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 火影中的念能力者 > 第十九章 木叶白牙
    是夜,黎明将至,天边出现了鱼肚白,映衬得火影大楼影影绰绰。

    火影办公室内,这里并没有特意的布置,一张办公桌,几张会客座就是全部。不过从窗户看出去,星汉之下依稀可见的巨大火影雕塑正对这个方向,让人望之心生无限感慨。

    三代目猿飞日斩,此时正站在窗前,叼着烟斗,身后是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下,露出的部分也被绷带缠满的志村团藏。他们并没有刻意做出凝重的表情,但木叶核心人物之二汇聚一堂,这里自带一股凝重。

    猿飞正当壮年,又是特殊时期,通宵处理一夜的公事都已经成为习惯,此刻和团藏关于前线大动作的意见交换无比重要,由不得他不得不挺直脊背,展露出自己令人信服的形象,保持一种强势。

    “他能稳住日渐诡谲的战线吗?毕竟在此之前一直是你手里的刀,声名不显。”

    两人讨论的是即将接任三忍在前线指挥地位,带领木叶的忍者们和敌国交战的核心人物,根所属,代号‘白牙’。

    “在战争之前,谁知道乳臭未干的三个小家伙可以打出那种名号呢?这就是木叶的实力,即使是半藏那个老家伙,也只能拱手给个面子,日斩,我们可是木叶,白牙更不是一把普通的刀,他继承了老师留下的全部木叶流剑术,是一把锋利的名刀,有机会,一定比那讨巧的三忍更具威名!”

    团藏充满信心,猿飞日斩不予置否。

    天要亮了,新的一天就要到来。他走出大楼,登上火影岩,身后团藏跟上。太阳慢慢升起的时候,两人一前一后站在火影岩上,一个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一个沉默的看着脚下,一个看着整个广场被晨光一点一点照亮,一个目光被那不断变换的阴影吸引,一个看着下方被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木叶忍者慢慢填满,一个充满恶意的看着人群中的宇智波。

    “为了木叶,团藏,放手去做。”良久,三代突然开口。

    团藏目光闪烁了一下:“为了木叶,我会的,日斩。”

    一种精神让两人携手走过风风雨雨,默契无比。

    这是初代目将木叶村一点一点从无到有建立时诞生的精神。

    这是二代目将木叶的学校、警备、部队等等体制一点一点成型完备壮大的精神。

    而现在,作为继承者,两人同样是这精神的守卫者,培育者。如今的木叶,不同于初代依靠自身魅力从忍界吸引而来,共同建造木叶村的那一辈,如今占有半数以上的忍者,是生于木叶,长于木叶的一辈。

    正如移栽的巨木终于长出了新的根须,木叶,也终于在这一辈新生代身上,实现了巩固与加强,紧紧的抓牢了自己脚下的土地。

    老一辈的固执观念并不容易改变,对他们来说,家族是家族,村子是村子,两者虽然互相依存,但并非密不可分。

    但新一代们,逐渐把木叶当成自己的家,与村子有了牢不可破的羁绊。这一点上,团藏和三代非常默契,家族的力量必须削弱,属于村子的力量才是未来。

    这是共识,叶和根,都是可以燃烧的东西。但具体的细节上终究不同,这就是异议了。

    直到朝阳升上天空,汇聚而来的忍者们无声而肃穆的静立在火影大楼前,三代才收回心中感慨,将目光从不可知处转移到当下,带着团藏走上方台,看向了自己面前的众人。

    鸦雀无声。

    李林微微不适应的微微扭动了一下。他当然准时来到了任务地点,被安排在台下站着,默默等待。对查克拉的优秀感知让他置身有史以来最大强度和密度的查克拉包围里,有种莫名的饥渴感,绝对不是早餐节食造成的!而且新穿上的紧身衣也清凉舒适的一匹,有种莫名的羞耻感。

    戴着代表着影身份的斗笠的三代目站在最前方的方台上,台边站着大概是他的助手,台下则是被无数或戴面具或不戴的人包围,李林也在其中,还是稍靠前的位置。

    结合不久前对上暗号的忍者带着他们这些从忍校选出的十几个优秀学员站在台下靠前的地方,李林大概清楚了自身定位。

    这不就是领导演讲时负责当背景的托吗?

    黑压压的人群,年龄跨度很大。忍者八九岁之时身体素质就能够发育到合格下忍的程度,所以人群中以这个年龄段为起点,夹杂着一些胡子拉碴的大叔,还有的抬头纹都可以夹死蚊子,跨度真心很大。

    正对着三代的这群忍校学生们可以说幼齿得一匹,被暗部、上忍精英们、以及宇智波与日向一族的各自小圈子围在中间,真不愧是体验忍者生活的任务,李林压力很大。

    再往圈外看,数量较多的是小家族。而且,明明是广场方阵站位,偏偏还根据潜势力的不同,在场忍者们不着痕迹但却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一个个小团体,小队,这也是忍者们一直以来强调的小队精神,李林怎么看怎么别扭,也就懒得看。

    大概唯一真正的共同点就此刻所有人都在等待三代开口,这也可见其威望,也难怪团藏念念不忘想当火影。

    说到团藏,李林在台上仔细找了找,只有三代和一个助手,连长老都没一个更没发现他。不愧是老阴比,从不现身人前。

    “树叶飘舞的地方,火的意志就会燃烧......”

    三代的演讲开始了,李林注意到从来这里之后,卡卡西总是在走神,现在都是。好奇之余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人群中有一抹苍白无声无息的人影。

    好奇怪。

    明明就在那里,却不泄露一丝气息,查克拉这种无时无刻溢散的东西被他用不知道什么方式锁在体内,变得犹如草木土石一般,都比得上自己了。

    李林恬不知耻的这样想着,心头萦绕的危险感却让他明白,这是一个杀手,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要死人。

    会是谁呢?让卡卡西这么在意,一个名字突然浮现李林心头,他不动声色看了一眼,目光停留的或许过长,让那道身影微微朝这个方向瞥了一眼。

    危险感激增,随后无声退去。

    看着眼观鼻,鼻观心认真听三代废话的卡卡西,李林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白牙还没扬名天下,至少李林没有在木叶村听到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他是具体二战什么时候大放光彩的呢?仔细想想,联想那还未出现的木叶孤儿院和白牙的战斗方式,接下来即将和风之国砂忍村的战争,将会成为这个男人的踏脚石。

    在‘行走的巫女’具体到砂忍每一个小队的情报支持下,暗杀王者杀得砂忍村胆寒。

    然后在最炫目的时候,又像流星一样落幕。

    或许是某些人也胆寒了吧,他们放出了这把刀,却没有想到会锋利如斯。

    收回在卡卡西身上的视线,李林不禁叹息,自己真的需要新的肥羊了,卡卡西,将会是一个他必须暂时远离的漩涡。带土也是,他们注定要走上自己的路,其他人不过是这条路上的点缀,有也罢,无也可。

    在这冷漠无情的人世间,到底什么能温暖我的心?

    .

    ps:rua!~深夜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