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奇妙的漫威之旅 > 第七十一章 权柄
    时间能力者的头颅就像一个被砸烂的西瓜,溅射的到处都是。

    李维眉头一皱,一个实现传送来到了那位能力者的尸体前。在他的视线中一道扭曲的力量从尸体中露了出来,似是要消散。

    鬼使神差般的伸出手抓住了那道力量,正要消散的力量忽然化作繁复的纹路爬上了李维的手臂。

    这可吓了李维一跳,直接一把火烧掉时间能力者的尸体,自己一个宝石跳跃回了魔法塔。而还在空中的克丽丝有点凌乱,她可不会控制这个古怪的飞行器啊。

    奈芙蒂斯通过和李维的契约开始不停地敲门,对这种未知的变化有些惊慌的李维随手打开一道门把奈芙蒂斯拉了过来。

    “权柄!”奈芙蒂斯惊讶的看着还在李维手臂上攀爬的纹路。

    “什么?”

    “这是神的威能啊……”

    在奈芙蒂斯的解释下李维才明白这爬到自己身上的东西是什么,神的权能还是神的权柄什么的来形容似乎有点抽象,但是另一个说法就简单多了,那就是……法则!

    这些实际上只是一丁点破碎的法则,而且李维身上这些还不如那个死掉的时间能力者,因为这些东西还消散了一部分。

    李维褪掉上衣,那繁复的符文已经印满了他的上半身,至于下半身他也没心情去看了,这些玩意开始往他的脸上爬去。

    看着李维抓狂的样子,奈芙蒂斯说道“这是好事情,虽然很少,但是你拿到了真神的力量。”

    “好事情?我现在这一身花皮怎么见人呐?”李维一脸的颓败。

    当这些花纹布满了李维的脸时,‘恐惧’从李维身后浮出,双手做出一个奇异的姿势,口中念了一句难以形容的语言,这根本不是人类发声器官能够模仿的。

    ‘恐惧’声音刚落,李维身上出现了更为繁复的纹路,不过这次是黑色和金色的,大部分是黑色的。

    这些纹路似乎吞噬了刚才的银色和蓝色纹路,微光一闪,李维的皮肤就恢复了正常,可他却陷入了沉默,似乎进入了某种状态。

    奈芙蒂斯没有打扰他,奇异的看了一眼李维身后的‘恐惧’离开了塔楼。

    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李维才睁开了双眼。

    “f**k!”他嘴里吐出这么一个单词。

    在李维的办公室,希尔和科尔森有点无语,怎么说的好好的突然跑掉了。

    “好像出了什么大事。”科尔森猜测地说道。

    希尔放下手中电话摇摇头,“没有特殊的事件,应该跟我们没关系。”

    “你怎么看他所说的话。”

    “哼,你觉得呢?我觉得他需要一点心理辅导。”

    “我有同感。”科尔森很认同希尔的话,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还真想这么做。

    而在卡玛泰姬,至尊法师收回了传送门,“空间被锁定了,我们需要绕路过去。”

    “多玛姆!?”纽约圣殿守护者心里一跳。

    “不,这不是多玛姆的手段。”至尊法师摇了摇头,随手打开了一道门就抬步跨了进去,纽约圣殿的守护者赶紧跟了上去。

    李维的脸色很奇怪,用开染坊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他这会儿的心情真是挺复杂的,刚刚触碰到这个世界的真实,让他有点猝不及防。奈芙蒂斯口中自我毁灭的原初之神恐怕就是一个规则体。他选择自我毁灭的原因李维多少能够理解一点,只是残缺的时间和空间规则就让李维有点不堪负重了,说真的,他实在羡慕那些超能力者,根本不用理解什么规则,只是使用就好了。他也很想这样啊,可是那该死的规则非得让他理解,理解你大爷啊!

    那两道短短的规则碎片包含的讯息简直可以用无限来形容,他那点脑容量如能够理解那汪洋般的知识,这简直就是要烧掉的节奏。

    “f**k!”忍不住又吐出这么一句。

    原先脑子里那些法术多好,自己根本不用去理解,能用就就好了,这规则要是能那样得有多美妙,那会像现在这样感觉脑子要爆炸。这么下去自己怕是都会选择自我毁灭了。

    李维狠狠对着自己的左手打了几记,“让你手贱!让你手贱!让它散了不就好了!手贱啊!”

    塔楼之上,李维坐在那里大脑疯狂转动,吸收着规则的知识。他的脑袋上顶着一颗冰霜之丘,头上却在不停的冒着热气,如果没有这颗冰霜之球,李维的脑子肯定已经烧坏了。

    ‘恐惧’的双手放在李维的脑侧为他稳定那个区域的温度,让冰霜之球的低温不至于四处散播。

    李维猛然睁开眼睛,眼珠已经通红一片像是滴了血一样。

    “这样不行!”他根本没办法一直这么维持下去,知识的涌入速度越来越快。

    他的目光突然一顿,法兰堡的对面站着两个人,其中那个一身黄色长袍留着光头的女人让李维的心思一动。

    古一,至尊法师……她有时间宝石,时间!

    “f**k!”李维有些激动的又吐出这么一句。

    时间宝石百分之百的是规则集成而来的,既然是规则我这里的不也是它的一部分么?

    马德!自己竟然没想到这个!

    我为什么要吸收这些知识,我只需要把它们记录下来不就好了么。

    身后的‘恐惧’配合着李维,她似乎是激活了什么,李维身上那黑暗的和金色的纹路再次浮现,它们从李维的全身汇聚到他的额头之上,在那里逐渐凝结出一个古怪的徽章样的东西。

    李维的大脑温度也在逐渐降低,冰霜之球反而开始冰冻他的脑袋了。‘恐惧’目光一闪就驱散了李维头顶的冰霜之球,这时李维的脸上已经结了好多冰渣子。

    自己的思路是对的,这些东西不能去理解,会要命的。

    无数的纹路化作锁链渐渐纠结成一个半透明的针状物,似乎是没有足够的规则来凝成宝石。但这样也不错,可以控制这上面的规则又不必被规则撑爆。哈,真得谢谢至尊法师啊。起个名字吧……恩,

    “老板,有人拜访哦。”双胞胎安德莉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来。

    呵,感谢是感谢,见面就免了吧。

    “不见。”

    怕是至尊法师这几百年都没遇到过这么给她甩脸子的人吧。恩,时空锚要不要拔出来?影响人家法师的交通有点不地道啊,算了,范围缩小点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