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监狱星球 > 第六章 姐姐
    237国道上,一辆白色suv奔轶绝尘,那耀目的车灯如一把锋利的尖刀刺破着无尽的黑暗,弥漫夜空的血色褪色了大半。

    车内出奇的安静,武昊蜷缩在后座,两腿紧紧合拢,双手合十倒插在大腿缝中,头微微偏向窗外,而眼珠子却斜向反方向,上下滴溜。

    后排座位的另一边,紫馨优雅的侧坐,性感的双腿交叠,柔荑的十指交叉,闭目小息。

    开车的李涛,斜瞄了一眼副座发呆的莎莎,又瞅瞅后视镜里的后排,打了个哈欠道:“我说,你们倒是说说话啊,这么安静,我会很容易睡着的!”

    “死木头,说什么呀,看着这样的夜空,我就心里很不舒服,不想说话!”莎莎嘟了嘟嘴。

    “紫馨,大伯有没有说,为何让我们连夜赶过去?”李涛见莎莎没有说话的兴致,转而问向紫馨。

    “没有,就只说让我们带好必备的换洗衣物,就挂了电话,很焦急的样子。……对了,二叔那边是怎么安排的?”

    “我爸说,明一早实验室还有很多事要交代,下午会和莎莎的父母一起赶过来。”李涛应了一句,而后又问向武昊。

    “那谁?你叫什么来着?刚你说名字,我没听清。”

    “武昊。”

    “你去华阳县干什么?”

    “回我姐姐家。”武昊从三人的对话里知道,李涛应该是紫馨的表亲,尽管李涛对自己说话仍不客气,可他也无心继续跟李涛斗嘴,便不咸不淡的应着。

    武昊本算不上闷葫芦,可自己今晚的际遇太过离奇,几人的相遇又充满了戏剧性,武昊自己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想了想三人好歹让自己搭了顺风车,对自己有恩,便好心提醒了一句,“今夜过后,会有大灾降至,你们要早做准备。”

    三人闻言,齐齐愕然,尤其是原本闭着眼的紫馨,美目忽闪,看向武昊的眼神里诧异连连。其实她并未对自己的表弟说实话,父亲作为卫星测控中心的领导,知道的自然比常人多一点,在电话里也说了很多,否则她们也不会连夜赶去汇合,毕竟那里要安全很多,以备不测。

    然而此时,眼前名叫武昊的少年,居然说出了只有政府高层才知晓的机密,让紫馨本就不平静的内心,更添波澜。

    先前决定载武昊一程的时候,紫馨当时猜测武昊可能经历了一些自己不愿说的事,所以致使他思绪紊乱,又见他年龄与自己相仿,身上不像有钱的样子,与其扔下他不管,不如载他一程,或许他以后会良心发现而主动联系自己赔偿修车钱,然而,刚才武昊所说的话,却让紫馨彻底不淡定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紫馨的疑问,让李涛和莎莎不约而同的竖起了耳朵。

    武昊原本一句好心提醒,结果立马被紫馨问了个张口结舌,脸上的表情,俨然一个大写的“囧”字。

    “..呃..,华山上一个老道士给我说的…”武昊愣了半晌后,蹦出一句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回答。

    “那你的衣服怎么破成这样的?”紫馨显然不信,继续追问,她已做好打算,这次一定要把自己心中的所有疑惑问个明白,如果他不老实回答,就赶他下车。

    “..那个..,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李涛和莎莎齐齐怒目,两人显然不信,李涛发难道:“摔一跤就能把衣服摔成这样,你丫咋没摔死呢?”

    “..我..我摔了好几跤呢..”武昊挠头回答。

    “..我靠..你丫小儿麻痹啊,我怎么没看出来?”李涛感觉自己的智商被深深的羞辱了,怒火中烧。

    “既然是摔了好几跤,那你身上怎么没伤口?”紫馨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

    “..那个..那个..伤口都在屁股上。”武昊继续挠着头,心想你们不会检查我屁股吧。

    “老道士为何单单给你说?”紫馨也怒了,问的话也失了水准。

    “..那个..老道士看我骨骼惊奇,就…”武昊的头皮都快挠烂了。

    “闭嘴!下车!”紫馨彻底生气了,好心载你,而你却没一句实话,还把我们当傻子哄,这样的人渣,自己居然还指望他良心发现,想想真是可笑。

    “咦,美女,你怎么知道我到家了?喂,小李子,停停,前面的阳光小区就是我家。”在三人被气的半死的时候,车已经不知不觉进了华阳县城,而武昊的姐姐家就在县城的郊区,237国道边上。

    “吱~~~兹~~~”

    “哐”

    武昊下了车,关上车门,挥手告别致谢的同时,感觉自己头皮被挠的发疼。

    紫馨三人继续开车上路,车内只听见三人此起彼伏的喘着粗气,感觉出的气都是灼热的。

    武昊手里捏着一张字条,上面记着紫馨的电话,武昊看着字条,腼腆的一笑,认认真真的叠好后装进了上衣口袋。

    刚入华阳县城的237国道两旁,商铺和饭馆鳞次栉比,可时至深夜都已关门打烊,只剩一家烤肉店灯影阑珊。烤肉师傅无精打采的坐在烤炉前抽着烟,时不时鄙夷的扫一眼那最后一桌客人,再抬手看看时间,一脸无奈。

    “张哥,我给你讲,现在房价涨的那叫一个玄乎,咱华阳县中心的房子已经卖到一平近一万了,嫂子的那房子虽然偏点,少说卖个一平八千多,那是不成问题的..”酒桌上一尖嘴猴腮的麻杆青年,口沫飞溅的滔滔不绝。

    “啪”

    酒桌一旁,光膀子的壮硕大汉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一脸横肉都抖了三抖,呲牙咧嘴道:“什么你嫂子的房子?啊?那特么是老子的房子..”

    “是..是..,小弟口误,口误,张哥你别生气,张哥你考虑一下,趁现在房价这么高,你把房子卖了,咱去游戏厅搞把大的,狠狠捞一笔,咱今晚输钱,完全是因为本钱太少了,如果咱本钱多点,再打个五六万进去,那机子绝对爆!”麻杆青年一脸献媚,继续忽悠着壮硕大汉。

    “这还用你说?我能不知道咱为啥输钱?你的主意,我刚就想到了,只是房产证上是那婆娘和她弟两个人的名字,要卖还得需要她弟出面才行。”壮硕大汉眼中精光烁烁,又故作为难的表情,随手将杯中酒一口闷了。

    “张哥,这有什么难的?让你那便宜小舅子把身份证寄回来呗,剩下的交给我来办。”麻杆青年拍着胸脯,一脸自信的说道。

    “嗯,那就这么办,我回去想想办法,到时候咱赢了钱,不会亏你小子的,来,干了!”壮硕大汉一脸谄笑。

    “好嘞,谢张哥,来,干了!”

    “咕咚”

    “咕咚”

    “老板,过来买单。”麻杆青年吆喝一声,往桌上撇了五十块钱后,扶起壮汉一同向阳光小区走去。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嘟。”

    “咦,这臭婆娘怎么关机了,我特么没带钥匙,如果睡着了,给老子不开门,看我明天打不死她,哼。”

    “张哥,你看,大门口蹲那人好像是嫂子啊!”烤肉店离阳光小区三十米远,两人晃晃悠悠两三分钟后便到了小区。

    今晚天空的异象发生后,武灵就一直心慌不已,右眼一直跳个不停,自己的手机电量都耗完了也没联系上武昊,加上工作了一天,竟然坐在马路牙子上趴在膝盖上睡着了,那柔弱的身形蜷缩在路灯下,显得孤苦可怜。

    壮硕大汉明名张峰,武昊的姐夫。此时他经麻杆青年的提醒,定睛一看,果然是自己媳妇,一脸得意道:“看见没?你嫂子担心我,在门口等我这么晚,兄弟你羡慕不?啊?哈哈..”

    “羡慕,哪能不羡慕,张哥这是驭内有方啊,改天教教兄弟呗!”

    “把事给我办成了,一切好说,哈哈!”

    张峰的大笑声吵醒了武灵,她揉了揉略显浮肿但却清澈见底的眼睛,见是张峰回来了,并未吭声,只是面无表情的拍了拍土,而后站了起来。

    “来,过来把我扶一下,今天老子喝了点酒,高兴,哈哈哈。”张峰将一只手臂从麻杆青年的肩膀上挪了下来,向武灵招了招手。

    “袄,钥匙给你,你先回去吧。”武灵冷冷说道,只是站在原地,并未上前扶张峰。

    张峰原本在小跟班面前得意至极,听闻武灵的话后,瞬间感觉自己在小弟面前折了面子,下不来台,勃然变色,就像要爆炸的锅炉一样吼道:“特么的,给你脸不要脸了是不?我再说一遍,乖乖过来把老子一扶,今天老子就不打你,听见了没?”

    昏黄的路灯下,武灵纤瘦的身形显得愈加伶仃,晚风将她鬓角的一缕丝发轻抚到嘴角,似乎想让她咬点东西,这样,那卑劣的男人如果打她,她就不会太痛。

    武灵就那样零侗的立着,清澈的眼睛直狠狠的瞪着张峰,也不吱声。她经常被张峰家暴,可她从来也没有当张峰的面哭过,她知道自己反抗没用,每次她都像现在这样,直狠狠的瞪着张峰,看着张峰的巴掌落在自己脸上,看着扫把打在自己身上,也不躲,也不嘶喊,无声的抗挣着,直到张峰打累了,打的没了火气了,她才蹒跚着走进卧室,将自己锁起来,独自默默的擦药,她心中只想着,弟弟能安心上学就好。

    尽管此刻的张峰有点醉眼朦胧,可武灵那不屈的眼神却让张峰再熟悉不过,每每在张峰气不顺的时候,武灵那毫无惧意且冷漠的表情就让张峰愈加的不爽,而现在,自己的小跟班还在场,张峰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烫,二话不说,像一头暴躁的公牛,大步流星的迈向武灵的同时,挥起了自己的巴掌。

    “啪”,一声脆响,这一巴掌扇的力道十足,声音也传的很远,紧挨着小区门口的2号楼一层的声控灯亮了。

    “啪..啪”,两声脆响,又是狠狠的两巴掌,光听声音就感觉特别疼,2号楼二层的声控灯也亮了。

    “”砰..啪..砰.“,连续的三声闷响,还带着节奏,如果跟前面三声脆响连起来,估计有人会骂街,”谁特么的,大半夜玩架子鼓!”

    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麻杆青年不会这样想,他只是双腿打颤,嘴巴张的浑圆,一只手还情不自禁的揉起了腮帮子,因为眼前的一幕,让他莫名的感觉到牙疼。

    “…你…你…特..么敢打老子?老子特么宰了...”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只见张峰话还没说完,就像一个巨大的沙包一样倒飞进了路边灌木丛里。

    及时赶到的武昊收起了脚,紧握的拳头在颤抖,恨的牙齿咯咯作响,凶狠的像要吃人一般瞥向那麻杆青年,勾了勾手指,麻杆青年那还敢过去,呆立在原地,双腿哆嗦个不停,就差尿裤子了。张峰自然是死不了的,但断几根肋骨却是肯定的,武昊一看麻杆青年这副尿性,一字一句的说道:“滚,把你大哥带上,立马滚!”

    说话的武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并不是累,而是在压抑胸中如火山爆发般的怒火,可当他转身看向武灵时,霎那温柔,轻拂了一下武灵的头发,无比心疼的说道:“姐,你怎么又瘦了,你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啊!你每月给我的生活费,我都花不完的,你自己留点钱,吃点营养品补一补么!”

    “小耗子,你可担心死姐姐了!”武灵看到眼前高挺健硕的弟弟,再也无法坚强,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夺眶而出,抱住武昊啜泣出声,哭声里满是委屈和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