吧抓回来的。”

    “还有别的什么了吗?细节什么的?”

    “有一点,我记得我们下楼,把抓的那个人塞进车里的时候,依稀记得下楼前,那个警察说了几句话,记不太清,好像是几个数字。”

    “数字?什么数字?”

    “唉,只能模糊的记得,就我下楼听到那么一嘴,就那么模糊的一句话,好像是,好像是”

    “十四,十七,十八,扯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