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监狱星球 > 第一章 惊秫世界的天宫直播
    2028年,最美的人间四月天,绿柳吐烟,陌上花艳!

    然而再美的季节,也有被夕阳拉下夜幕的一刻,可今日的夕阳却少了一丝妩媚,平添了几分腐朽。

    华夏国,东安市,东安大学门口。

    “咳..,来包软中华!”

    只见一名心脸剑眉身材修长的少年,挎腰斜靠在小卖部粗糙的玻璃柜台前,轻捋着下颌上细嫩的胡茬子。他那颇为相貌加分的一对剑眉之下,两只贼溜溜的眼珠子,却上下偷瞄着身旁三位身材曼妙的辣妹,原本只是简单的买包烟,他却把“软中华”三个字的声调刻意抬高了八度。

    “嗯..”

    柜台里翘着二郎腿的秃顶老大爷爱答不理的应了一声,却仍继续晃着手中偨了毛的竹扇。过了片刻后,老大爷才斜了一眼柜台前的猥琐少年,当他看到少年所偷瞄的芳物时,原本灰蒙蒙的眸子霎那绽放出了光彩,两步并做一步到了柜台前,弓腰前伸的同时,单手撑起下巴趴在柜台上,一本正经的鉴赏道:“嗯..这个凑活,嗯嗯..那个不错…”,语气跌宕。

    小卖部的角落里,挤着一台缺了右下角的长虹电视,电视缺角处垫着一本破旧的《周易参同契》,电视画面是央视新闻联播。

    “华夏新闻联播,插播一条新闻:自天宫号国际空间站建成入轨十五周年之际,今日再次迎来喜讯,帝京时间19:19分,来自多个国家的宇航员将经由我国独立建造的天宫号,共同携手迈出空间站,完成一次史无前例的太空漫步………”

    距离小卖部门口三米远的一处临时停车位上,一辆崭新的福特野mustang跑车静静的趴着,车上的眯眼小胖正照着倒车镜,倒置着自己的发型。

    野马跑车的左侧车顶放着一瓶可乐,眯眼小胖倒置过发型后,开始不停的左顾右盼,显的很是焦躁。片晌后,只见他嘟囔了一句,便伸手将车顶的可乐拿进了车里,又从中控的扶手箱里取了一瓶脉动换了上去。

    尽管新闻已经曝光过数次,各大高校领导也做足了思想引导,但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富二代或私企小老板开着豪车在各大高校门口蹲点,约年轻女大学生的事仍然屡见不鲜。而车顶放饮料则是暗号,所放的不同饮料则代表了不同的价位。

    其实野马车里的眯眼小胖,早已发现了小卖部前的三位辣妹,以小胖的经验,拿下其中一位的问题应该不大,可三位一起,啧啧,小胖纠结又头疼。

    “特么的,明天就要给车主交车了,今天必须有所作为,下次机会可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小胖心中碎碎念的同时,轻抚着方向盘和车标,一脸不舍。他纠结许久之后,终究按耐不住并做出了决定,把车顶的脉动收回后,随即将车发动。

    此时,小卖部前的三位辣妹,都已发现了秃顶老头的猥琐举动,时不时的扭头撇上一眼,满脸嫌弃之色。

    “嘀..嘀”

    红色野马跑车缓缓停在了三位辣妹面前,小胖按下喇叭的同时,故作潇洒的轻甩了一下油光锃亮的头发,笑盈盈的面向车窗外问道:“三位美女去哪里呀?这个时间段可不好打车,哥哥送你们,怎么样?”

    其中一位身穿黑短裙的少女,其妆容也比另外两位浓艳了些许,她只扫了野马跑车一眼,就眼眸一亮,对身边两位闺蜜说道:“要不咱们坐他车吧,这小哥哥看起来不坏!”

    她见两位闺蜜的目光仍在野马跑车上瞩目连连,并未做声,嘴角微翘,继续道:“旁边的色老头看了咱们半天了,我是一分钟都不想等了,你们不上车,我可自己上了袄!”

    眼看黑短裙女孩就要去拉车门,小胖子的心中一阵狂喜,可还没高兴过两秒,另外两位少女急忙异口同声道:“一起啊,我们可不想继续被色老头猥琐!”说罢,三人上车的同时,都不约而同的回头狠狠瞪了一眼秃头老汉,似乎是在告诉周围其他人,这是她们上陌生人车的理由。

    临了,跑车上的眯眼小胖还不忘向剑眉少年挤眉弄眼一番,挑衅之意甚浓。

    剑眉少年名叫武昊,东安大学的学生,他恶狠狠的回敬小胖子一个中指后,扫了一眼周围,见没几人注意自己,不明所以的摸着自己细嫩的胡茬子,喃喃自语道:”要说小哥我留点胡茬子后,略显成熟和沧桑,我是不得不承认的!可说我是色老头,纯属你们眼瞎!”

    当武昊顺手将已被汗渍浸湿的领口扯了一下,低头看到趴在柜台上的秃头老汉时,恍然明白,一脸愤恨道:“原来她三说的是你啊?“

    “你懂个屁,老汉我用眼神猥琐她们,是为了给她们一个上跑车的台阶而已,成人之美,奇乐无穷!”秃顶老头意犹未尽的砸吧着嘴,从柜台里取出一包五块钱的红河,随手撇在柜台上,转身的同时说到:“抽你的五块红河吧,还软中华...!别想着赊账,把钱给我的秘书!”

    “切,还秘书….”

    武昊闻言冲着秃顶老头的后脑勺做了一个鬼脸,嘟嘟囔囔的拿出手机支付烟钱。

    “滴”,一声。一旁传来刻板的女声,“收款一百九十五元,扫码支付成功。”

    秃顶老头听到收款提示,诧异的转身问道:““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吧?你小子今儿怎么舍得把欠账都结清了?”

    秃顶老头说罢,似又想起了什么,神色略显暗淡:“不是什么大钱,不着急还的,你姐姐也不容易,每个月给你打的生活费里,不知道有多少委屈和心酸,哎,老汉我不缺那几个小钱!来,我把钱给你退了,账赊着就行,给自己加点餐,还长身体呢,等你工作了再还!”

    秃顶老头说着,就自顾自的在柜台下的旧鞋盒子里翻起了零钱。

    “张大爷,您别….”

    前一刻还有点小不正经的武昊,这一刻心中的柔软就被触碰,之前还略显贼溜的眸子,此刻开始湿润,抿着干裂的嘴唇,像犯错的孩子面对着长辈,犹豫了一下徐徐开口:“…张大爷,那个…我可能以后都见不到您了,我一会就坐车回老家了,可能不回东安了!”

    张大爷闻言,顿时直挺起了身子,挑起花白的眉毛,一脸关切,“怎么回事小耗子?给大爷我说说。“

    “”哎,没什么,就是….就是有点冲动,把人打了,被学校开除了。”

    “咦..不对啊,你小子来学校快一年了,除了打飞机,额..呸,除了跟老头子我聊聊天,一天到晚围着白静那丫头转,还能打架?…等等,我想想,该不会是打了王超那小兔崽子吧?我就说么,你小子今天奇了怪了,居然涨胆子,开始偷瞄美女了!”秃顶大爷说完,见武昊半晌不吱声后,一副恍然大悟又扼守惋惜的神情。

    “小耗子,听大爷我一句劝,道家有云:“套路如套,有为所造,如不跳出,时光空耗。”上学不只要学文化考文凭,更是学做人的地方,别气馁,这大学咱不上了,咱还可以上“社会大学”,知道吗?白静这女孩,说实话,失去了不可惜,王超这小兔崽子早就该打了,身为爷们儿,大爷我认为你做的没错……”大爷自顾自的一脸愤恨的说着,一边挥着皱皮的胳膊打着空气。

    “张大爷,谢谢您,您说的话我记住了,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有机会我会回来看您的!您…一定多保重!”武昊深深的看了一眼张大爷,咬了咬牙后,头也不回的奔向学校门口的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东关车站!”

    张大爷颤颤的踮着脚,老眼巴巴的目送武昊远去,摇了摇头后,惋惜的哀叹一声,而后目光烁烁看向深邃的天空,自言自语道:“在这里,十八岁一过,半阴半阳之态一旦被打破,上耗其性,下耗其命,元神、元气、元精开始被天地万物所夺,而那老朽的“不得其人不传”的遗愿,在这天牢里又谈何容易实现?罢了,罢了,顺其自然吧!或许,期望那小子半阴半阳之态不破,本就是个奢望!“

    车灯,鸣笛,尾气,将一条条城市干道涂绘的声色俱佳,栩栩如龙。蠕动的车流中,有人在车中冲着蓝牙耳机口溅飞沫,有人锤着方向盘喷愤抱怨。

    同样在主干道上蠕动前行的出租车里,收音机也一样播放着天宫号的新闻,“….下面请导播将信号切换至天宫号太空舱外的遥感摄像机上,让宇航员李伟,在外太空给大家更直观的讲解…….”

    坐在出租车里的武昊,心情沮丧,毫无心思去听新闻,心头想起张大爷说的那句上学是学做人的话,不自禁的喃喃自语:“父亲,您临去世前,也是这样对我说的,可被学校开除,我终归是对不起您和母亲,也对不起姐姐!”

    在拥堵路段的最后一个红绿灯处,出租车缓缓停了下来,十字路口旁的城市广场上,人头窜动,熙熙攘攘,来往的人流丝毫没有影响广场舞大妈的热情,广场商超的超大激光巨幕上,也在直播天宫号的情况,只不过画面已经从直播室切换到了天宫号的太空舱外。

    激光巨幕下,一个穿花裙的小女孩口里含着冰棒,融化的糖汁不时从嘴角滑落,那粉红的小舌头贪婪的拂过嘴角的糖汁水渍后,又分秒不舍的继续吮吸冰棒,那忽闪的大眼睛,对着四周不停的顾顾盼盼。

    当小女孩将目光移向激光巨幕,原本以为她将再次顾盼而开时,却不料,她居然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而女孩身旁,年轻的妈妈正与巧遇的熟人闲聊正酣。

    忽然之间,小女孩那贪婪的小舌头不但停止了对冰棒的吮吸,反而缩回了喉咙深处,紧接着脆利的雀呼起来,顿时引起了身边人的注意。

    “妈妈,妈妈,快看呀…快看呀,宇航员叔叔身边有一颗会动的星星,好像越来越大了,真的..真的呀….”

    年轻的母亲和身旁的熟人同时错愕的看向巨幕。

    小女孩身旁一个中年大叔,也被小女孩的喊声吸引了注意,努力的皱眉眯眼,视线在激光巨幕上停顿几秒后,不置否的喃喃自语:“咦….是奥,不过倒像是电影里的宇宙飞船…”

    广场上的一幕,武昊并不知道,繁华闹市区的嘈杂也早已将出租车里的广播声淹没,待绿灯亮起,出租车像出栏的困兽,急不可耐的奔向了前方。

    与此同时,华夏宇航员的通讯器里,骤然传来一声惊呼。

    “….上帝啊,那是什么?“

    “..天啊…不敢相信,发现不明物体….呼叫天宫号…..不明物体正向我方接近,请求紧急变轨,紧急变轨,准备迎接撞击….快…快….”

    镜头里那不明物体的轮廓逐渐清晰,虽只占了屏幕一角,却依然撼人心魄,让人望而生畏。

    地球上无数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或捂着脸,或抱着头,有各式各样的姿态,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睁大着双眼,都同样的一个心情,和同样的一个疑问?

    “那究竟是什么?”

    直播画面中的一角,一艘银色的异型载体,漏出了它的冰山一角,尽管载体仍有大部分掩藏在漆黑的宇宙里,但仅从显露的部分就让所有人无法否认它的庞大,而如此庞大的不明物体,却又消无声息的,未被探查的接近,诡异至极,细思极恐。

    数秒,仅仅这数秒,人们内心深处死一般的寂静,这种寂静源自于刹那的不可思考,不可置信,仿佛空气都已凝固。

    ………….

    数秒后,直播画面终究还是从太空舱外的遥感摄像机上切回到了新闻联播的直播室。

    “…嗯…哦…下面开始….播放…播报下一条新闻….”

    尽管播音员极力的掩盖慌张无措,但那几秒的欲言又止,及停顿几秒后的气息起伏,让无数人确信,刚才看到的画面,不是特效,不是电影剪辑,这是一件撼人心魄的突发事件,少顷,原本惊秫无声的人们,转眼沸腾了起来。

    浩瀚黑暗的太空中,天宫号舱台外的宇航员们无不是世界各国精挑细选的精英,心理素质更是万里挑一,尽管难掩惊秫,但都安全返回了天宫号。

    天宫号在短短十几秒内数次变轨,且经过控制台反复计算,确定不会与银色异型载体相撞后,天宫号的主舱控制台上,宇航员李伟深深的呼一口气,神色凝重的拿起通讯器。

    “报告总指挥长,天宫号已暂时安全,并完成了对不明物体的实时监控,现将视频信号通过加密频道发送至总指挥中心,请接收,另随时敬候总指挥长命令,完毕!”

    庞大的异型载体,像水银般滴塑而成,线条完美至极,载体呈现的银色光泽给人一种似乎在流动的感觉,其更像是在太空滑动一般,随着时间的一秒秒流失,距离天宫号越来越近。

    天宫号观景台里,刚赶来的李伟,额头细密的汗水就快凝结成了珠子,一米六的身材虽矮小,却似钢铁塑成,魏然不动,磐石般坚毅的眼神紧盯着玄窗外的庞大异型载体。

    直观上看,银色异型载体的直径比天宫号还要大上数倍,只是它像极了被压扁的法式面包,不知是何种材料建造而成,整个浑然一体,看不到一个缝隙,一颗铆钉。

    “这种工艺水平,我们米国怕是再发展几百年也达不到,简直不可想象!“,纵使对第五区都有了解的米国宇航员史密斯,也一副没见过世面般,由衷赞叹。

    罗斯国宇航员闻言,狠狠的瞥了一眼史密斯,满脸鄙夷,不过,这也仅仅是针对米国人的自大,对于他所阐述的事实而言,在场所有人无不赞同。

    兰西国宇航员巴西勒双手按在玄窗上,脸色凝滞的像一面绷紧的鼓皮,侧脸正声道:“mr. li,就目前我们欧洲航天局,还有你们华夏国和米国的航天局来说,对地球周边不明星体的监控是全方位的,尽管这个不明载体的体积相较与小行星要小很多,但也不至于会让他突然出现在距离我们如此之近的地方,却毫无察觉,这让我不可理解”,

    李伟静静的深思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存在,愁眉双锁,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

    片晌,李伟不确定道:“我目前能想到的只有一种解释,你们仔细看这载体的外表,很有可能以我们现有光谱学的发展水平而言,还无法探测到它。“

    “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这不明载体要么是没有动力的,或者…..失去了动力!它只是惯性漂浮而已,现在我们只能等候地面指挥中心的下一步指示,看是否能够出舱近距离研究。“

    闻言,在场的众人,或陷入沉思,或点头默许。

    随着时间分秒流逝,当天宫号再次收到地面指挥中心指令,调整了空间站姿态,变换了一个更佳观察角度后,不明载体的全貌终于渐渐显露。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后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画面,彻底的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和承受范围。

    “等等,快看它的后半部分..”

    再一次有人惊呼,分贝更大了几分,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了同一处,一双双黑色的眼眸,蓝色的眼眸,绿的眼眸中,瞳孔同时急速的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