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主机屋小说网 > 道亦有道儿 > 第一章 网吧不是网咖

第一章 网吧不是网咖

    他迷迷糊糊的睁起一条眼缝,用手指夹起起桌子上沾满烟灰和水渍的手机,定了定睛,瞄了一眼。

    2015年8月13日凌晨5点25分

    已经这个时候了吗?

    电脑黑屏了,可是耳机里面卡卡罗特仍然在“卡没卡没哈”,他在网吧睡觉有个习惯,喜欢带着耳机,放着视频,或是动漫七龙珠打怪兽,或是郭德纲讲相声,或是易中天品三国。看困了,睡着了,听着视频睡觉。也许是孤独者在其中寻求着一丝安全感吧。

    这已经是新叶市县最好的网吧了,这个地方没有网咖,主要受众学生和小青年的消费水平还没那么高。新叶市县,叫新叶是由于当地支柱产业是大豆,玉米,水稻等绿叶农副产业,几乎占95%以上的经济份额。叫市县,半市半县,经济水平有限,因此省评为贫困市,以市县称呼地区,意思是确实是个市,不过也就是个县。没有悠久的文化底蕴,没有优质的地域资源,没有出过名人,没有神话传说的神灵庇佑,就这么一个80万人口,70万农民的地方,却自有记录以来,市区内从没发生过自然灾害,虫害,乃至全国性的灾害,病疫都过不到这儿来。不得不令人称奇。老一辈岁数大的人说,新叶这个地方,是福地,可是他的福由哪来的,谁也不知道,这没有庙没有观的,是谁在庇佑呢?

    自从年初全市网吧集体涨价,原来2块钱一个小时涨到了3块钱。那时可谓哀嚎遍野,民不聊生。这多出的一块钱,意味上网的时候少吃一个冰棍,少喝一瓶水,少从网管那里买一根散装烟抽,最最最重要的是,有时偏赶上还差一点时间的副本、任务、对局没打完的时候,以往喊一句:网管,几号机加一块钱,一会吧台结!!网管就给你加一块,一点不耽误事儿。可是现在,一块钱网管都不乐意给你加,因为现在一个小时的网费是“三块”。在刚开始涨价那段时间,确实网吧冷清了不少,午间和晚自习前,很多不去吃饭或者拎着烤冷面、手抓饼、煎饼果子三大泡吧解饿神器就往网吧跑,玩一个点儿的学生也由于涨价了,只能颠达兜里的两个钱儿,踌躇再三了。那时,全市的网吧都遭遇了发展的阵痛。

    人是憋不住的,慢慢的,大家也就接受了三块钱的网费,也有很多人受够了学校旁边一块钱一个小时,机器全是“大脑袋”,开机需要三四分钟的黑网吧那稀烂的配置了。也就一个月不到,市里的十余所网吧又热闹了起来。其实,网吧,也是一个江湖。

    他挠了挠了脑袋,揉了揉眼睛,身体蜷曲了一晚上了,酸痛的不行,网吧没有网咖的那种电竞椅,都是那种大宽椅子,要么只能靠在后背上仰头睡,要不就只能横着趴在椅子腿上,也有人把椅子并在一起睡。不夸张的说,如同做长途客车睡觉一样憋屈。总之玩累了困了,怎么睡倒成了通宵者们都头疼的问题。本来他想着他到这已经后半夜了快,包间应该没人,包间都是两人坐的长凳子,正好一个人躺着睡觉。谁知道,七八个包间依次看了一下,不是打游戏的就是已经被人先抜头筹的,还賊尴尬碰见在里面处对象的。没办法,去开个机佝偻一宿吧。

    他看了看电脑桌上的东西,一瓶可乐,半包黄金叶,一个防风火机,半包面巾纸,以及,一个自己放在桌子上,故意想让人偷走的手机。

    胡乱的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把一把的抓进衣兜裤兜里,去卫生间撒尿,洗把脸,准备去学校了。每周五早上是老高巡查早自习的时间,要是迟到,不仅要写检讨,而且还要加值一周日,这对于他来说,无异于行刑。不碰这个霉头,还是抓紧去收拾收拾奔学校吧。

    爽快的放了憋了一宿的尿,睡着的时候太困了,即使意识到自己憋着尿,还是不愿意睁开眼,挪动身子半下。本来已然将近入秋,白天温度还无改变,但是到了深夜就很凉了,即使在网吧这种充斥着年轻人的喷发的火气,足以如同汗蒸一般的燎人的扩散的尼古丁烟雾,仍然还是很冷。他看着自己的尿液,想着昨晚自己仓皇失措,屁滚尿流的样子,自嘲道:这里面,有多少是尿;有多少,是冷汗呢?

    对付着洗了一把脸,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用凉水洗脸的男生,可是,他一直都只能用冷水洗脸。

    掏出纸巾擦脸,突然想起昨晚他开完机,正在心不在焉的抽一根镇定烟,挑着睡觉时“听”的视频时,旁边是一个地下城与勇士玩家,拿着一把+7的棍子武器,闪闪发光,好像是阿修罗职业。他瞅了一眼那小子,长头发,一脸的青春痘,仿佛要钻进电脑中,盯着屏幕,一眼不眨。“这个副本好像很难啊,他用了三个复活币还是没过,明显不是单刷能过的本儿啊”他心里琢磨着。他突然很想和这个人说说话,很想和他聊聊天,甚至,很想和他打一架。

    不为别的,他想感受到别人的存在。想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不要想了,刚才的事儿都过去了,和自己也没关系,死人多了去了,这种事儿多了去了,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别再想了,别再想起来了,安心看一会这菜比刷本,一会就看龙珠gt睡觉吧,龙珠里死人不很平常吗?一死死一个星球的人,比柯南吊多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嗯?这小子突然贼眉鼠眼的瞟我干嘛???

    邻座那个人很是突然的瞟着他,他心里也好奇,因为自从他坐在这儿,这个人从来没看过一眼,只顾着玩游戏了。怎么突然看我了?他故意将视线移到旁边,打算看看这小子在存着什么心眼儿。只见旁边那个人,发现他没有朝这边看,悄悄打开一个网站,同时猛的又用余光看了一眼,确认确实没看他,然后打开了播放器,缩小到最小,看着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甚至比玩游戏都专注十倍。还特意用地下城的界面挡着,将播放器放在最右下角,小到如同诺基亚手机的显示屏一般大小。

    “哦?泷泽萝拉啊”他憋着笑。

    这时吧台前来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警察。他瞳孔瞬间收缩,刚才的笑意也已然烟消云散,刚才发誓忘掉的事情一股脑的冲了出来,直冲的他大脑一片空白。

    哗啦哗啦!!!旁边那小子突然把椅子使劲往后一靠,力度之大,都将后面位置的显示器撞歪了,他站起来,两眼死盯着那个警察,甚至比刚才看片的时候还专注十倍。

    “你干嘛?”

    他很害怕,他很害怕旁边的男生,是刚才“那伙人”的其中一员。那样,他本来就已经躲不掉的梦魇,来的更加迅猛了。他只有鼓起勇气,问他怎么了。

    旁边那个人转过头,明显看出他很害怕,额头满是大汗。害怕时出的汗,和平时出汗是不一样的。平时由于运动,天气,身体原因出汗时,汗是流状的,能明显看到一条一条的。而当人受到很大惊吓,由于突然出汗,是滴状的,一滴一滴的钻出皮肤。很明显,他是惊吓出汗。

    他浑身都在哆嗦。因为他也在哆嗦,所以他知道,旁边这个人,比他哆嗦的更厉害,也就是害怕程度不比他低,更加让他的心沉入谷底:看来他真是“那伙人”中的。

    旁边的人就这么留着汗哆嗦着看着他,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怎么了?怎么见到来个警察吓这样?”他强装镇定的回应到,心里虚到极致。

    “我没带身份证,肯定来查身份证来了,我刚才还看片了,新闻说,网警查到这个,拘留!!!!”

    “啊????!!!!”

    我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

    这时,吧台那个警察开始朝着这里走了过来,网吧总共有三排机子,加上一趟包间,总共三个过道儿。那个警察偏偏走的是最外侧的这一条,也就是他们所在机器的这一条。而且,不停地在左右巡视,眼神很是犀利,好像在找着什么。

    突然,他停在了他们正前方两米左右的地方停住了,好像是在看着他俩,又好像是看着后面,两个各自心怀鬼胎的人这时尿都快崩到嗓子眼儿了。警察又疾步的向前走了起来,好像已经找到目标了。如果他细看会注意到,开23、24两台机器的人,都在闭着眼睛,汗如雨下。

    他听着警察急速的脚步声,咣咣的皮鞋踩地,一下两下的叩击着他的心。终于停下了,他根本不敢睁眼,也没勇气睁眼。他只知道,警察在他后面的机器停下了。是不是在看着我?

    警察呆了十秒钟左右,又踢踏踢踏的走到了前台。他睁开眼睛,一瞬间的亮光让他头晕目眩,他看到警察又回到了吧台,拿着手机打着电话,不知说着什么。他不敢动,因为不知道,那个警察是不是锁定了他,控制住他,再给队友打电话支援。如果他轻举妄动,他不会有好下场。如同猎人捕猎,老实儿待着的猎物,说不定会圈养起来;而抵抗逃窜的,必定会被当场猎杀。

    他看了看旁边,空无一人……

    “那小子跑哪去了!!???!!”

    他又看向吧台,旁边那小子竟然在往他的位置走,而且,一脸的轻松惬意。那小子回到了旁边,喝了一口饮料,叉掉了刚才的黄色网页,瞅了他一眼,说道:“走了啊,哥们。”

    他急忙问:“你刚才干嘛去了?”

    “我去吧台附近偷听那个警察打电话了啊”

    “听到什么了?”他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来气了。

    “他打电话说的,喂,你媳妇儿走了没?来啊,刷地下城啊!地方我都找好了,新叶网咖,对,二道街那个。哎,网管,25.26,一台压十块钱,加两瓶冰红茶”

    ………“ wrstd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九域剑帝 异世界征服手册 万界最强狂帝 平平无奇大师兄 穿越从武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