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龙族之泽太子 > 第二十八章 公费旅游就是舒服
    “路明非!出去买一箱打折的牛奶,半斤广东香肠,还有路鸣泽喜欢的三联生活周刊,今天应该到新一期的了,买完了赶快回来,把桌子上的芹菜给我摘了!再去传达室看一下有没有北京或者美国寄来的信,可不要给我家路鸣泽漏拿了!还玩游戏?从早到晚只知道玩游戏,和我们路鸣泽学一学啊!到时候高考了,你考得上一本嘛?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婶婶的声音炸雷一般响起,路明非的脑袋被震得嗡嗡直作响。

    路明非一叠声得赶快答应,就一溜烟的跑出了门,一路小跑窜入了楼道。自从路鸣泽变得就像校园传奇人物了之后,婶婶忽然对他也关心了很多,也不只是咋咋唬唬了,路明非感觉自己一夜之间似乎博得了婶婶的宠爱。

    虽然还是呼来唤去,但是感觉这么有干劲多了?莫非是斯德哥尔摩候群症?路明非颤抖了一下。

    走廊静悄悄的,安安静静只有路明非自己的脚步声传来。下午的阳光从楼道尽头的窗户里透进来,暖洋洋得照在路明非的身上,走道里晾晒着的纯白色床单,窗外的风吹着油绿的树叶摇曳,哗哗作响。路明非靠在门上,听着门里的婶婶一会哼着小曲,一会儿唠唠叨叨得抱怨着什么,被门隔着,仿佛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

    路明非觉得这个夏天很温柔。

    路妈也觉得这个夏天很温柔,自家儿子总是喜欢带来一点出乎意料的惊喜,也成为了街坊邻居、亲朋好友眼中的别人家孩子,路妈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看着自己侄子,那个废柴路明非,走出他那个光芒万丈的老妈的阴影后也开始看不惯路明非的颓废了。

    “怎么只想着玩游戏,这样下去怎么得了。”路妈嘟嘟囔囔,“是不是要报个辅导班之类的,还是作业太少了啊。”

    还好路明非已经在为这个刚刚进帐百万的家庭妇女挑选着打折袋装奶,没有听到自己婶婶在背后念叨的恐怖补习班,不然肯定痛哭流涕求放过。

    “女儿这是怎么了?”苏妈瞧见了自家女儿在家里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

    苏爸刚想解释两句就被苏妈打断了,”我猜肯定是因为那个路鸣泽。“苏妈觉得自己很聪明。

    我靠这也能猜中?我小瞧你了老婆。

    “要不你去找他说道说道?”苏爸觉得自己老婆别的不行,这方面应该还有几把刷子,毕竟在老家每天收到的鲜花也是一大把一大把的。

    苏妈眼睛一亮,这个来自葡萄牙的女人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

    不过苏爸可能摆脱错人了,他没想到自家这么优秀的女儿能被男生冷落,甚至为了躲着自己假期旅游,开学转校。

    从小众星捧月的自己受到的第一次冷落,苏晓樯一时间接受不了。

    楚子航在路鸣泽做出决定的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个小兄弟要转校离开,路鸣泽给卡塞尔打完电话就拨通了楚子航的号码。不过楚子航并不是很在乎路鸣泽即将到来的在北方闯荡的日子,也不理睬即将开始的预科教育。张口就是一句。

    “你和她吵架了吗?”

    楚殿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坏你完美男人的形象啊,突然冷峻男子就变成八卦大妈了,画风突变我很不适应啊。

    “差不多吧。”路鸣泽满头黑线。

    “天黑了是因为太阳想睡了。”楚子航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大哥我怎么听不懂,你这是想安慰我吗?”路鸣泽觉得楚殿真知灼见肯定要说出什么肺腑之言。

    “我是说你洗洗睡睡得了,总是想这些有的没的,庸人自扰。”

    为什么这么轻挑的话语你能用这么沉稳的声音说出来。

    “你够了,少说几句我还把你当兄弟。”其实路鸣泽早就发现了楚子航面瘫之下八卦妇女的本质,但见一次觉得一次不适应,全校女生的梦想居然是一个八婆?这谁信啊。

    路鸣泽闲扯了几句就挂了,他没意识到的是,从来看似高冷的楚子航从来没有挂过自己的电话,每次都是自己提出不说了,也没次都是自己先挂的电话。

    而此时的路鸣泽正好好享受着这美好的苏州之行。

    “三少,快点来,给我拍一个忧郁的侧脸。”路鸣泽一屁股坐在留园小溪边亭子的椅子上,对着水面摆出一副很丧的表情。

    我想给你这个智障一脚踹下去,唐威拿起脖子上的单反对着路鸣泽的脸狠狠地按下快门,脸上的表情比路鸣泽还要丧。

    苏茜在一旁咯咯直笑。

    唐威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凭什么路鸣泽这小子随便说两句妹子就愿意当导游带着他们各种闲逛,自己只能沦落到当他们俩的摄影师,没道理啊。

    明明感觉我要比他帅一点吧。唐威捏捏下巴,低头看了一眼相机里拍下来的照片,还行。

    还别说,唐威的摄影技术是真的有两把刷子,画框里水面与围栏在下午的暖阳中融合在了一起,光与影搭配得下到好处,路鸣泽忧郁的眼神中带着迷离的光,本来就卖相不错的路鸣泽更有了几分吸引力。文艺女青年最好这口了,忧郁的美男子。

    三人在苏州的大街小巷里游走,不仅去看了几个像拙政园、狮子林、沧浪亭这样的著名景点,苏茜还带着他们去了自己平时就很喜欢的小吃店,路鸣泽觉得这个才是真正的苏州生活。

    当然,这一切都是三少这个大款出钱,谁叫他之前就给路鸣泽说好了呢,“只要你陪我去,我食宿全包。”当时只想着做任务嘛,就当请保镖了,可没想到自己这个当主子的还要陪保镖游山玩水吧。

    哎,我太难了。

    “呐,就是这个电话。”路鸣泽写了一张便利贴给苏茜,便利贴不是方方正正的,而是画着很可爱图案的爱心形状,他在平江路的文创店挑的,一时手头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个是卡塞尔学院秘书的联系方式,她很厉害的什么事情都能办妥了,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大妈,叶胜听到还笑我,莫名其妙的。”路鸣泽念念有词。

    “好嘞,谢谢啦。”苏茜抿嘴在笑,他对眼前这个有点话唠的男生还蛮有好感的,看到第一眼就觉得这是眼底有光的男孩子。

    “哎,那就只能这样了。好烦啊,明明我比你先入学,可是你到时候又要变我学姐了。”路鸣泽抱怨,这个笑得很温柔的女孩子让他觉得就像自己的姐姐,路鸣泽一直很像有个姐姐,但从小只有那个脑袋缺根弦的堂哥一起长大,还没见识过这样真正的哥哥姐姐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当然楚子航的出现弥补了路鸣泽没有哥哥的遗憾,但是相对于子航哥哥这个浑身鸡皮疙瘩的称呼,路鸣泽更愿意叫他楚大妈。

    “那就再见啦。”苏茜走到家门口了。

    “嗯呢,山高路远,后会有期!”路鸣泽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诡异道别。“喂,三少,快点给学姐道别。”

    我靠,那是你学姐,又不是我学姐我念书的时候,你们还在撒尿和泥巴玩吧。

    “苏小姐那我们也走了哦,后悔有期。”唐威迫于路鸣泽的淫威开口道。

    随即三人便分开了,路鸣泽和唐威也坐上了他们开来的车。

    咔嚓一声,路鸣泽在副座也老老实实系上了安全带。

    “喂,你搞什么鬼啊,陪你玩了一天,总要给我个说法吧。”唐威的驾驶技术那可是真刀真枪在各种路上刷出来的,稳健的倒车让路鸣泽想到了楚爸爸高超的驾驶技术。

    “要给你个什么说法。”路鸣泽用力吸着手上拿着的盒装奶。

    “还给我装傻,你把那个小姑娘忽悠到哪里去了?我们的任务还怎么搞?”唐威有点抓狂。

    “哎,你别想了,你大概是不知道她可以随意控制周围金属的能力意味着什么,这样的人学院不会错过的。”路鸣泽说到,“我还不知道有什么人能有他们这样的实力。这里水太深,你就别掺和了。”

    唐威想起来他后来去苏氏集团工厂里看过的现场,扎实的防盗门被两脚踹开可恐怖痕迹,警队里的熟人还悄悄透露那三个被开肠破肚的保安,几乎没有任何还手和挣扎的痕迹。

    所以一个瞬间秒杀三个成年男子,一脚踹门甚至比轿车力气还大的不知名恐怖人,竟然能被两个高中生打得生死不知,他们这种人的世界还真的不是唐威这种带了点血统但几乎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人能够想象的。

    “好小子,你还吓我。”唐威一拳打过去,路鸣泽差点没把奶吐出来。

    “你这老家伙,凶个锤子哦,好好开车。”路鸣泽真是怕了这个大混混,你不怕我点得你嗷嗷叫啊,下手没轻没重的。

    两个人说笑着,这次苏州之旅只有短暂的两天就结束了,提前回来了的路鸣泽并不想回家,就在唐威家里打了两天的游戏,要不是天天炸鸡可乐啤酒是在吃腻了,路鸣泽觉得这样的肥宅生活自己可以过上很久。

    直到变成唐威这样的油腻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