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监狱星球 > 第七章 全球血雾
    次日清晨,武昊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久违的家的味道,让他还想在自己的小床上再懒一会。

    这是一套老旧的小三室的房子,面积将将一百平方,这是武昊的父母留给他和姐姐唯一的遗产,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里都保留着姐弟俩童年的美好和甜蜜,但也夹杂着父母去世后三年里的一切悲哀和苦涩。

    父母去世后,武灵放弃了大学梦想,选择了打工赚钱来供弟弟上学,但一个高中学历的女孩在华阳这样的小县城里的收入是非常有限的,就在一年前,武昊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武灵也经熟人介绍相亲后,闪婚了,闪婚的对象就是张峰。当时懵懂的武昊挺为姐姐高兴,却不知道姐姐并不喜欢张峰,武灵也没有告诉武昊,自己之所以会嫁给张峰,除了初识的张峰看起来人还不错外,最主要的的原因是张峰同意给武灵三万的彩礼,而这钱又是弟弟上大学所急需的。

    这一切在外人看来,武灵的决定很傻也很悲哀,甚至会觉得可笑,可对于思想单纯,涉世不深又视弟弟为自己一切的武灵来说,这是她唯一的一个能由自己做决定的选择。

    武昊听到了姐姐在客厅忙碌的声响,打消了懒床的想法,当他起床拉开窗帘,想沐浴晨光的时候,第一眼却看到了雾蒙蒙的天空。

    这个时节是很少起雾的,更奇怪的是,那雾气中还带着一丝的粉红色,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武昊刹那就联想到了昨夜血色的天空,原本惬意的心情蒙上了阴影,并开始对光脑的话深信不疑,也开始思索起来下一步的打算,还有如何告诉姐姐马上就要发生灾变的事。

    “小耗子,赶快洗漱,早点马上做好了,趁热吃完,我还要去上班!午饭想吃什么,我趁午休的时候回来给你做。”武灵在厨房一边忙着,一边问着武昊。

    “姐,你今天能不能先请个假,先别去上班了。”武昊刷完牙,一边洗脸一边说道。

    “那怎么行,请假的话,这个月的全勤奖就没了,全勤奖的钱可是能让你吃不少鸡蛋的。”

    武昊心中有感姐姐处处为自己着想的同时,愈发的不想让姐姐有任何的意外和危险。武昊洗完脸看见姐姐正准备去收拾自己的房间,便叫住武灵,双手扶着武灵的肩膀,思索片刻娓娓说道:“姐,实话给你说吧,你想必也看见外面的红雾了吧?”

    “嗯,怎么了?”武灵不解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一个同学的父母是政府高官,他从父母那里得到消息,马上就会发生灾变了,是非常严重的那种,具体会发生什么,他也没说,就是让我提前准备,最好先待家里,静观其变!”武昊不想欺骗姐姐,但这善意的谎言,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听完武昊的话,武灵的神情凝重了起来。

    这期间武灵数次欲言又止,武昊看出了姐姐有话想说,就直接开口道:“姐,我可是你弟,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呗。”

    武灵沉吟片刻,“昨天晚上你打张峰的时候…,你别多想,我不是怪你打他,只是感觉你变化特别大,尤其你的力量…”

    武昊面对武灵的疑问早有心理准备,毕竟无论如何,他是不能容忍自己的姐姐被欺负的,随即开口道:“姐,我只希望你相信我就好,该说的时候,我一定不会隐瞒你,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保护好姐姐,以前我做的不够,以后我不会允许任何人能欺负到你。”

    武灵听完,轻轻点了点头,眼眶有点湿润。

    餐桌上的早餐冒着热气,俩人都陷入了沉默。

    约莫五分钟后,武昊把尕蛋当时的原话,反复琢磨了一边,脑海中也勾勒出了一个笼统的计划,开口说道:“姐,早餐快凉了,咱先吃,边吃边聊,我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

    “嗯,快吃吧,没事你说,姐听你的。”

    “马上发生灾变是可以肯定的,灾变的严重程度一定不轻,至于是何种灾变虽然我们还无法预测,但线索一定跟昨天的异象和今天的红雾有关。”武昊笃定的说道。

    “嗯。”武灵听罢赞同的点了点头。

    “可无论是哪一种灾变,有这么几点是很大概率会发生的。第一,物价上涨,资源短缺,尤其是食物和水。第二,社会动荡,暴力事件频发,治安状况恶劣。这两点还不是最严重的,如果类似于电影里的灾难片一样,气候变冷或变热,或者地震之类的,那就更严重了,这就是我说的第三点,房价下跌,房子会变的很不值钱。”武昊一口气说完自己的分析后,把凉了半截的稀饭一口喝光。

    “按你这么说,钱也会变的不值钱了!”武灵补充一句。

    “对,所以咱现在要把所有钱都花掉,用于囤积成生活必须品,还要把房子卖掉,最好能有一辆车,能让咱们快速从危险的地方转移。”说出这句话时,武昊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你说的我明白,可这房子是爸妈留给咱的唯一念想了,我挺舍不得的!”武灵环视了一圈房子,眼睛有点泛红。

    “姐,我也舍不得,可爸妈更希望我们好好的活着。”武昊说完,起身走到阳台上看起了外面的景象,他又何尝不是和姐姐一样的想法。

    半晌后,武灵也做出了决定,起身说道:“那我今天就张罗着卖房,顺便先去采购一批生活必须品。”

    “行,那我今天去二手车市场看看,顺便找找熟人打听下情况。”武昊在华阳县哪还有什么熟人,他所说的熟人指的是光脑,希望光脑能尽快苏醒,给自己更多的信息

    姐弟两人拿定主意后,便开始分头行动了起来。

    当武昊走在华阳县城大街上时,心中的压抑和对未来的迷茫更浓了。大街上的人们比往常少了很多,而且都无一例外的带着口罩,行色匆匆,毕竟政府还没有就红雾做出官方解释,至于专家们的歪言阔论,人们也是将信将疑,谁都不想把那不知什么成分的红雾吸入自己的身体里,可迫于生活,带上口罩是人们出门时的唯一选择。

    “老李头,没看早间新闻么,尽量减少外出啊,出来闲逛个什么劲?..咳..”

    “你不出来闲逛怎么能见到我?.咳..在家里实在憋不住.出来看看..这雾真呛人,得了,回家了..咳咳..”

    两戴着口罩的老大爷,咳嗽连连,寒暄两句后分道扬镳。

    华阳县城本就不大,加上今天的红雾致使能见度很低,街上的出租车格外的少,武昊索性骑上一辆共享单车,先去买了部手机,新办了手机卡后,向二手车市场行去。

    一路上,身边路过的行人均或多或少的咳嗽着,细心的武昊还发现一些宠物狗变的格外狂躁,“汪..汪”的叫个不停。

    骑行了大约二十多分钟,龙腾二手车市场的巨大招牌在红雾里若隐若现。武昊在路上就一直思考着买车的问题,在多种灾变的可能性里,车虽然不是必须品,但遮雨避寒,快速转移,以及装载生存物资这几点用途却可以大大提高生存几率,当然这几点里,武昊考虑更多的还是姐姐,毕竟自己被改造过的身体面对这些问题时要轻松很多,可姐姐就不一样了。

    武昊综合各种因素,心中对车的要求已有了定数。

    二手车市场里人影寥寥,武昊目的性很强,进入每家店面后,直接询问销售,“有没有房车,最好是自行式,大型的房车?”

    “不好意思,本店暂时没有,不过我们可以帮你联系临近县市的分店,如果有的话,您可以视频连线看车。”

    “也行,我给你留个电话,我比较着急,如果交车需要三天以上的就不考虑了。”武昊说罢,就在便签上写下了电话,转身去向了下一家店。

    武昊将所有店铺都问过后,已是临近下午四点了,期间有两家店面有现车,可都不太符合武昊的标准,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留下电话的商铺去调货了。

    “感觉这红雾是越来越浓了,应该距离光脑所说的灾变迫在眉睫,可光脑什么时候能苏醒啊?”

    “对了,差点忘了,光脑交代过要多查阅一些道家理论和修真传说,它能这么说,肯定有其用意。”武昊自言自语的同时,也加快了单车的速度。

    回家的路上,武昊注意到,几乎每家商铺和饭店都是门可罗雀,唯独各大超市客来客往,甚至有些超市门口排起了长龙。

    “苏家媳妇,你买这么点东西怎么能够用啊?中午的新闻都说了,这红雾会持续很多天呢!”

    “呵呵,李大婶,您不知道吧,这都是我买的第二趟了。”

    武昊路经超市时,听到手提大包小包的妇女们议论纷纷。

    半个小时后,武昊回到了家,“姐?姐你在吗?”

    无人应答,待武昊打通姐姐的电话,得知姐姐已是连续第三次赶去超市后,咧嘴一笑,便走进卧室打开电脑,开始找度娘答疑解惑。

    “道教,起源于华夏上古时期,是一个崇拜诸多神明的多神教原生的宗教形式,主要宗旨是追求长生不死、得道成仙、济世救人……”

    “切,古代科学不发达,一些人故弄玄虚,愚弄百姓的伎俩而已,什么长生不死,谁信啊?”武昊一边查阅一边絮絮叨叨的嗤之以鼻,可如果当初武昊在离开东安大学时,能听到张大爷那句话,他可能就不会是现在的态度了。

    “修真,道家理论之一。修真之名,古已有之,俗曰修道。它囊括了动以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合道、位证真仙的全部修持过程…”

    “我靠,这“炁””字怎么念啊?啥意思啊,等等我查查。“武昊查阅的过程中,时而抓狂不已,烦躁的挠着头皮。

    “全真道派,是道教的最重要的宗派,其圣地为西岳华山,开宗于辅极帝君王重阳,其包容合并了太一道、真大道和金丹南宗…..”

    “等等..华山?道教圣地….让我研读道教理论….难道光脑坠落在华山,并不是意外?”武昊豁然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仔细回忆着当晚的细节和光脑所说的话,越想越觉的疑团重重,更加迫切希望光脑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