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械界 > 天下法门,皆出昆仑
    月正心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鹰隼般的目光仅仅盯着许宣的面庞,只要他有一点的动摇之色,那他扭头就走。

    出乎意料的是,许宣的眼神越发坚定起来,道“这逆尸阴局是我为了攻破玉山的封山大阵而设,”说着,他的眼眸变得赤红,接着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把素贞抢回来!”月正心心里点了点头,道“那你准备一下,”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启程出发。

    月正心心中暗自感慨这一人一妖的感情之深,是啊,有时候人活着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活着,对于许宣来说他的心中充斥着两种极为强烈的情绪,一种是仇恨,一种是自责。许宣的活着不仅仅是为了复仇,也是为了救出自己的心爱之人,长相厮守,对于这种跨越世俗的人来说,是多么不容易啊。

    许宣兴奋地跑回屋子收拾起了东西。

    月正心想到了云天明。

    那是源自银河公元二十一世纪地球上的一本小说,在这本小说中云天明在得了肺癌后想安乐死,但他获得了一笔意外财富,购买了一颗行星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尽管她并不知道。最后在某个计划中,他作为执行者,大脑被发送向宇宙。而程心则独望着那颗行星,或许脑海中对于是云天明的悔恨,也或许会在夜梦中惊醒。但最后却还是将这颗行星捐赠给了联合国。

    许宣与云天明一样,他们都可以为了自己的爱而不计付出

    以致不求回报。

    月正心想完这些的时候,对着玄奘道“你去吗?”刚刚玄奘的神情月正心已经完全看在了眼中,也就知道这西王母绝不是个好惹的善茬。

    玄奘犹豫了一下,将月正心拉到一旁,道“月兄,西王母可不是好惹的。就算是皇上,也不敢轻易的招惹她。而且西王母身边有多位强者,更别说西王母本身就是玄曦之境了。况且她的实力比皇上还要强上几分。虽然朝廷与西王母一直保持和平,但这个地方一直是皇上的心腹大患。每年的清明、中元、寒衣三节,玉山上的妖物总会抓走一些当地的原住民当做祭品,皇上虽然多次与西王母交涉,但西王母总是一笑了之,随后大笑而去。可以说全朝上下的人对于西王母都有着彻骨的痛恨,但又无可奈何。”玄奘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月正心的双眼,接着道“而许宣口中的玉山则是西王母的居住之地,同时也是突破玄曦之境的最后一个禁密之地。”玄奘看到月正心皱起了眉头。

    其实月正心并不是什么所谓的为了英雄义气,而是看不惯这种欺辱,不管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在听了玄奘刚刚的一番话,明白了如果自己能做到击垮西王母一派,那自己就是个功臣,而若失败了,则会引起西王母的大肆反击,不仅得不到一丝的好处,或许还会得到一个反叛朝廷的罪名,那时他月正心就更是全唐朝的罪人了。

    月正心接着道“玄奘,那你去吗?”

    玄奘流露出不定的神情,几秒后,他道“去。不过月兄我要提醒你的是我们朝廷也有靠山,”随机他神色变的恭敬起来,道“天下法门,皆出昆仑。我们的靠山就是昆仑。但西王母的实力也并非你我可以看扁的。虽说你们都是玄曦之境,但你的层次也最多就是玄曦境四重,皇上与你一样,而西王母则是五重,我就不用说了,我就是轮回之境一重。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抱太大的信心。”玄奘苦笑一声,“而那许宣也就是龙瞳境巅峰。”

    “好,我知道了。”月正心舒展开了眉头,道。许宣也从屋子里出来了,他显得很兴奋,道“还没有过问二位先生什么名讳。”

    “月正心。”

    “玄奘。”

    玄奘见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不禁心道这货是在这里呆了多少年啊。连自己玄奘的名讳都不知道。

    月正心注意到了许宣手中的一物。道“这是什么?”

    许宣显得很恭敬,道“这就是这逆尸阴局的阵眼。许宣道“我自小跟着家父学习木匠手艺,也就懂了不少风水,对于各种阵法我都掌握了一些,而这逆尸阴局则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他并没有说自己为了救白素贞准备了多少年,句里行间却显示出了深深的自责。

    只见许宣将那木质阵眼向空中一抛。那阵眼瞬间光芒大放,将那阴阳河与那阴阳太极收了进去。月正心见到之后,双手便向上一托,空气中的各种分子便向这边汇集而来。不一会,几人已经被浓郁的各种分子包围了。

    武诀:“凝元”释放。

    三人站在其中,也能感到这其中力量的狂暴,却不知月正心使用何种方式将其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月正心单手向前一指,眼前忽然开朗起来,露出来三人身边的事物,月正心在脑海中下令,道“好了,我们还有一个时辰就可以到达玉山了。”随后他又对着许宣道“你先给我讲讲你们是如何被西王母抓走的。”许宣便应了下来,对着二人讲起来。

    一个时辰后。玉山山脚。

    月正心右手向前,单手翻转,将周身分子的旋转的加到了最大,片刻后,一圈圈气流狂浪伴随着呼啸声将其包围。

    “去!”月正心大喝一声,跨步向前,握手成掌,向前挥去。

    瞬间,山中云雀尽数飞去,狂浪随着树木的摧倒愈发强烈。月正心凝神前视,只见狂浪似乎被什么力量所阻碍,霎时消失不见。月正心看了许宣一眼,对二人道“跟上我。”便腾身而起,直奔那屏障所在地。许宣脸色凝重,拿出那木器,手指将其点开,极重的阴气倾泻而出。那屏障被其渐渐腐蚀,露出一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一副景象。这时许宣倒是完全镇定了下来。

    终于,那屏障终于完全消失,庞大的气浪朝着三人滚来。那声音先是愤怒地道“是谁?是谁破了我的护山大阵?”虚空中显露出一个人影来,模糊不清。

    最后那声音又狞笑道“哈哈哈哈哈,是你这个小辈啊,经历了十五年,研究出来了?你觉得你可以打败我吗?”

    “擅闯山门者,死!”那声音陡然变冷,道。

    <span ss="read-author-name">谓归说

    这一章与后一章配着起风了这首歌听哦,这两章应该会对于读者们有些触动吧。

    谢谢大家的支持,欢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