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剑之唐门毒功 > 第三十七章 成亲(第三更)
    阴阳相济,五行并生。

    这才是唐烛设想的理想情况。

    五行之中,目前只有代表木行的树根。

    唐烛对着这树根,开始发愁。

    “这玩意怎么吃啊?干嚼?”唐烛掰下一块根须,放在口中。

    树根已经拿回来很长时间了,已经干透了。

    唐烛神功小成,已经向非人领域踏进了半步,牙口也变好了,不要说一个干枯的树根,就算是百炼宝剑,也能嚼上几口。

    树根根须的木制层吃起来很脆,吃起来有些像千层饼,不过,这树根没有洗干净,还带着点沙土,因此带着些苦味。

    “这也太难吃了。”唐烛把树根丢在桌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

    “先洗一下。”唐烛用茶水将树根冲干净。

    “再加点调料。”唐烛从厨房取来陈醋,又砸了半碗蒜泥,弄好了之后,点了两滴香油。

    “开吃。”唐烛将果树树根切成薄片,沾着酱料吃。

    味如嚼蜡。

    唐烛不禁开始想念旺财。

    那个人,总是可以将各种千奇百怪的食材,做成美味的食物。

    没有办法。

    吃吧。

    唐烛大口吞咽着果树树根。

    “小烛……”唐雪见推门而入。

    唐雪见大吃一惊。

    唐烛居然在啃树根!

    刚才听人说,唐烛是扛着马匹回来的。

    难道说,他真的疯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告辞。”唐雪见关上门。

    “等一下。”唐烛把唐雪见拉进屋里,“你找我做什么?”

    “看。”唐雪见掏出一个土豆。

    “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土豆么?哦,有点发芽了。这不能吃了,发芽的土豆有毒。”唐烛说道,“不如你把这土豆给我,我给它开个光,削个皮儿。”

    “她可不是普通的土豆。”唐雪见说道,“她就是五毒兽,你可别小看她。”

    “哦。”唐烛敷衍地说道。

    唐烛自然是知道五毒兽的。

    只不过,看到唐雪见兴致冲冲的,像是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疯狂炫耀,唐烛故意不接唐雪见的话茬。

    “哦什么啊哦!渝州城所有的毒人,都被她治好了。”唐雪见叉着腰,说道。

    “哦。”唐烛继续啃着树根。

    树根的根须和牙齿相互摩擦,发令人牙酸的声响。

    “不理你了。”唐雪见扭头便走。

    唐烛继续啃树根,一直将整个树根全部吞下。

    嗝~

    唐烛打了个饱嗝。

    虽然这果树树根,口感不好,还没什么味道,但是它管饱啊。

    唐烛感觉自己的肚子里,全是这些难以消化的木头,估计到明天也不见得会饿。

    一股清凉之气,从胃部传到肝脏之中。

    唐烛感觉到一阵舒爽。

    肝属木,正好用来储存这股木形能量。

    唐烛又向非人领域靠近了不少。

    ……

    “爷爷,三叔伯。”唐烛又一次站在大堂之上。

    唐坤坐在首位,唐泰站在唐坤的右侧。

    两旁的椅子,完全空着,没有了唐益和唐门的女眷。

    前者已经去世了,后者在骚乱之中,打点细软跑路了,至今未归。

    “经此大难,唐家堡百废待兴。唐益也去世了,他负责的堂口,乱成了一锅粥。小烛啊,你愿不愿意带着唐雪见前往唐门分堂,去处理事物啊?”唐泰问道。

    唐烛望向端坐在首位的唐坤。

    想来,这是让唐烛带着唐雪见处理事物,培养下唐雪见的办事能力。

    可是,唐烛哪有时间在凡尘俗物之上浪费?

    “爷爷,三叔伯,罗如烈死了。”唐烛说道。

    “死了?怪不得毒人中途溃散……”唐泰说道。

    唐坤还是坐在高高的椅子上,沉默不语。

    “等到毒人事了,我想出去闯荡江湖。”唐烛说道。

    “闯荡江湖,就你?”唐泰笑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江湖之中下作的手段有多少?”

    “我不知道。”唐烛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当前江湖的形式?正道有哪些门派?邪道有哪些门派?”唐泰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唐烛说道。

    “你知不知道,如何对付响马?如何处理死尸?如何和官府打交道?”唐泰说道。

    “我不知道。”唐烛说道,握紧了拳头,“但我知道,行走江湖,拳头一定要硬。刚好,我有一双坚硬的拳头。”

    “你……”唐泰还想再劝。

    “好了好了,”唐坤站了起来,背着手,慢悠悠地走到唐烛跟前,“温室可养不来老鹰,你想去闯荡江湖,那便去吧。带上雪见,让她也见见世面。”

    “可是,堂主……”唐泰欲言又止。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我都老了。让年轻人出去闯一闯也好。”唐坤说道。

    “爷爷万岁。”唐雪见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头扎进唐坤的怀里。

    唐泰也哈哈大笑,说道:“雪见,你也不小了。不能老是这样缠着堂主了。”

    唐烛摸不着头脑。

    这兄恭弟敬,爷慈子孝,阖家欢乐的场面,到底唱得是哪一出啊?

    不对劲。

    很不对劲。

    莫非这群人早就串通好了,让唐雪见跟着我去闯荡江湖?

    可他们又怎么知道我要去闯荡江湖?

    唐烛暂时按捺住心中的疑问。

    “不过,小烛,江湖可比唐家堡复杂多了。”唐坤说道,“无论是黑话,还是各地的方言,都要懂些。”

    “是,我准备抽些时间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唐烛说道。

    唐坤点点头,说道:“很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提前准备下,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是。”唐烛应声道。

    “对了,你上次提到的那个景天,我特意让唐泰考察过了。他人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个不错的孩子,身世又清白。可以先定下来这门亲事,然后让景天入赘到我唐家。”唐坤说道。

    唐烛大吃一惊,转向唐雪见:“你同意了?”

    “是啊。”唐雪见冲着唐烛笑。

    这笑容,竟格外的调皮?

    唐雪见和景天虽然是天定的缘分,但是现在两人势同水火,并没有摩擦出爱情的火花啊?

    唐烛走上前去,蹲下身子。

    “小烛,你要做什么?”唐雪见问道。

    唐烛脱下了唐雪见的鞋子。

    没有臭味。

    唐烛冷笑,他取出匕首,刺进了这个“唐雪见”的胸膛。

    周围的事物,如潮水一般迅速退散。

    唐烛还站在自己屋里。

    桌上摆着一个树根。

    完整的果树树根。